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作一個誠實和真實的人

歡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我母親有位同學是清華大學的教授,他與我母親聊天,對現在的大學生有如下評價:學習和工作能力都很強,但有一個缺陷,就是做不到誠實。他說自己從小到大都是誠實的,可現在擔心晚節不保——他參加課題研究時,出於誠實,常常反對包裝、反對摻水分,別人都不喜歡他……         中國人有句盡人皆知的俗語:老實人吃虧。還有一句:不說謊話,辦不成大事。且不說文革時假大空的一套滿天飛,就是近幾年,賣假藥的、偷稅漏稅的、虛假新聞的、剽竊論文的、甚至參加奧運的運動員都虛報年齡……真是誠實何處尋也!         在中國歷史上,我們也找不出什麼名人,能像西方基督教文化下的奧古斯丁和盧梭那樣,誠實地反省自己的內心,以及隱秘的思想。這無疑是中國文化的致命傷。可見很多中國人其實是以誠實為恥,認為以真面目示人是可恥的。 冠軍得了零分         我信主前也是個不誠實的人。比如,當我在學校裡學習寫作文時,老師發現我有這方面的天賦,於是幾乎每次作文課,我的作文都是範文,當眾朗讀。日子久了,我坐上了作文冠軍的“寶座”。         然而我發現,要保證每次都是範文,不當“文抄公”是不行的。只要老師不追究,我就照抄不誤,甚至有的文章是大段抄襲。但神是公義的,在升學考試中,我這個作文冠軍居然審題失誤,作文得了零分。          升學考作文得了零分,我只能進入普通的初中。為了挽回面子,我苦讀了3年。結果,我如願進入了重點高中。在重點高中,為了上大學,我又苦讀3年——我怕成為平凡的人,怕像我父母單位裡那些工人一樣過一輩子。我要當一個能擔當大任的人,可以掌握自己和支配別人。          說實話,我對自己的生活一點都不滿意,因為我只想著考大學,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我的人際關係很緊張,我沒有時間與任何人聊天,也很少與父母、朋友 談心,和所有同學都成為競爭關係。我也很少有娛樂活動。我好像電影《紅菱艷》女主人公飾演的那個角色,穿上了一雙有魔力的紅舞鞋,只能不停地跳舞一樣,我 也只知道學習、學習……         在我心中,我是想用這些苦,換來將來一個理想的生活。現在的中國,名利、地位高過一切,“成功”是唯一目的,不管你的手段怎樣。人人都想當不平凡的人,當“超人”,想高人一等。 更喜歡聽哀樂         貨真價實的努力,獲得貨真價實的成果,我終於上了名牌大學。我以為自此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幸福的人生就會來臨,我以為可以用自己的雙手造一座天堂了。         然而,10年寒窗換來的成功的喜樂,只延續了很短一段時間,留下“不過如此”的感悟。我原以為成功能帶給我快樂的、理想的生存狀態,可是真的獲得成功後,我發現自己並不知道怎樣過快樂、理想的生活,我的生活並不比那些不上大學的人好多少。         我居然開始羡慕那些沒上大學,卻也沒多少壓力、輕鬆愉快地生活著的人了。與他們相比,我真是個怪物:我不懂得如何與人相處,不懂得如何休閑放鬆,不懂情趣。 而且我對自己沒有正確、平衡的認識,只看到自己的優點,看不見自己的問題,以為靠自己的聰明,足以應付人生的所有問題。         更打擊我的是,我是學歷史的,學校的老師提倡的學術思想卻是:任何理論,只要能自圓其說、能成一家之言,就有學術價值。沒有人再提“以真理為標竿、準繩”了——原來的共產主義思想,現今已不能作為真理的標杆與準繩,而新的價值體系又根本沒有建立。         我算是知道了,這是個不要真理、不尋求真理的世界。         我參加學校內外的各種舞會,尋求釋放和快樂。但在歌舞廳裡,我只找到發泄與刺激;在戀愛中,我只找到了傷害與失望;而鑽研學術就必須重新吃苦受累,我卻不再想以苦為樂了,我要真正的快樂!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一個80後《對教會的八個困惑》的回應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如音大姐:我是個80後基督徒。從您的文中感到您可能是經歷了毛時代的,所以這麼稱呼您,要是錯了,也請別見怪。我想,您一定是被教會中的一些人,一些事,傷了心。傷心,一定是因為您關心。相信上帝都知道。         我覺得,有時我們基督徒因為帶著對上帝的信任,對天堂的美好憧憬,也對教會和團契有很多期待。我自己就是這樣,但往往失望。憑心而論,教會和團契相對一般的社團,還是好了很多的。但教會畢竟也是罪人組成的,我們得調整期待。        《新約》中,保羅苦口婆心勸告警戒的一些教會,很明顯是在某方面出了問題的。         我自己讀《提摩太前後書》,覺得保羅講得很有道理:不是誰都能牧養/帶領主的羊,帶領的人是要經過考驗的,畢竟這責任實在重。        如果真是教會中有惡,那愛主的人是會有義憤的。不過,涉及到教會帶領者的事情,真是要謹慎再謹慎。         您還提到上帝的教會有些組織方式和黨的有類似。我想,這應該說,黨還是很善於學習好的組織方式的。=P 但我們想想就知道,共產主義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人性都是自私的,誰能任勞任怨的工作,還只拿自己需要的?想要迴避人類作為群體和個體的自私,這根本就是 謊言。上帝的兒女,首先就是承認自己是罪人,是需要救贖的。我想,只是我們很多時候忘記了這點了。但感謝主,當我們想起這點的時候,我們看自己、看人就能 合乎中道些。         親愛的大姐,相信您是個直率熱情的人。從您的信裡就能看出。對上帝真心的人,上帝絕對不虧待。        願上帝保守您的心,也保守您們教會。        一個小姊妹 =) 《對教會的八個困惑》,作者如音,見《舉目》50期頁30。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十字架的道路是獻祭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周瑞芳 詞:Mary E. Maxwell 曲:Ada Rose Gibbs 1. 十字架的道路是獻祭, 要將一切獻於神, 將一切放在死的祭壇上面, 火定然由天降下。 The way of the Cross means sacrifice, As to God you yield your all To be laid on the altar, the pla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