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怎樣被聖靈充滿?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饒孝柏        一位姐妹看完拙作《靈恩問題面面觀》(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編註)後,提出3個問題:一、什麼是聖靈充滿?         二、聖靈充滿重要嗎?我們應當求聖靈充滿嗎? 三、怎樣才能被聖靈充滿?         問得好!這也是許多弟兄姐妹的問題,且攸關靈命。看看聖經怎麼說。 一、“充滿”一字的字義及用法         “充滿”﹕:新約希臘文原文編號G4130(編註:此編號是依據James Strong, The New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動詞,共用了24次。英譯為fill。 這個詞用於“被聖靈充滿”,有8次:﹕:        《路》1:15(施洗約翰在母腹中)。        《路》1:41(施洗約翰的母親以利沙伯見馬利亞)。        《路》1:67(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說預言)。        《徒》2:4 (門徒五旬節經歷)。        《徒》4:8 (彼得面對官府審問)。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平凡中的超凡身影——讀《暗室之光》後有感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羅博學       某天,聽Z兄分享時,談起《暗室之后後》的作者蔡蘇娟。作為後生晚輩,我一向對充滿靈性又頗多坎坷的前輩,極為瞻仰與敬佩。於是從那時起,“蔡蘇娟”這個名字,便一直回響在我心裡。         近日,無意中發現一本裝幀格外醒目的圖書,名為《暗室之光》。翻開書頁,看到蔡蘇娟年輕時姣美的面容,幾十張黑白留影,記錄了蔡蘇娟以及那一個時代的風貌: 她在暗室中看似柔弱,卻滿有平安的身影;她與葛培理家人以及無數訪客的留影……所有這一切,都衝擊著我的心,也衝擊著這個日益繁榮卻漸顯荒涼的時代。 最早接受現代教育的女性         蔡蘇娟(Christiana Tsai,1890年2月12日─1984年8月25日),祖籍杭州。        1890 年(清朝光緒16年),蔡蘇娟出生於南京的一個官宦世家。16歲時,她在美北長老會(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傳教士查理.李曼(Charles Leaman)設立的明德女子學校就讀,不顧家庭反對,接受了基督信仰,隨後又帶領全家55人信主,並與瑪麗.李曼(Mary Leaman)到處傳福音,且到美國各地基督教會和神學院證道。         蔡蘇娟是中國最早一批接受現代教育的女性,她精通英文和鋼琴,周遊中國大部分省份。 1931年冬天,蔡蘇娟在上海患了嚴重的瘧疾,又時值日軍侵華,無法得到適當治療,最後導至眼睛無法見光,行動不便。此後多年,她不得不關在暗室之中。        1949年,59歲的蔡蘇娟,與瑪麗.李曼一同遷往李曼的故里,美國賓州蘭開斯特的樂園鎮養病。 1953 年,芝加哥慕翟迪聖書出版社,出版了她的口述見證《暗室之后後》(Queen of the Dark Chamber)。該書非常受歡迎,譯成50多種文字。之後,蔡蘇娟在她的密不透光的暗室裡,招待了許多訪客,作見證,並出版了更多著作,包括《暗室之后 後續本》、靈修默想集《暗室珍藏》等。 […]

