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林萃語——記憶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不要告訴我,說記憶是種“幻象”, 我們現在所目睹的事物,憑什麼就務必要比我們隔著十年的距離所回顧的事物真實?相信當你走近地平線上藍藍的山脈時,山脈紋路依舊幽藍如故,這的確是一種幻 想。但是,五哩以外看山,山是藍的事實,與入山時, 山是綠的這事實,同樣都是美好的事實。——C. S. 路易斯,《致馬爾肯書》,第22章。         那是麥肯在最美的夢中才能想像的地方……景象如畫,香氣醉人,而他的腳彷彿有自主意識般,又帶他回到走道並走上前廊。百花四處綻放,花香與香草植物的強烈味道所混合的氣味,喚起他早已忘懷的記憶。……        如今他面臨另一個兩難的問題。當你來到上帝可能在的屋子門前時,你該怎麼辦?上帝應該知道麥肯到了吧?或許他應該就直接走進去自我介紹,但那似乎也同樣荒謬。而他又該如何稱呼祂?他應該叫祂天父、全能的神,還是上帝先生?他是不是最好俯身敬拜? ——保羅‧楊,《小屋》,108-109。         當我將自己的掙扎和錯失交給神,也呈上我的痛苦,神就能夠給我一個可述說的故事——一個神能夠使用、榮耀祂的故事。……同樣,當我單純地選擇順服,神往往向我顯明,我緊握的東西帶給我的傷害,比我放手時感受到的痛楚要深。 ——羅亞絲莉,“恩典也有傷人時”,《靈深一席談》第3期,58。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奇妙的觸摸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曉秋 我在午後的海灘上嘆息 浪潮洶涌湧而至 記憶的暗流淹沒了我 找不到你的蹤跡 我驚慌不已 好像嗆水的人 光線渾濁 心情下起綿延的冷雨 塵封的潘多拉盒子 被誰打開? 我隨波起伏 抓不住一根水草 搖櫓甚苦 船要沈沉了 日頭悄悄漫過山崗 月色如冰消融 何時你已來過 我一地的雞毛和眼淚 你都收拾好 裝進了你的皮袋 我突然就穩妥了 晃動的影子變得清晰 你奇妙的手 曾摸過瞎子和大麻風瘋病人 剛才也觸摸到我 石頭出水 枯枝開了杏花 網羅破裂 雀鳥從捕鳥人的網羅裡逃脫 你的作為奇妙 這是我心深知道的 作者目前在一家文化傳播公司任編輯.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米甲悲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張子翊 用初夜染紅的床單捲成 長長的縋子,我將你縋下去 助你逃命,從窗口 自君別後 繾捲的餘溫仍挂在城牆上 任他曝曬、雨淋、風乾,直到 難違父命,轉嫁帕鐵 以為從此餘生安度 管你幾多新歡幾度沉浮,直到 你登基了,作王了。又何苦 強將我們拆散,僅僅為了 從前你用100非利士人陽皮聘定? 你又立后妃,又生兒女 我鎮日斜倚窗口,看盡耶路撒冷 日出日落,月圓月缺 從窗戶裏往外觀看,一樣的 街道上眾民的歡樂,婦女們唱歌跳舞的聲音 不一樣的我滄桑了的心情 長夜寂寂 重門須閉 容妝不理 床單不織 後記:敢愛敢恨的掃羅二女兒米甲,一生被擺佈於父權、君權、夫權之間。難堪的是,最初的愛戀化作酸楚,又不得與那真心愛她的帕鐵廝守餘生。(參《撒上》19﹕10-17)﹔(《撒下》3﹕12-16﹔6﹕16-23) 1865年,法國藝術家Gustave Dore( 1832 – 1883)製作版畫:米甲助大衛逃命。 又及:米甲用棉被蓋住神像一幕,情節精彩,如電影情節所見。Slate專欄作家David Plotz因此揶揄:好萊塢電影公司當付給米甲家族後人,這智慧財產權方得採用。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相對主義”碰撞“絕對真理”

──如何解答90後的信仰問題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彭加榮         最近幾年,北美和歐洲的華人教會,湧進了大批的90後學生。基督徒想盡方法向他們傳福音,請他們吃飯,陪他們玩,和他們建立友誼……          和他們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後,他們開始提出信仰上的問題。他們的問題,其實和80後,甚至70後的學生的問題很像——“神真的存在嗎?”“有證據嗎?”“那麼 其他的宗教呢?”“真的有來生嗎?”“為什麼聖經對罪的定義這麼嚴苛?”“和自己愛的人同居,真的有罪?”“我感覺不到有神!”等等         這些問題,都是基督教護教學必須處理的問題。在這有限的篇幅裡,我只能談一些最基本的護教理念,希望對傳福音的同工有一點幫助。 要系統化地瞭解         護教有兩個功能,首先是回答未信主的人的問題,另外就是堅定信徒的信心。面對未信者的問題,信徒們也需要知道,他們所信的是經得起考驗的。         護教學的根基是系統神學。信徒必須首先知道自己信什麼,然後才能知道如何“護”。如果人對自己所信的內容,沒有系統化地認識,他就無法有效維護。使徒保羅對 提摩太寫道:“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這裡的“按著正意”,原文是 orthotameo。按著“Ortho”(正統)來分割(tameo)真道,就是要提摩太用正統神學來分解神的話(參《提後》1:13-14)。可見, 護教絕不是只要知道常見問題的答案就行了,而是必須對基督信仰中對神、基督、救恩的定義,甚至末世的看法(即,神論、基督論、救恩論、末世論等),都有一定的瞭解。 古典式護教法重證據          在護教學裡面,又分為兩大方法,一是古典式護教法 (Classical apologetics),另外就是前提式護教(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         古典式護教比較注重證據,或是證人。基督教傳到今天,基本上是靠當時見證耶穌基督復活的證人,及其證詞(福音書,新約書信等)。我們並沒有太多其他的證據。 我們沒有耶穌復活的直接證據,我們無法證明那空墳墓就是耶穌的墳墓。就算能證明,我們也沒有辦法證明耶穌是復活,而不是身體被移走了。我們有的只是一群目 擊證人,他們寧願為自己所見的事實犧牲生命,也不改變證詞(有關這方面的護教,在Lee Strobel的Case for Christ 有更詳細的解釋)。         所以,如果有人說:“你把神證明給我看,我就相信”,我們千萬別被這個不信的人拉著鼻子走。他要證據,我們就想辦法找給他,那我們就上當了。然後我們找來的證據,還是令他不滿意。所以比較好的方法,是質疑他要證據到底是否合理。這時候,就要使用前提式護教法了。 前提式護教法強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