No Picture
事奉篇

靈程三問——回應《啟航三疊》之一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新民        林哲弟兄有感於神多年來對他越來越強烈的呼召,決定提早退休,全時間攻讀神學,走上全職傳道之路。就在他清理家當、出租房子、結束公司的工作時,在體檢發現身體有恙,急需診治。         雖然極力支持他獻身傳道的妻子認為,他需要放慢腳步,安靜等候神的進一步帶領,林哲弟兄卻堅信,這些困難是惡者的攔阻,他必須毅然決然地按原計劃走下去。        周圍的弟兄姐妹,或勸他慎重對待病情,或勸他再度察驗神是否真的呼召他全職奉獻,或勸他安靜主前、徹底認罪、求神赦免醫治……        林哲弟兄面對各種勸說,不改初衷。但是,他也求問神,當以多快的節奏和多大的步子邁出第一步。         他的故事,引出基督徒信心生活的3個基本問題:神對我們的心意是什麼?我們如何察驗神的心意?我們如何走進並活在神的心意中? 一、神對我們的心意是什麼?         神對祂兒女們既有整體性的呼召,也有個人化的呼召。整體而言,神呼召蒙愛的兒女分別為聖,效法耶穌基督。個人而言,神按照祂的主權劃定我們生活的疆界,賜給我們夠用的恩典和恩賜,要我們在生活的每個層面敬神愛人、榮神益人。        響應神的呼召,獻身全職傳道,誠然屬於個人化的呼召。        教會內外常見的誤解是:神的呼召有大小、輕重、聖俗之分。全職傳道比一般信徒更加神聖。全職傳道中也等級有別——初代教會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當今教會有主任牧師、副牧師、助理牧師、傳道……         這種把信徒聖俗兩分法,既缺乏聖經的正解,也誤導教會弟兄姐妹安於“平信徒”的現狀。神要求祂的兒女們都要“分別為聖”,為主而活,因為他們都是被耶穌基督十字架的重價所買贖的。恩賜的不同,不代表神的呼召有高低貴賤之分。所有的恩賜,都是“為要成全聖徒,各 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2)。        在聖徒人人皆祭司的聖經真理之光中,重新省思神對我們群體與個人的呼召,我們發現,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是我們共同的使命。傳道,不只是全職傳道人的責任,更是所有信道、行道者的天職。        蒙召成為基督徒後,我們可以像織帳篷的保羅那樣,守住正當的職業(參《林前》7:20),帶職服事神,引人歸主。我們也可以像彼得與安德烈兩兄弟那樣,拋開 自己打魚的職業,成為得人的漁夫(參《太》4:19),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參《徒》6:4)。帶職還是全職傳道,是下面要討論的第二個問題。 二、我們如何察驗神的心意?         基督徒之所以走上全職傳道之路,有不少個人化的原因,但共同之處是,他們在事奉中心意不斷更新,越來越清楚地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參《羅》12:1-2),越來越深切地感受到神對他們個人特別的帶領,願專心替神牧養群羊。         想要察驗神是否有這特別的帶領,在一般情況下,我們至少有4項可行的考證:         第一是內心深處羡慕善工(參《提前》3:1),渴望當全職傳道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拆牆——回應《牆》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學謙弟兄與黃牧師之間無形的高牆 ,至少有4道: 第一道高牆:過高期待        第一道是期待的高牆。        過高的期待必然帶來失望。同工期待黃牧師能夠帶領教會,在兩年內人數倍增,這在教會起初人數很少、基數很低時,或者恰逢“大復興”,也許可以達到。