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在那榮耀的地方 ──解讀《啟示錄》22︰1-5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沙偉亙            回首2012年,我們發現,一位又一位屬靈的典範回到了天家,享受安息。這當中包括“牧師中的學者”約翰•斯托得牧師(Rev. John Stott)、在香港教會史上有著精彩一頁的鄧溥年牧師,和華人教會界敬重的釋經、講道權威沈保羅牧師等。原來,回天家近在呎尺﹗             在《約翰福音》14章,主耶穌應許所有的信徒:“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哪裡。”(《約》14︰1-3)              多少年來,追隨主耶穌基督的信徒,因這個應許得盼望。  一             人用盡想像力去猜測天堂,最終卻發現,人的想像力和理解力是如此的有限,很難勾勒出天堂的樣子。            在《啟示錄》中,天使領著使徒約翰看到很多異象。在22章裡,老約翰看到聖城新耶路撒冷,隨著上帝榮耀的寶座,降臨到這個世界。老約翰記下了天堂的景象,流淌著生命水的河、生命樹,和樹上的果子等。從這一瞥當中,我們可以更肯定我們的盼望之真實,也對那榮耀之地有深一層的瞭解。            我有幾位到大海浮潛過的朋友,都向我描述了在那美麗、清澈的海水中,海中的生命如何倘佯的優美圖畫。在《啟示錄》中,天使讓老約翰看到的是一條有生命水的河,這條河“明亮如水晶”。筆者想像著那幅圖畫,相信一定美麗得超乎人的想像。            聖城新耶路撒冷從天上降臨到世界上,在這榮耀之城當中,那曾經失落的伊甸園也成為永恆之城的一部分(註1)。在《創世記》中,因亞當和夏娃犯罪,人類的始祖被逐出伊甸園,伊甸園的入口被火劍封鎖。從此,一代代人類用盡辦法,想回到那美麗的家鄉。            上帝啟示給老約翰的,就是一個新天新地,所有信徒最終的歸所。在那裡有條河,被解經家形容為“上帝供給祂的子民的豐盛生命,任由他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註2)的永生之河,在新耶路撒冷中,象徵上帝潔淨、聖潔和超越的榮耀。            在《約翰福音》中,主耶穌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生命的泉源,是永遠不斷,並且湧到永生的。在我們活在世界上的短暫時間裡,在我們盼望新天新地的生命河之時,我們可以透過主耶穌,去淺嘗那永恆的滋味。 二            在新耶路撒冷中,上帝的寶座不再遙不可及,而是就在那裡,與所有屬上帝的子民同在。坐在寶座上的,除了創造天地萬物的創造主以外,還有那死在十字架上並戰勝死亡的羔羊。因這寶座的崇高與象徵意義,從它流出的生命水的河也有了更深一層的意義。             從寶座中流出的活水,貫穿新耶路撒冷,屬上帝的每一位子民,都受這活水的滋潤。在這條河的兩旁,生長著生命樹,果實可作食物,葉子可以治病。從寶座流出的生命之水,滋潤著生命樹,而生命樹則供給聖城子民的需要──上帝是一切的源頭,無論在天上,還是在地上,這是永遠不變的。            生命樹是猶太人描寫樂園時,慣用的一個特徵。在樂園當中,生命樹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新天新地裡,人們要回到生命樹前,享受上帝藉生命樹賜給的永生。羅偉博士在註釋書中說,這一切“是基於‘羔羊所為’,因為當祂以其身體為我們打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之後,至聖所之門就此打開,而人重回‘伊甸聖所’之路也就再次開啟了。換句話說,因著羔羊的寶血,進到生命樹的途徑已經重新打通”(註3)。 三            幾千年來,無論是透過哲學還是宗教的方式,人們一直尋找著最終的歸宿。“天堂”的概念,存在不同文化、宗教信仰的人心中──佛教徒稱其為“彼岸”、“極樂世界”,道教稱其為“天庭”,其他諸如印度教的“天界”、回教的“天國”(Jannah),都是形容人的生命最後要前往的地方。天使領老約翰看到的新天新地,是上帝榮耀極大的彰顯,同時也是人心中一直渴想的家。            透過主耶穌基督所成就的救恩,凡是悔改、信靠祂的人,都能夠成為上帝國的子民,在新耶路撒冷裡,得見上帝的羔羊的面,在祂的面前事奉祂。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讀《三過幽谷》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羽軒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4           《三過幽谷》是施芬德(Valletta Steel Crumley)女士的見證(編註:施芬德、耳德華,Thrice Through the Valley,蔡麗娟翻譯,增訂本1997年由中國主日學協會出版)。她一生坎坷,苦難重重。然而在黑暗的日子中,她始終堅信上帝的信實,以讚美面對悲傷,一次一次地越過幽谷,並把福音帶給世界各地的人。            芬德的長子丹尼,在2歲時,診斷出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生命只剩下短短幾個月了。面對這個讓人難以接受的現實,她安慰幼小受苦的孩子和自己:“耶穌好愛你﹗祂會時時在你身邊﹗”            丹尼的病情急劇惡化。這常人看來痛苦不堪的時光,芬德後來卻回憶說:“最後幾個月看似怪異,卻綴滿了歡樂、笑聲和喜悅。”