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偶遇燕港聚會點

素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不知道世界上最簡陋的教會何等模樣,燕港(這是改過的地名)聚會點是我見到的最簡樸的教堂,對我的震撼非淺。         這裡沒有神學家,沒有牧師、長老,有的是幾乎目不識丁的漁民和山夫。這裡沒有高大寬敞的禮堂,也沒有公路和停車場,有的是低矮的山寨,毛石臺階和羊腸小道;這裡沒有高聳的十字架,也沒有鋼琴和風琴,有的是摸黑聚會時伴隨的海潮與山風的呼嘯……         燕港聚會點位於中國華中沿海的一個風景區內。去年夏天,我們舉家出遊,在新闢的燕港浴場戲水之後,次日又上山觀景。         下山往回走時,居高臨下,發現一山坳處有紅瓦屋頂隱現于綠蔭叢中,似有幾戶人家。走近一看,一家門上貼有對聯:“春光無限、主恩永在”。沒想到這深山密林也有信主人家。見前面不遠處有一賣冷飲老大娘,便與大娘搭話;“您信主嗎?”“信主。信主好,信主後我的病全好了”。         我看到冰飲大冰櫃下有兩條粗繩,便問:“這繩子幹什麼用?”“下班後將冰櫃抬回家。”我驚奇不已,這冰櫃少說也有二三百斤,這位年近六旬的大娘能抬回家? “每天都和我男人抬回家,主給我力量。”“您身体真好!”“這算不了什麼呢,前面有一個一百零五歲的,剛走了(去世)。”大娘說。她還告訴我,這裡很少人 生病,也沒有醫院,比起那位百歲老人,她算青年了。         我問她:“能不能到您家看看?”她說:“當然可以。”我讓侄女幫她照看冷飲攤,隨她向 下面山坳走去。下了七、八個毛石臺階,經過一段羊腸小道,來到一座不甚規則的四合院,總面積不過一百平米。有臥室兩間、廚房一間和兩間儲藏室。西向的一大 間約三十平米,竟然是信徒的聚會點。地上整齊地放了約四十張小板凳,做工相當粗拙;看得出,出自山民之手。講臺是一張約六十公分高的小桌。前牆上貼有“與 主同在”的條幅,左側有一手抄“平安夜”歌詞。         我和大娘聊了起來:“平時有多少人聚會?”“四十幾個。”“什麼時間聚會?”“晚上。”“為什麼不在白天?”“白天忙,大家多以捕魚、海水養殖和織網為生。”“講道的是什麼人?”“當地人。”“什麼文化程度呢?”“初中。”“您們大家滿意嗎?”“滿意。”         在這寧靜的山林中,他們過著知足常樂的樸實生活,他們不知道什麼是“繁華世界”,也不知道什麼是愛滋病、同性戀。他們只知道救世主愛他們,這就夠了。         曾幾何時,聖經收繳,教堂關閉,聚會停止。但逼迫無法使基督的愛與人隔絕。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如今信仰之樹,枝繁葉更茂。 作者現住中國。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返璞歸真》 --閱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偶然聽到一位美國人信主的見証(註1),他是一位大律師, 前總統尼克松的高級顧問,查理寇森Charles Colson。寇森是一位政治家,從政多年一直是無神論者。他因讀了C.S.魯益士著作《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謙卑下來,成為基督徒。於是,出於好奇,我也開始閱讀這本書。          魯益士(Clive Staples Lewis)是英國文學界的巨擘,一代碩儒,牛津和劍橋二大學的講座教授,留下了許多傳世的文學著作。他的傳記電影“幽谷之旅” (Shadowlands)在歐美也幾乎是家喻戶曉。有人甚至說,若沒有莎士比亞,威克里夫,魯益士,就沒有英國的基督教。         《返璞歸真》一書,實際上是魯氏在二戰期間的廣播專題集,原由英國BBC電台播送,經整理後於1992年出版。銷行甚廣,不僅神學家,科學家讀,連家庭主婦也讀。倫敦“泰晤士報”說這本書把神學“寫得既吸引又迷人,令讀者陶醉其中。”(註2)         以前我只認為魯氏是一位傑出的文學家、思想家。但讀了他的《返璞歸真》之後,才深感他對耶穌基督的認識竟然是那麼深刻,對基督信仰的理解是那麼準確,對基督 教神學的理解是那麼平衡。更可貴的是,對基督信仰的介紹是那麼自然、貼切、別具風格,讓泡在基督教中多年的信徒,讀後有恍然大悟的感覺。         在這位文學家的筆下,那些摻雜在基督信仰中的陳腐的傳統形式,沉重的教條教義,空洞的口號套話,艱深的玄詞術語,都被層層剝去,只剩下了基督信仰的本身。他 說:“我的信仰很單純,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信徒。我信主後,對不信基督的朋友能提供的最大幫助,就是向他們闡釋這信仰,並為之辯解。我無意參與神學上的爭 辯,那是神學家的事。我所致力的是為‘核心’的基督信仰辨明,那是基督信仰中最純淨的中心,是在我還未到世界以前早就存在的那個真正的基督信仰。”         該書簡介也如是說:“這裡介紹的是不折不扣的純淨基督信仰,作者力圖去掉後世加在基督信仰上的裝飾,回到聖經教訓,回到這一位復活的基督的真正信仰上。”         對於理性至上的無神論者,魯氏設身處地、以第一人稱的口吻問:“我不同意有上帝,是因為這世界看來既殘暴又不公平;可是我這種公平和不公平的觀念是從哪裡來的呢?我們不會說一條線是曲的,除非知道什麼是直的……就像世界上根本沒有光,我們就不知道黑暗。”         對於“當恨惡罪,但不可恨惡罪人”的教義,魯氏則妙筆生花,“長久以來,我認為這種區分十分可笑,毫無意義,你怎麼可能只恨一個人的行為卻不恨他本人?多少 年後,我才發現,我一生都是這樣對待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我自己。無論我怎樣討厭自己懦弱、欺詐、貪婪,但仍舊愛自己。”他深懂將心比心。         魯氏在世時已是一代名人,但他對“驕傲”有特別的認識,並且深惡痛絕。“我說的大罪就是驕傲。一個人越驕傲便越不願意見到別人驕傲。驕傲是諸惡中最大之惡, 因為它不是來自人的動物本性(如自私、情慾等),而是直接來自地獄,是靈性層次上的東西。因此比其它的惡更難以捉摸,也更為致命……”接著魯氏筆鋒一轉, “真正謙卑的人不會成天向你說他算不得什麼,他根本沒有去想如何謙卑,他根本連自己也不想。你若認為自己並不驕傲自大,你其實已經十分驕傲自大了。”         作為基督徒,魯氏的心胸是開闊的。假定有一個從未嚐過鹽味的人,你給他初嚐鹽味,他的味覺接觸到那種很強的鹹味,他可能會說,那你的菜會不會都是這一個味道,鹽將所有食物的味道都消除了?但是你和我都明白,鹽的作用不但不會消除雞蛋、蔬菜的味道,反讓它們各自透出本味來。         […]