但在正常情況下,就不切實際了。無論是關起門來的屬靈俱樂,還是揠苗助長的急功近利,明顯地都不利於教會的健康成長。         信徒生命的質,與信主人數的量,其良性互動與均衡增長,是教會牧長、同工的共同關切。任何相關目標,都應由牧師與同工會共同議定,而不是在牧師尚未到任或缺席的狀況下,由同工會單獨決定。        有關教會事工發展的計劃,也不宜變成一個量化的僵硬指標。教會的增長,有許多的因素,教會同工與弟兄姐妹人人有責,不應把成長的缺乏歸咎於牧師一人——雖然包括牧師在內的主要同工,的確要負更大的責任。         過高期待牧師一人的貢獻,一方面反映了教會義務同工把牧師當支薪雇工的慣常心態,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弟兄姐妹把自己當成教會客人的心態。 第二道高牆:溝通不良        第二道是溝通的高牆。        沒有牧師參與,同工會即內定不切實際的目標,正是缺乏溝通的結果。         黃牧師來自香港背景,說普通話發音欠準,語言交流上難免有障礙,大陸背景的弟兄姐妹理當在愛裡包容。黃牧師當然也應不斷學習,改進語言能力,提高講道例證的貼切性。         學謙覺得自己受到牧師的冷落,不僅在主日學課堂上受到牧師用難題發問,而且自己細心預備的講章,也得不到牧師的愛心指點與講道安排,甚至牧師在親近其他同工時,似乎故意疏遠他……         這固然可能是因為帶了有色眼睛去看對方,但雙方也確實表現出不夠成熟的、破壞性的溝通。所幸,學謙在各方的提醒、幫助下,主動與牧師靠近,並且誠懇認錯,以致相互道歉,雙方關係從此解凍。         開誠佈公的私下溝通,可以增進瞭解、消除誤解。遺憾的是,許多牧長、同工不善建設性與良性的溝通,常常以“消極冷戰”或“積極熱戰”這兩種衝突性的方式,來宣告情感與想法。 良好的人際關係,有賴平時主動而坦誠的溝通。同工會做決議前,就該溝通得八九不離十,而非天馬行空,即興討論,倉促議決。 第三道高牆:自卑自大        第三道是自大的高牆。        學謙一貫受人尊重,又是老牌同工,骨子裡不免有“地主”心態。面對黃牧師的另眼相看,內心不快。黃牧師在“招牌式的微笑”背後,也有“一山不容二虎”的危機感,與難言之隱,對學謙有相當的不悅。這些無非是人的自大罪性使然,需要靠主改變。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談“虎”“色”變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東窗終於事發           談虎色變,此虎非彼虎, 此色非彼色──世界高爾夫球王,森林老虎(Tiger Woods)素以正面形象著稱,豈料2009年感恩節,與妻子吵翻後,午夜駕車出走,結果在自家街旁與樹相撞,驚動了警察,繼而被好奇的媒體挖出猛料。原 來,老虎不僅稱雄於18洞的高爾夫球場,也瞞著妻子,先後與18位(甚至更多)姿色,各異的女郎頻繁幽會,盡享齊人之福。           事發後,老虎決定無限期歇桿,力圖修補瀕臨破碎的婚姻。但感情大受傷害的“虎妻”,仍是帶上兩個稚齡的孩子,去瑞典的老家安靜度假去了。一時間,老虎聲名一落千丈。與老虎簽約的大公司,紛紛與他劃清界限、取消合同。           高爾夫協會憂心忡忡,因為老虎閉門思過,很可能在本年度帶來2億美元的損失。           一個球星的個人道德的失敗,給家庭與社會帶來了巨大的感情與經濟損失,這自然值得關注。然而,還有更值得深思的,就是他如何向審判人的上帝交帳! 誘惑無處不在           老虎是令人羡慕的。他是世界級球星。無論是他成功的事業,還是他個人的艷史,都足以讓天下許多男人垂涎三尺、許多女人夢想接近。           這個世界的價值觀,的確是墮落、敗壞的。事業的成功往往帶來人罪性的膨脹,甚至認為自己可以脫離公共道德的約束。老虎顯然就是如此。而那些成天跟老虎混在一 起的經紀人與保鏢,對老虎的“愛好”心領神會,不但不勸阻他,反而不斷幫助他在酒吧、酒店等地獵取美艷獵物。