No Picture
成長篇

分分合合都是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川川雙魚        以為眼淚已經流幹乾了,不會再有;以為分手已經習慣了,不會再傷心;以為感情已經麻木了,不會再心痛……結果今天還是哭了。而且是在辦公室,眼淚奔流直下,只好到洗手間,躲在一個小格子空間裡抽泣…… 和你從最初的相識到最終的結束,將近2年。總是嫌棄你這樣不好,那樣不體貼,自以為有優勢,可以在你面前做個女王……現在,你用你自己的方式拒絕了我的妄想。 竟是這樣經不起風吹雨打         一直以為是我在忍受你,但不是,是我們忍受著彼此;曾經以為我們在一起是神的旨意,神要我們在戀愛、婚姻中,學習成為神喜悅的男人和女人。雖然我們這樣的搭配不符合這世界的主流,但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對婚姻有盼望,對未來有美好的憧憬。        然而,每次準備參加婚前輔導、進入婚姻倒計時的時候,都因各種各樣的原因流產了──原來我們的決心竟是這樣經不起風吹雨打,我們的信心並沒有建立在磐石之上。         我總是埋怨你為什麼不當“頭”(一家之主),你說我的強勢讓你只能當烏托邦的頭。請原諒我,我一直不知道,原來我給你的感覺是如此﹗!所以,我感謝你,只有在和你的交往中,我才看見自己的問題。上帝藉著你的口,讓我知道我靈裡面的罪。         其實長久以來,我對你沒有把握,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心裡有我,真的看重我、珍惜我。我常常懷疑你是否愛我。你若不對我說讚美和肯定的話語,我就會忐忑不安;你若沒有實際的行動和表示,我就會懷疑你的誠意。所以現在,我反思,反思自己內心的自卑﹗!         這自卑,源於我沒有充分地明白上帝的愛,所以沒有感受到滿足和喜樂。上帝對我們的愛,是那樣的純全、美好、無條件、不改變、無誤、無謬。若我對上帝的愛都不滿足,我怎麼可能在人的愛中得到滿足呢?         主啊,求你保守我,能完全地感受到你的愛、滿足於你的愛,讓我學會真正地被愛,也讓我因這豐盛的愛,將愛輸出給他人,按照你的教導去愛人如己。 是我還不懂得愛與被愛         當我把和你分手的消息,告訴主內的姐妹時,有好幾個姐妹都說不意外。真的很慚愧,我們留給她們的印象,都是吵架或者冷戰。有個姊妹對我說,上帝給我們情感、 智慧和意志,是讓我們分辨和別人在一起有哪些問題,怎樣克服,能否容忍,是否合適。想清楚了,決定分手也好,這是更清楚地認識了自己,其實這也是在預備進 入婚姻。        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神讓你我相處了這麼久才分開,有好幾次,我分明感到是神幫助我們挽回、繼續交往。神的旨意是我測不透的,但 我相信必是美善的。神給我們自由意志,讓我們可以自己去感受、思考和決定,也許我們會走錯,偏離祂的旨意,但祂仍看顧我們。若我們繼續走偏至危險之境,或 將有難以承受之痛時,祂會伸手拉住我們,帶領我們回到祂為我們預備的道路上來。         我們的主,真是一位最有耐心、最有愛心的慈父。我不知明天的道路,但我知道誰掌管明天,我也知道誰牽我手。         雖然你我不再是戀人,但我們永遠是主內的弟兄姊妹。我很認真地愛過你,我在心裡準備好了,要接受你一切的好與不好,和你一起進入婚姻,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開。然而,我卻沒有預備好自己,我沒有按照聖經的教導去正確地愛你。我總是發怒,總是埋怨你、否定你、批評你……         對不起,請原諒我,是我還不懂得愛與被愛。也請你遺忘我對你的批評、指責。很多時候,我的話根本沒經過大腦,火氣一上來,只想拼命發洩,只為了讓你和我一起生氣。         謝謝你這一年多來的陪伴。兩個人交往,相互就像鏡子,讓對方更清楚地看見自己,也更深地明白,這是兩個罪人在一起的磨合和掙扎。讓我們共同向上帝獻上感恩吧,儘管我們相處的結果並不是婚姻,這個過程卻給了我們很多磨練。這樣的經歷,對我們各自來說,都是在預備未來的婚姻。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Šabbat“安息日”的意義:        (1)安息日主要是說人生與世界歷史一個永遠的目標:永世的祝福。        (2)第一個安息日,不是因為上帝工作疲累需要休息,而是創造工作順利完成,神感到非常滿意,停下來慶祝。因為祂看一切所造的都“非常好”(《創》1:31)。        (3)安息日是時間的聖所,神造人要把人帶入到安息敬拜中,而非巴比倫人所說的“凶日”。神造人是在第六日,祂雖然吩咐人要六日勞碌作工,第七日安息(《出》 20:9-10)。但是人受造以後,享受的第一個完整的一天,不是工作日而是安息日。祂賜福給那日,定為聖日(《創》2:3)。顯示整個創造最重要的時 刻,就是安息日。        (4)這安息日預表新約,耶穌在第八日(即七日的第一日)從死裡復活,引導所有信祂的人,一同進入永久全然的安息(《來》4:1-11)。 ——賴建國,《五經導論》(香港:天道,2011.10),p. 97。         我們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自然美景中散步時,往往嘴巴說個不停,錯過整個景致的色彩、聲音、氣味。甚至人可能身在大自然中,心卻還是留在自己的封閉、人工燈光下的起居室。         於是,大自然所教導的功課遺失了;沉浸在創造主前,寂靜無聲讚歎的機會,也流失了。 充滿恩典的宏偉壯麗世界,未曾擴展我們的心胸;上帝的創造,不曾安定我們困惑的心靈,也不曾恢復我們的洞察力,更不曾使我們喜愛自己的真我(註)。相反的,大自然提醒我們一堆世俗雜事:翻下一頁日曆,或該換輪胎了。         我們必須重新覺察恩典的福音和恩典的世界。         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愛、聖靈的感動”開啟我們,看見自己周遭處處有上帝神聖的作為,在滿有愛心的生命中,格外能看到上帝美好的作為。 註:Joan Puls, A Spirituality of Compassion (Mystic, Conn.: Twenty-Third Publications,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有一種聲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新生命 有一種聲音 在內心深處縈繞 日升月落 久久不肯離去 那是我聽見主問: 你在山上找我嗎? 你在耶路撒冷找我嗎? 還是在教堂裡找我? 免了,朋友 讓心說話 我能看見你的誠實 因為,我只住你的靈裡 你說跟我 卻在逼迫中棄我而去 直到雞叫三遍 才知道什麼是肉体的軟弱 你說愛我 卻不照顧孤兒寡母 當你在困境中得到別人的幫助時 才明白什麼叫無地自容 我付出了生命 為你的罪買單 沒有理由和原因 只為愛你 不要只參加我的葬禮 和我同死 你便復活 有時,我的祝福來自苦難 不要埋怨和懷疑 憑信心 讓你苦盡甘來 看野花 你便知道美麗本是神造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埃提阿伯太監.迦薩曠野

子翊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半生攀爬,都從我年少引刀 自宮開始;在埃提阿伯女王手下,如何? 作了銀庫總管有了大權,又如何? 半生徒然於膜拜各類教主。就如 這回上耶路撒冷禮拜回來,騾車滿載著 困惑。顛簸於往迦薩的曠野路上,我念 《以賽亞書》53章。有人貼近: “你所念的,你明白嗎?” “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 是腓利,人說那傳福音的。快請上車同坐: “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呢?”就從 這經上起,開口向我傳講 耶穌。說他如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如羊羔 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卑微的世代無人 述說;他從地上生命被奪,竟是為我… 顛簸止於有水處: “這裡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 “你若一心相信,就可以。” “我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 騾車站住。腓利領我 下水裡去。給我施洗。 從水裡上來,我不再見他了。 歡歡喜喜地,從此我走路…… (取自《徒》8:26-39) 作者來自臺灣,現在波士頓一華人教會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