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如何能夠讀好聖經?(四之四) ──解經與文學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在前三期的《舉目》,我們介紹了三個正統解經的精神:第 一,正統解經堅信聖經是神的話,需要我們以敬拜的態度來研讀。第二,正統解經追求回歸聖經作者的原意,以聖經本身作為解經的最高權威。第三,正統解經的最 後目標,是更新我們的世界觀,指導我們實現基督徒的文化使命。最後,在這一期的《舉目》,我們要介紹正統如何理解文學在聖經中的角色,以及如何運用“文學 性的解釋法”(literary approach)掌握聖經的信息。 神說話也重視修辭         神啟示聖經,是透過人類的語言來啟示自己。當神啟示聖經的時候,並不是重新創造一種語言,而是繼承人類語言的一切特質來啟示自己。在聖經中,不論是敘事、詩歌、先知書還是論文,處處可見精心堆砌的文學巧思。         我們不需要驚訝,聖經本身也是一部偉大的文學作品。例如在《以西結書》第7章,這一篇嚴峻的審判信息中,處處充滿收割季節的文學意象(imagery)。神 說:“結局到了!結局到了地的四境。現在你的結局已經臨到,我必使我的怒氣歸與你,也必按你的行為審判你。”(《結》7:2-3)神說話的對象,從文學的 用法來說,是對地說話,不是對人;這樣的用法,凸顯神與以色列之間關系的破裂,到一個程度,神只對地說話。這里所謂的“結局”,是指著農作物的生長已經來 到最後一個階段。正如第10節,“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災已經發出!杖已經開花,驕傲已經發芽。”神的意思是,這個地上已經滿了罪惡,好像玉米 田里已經開滿了花,谷物成熟的時刻即將到來,收割(審判)的時候就在不遠了。         試想,神說話為何要注重文學修辭呢?神為何不直接簡單地說: 我的審判即將來到!然而,神使用了有關收割季節的暗喻、象徵、對比、情境主題(motif)與意象,訴諸我們的情感與心靈,引導我們整個全人融入在啟示的 信息之中。我們越是默想這段信息的修辭,越能感受到整個文學鋪陳所呈現的細膩、美感與爆發力。神不是單單地宣告審判的來到,神還要將審判的必然性、迫切性 與危機感深深地烙印在我們的心中。 文學的語言是動態的         文學的語言是動態的 (dynamic),也就是說,要從整個上下文來傳達豐富的意義,意義又可以同時有好幾種不同的層次。然而,現代哲學與語言學的發展,對於文學語言的特性 卻經常抱持負面的看法,以為文學的語言是不精準的、難以用固定的方式解讀、又經常對事實加以修飾或扭曲。哲學家們所信賴的,是機械化的語言 (mechanic),像是數學與邏輯,一次只能傳達一個固定的意義。過去受到推崇的文學語言,如今反而被視為一種溝通的障礙。但神啟示聖經,並不是用機 械化的語言,而是用動態的語言,意義總是在上下文中展現,甚至單字的意義可以在同一個段落中改變。         例如《羅馬書》7:20,保羅說:“若 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頭的罪做的。”這里出現主詞的混淆,因為一句話里有三個“我”,似乎意義都不相同。第一個“我”犯罪,第 二個“我”又沒有犯罪,罪又住在第三個“我”里面。究竟這里的“我”是誰?是有一個我,還是有釵h個我?這個解經的難題無法從字源、文法或語法來解決,而 是必須訴諸整個上下文。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塗抹香膏的女人

那島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那瓶真哪噠香膏啊 因愛 她不願再掂量它價值幾何 她想 把心田裂開處的香脂溪流 都傾抹在基督的身上 祂腳上的塵土發出救贖的芳香。 他的柔髮在陽光下滲出的汗息 曲肱而枕的夜晚 都化作了荊棘上的榮耀 她想 把心田裂開處的香脂溪流 傾灑在祂的腳上 她知道 祂的腳印落在哪兒 那兒就有愛的苗床在生長。 作者現住中國貴州。中國西部知名詩人。

