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禱告基本功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蘇文峰,高青林       [海外校園機構]同工從今年起,針對中國大陸背景的基督徒需要,研發 “敬虔基本功”系列課程,每課約1至3小時,可用於教會、團契的同工培訓或成人主日學。《舉目》66期的《讀經基本功》是其中一課的文本,本文特以文章和講義結合的方式發表,旨在拋磚引玉,歡迎使用並提供建議。 禱告的要訣--心誠順靈       實例:“王倫信主5年,在團契常常帶領查經、禱告和詩歌敬拜。有一天晚上,他去參加一個禱告特會。雖然他平時很習慣開口禱告,可是當他聽到那些禱告者都是那麼激情澎湃、聲淚俱下時,他發現自己發不出這樣的禱告,掙扎很久就是開不了口。那天晚上回家後,王倫心情沮喪,擔心自己的禱告不夠迫切,不夠屬靈;甚至對參與這種‘高水準’的禱告會,有恐懼感。        你認為王倫應該怎麼辦?”        分組討論 (個人默想)為什麼王倫會有這樣的困惑?  你認為“禱告”是什麼?  你認為事奉者的禱告應該是什麼樣的?      1.禱告不是什麼?       不是以我(人)為中心的表現、報告、功德、宣洩、宗教儀式、和上帝交易……       2.禱告是什麼?       禱告是以上帝為中心的關係和事奉。       基督徒靈命、生活、事奉的本末先後,必須根據三個認識:       Who →         What →           How       上帝是誰    […]

成長篇

不懈禱告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陳宗清       23年前,筆者在洛杉磯靈糧堂的退修會中,以禱告為題講道。聚會後,有位姊妹單刀直入地問我:“牧師,我為丈夫禱告多年,為何仍不見效?”       她的疑惑,正代表著無數基督徒在禱告上的掙扎和猶豫。       不少人剛信主時,內心火熱,靈裡單純,許多禱告蒙允。然而,在教會中愈久,信仰就愈趨教條化或表面化——禱告有時如對著空氣說話,沉悶而呆板;若不禱告,則感覺未盡基督徒的義務,忐忑不安。面對此靈性困境,該怎麼辦呢? 危機:缺少禱告       屬靈偉人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 1828-1917)指出,對於傳道者而言,最應該引以為咎的,即是:“缺少禱告”!(註1)       作為21世紀的信徒,我們把許多時間耗費在電視、網路(如微博、微信)上,卻很少懇切禱告,這正是犯了“不禱告”或“少禱告”的罪。       以撰述“禱告”聞名的邦茲(E. M. Bounds, 1835-1913),在《禱告的目的》(Purpose in Prayer)中,用犀利的筆鋒寫道:“祈禱遭受攔阻而完全被擠掉,往往是很簡單的幾個階段。首先,禱告只是敷衍了事。不安和焦慮──敬虔操練的死敵──進到心中。接著,時間開始縮短,對這操練感到索然無味。再後來,它被擠進角落,只在零碎的時間裡苟延殘喘。它的價值被貶低了,它的責任失去了重要性。祈禱不再被看重,也不再帶來任何好處。它被排除在我們的思緒、心靈、習慣、生活之外。我們停止了禱告,也停止了屬靈的生活。”(註2)       這雖然是針對一百多年前的信徒所下的屬靈診斷,如今仍舊適用。      有位弟兄原本熱心愛主,但當他的禱告逐漸流於形式、膚淺,他就陷入外遇中,成為情慾的俘虜——敷衍塞責、不關痛癢的禱告,比沒有禱告更糟。       1998年初,我們夫婦開始在芝加哥的某教會事奉。有段時期,教會禱告會只有四、五位較年長的同工出席。禱告時,大家顯得軟弱、無力——難怪那時該教會一直無法突破屬靈瓶頸。       缺乏禱告,常讓教會成為撒但攻擊的目標,危機四伏。 主耶穌的禱告       耶穌道成肉身,具有神人二性。祂在世時,全然美善。祂那崇高、聖潔的性情,實奠基於祂的禱告生命。       在受洗過程中,祂全神貫注地不斷禱告(參《路》3:21),完全降服於天父的旨意,甘願站在罪人的地位領受洗禮。接著,聖靈引導祂到曠野(參《太》4:1),在荒漠孤獨的環境中,祂靈裡的眼睛透亮,看穿撒但的技倆,在嚴峻的試探中得勝。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謊言的區別(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姜洋       有一天,7歲的兒子突然對我說:“爸爸,您知道有兩種謊言嗎?” “有哪兩種啊?”我好奇地問。 “一種是,你有,可是你卻說沒有;另一種是,你沒有,卻說有。前一種謊言,比後一種嚴重。”兒子認真地說道。 “你從哪裡知道的?”我問道。 “我自己想的。”兒子自信地回答。 小孩子的天真,常常是我們成年人的鏡子和警鐘,照出我們的真實,警示我們的偏離。有時,我們不知是過於自信,還是過於天真,總是希望通過語言的修飾,扭轉自己謊言或者過錯的本質。而謊言就是謊言,無論你如何用華麗的外衣去掩飾,謊言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無論是誰,都要為自己的謊言付出代價。所以,不要說謊,要坦坦蕩蕩地活著。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No Picture
成長篇

