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泰晤士河邊的葡萄樹

三木         倫敦泰晤士河邊有一座曾屬于享利八世的古老宮殿。幾百年前,人們在那兒種了一棵葡萄 樹。葡萄樹長得枝葉茂盛,每年都結果子。二十世紀初,這棵葡萄樹雖然仍開花長葉,卻突然再也不結果子了。人們請了很有名的植物學家來看,植物學家說這棵樹 太老了,過了結果實的年齡了。人們聽了,仍然決定保留這棵老樹,不砍掉它--因為英國人喜歡古董。           到了三十年代,有一天,確切地說,在一夜之間,這棵樹突然長出了幾百串葡萄。人們惊訝之餘,又請來了植物學家。植物學家說這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可是到了第二年,葡萄樹結的葡萄比第一年還要多,而且從此以後,一年一年地結了下去。         好多年以後,有一艘挖泥船在泰晤士河中挖泥,突然被一大簇樹根絞住了。因為那附近並沒有樹,所以工人們很驚奇。他們就把這樹根送去鑒定,鑒定的結果是:這些根鬚竟是那棵葡萄樹的。         真相就此大白:那棵本來快死了的老樹,因為把根伸長到了泰晤士河裡,所以又活了過來,而且年輕了,更新了,結出了累累果實。基督徒的生命也是如此。只有使根進入生命的活泉,深深扎根在基督裡面,才能恆久結出果子。 本文取材自97年7月26日英國藍培德牧師的講章。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僭越--我們扼殺了孩子

嘯吟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美國加州的沙漠地區有一個孤立的小鎮拔士多(Barstow),住着帕克一家。其中11歲的男孩衛斯禮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雖經多次禱告卻無起色。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經過一個外來講員講述脊椎疼痛被奇妙醫治的經歷,以及為“生命的奇蹟”所做的特別禱告之後,帕克夫婦決心相信上帝已用大能治癒了他們的兒子 衛斯禮,他們只要“專心仰賴信心”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晨,他們折斷了注射胰島素的針頭,把針筒和葯丟進垃圾堆,並允許孩子吃加糖的早餐。至於孩子的尿液所呈的陽性反應,他們視為“撒但的謊言”,當作是信心的操練。         接下來的兩天里,孩子的病情急劇惡化。他們痛苦萬分,卻仍以為那只是魔鬼的試探。他們拒絕牧師及信徒的“帶衛斯禮去看醫生”的建議,只是禱告並請人代禱。        第三天早晨,孩子死了。帕克夫婦堅信,就像拉撒路被耶穌醫治,從死里復活一樣,衛斯禮也一定會復活。他們把葬禮安排成復活儀式,甚至後來在不得不下葬時還堅信孩子會在4天後從墳中出來。可是孩子並沒有醒來。         很快,帕克夫婦以謀殺罪被逮捕,加州的聖伯納底諾郡高等法院宣判他們犯了過失殺人及虐待兒童罪。經過4年的緩刑生活以後,法院重審此案。由於帕克夫婦的 “良好的生活紀錄”--一直對孩子充滿愛,法官不僅中止了刑罰,而且改判他們“無罪”。他們重獲自由,心靈的創傷,也經由主耶穌醫治後痊癒。         那期間,帕氏夫婦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深淵,哭泣並反省。他們終於理解到他們誤用了信心。他們錯在沒有遵照聖經的啟示去運用信心,不明白榮耀上帝和試探上帝的區別,只是一昧地強迫上帝醫治他們的兒子–那就是僭越。“衛斯禮本來不必死的……我們誤將僭越當信心……”覺醒後的父親在《我們扼殺了孩子》(We Let Our Son Die)一書中說:         “僭越是硬將上帝置於人的愚昧之中,根據錯誤的信心行事,而非順服上帝的聲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確指示,濫將一般的經文用於特殊的情況。我們摒棄胰島素,事 實上就是強迫上帝醫治我們的兒子……根植於僭越的信心,意圖支使上帝違背祂神聖的旨意。對於這種‘信心’,上帝不會答應。”□ 本文原刊于《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三隻小豬