No Picture
成長篇

小河故事 ──記靈命塑造師資訓練營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讓我來吧”        有一條小河,心中有遠大的目標:要成為大河。它不畏艱難,繞過巨石,沖倒高牆,淹沒森林,直到遇見沙漠。雖然它沖勁不減,水卻漸漸陷入沙中,小河的存亡出現前所未有的危機。         這時,它才聽見造物者對它說的話:“孩子,放下你自己,讓我來吧!”         小河別無選擇地答應了。這時太陽出來,把沙漠中的水吸上去,成為天上美麗的雲彩。雲彩飄到另一個地方,變成雨水降下,滋潤蔬果生長,結出鮮豔翠綠的花草及可口甘甜的果子。小河終於有了一個豐盛的生命。        “小河的故事”,是我參加美國校園團契/海外校園雜誌社,與羅省基督教會聯會合辦的“靈命塑造師資訓練營”時,聽到的比喻。這次營會日期是2001年8月6至10日,在加州洛杉磯附近的馬里浦海邊,假一個依山傍海、安靜清幽的方濟會營地舉行。         從美國、加拿大、台灣等地來的老師及學員共三十人參加,其中饒孝楫、周學信、王志學、蘇文峰、蘇鄭期英擔任輔導。因為,平均每位輔導只有五位組員,所以每位 組員都有兩段時間與輔導個別協談,討論事奉問題及擬定個人靈命成長計劃。與會者參加前已讀完兩百頁講義,及陶恕的《渴慕神》這本書,並填寫了個人靈命及事 奉的資料,提供輔導參考。 塑造的突破         這次營會信息豐富,早堂由中華福音神學院的周學信老師講“靈命塑造的突破與操 練”。他提到認識屬靈生命的兩種方式,很多人從外在記號、身份認同、文化特質,這些外圍表徵去尋找神。但聖經的靈命觀卻是生命和內心的改變與更新。屬靈生 命的真實目標,不是知識 (Information ),也不遵照模式(Confirmation),乃是生命更新(Transformation)。一個門徒(Disciple)是一個有紀律 (Discipline)的人。“諸事有節制,奔跑有定向,攻克己身,叫身服我,為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我們要問自己三個基本問題:         1、到底什麼是耶穌的生命?         2、我的屬靈生命中有那些障礙需要突破?         3、有什麼操練可以突破這些障礙?         周老師介紹了一些可以在生活中實行的操練,例如:         1.放慢腳步。忙碌是屬靈生命的致命傷,人要有足夠的心靈空間,才能對神有回應。愛的實踐需要時間,忙碌使人沒有時間表達愛,活得匆忙又表面化,光有許多知識,卻缺乏智慧與深度。周老師建議大家購物排隊時選最長的隊伍,操練在神面前安靜,或重看一本好書,細細品嚐。         2.認罪。屬靈生命不見光之處常最致命,認罪使人透明清澈。可選擇在家人、小組或事奉團隊等熟悉的人中間開始操練,漸漸除去偽裝的枷鎖,得到真自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