留學不順,回國否?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茉莉       當我收到第一封博士班的回絕信時,心情還是不能控制地低落了下來。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去面對所有的可能;以為已經把自己“完全交託”給主了。可是當失敗真正來臨的時候,卻還是被沮喪打倒了。        更糟糕的是,第一個拒絕我的學校,竟是我用來“墊底”的學校。我的自信心好像一道被瞬間攻破的圍牆,轟然倒塌。隨後蜂擁而至的,是各種自卑與否定的聲音。   一         這時候,想到了打電話給爸爸、媽媽。也許是因為情緒太低落,也許是想給爸、媽一點心理準備——萬一我全軍覆沒,他們也有個接受的過程。畢竟,申請的結果關係到我是繼續留在美國,還是回中國。         於是,我給爸爸、媽媽打了電話。他們正在春節外出旅行的路上。噓寒問暖一番後,還是給他們道出了我這通電話的真正原因:“我今天收到了第一封學校的拒絕信。”         他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問我:“為什麼?怎麼會這樣?學校是怎麼說的?”我說我不知道。電話那頭,不解中也夾雜著一些失望。         這樣的反應,似乎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為從小,如果我成績下降,爸爸、媽媽都是皺著眉頭,跟我一頓分析,非找出個合理的解釋不可。         氣氛有些尷尬。傷心之餘,我更覺得無地自容。所以沒有說幾句,就以“要睡覺了”為由,匆匆掛了電話。   二         隔天下午2點(中國凌晨3點),在圖書館學習的時候,居然接到爸爸打來的電話。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晚打電話給我?他說,他們剛回到家。他和媽媽都覺得,他們做得不好——我打電話給他們的時候,他們沒有安慰我。不過,他一路上都在為我禱告。         我的心中,立刻湧上一股暖流。         爸爸繼續鼓勵我:“這個學校沒有錄取你,沒關係。上帝有祂的旨意。即使一間學校都沒有申請到,回國找工作也很好。也許上帝的旨意就是這樣。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老爸相信上帝一定會看顧你,祂一定不會撇棄你。你也要相信祂。”         聽了爸爸的話,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我從來不敢想像,爸爸會這樣安慰和鼓勵我!這些話從爸爸的口中說出來,就有不一樣的份量,一下把我從黑暗的低谷中拉了上來,幫我把身上的重擔完全卸下。         掛了電話,我不住地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派了爸爸這位天使,在我需要的時候,給我愛和支持,提醒我倚靠上帝,讓我經歷了地上父親和天上父親雙倍的愛。我更感謝上帝在爸爸身上的奇妙善工——爸爸真的改變了!他就要成長為一家屬靈的領袖,帶領我們全家走蒙福的道路。   三        爸爸是在一年半前信主的。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以利亞·何烈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張子翊   從哪叼來餅和肉?基立溪旁的烏鴉 是因你“懇切禱告”,或你說的“不禱告” 過了些日子,溪水就乾了;然則   罈內的麵不減少 瓶裏的油不短缺 身無氣息的孩子復活,啊撒勒法的寡婦家   迦密山上眾民驚呼:“耶和華是神!” 基順河邊手刃450巴力先知; 迦密山頂 七次屈身在地,臉伏兩膝之中,果然   有一小片雲從海上來 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 束上腰,你奔在套車的亞哈前頭,直到   耶斯列的城門。三年零六個月乾旱解除了 如何?耶和華的靈曾降在身上又如何? 只因耶洗別撂下狠話,你就起來   逃命別是巴曠野,羅騰樹下求死 卻是向耶和華;如約拿在蓖麻樹下 如摩西不願見自己苦情   但你睡著了,直到天使拍醒 見頭旁有一瓶水,和炭火燒的餅 吃了喝了睡了,又被拍醒又吃了喝了   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40晝夜 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 […]