嘯吟        大家一定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三隻小豬想成家立業,各自為自己蓋了一座房子。第一隻小豬比較懶,就近撿了些稻草堆成個茅屋,就住了進去。第二隻勤快一點兒,到樹林撿了些木片、木頭、樹皮,搭成座小屋。第三隻最肯花功夫,從很遠的廢墟里搬回沉甸甸的磚塊,打好地基,為自己蓋了一座結結實實的磚房。         有一隻覬覦他們很久的老狼,很高興能有機會逐個擊破。他找到了第一隻小豬的茅屋,鼓起腮幫用力一吹,稻草就紛紛揚揚地飛上了天。         接着他來到第二隻小豬的木屋門前,用同樣的方法吹倒了木屋(此狼的肺活量特大)。         第三隻小豬的磚屋,老狼可吹不倒了。不僅吹不倒,連推都推不動。老狼一氣之下去爬屋子的煙囪,結果跌進小豬特意準備的開水鍋里。         今年初,美國洛杉磯有一所神學院也發生過一個小插曲:大風甫過,院中一棵大樹倒在地上。幾個神學生跑過去一看,原來那棵大樹雖外形茂盛,根卻札得浮淺,所以一陣大風,就被連根拔起。        沒有在信仰上刻苦進深的信徒,就像馬馬虎虎搭成的房子和沒有深根的大樹--用外錶速成的華麗代替看不見的、卻是實實在在的打地基和札深根的功夫,結果是經不起任何試探和考驗的;即如聖經上所說的--“有(種子)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太》13:5)□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苦難

李 平        當苦難來臨時,信靠上帝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呢?        人生在世,每個人都要經歷苦難。導致我們受苦的原因大致有三種:         其一,由於自己的罪。如因怨恨導致自己心裡愁苦;或因飲食不當,違反上帝所定的律而生病等。         其二,由於別人的罪或環境的變化。如別人無端的指責使我們感到委屈;自然的災害或環境的污染造成的苦等。         其三,由於魔鬼的攻擊。如約伯的受苦。         在這三種原因中,只有第一種原因有可能藉着我們認罪悔改,蒙上帝寬恕使苦難得以較快地解脫。至於第二和第三種罪帶來的苦難,不僅使我們深受其害,而且常常 讓我們感到無能為力,無法在短期,甚至一生的時間裡加以解決。所以,即使我們把人格修鍊得相當完善,苦難在人生中仍是一個不由我們意志為轉移、不能逃避的 客觀現實。         而對付此客觀現實有三種辦法:首先,面對苦難,我們先要反思自己,看自己是否對此苦難負有全部或部分責任,若有,則要認罪悔改;其次,若自己沒有錯,又感 到上帝賜予足夠能力時,我們可以努力傳福音,挽救失喪靈魂,盡量減少世界的罪惡;最後,有時罪惡的力量過於強大,我們無力抗爭,苦難不僅無法避免,有時甚 至難以忍受。此時唯有專心仰望上帝,把注意力從醜陋的現實轉向美善的源頭,在苦難中尋求上帝的拯救,並努力用意志順服上帝的安排;用理智思考上帝大能、大 智、聖潔、公義;用信心執着於上帝的大愛和應許;用耐心等待上帝解決的時刻,使苦難的現實雖然暫時不能改變,卻能改變我們經受苦難時的心態,減輕我們的痛 苦,並在苦難中生成對永恆美好的盼望及戰勝苦難的信心。         人生的苦難就像船兒在大海中遇見狂風巨浪,信靠上帝就像給船兒安上了強力馬達和先進導航儀,使生命的航船在狂風巨浪中不至迷失方向或隨波逐流,並有衝破巨 浪的勇氣,避開暗礁的智慧,到達彼岸的盼望,及奔向避風港的能力。最終,信靠上帝使我們能在生命航船的目的地--永恆的彼岸得到安息。□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澳洲悉尼市。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振翅高飛

       許多基督徒認為,聖經中的標準高不可攀,不可能達成。“我只是個凡人,怎麼可能不犯罪呢?”           Anthony de Mello在《The Song of the Bird》一書中,說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找到一隻鷹蛋,就把它放在後院的雞窩裡。小鷹與小雞們一起破殼而出,跟小雞一同長大。           那鷹便一直像後院的雞一樣生活,且自以為是一隻雞。它在泥地上抓挖,尋覓小蟲。它咯咯啼叫。它也會拍打着翅膀在空中飛行三數英尺。           年復一年,那鷹愈長愈老了。一天,它抬頭看見高高的晴空上,有一隻豪邁不凡的大鳥。那大鳥在疾風中優雅莊嚴地逕自翱翔,偶爾才揮動一下那雙強壯的金翼。 地上的老鷹帶着敬畏的目光凝神張望。          “那是什麼?”          “那是鷹,是萬鳥之王。”它身旁的夥伴說,“它是屬於天空的。而我們卻是屬於地上的--我們是雞。”           於是,那地上的鷹就如同一隻雞似地終老一生,因為它自以為是一隻雞。(注)           每隻小鷹都應該知道:你有鷹的生命,你可以不必像雞一樣抓挖泥土!你可以振翅高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