No Picture
成長篇

莫斯科郊外的天堂

文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我忘不了莫斯科郊外的公園,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是我出國宣教的第一站。         2002年8月,我隨美國短宣隊飛向俄羅斯。先生是宣教老兵,胸有成竹。我雖然是第一次,因為先生在旁邊,也坦然自若,內心充滿了自豪感。 流浪漢的天堂         盛夏8月應該是炎熱的,我卻瑟瑟發抖。莫斯科似乎沒有夏日。郊外公園邊,河水冰冷沒有暖意,涼風陣陣,但是,今天這裡傳出火熱的歌聲。盛大隆重的受洗儀式即將開始。         40多位要受洗的朋友,是特殊的一群人。他們全都是昔日吸毒、露宿街頭的年輕流浪漢。生活沒有盼望,只好寄託於毒品。有一位男青年告訴我們,他吸毒僅僅是為了 得到一點友誼——太孤獨了,與朋友一起吸毒,以得稍稍的安慰。在幾乎要死的時候,他遇見一位牧師,要他懺悔自己的罪。牧師告訴他:主耶穌不但可以赦免你一 切的罪,還能帶給你完全的新生命。原來牧師自己以前也是吸毒者,因接受基督,開始了全新的人生。        牧師建立了戒毒聖經學校。一大批同樣遭遇的年輕人,在這個學校裡改變自己的生命,也宣揚改變生命的主,幫助別人也改變生命,豪邁地走向新生活。        今天,他們要受洗,向世界見証基督的慈愛與大能,也宣告自己的榮耀地位。大家一起含淚高聲讚美神。我也用中國的讚美詩,載歌載舞來讚美主。語言不通,但偉大的聖靈感動著每一個人。 相會的天堂         短宣的一個項目,是參加一年一度的牧師退修會,有來自近30個國家的弟兄姐妹參加。我是唯一的中國人。我穿上最美麗的中國新娘旗袍,朗誦和演唱了《野地的 花》,見証中國家庭教會的動人故事。全場為一個初中沒有畢業的姐妹(小敏),居然做了近千首讚美詩歌,驚歎不已、感動不已。        俄羅斯邊境的教會負責人對我說,他們一直為中國祈禱,也開始了中國人的事工。在俄羅斯有近100萬中國人,俄羅斯牧師帶領他們信主,單是牧養就有相當的困難。聽著他們用相當生硬但清楚的中文唱著“信耶穌真好,快來信耶穌”,我既慚愧又激動。 監獄的天堂         去監獄傳福音,對我這個剛從大陸出來的人而言,是很神秘的,想都沒想過。現在機會來了,俄羅斯福音機構安排我們去一家監獄。我又興奮又有些害怕。我能做什麼呢?        一路禱告,到監獄的門口,一件奇異的事發生了:我的心好像突然破碎,痛得眼淚都流了下來。一個強烈的意念在我的腦海裡:"他們是我的孩子,我愛他們!"那從沒有過的憐憫、同情和愛憐,籠罩了我整個人。        那時,我真的懂了什麼是"心默默的流淚"。        和監獄長愉快的交談後,我們見到了在會場裡等我們的受刑人,20多個平均年齡不到40歲的人。時間很有限,一個美國宣教士做了見証,先生傳講救恩的道理。         我拿著中文聖經,還是唱那一首《野地的花》。歌聲憂傷而真摯,發出的不是我的聲音,而是我心靈的呼喚。我知道,那是主,是聖靈的同在。         […]