成長篇

禱告 ——每天都是感恩節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李修遠       在2年前極艱難的時候,我絕對想不到,自己會有如今的喜樂。就算在1年前,受洗歸入耶穌基督之後,我也想不到,自己領受的祝福會如此長闊高深。 什麼都做了       還記得剛受洗的時候,我和上帝之間如此親密。我覺得世界特別美好。雖然困難還是有,但是來自上帝的感動總是會讓我熱淚盈眶,來自上帝的智慧總是讓我無限折服。       然而,感動來得突然,走得也快。“蜜月期”過去了……我心想:上帝的旨意、上帝的力量,大概就是這樣虛無縹緲,讓人捉摸不定吧?要想活下來,還是得靠自己。       於是,主日崇拜的時候,我想著下星期的考試;查經分享的時候,我盤算等會兒去哪裡逛街;聽別人的感恩見證,我覺得都是機緣巧合,何必當真?       我也知道,自己的靈魂開始乾枯,因為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平安、喜樂。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挽回。在我看來,去教會、和兄弟姐妹一起查經、按時完成慕道班的作業……我已做了該做的!       我唯獨忘了好好禱告。 太急著離開       上帝一直藉著聖經,藉著屬靈偉人的故事,告訴我,禱告是多麼重要!       有一天,我讀到了一句話,讓我非常吃驚:“有時候魔鬼不怕我們讀經,但是最怕我們謙卑、敬虔地禱告。”       我開始反思——我每天禱告不到10分鐘:躺在床上,不但經常睡著,連內容都是千篇一律,求這個、求那個,保守這個人、保守那個人……像極了上下班的打卡簽到。       我想禱告,但不知道應該怎樣禱告。甚至,我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我只能像一個無知的孩子,對爸爸說:“天父,我不知道怎樣禱告。求你的聖靈感動我!”       我的禱告生活,開始改變了。我微弱的信心,開始更深建立在磐石之上。我的生命,也從那個時候開始大大更新。       我認識到,自己之所以沒有感受到上帝“比死更堅強”的愛,是因為每次我都太急著離開,太急著轉身做自己的事情。在我的時間表中,我沒有給上帝足夠的時間,讓祂親自搭建起我靈魂的高臺,成為支撐我整個生命的骨架。       我自己不親近上帝,卻怪上帝的力量如此微弱!很多時候,我在乎時間,卻忘了永恆是什麼;我在乎自己的目標,卻忽視了上帝的美意;我希望“與上帝同工”,卻忘了工作之前,要先禱告,讓自己的心思意念合乎上帝的旨意。 我終於明白        真正用心靈和誠實去禱告,我才認識到,上帝是如此高、偉大,我是如此渺小、卑微。上帝立大地根基的時候,我在哪裡呢?我不知道光亮從何處分開,我不知道東風從何處分散遍地,我不能用雲彩揚起聲來,我不能用智慧數算雲彩……當我通過禱告,用心去領受聖經的時候,就深深體會到,我能做的,就是謙卑地來到上帝面前。        用心靈和誠實的禱告,使我認識到,自己是悖逆的。我勸別人悔改,自己卻犯罪;勸別人謙卑,自己卻驕傲。上帝知道我所有的罪——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罪,但祂仍然愛我。這種恆久忍耐的愛,讓我折服!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四月

本文原刊於《舉目》67期 黛昀 四月,杜鵑花啞然綻放。 在悲傷中為四月尋找詞語, 當黑色逼近血色的黃昏。 烏鴉成群飛過, 點燃一個奇異的春天。 搭一輛火車,穿過無風的港口, 向一片濃霧駛去。 那裡,無數聲音像灰塵 被呼嘯的車碾過, 壓進大地,驟然間, 憂鬱比藍色更深。 路旁,光在草間閃爍, 風被尖叫聲刨犁, 越是壓迫,就越是堅韌, 祈禱形成詩篇。 編註:此詩為作者仿鮑利斯‧帕斯捷爾納克的《二月》(北島譯)所作。帕斯捷爾納克(Boris Leonidovich Pasternek, 1890-1960) 生於俄國的猶太家庭,為詩人、小說家和文學翻譯者。他以《齊瓦哥醫生》(或譯《日瓦戈醫生》)一書,獲1958年諾貝爾文學獎。 作者現居中國,為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