在陪伴孩子的漫漫長夜裡,她思想、禱告,在主的話語中獲得堅強。            幾個月後,丹尼走了。那是1955年。她走過了第一重幽谷……            芬尼和先生漢力在高中是同學,一起參加教會的事奉。後來,漢力放棄大學學業,成為密歇根州克拉瑪市的全職牧師。他講道有震撼力,吸引了年輕的學生,教會日漸興旺。他們也迎來了次子里昂和長女羅娜。            正當一切步入正軌、前景看似光明的時候,漢力查出有淋巴癌。在病床上,他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病,而是上帝的事工。他說:“我們只有繼續做上帝交詑給我們的、也是我們每個人唯一能做的事。”            當生命又一次進入倒數的時候,漢力和芬德抓緊時間,開始宣教。他們的足跡踏過北美、南美,又到地球另一端的亞洲,直到1963年漢力回天家。            丈夫走了,芬德失去了世上的依靠。這第二重幽谷帶來了深不見底的悲傷。然而上帝的話語,又一次支持著她,給她安慰。             但打擊並沒有就此結束。1972年,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17歲的里昂和15歲的羅娜,一同在車禍中喪生。面對這樣的意外,芬德說:“我知道上帝永遠的大能臂膀與我同在﹗”失去了先生和3個孩子,這是常人難以想像的打擊,而芬德卻有欣慰:“他們在世時已經預備好見耶穌了。現在他們和祂在一起。”            這些經歷,成了她在教會、家庭聚會和退修會上的見證。人們問她:“你怎麼還能繼續面帶微笑讚美主、述說祂的美善?”她回答:“聖經從來就沒有說,因為我們是上帝的兒女,就得以免去人生要面對的種種嚴酷。痛苦帶來另一種祝福,就是屬上帝的人從生命中漸漸體驗聖靈奇妙的安慰。”            芬德在國際宣教會事奉,10年裡,參加了美國各個州數百個聚會,把福音帶給了無數的人。80年代初,芬德赴台灣參加短期宣教,帶領青年信主。90年代,她參與培訓數百名基督徒,派往世界各地傳播福音。             年過半百,上帝再一次給了她一位伴侶﹗。             在經歷了半生坎坷後,芬德對上帝的愛更加堅定。回首過去,她說:“現在我可以看出,上帝用生命中的幽谷和峻嶺,教導我倚靠祂。祂把成為萬國福分的影響力賞賜給我們。”她鼓勵基督徒:“你,也是耶穌揀選的。只要活出忠信和悲憫,上帝就使用你祝福萬國。” […]

No Picture
成長篇

愛在冬天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一粒塵埃          把2個孩子放到Mother’’s Day Out托兒所出來,摸摸腹中的老三,走入停車場。            幾陣冷風襲來,突然意識到:這是我在休士頓的第6個冬天了﹗已經是2012年11月了,休士頓這才開始有點冬天的感覺──一點像北京冬天的感覺。 一            我的腦海浮現出2006年的最後一天,北京那場漫天的大雪──那是真正的大雪紛飛,全地都白了,清華園格外美麗冰晶……            社科院的小姊妹來看我,我們約了清華團契的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在校園裡拍照。朱自清筆下的荷塘,結了厚厚的一層冰。周圍的雪樹絨花,使整個景緻是那樣聖潔、寧靜。然而,這寧靜很快被孩子們歡快的滑冰聲打破了,冰天雪地裡湧流出生命的溫暖氣息,和躲藏在我心裡的甘甜期冀裡外相映: L今天回國了﹗            事情要從2001年的春天說起。那年春天,信主不久的我倘佯在西子湖畔,望著雨滴落在湖面泛起的漣漪,心裡祈盼上主能為我預備一位一起看雨的生命伴侶,讓我成為他最理想的妻子,也使他成為我最理想的丈夫。            我也求上帝保守我們彼此的心門不打開,直到我們在最合適的時候相遇。自從在青年聚會上,聽師母分享了《蒙福的新娘──押撒》之後,我就祈求主讓我成為蒙福的新娘押撒,有一天被帶到為神國爭戰的大能勇士俄佗聶面前。            這樣的禱告,伴隨我好多年。無論是荷花綻開的夏日,或是桂花飄香的金秋,或是臘梅爭艷的冬天,我踏過的地方都抹不去這個禱告的痕跡。 二             2003年,我離開杭州到北京念博士。             槐花盛開的日子,從麗都飯店到四德公園那一段路徑,落滿了白色的花瓣,兩邊大樹枝子托起拱形的“屋頂”,就像是漫步在聖潔的婚禮殿堂,使我常常幻想和“他”一起步入盟約的時刻。            等候的日子很美麗,不過,有時候,也會有一點點的急躁和疑惑:“他”怎麼還沒有出現呢?當我動搖的時候,主耶穌就溫柔地提醒我:要先品嘗祂的甘甜、榮美的愛,才可能在祂裡面有地上完美的愛情;要先和祂完全聯合,才可能贏得在祂裡面真正合一的婚姻。            主撫平我的焦躁,拉住我失去耐心的步伐,使我安穩地與祂同行。於是,我懇求主幫助我,順服於祂的陶造,成為一位理想的妻子,能夠做弟兄最好的幫助者。            大約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的一個冬日夜晚,我在操場上禱告:求主在大洋彼岸,為我興起一位弟兄﹗這樣禱告有兩個原因:首先,周圍和教會裡的弟兄本來就寥寥無幾,而且這些弟兄要麼已婚、要麼比我小得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年齡、背景相當的男生都出國了。其次,出國本來就是我努力卻未實現的願望。            我禱告的時候,很有信心,覺得上帝會成全我(L後來告訴我,那個時候他正在辦赴美讀博的手續)。 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