這算是地地道道的為虎作倀、助紂為虐了。            這一現象,對我們是一大提醒。中國古語說得好:近赤者紅,近墨者黑。《箴言》18:24也說:“濫交朋友的,自取敗壞。”我們交什麼樣的朋友,有沒有可以互相砥礪高尚情操的靈程夥伴,耶穌是否是我們最親愛的朋友,會深刻影響我們的生命涵養。           老虎一定沒有看過《手機》,這部給偷情者帶來不少啟發的中國電影;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以致於近乎明目張膽,尺度驚人。他與情人的手機通話與留言,甚至照片,都記錄在案,有證可考。           這種毫無顧忌的道德淪喪,正是這個罪惡昭彰的時代的縮影與寫照。曾幾何時,同性戀、婚前性、婚外情、一夜情、包二奶,以及色情影視與情色文字,都從黑暗隱密 之處,紛紛出籠,登上大雅之堂,在現實世界與網絡世界裡大張旗鼓,大行其道。我們私人電郵的垃圾箱裡,經常塞滿了具有挑逗意味的郵件。我們離開誘惑之門, 只有一箭之遙。           這個世界越來越充滿種種誘惑,誘惑人放縱情慾。除非我們對上帝有足夠的敬畏,接受聖靈幫助我們戰勝罪惡權勢、治死情慾,不然,即使我們號稱是基督徒,仍可能在時機成熟時,色膽包天、為所欲為。           如何培養對上帝的高度敬畏、對罪惡的深惡痛絕、對聖靈引導的敏銳與順服,在工作職場、教會團契、個人生活中,以美好的靈性維持道德操守,這是擺在教會與每個基督徒面前的議題。 隱藏的必顯露 […]

No Picture
成長篇

解開千古聖誕日期之謎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西方世界按照第4世紀羅馬帝國的約定俗成,在12月25日慶祝聖誕節。如今的公元年歷,是按照第6世紀一位天主教神父估算的耶穌誕生年,作為公元元年。但是耶穌到底在何年何月何日何時誕生,卻一直缺乏精確的解答。        直到上世紀末期,恩尼斯‧馬丁(Ernest L. Martin)博士,對公元分界線前後的那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歷史,重新進行了深入細致的研究,再加上驚人吻合的天文學證據,對這個問題提供了新的合理的解 答(詳見其著作The Star That Astonished the World)。        馬丁博士的解答,不僅澄清了對聖誕歷史的重要誤解,而且幫助我們更加深刻認識天啟神諭的救恩計劃,如何按部就班、有條不紊地實現在人類歷史里。本文把馬丁博士有關論著的要點提煉出來,與各位讀者分享。 4BC之前還是之後?        雖然教會歷史初期的大多數聖經學者,都認為耶穌誕生在公元前4年(4BC)之後、公元後一年(AD1)之前,但我們現在通常听到的是,耶穌可能誕生在公元前4至7年之間。         這種說法主要是基於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的有關記載,推算出大希律王(King Herod the Great)死於4BC的春天。按照聖經《馬太福音》第2章,大希律王死前不久,從來訪的東方博士那里得知猶太新王誕生,便殺害伯利恆城里兩歲以內的嬰 孩。故而推知,耶穌可能誕生在大希律死前的兩三年間,即4BC至7BC年間。        然而,對於大希律去世的日子與當時其它可考歷史事件的關聯, 約瑟夫沒有特別清楚記明;加上某些前後自相出入的記載,給研究公元交界期、史稱“黑暗十年”(6BC至AD4),帶來許多麻煩。約瑟夫只是記載,大希律死 於某個月蝕之後不久,安葬在逾越節之前。葬禮之後,繼位的兒子亞基老匆匆前往該撒利亞乘船,去羅馬接受亞古士督的正式加冕。那個月蝕之夜前的白天,大希律 還燒死了兩個猶太祭司,他們的罪名是唆使猶太年輕人在聖殿東門,搗毀希律所安置的一個金鷹像。那個神秘的月蝕日子到底在哪一天,就成為解破大希律去世日期 的關鍵之一了。         馬丁博士根據多方面證據,提出新的看法,相當有說服力──大希律當在公元前一年(1BC)的元月底前後去世。