No Picture
成長篇

祂手所作的工

海若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飛機仍然在西伯利亞上空飛行,偶爾能看到一些破舊的房子和稀疏的樹林,在廣袤的天地間,就像小 孩的玩具一樣散落著。以前總是厭煩漫長的飛行,坐著不舒服,要躺沒地方,走也只能從廁所到座位。然而這一次的飛行,卻不再索然無味,因為不知道何時能再有 機會飛越歐亞大陸,多看一眼,就多一點回憶。就像離開德國前,在不萊梅團契的燒烤活動中,我寧可安靜地在一邊,多看看不知道何時能再見的可愛的弟兄姐妹, 和用生命影響了我的牧師。         背著厚重的背包走出機艙,當熾熱的陽光夾雜著濕悶的空氣向我襲來時,我終於意識到我回來了,回到我想念了許久的祖國。         丈夫已經等我很久了。 (一)丈夫        丈夫不願意出國,於是我選擇了回來。曾經有些猶豫和不甘,但我深知我的婚姻是神賜給我的,要我在婚姻中學習順服丈夫,順服神的旨意。        丈夫還沒有決志受洗。我是在信主之前和丈夫開始談戀愛的,結婚後丈夫信主問題,就成了我最大的挑戰。回國前,打國際長途說得最多的不是各自的生活、遠離的思念,而是我向丈夫傳福音。我在這邊說得頭頭是道,丈夫在那邊不置可否。說多了,他甚至覺得,他在和看不見的神爭奪我。         回上海後,我想,我以前不在他身邊,所以工作不太好做,現在我回來了,一定要讓他心服口服。於是每到周末,我就竭力勸丈夫和我去教堂。丈夫很愛我,熱情地把 我送到教堂門口,卻打死也不進去。禮拜結束又在教堂外等我,接我回家。丈夫有個說法,讓我不得不同意他的缺席。他說,如果僅僅是因為愛我,而不是愛神,陪 我進教堂,那是對不起神,藐視祂的存在。        我很高興他有一顆敬畏的心,然而他不願意去教會還是讓我頭疼。儘管我願意等他到80歲、90歲 ──只要他有信主的一天。但是我心裡總記得牧師講過的話:沒有人知道明天會怎樣,誰知道自己就一定有80歲、90歲?就像聖經中那個地主,計劃著搭建更大 的糧倉,卻當夜死了(《路》12:13-21)。         正心急的時候,機會來了,上海海歸團契舉辦了一個聖誕節聚會。我們去參加了那個聚會。那 一天丈夫很享受聚會的氣氛,他看到了一群“正常”的、“高素質”的人在敬拜神,改變了原先認為只有老年人、身体有病或心靈空虛的人才去教會的看法。聖歌也 很打動他,使他領略到了天外的平安和寧靜。        我們開始固定去海歸團契。每次活動回來,丈夫都很期盼聽到團契的事情。得知團契裡也有像他這樣不太順服、甚至有點悖逆的人,他還偷著樂呢。        丈夫想提高英語口語,決定每天讀英文聖經。晚上入睡前,我們都打開自己的聖經,“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神每天都把他心裡那道牆拆掉一點。        神還差了祂的好僕人李秀全牧師來。我丈夫特別欣賞李牧師幽默而又涵義深遠的講道,覺得李牧師智慧的話語,就像神親自對他說話。當李牧師改用一句詩歌“耶穌,主耶穌,求用我先生”(原詞是“耶穌,主耶穌,求用我一生”)時,丈夫和我更是相視而笑。        […]

No Picture
成長篇

Home From Abroad

James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April 1990. There I was, a 24 year old with a suitcase and a duvet, Dvorak’s New World Symphony ringing in my ears, full of dreams and trepidation, flying alone from Shanghai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我知誰掌管明天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1. 我不知明天將如何,每一天只為主活,我不借明天的陽光,因明天或許陰暗; 我不要為將來憂慮,因我信主的應許,我今天要與主同行,因祂知前面路程。 I don’t know about tomorrow, I just live from day to day. I don’t borrow from it’s sunshine, For it’s skies may turn to gray. I don’t worry o’er the fu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