因此,耶穌誕生可能在1BC與4BC之間。        天文學家告訴我們,主前1至7年,巴勒斯坦地只有4次可觀察的月蝕︰1BC/1/10(月全蝕),4BC/3/13(月偏蝕),5BC/9/15(月全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服事不是請客吃飯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信主至今已十八年,以下是我,一個普通信徒,在事奉上的成長過程。現在把它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參考。 一、事奉的感染         數月前,我收到一份電子郵件,對方問我是否還記得他。原來,約十六年前,他來美讀書,頭兩三週找公寓期間,我和妻子接待過包括他在內的幾位新同學。這事一直 讓他感懷在心。幾年前他也信了主,有衝動想告訴我們,他銘記當年的幫助,也喜樂地通知我們他歸主的好消息,並且想為神做些有益的事,出資幫助國內有需要的 弟兄姐妹擁有自己的聖經。         的確,那年夏天,妻子與我信主才兩年左右。我們在短短兩三個月內,接待過大約十批訪客,一大半都是素不相識的客 人,由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間接介紹去看尼亞加拉大瀑布。其中有一對在耶魯大學讀書的孿生姐妹,是國內某知名數學家的女兒。也有從美國中部的聖路易斯取道經 紐約水牛城,去加拿大改換簽証的。         適逢岳父初次來美百日探親之旅。岳父一展他的烹飪巧手,樂呵呵地招待一批接一批的客人。我們的公寓,儼然成了週末免費旅館,包吃包住。由于同一期間,還需要接待四位新同學先後暫住多日,公寓內除廚房外的每一間房子都曾有人住過。所幸樓下房東待人慷慨友善,沒有提出異議。         記得初信主不久,我們就受教會之托,甘心樂意在主日聚會後,送一對從上海來的伯父母回她女兒家,來回一個半小時,歷時大半年,直到他們回上海。這樣服事人, 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了慕道期間帶領我們的基督徒的愛心的感染。就像一個兩歲大的小孩,因看見媽咪餵自己吃飯喝奶,而模仿,用類似行動去對待自己心愛的熊娃 娃。我們無法忘記,帶領我們信主的謝弟兄夫婦,時常帶我們買菜、上教堂、參加營會、郊遊。基督徒出于真心與愛心的服事,的確有強烈的感染力。 二、事奉的接力          信主三年後,我從研究生院畢業,來到新澤西州工作,很快就找到新的教會。參加社青聚會大半年後,有一位台灣來的王弟兄,建議我們參與服事一個大陸學人的新團契──鄉音團契。于是開始了我們事奉的新旅程。         記得在創立團契之初,王弟兄常常帶領我一起禱告,然後探訪同工與慕道朋友。兩年間,他分派我安排、整理每週查經的主題與經文,並帶領小組查經。第三年後蒙他推薦和妻子支持,我接任團契主席。         為培養同工,團契同工會決定,主席不得連任。大家都是一邊參與事奉,一邊學習如何事奉。如今,好多位骨幹同工都先後成長起來,團契的服事後繼有人。         服事中難免有因個性不同、誤解、老我不死而來的人際磨擦。我自己也得罪過兩位同工,事後都積極道歉、和好。如今不計前嫌,同工同命,相濡以沫。         不少同工對神的話語非常渴慕,每年爭取通讀聖經,並藉助主日學,進深研讀聖經。記得在小女出生前,我清早起來禱告讀經,常達一兩小時,甘甜莫名,也為日後的 服事奠定美好的聖經根基。近幾年,開車送孩子上學途中,我總是帶領孩子們從事先約定的轉彎路口開始,一路睜眼開聲晨禱至學校。         白天還藉助掌上型電腦或網絡來學習聖經。晚上,一家五口抽時間圍成一圈,共同讀經二三十分鐘,禱告完才入睡。         在我開始負責團契不久,附近幾間教會中,有心向大紐約地區華人傳福音的同工,商議展開“生之追尋”福音營,這個跨教會與地域的事工。為舉辦頭一次福音營,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