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上帝的老羊

林達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三歲的兒子在教會學會了背誦《詩篇》第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兒子興奮地背給我聽。我考問他:“你知道牧者是什麼意思嗎?”“知道,就是牧羊人。”兒子自豪地回答。我說“對,上帝是我們的牧者,我們都是他的小羊。”不料兒子搖搖頭“媽媽你說錯了。只有我和哥哥才是上帝的小羊呢。”我不解地問他:“為什麼?”兒子很認真地說:“你和爸爸是上帝的大羊。姥姥和爺爺他們是上帝的老羊。”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小蠶

祝菁      記得剛到洛杉磯時,教會的一位姊妹給了孩子們一些蠶種。春天小蠶出來後,我們摘了新鮮的桑葉喂養它 們。過了一段時間,蠶都不吃不動,頭上發黑,身子發暗,原來是要蛻皮了。我和女兒就悉心觀察蠶怎麼蛻皮。有的蠶很強壯,到了頭部的皮開始裂開時,它上半身 扒在別的蠶身上,身体的後半部頂住別的蠶用力一掙,歇一下再奮力一掙,如此七八次整個皮就蛻下來了。那最弱的蠶卻掙扎了二、三天,身体左右搖擺翻滾。別的 蠶已長得又白又大,它還在那裡掙扎,筋疲力盡。       我常想,我們基督徒的生命就和這些蠶一樣,只有蛻去舊的自我之後,才能漸漸變成與神性情相近的新人。蛻去舊的自我往往相當痛苦,但我們憑著聖靈和信心,就能如那強壯的蠶一樣,迅速擺脫自我,成為新人。不然,做一個在舊我中掙扎,不肯改變自己的基督徒,實在是太悲慘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一條水溝

  史正      小時候,我家附近有一條水溝,是每天上幼兒園走捷徑時必經之處。當我還是四、五歲的小男孩時,每天跨過那條水溝,都很緊張;往往要深呼吸,鼓足勇氣,才跳得過去。      去年回老家探親時,那條水溝居然還在!但對我而言,它已不再是童年心目中的鴻溝,而是一條毫不費力就可跨過的小水溝。因為,我長大了。      正如心理學家容格所說的:“人生中所有重大問題,基本上是不能解決的……解決問題不是辦法,而是我們需要成長。成長要求我們的生命更上一層樓,然後再來看那些不能解決的問題,便覺它們已失去其緊迫性而褪色了。”﹙註﹚ 註:引自王志學著,《奇異恩典在中年》,基道出版社,1996年版。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直到遇到他

真真      在不久前《海外校園》98年6月號的“男與女專題座談會”上,幾位與會者一致認為“只有神帶領,婚姻才可靠。”他們也談了各自的擇偶体會。      陳美夙:選擇伴侶要靠禱告,而不靠“試”。       記得我到適婚年齡以後,我的家人,一再要我多交幾個男朋友,然後從中選擇一個最好的做終生伴侶。可是,我不願這樣。因為我在十幾歲就信主,在交友方面受到很 正確的引導。有一句話對我影響極大,“當為自己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直到遇見我的對象。”同時,也為對方禱告,雖然我還不知道他是誰,求神保守他的心直 到他遇見我。      因此,我就求神要為我預備一位愛主的基督徒為我的伴侶,而沒有去交一大堆男朋友,再從中比較揀選一個,那不是神的方法。後來,神果然帶領我在學校團契裡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就這麼一個對象,然後就成立了家庭,很蒙神的保守和祝福。      錢天剛:擇友不要單靠外在條件       現在有很多青年人擇偶只看外在條件,如外貌漂亮,才華出眾,有地位、金錢等等。其實這些東西都會變。      當初,我和我的太太,在我們大學裡也算很出眾的一對,她很漂亮,我則成績出眾。我們是在學校舞會認識的,也算是郎才女貌了。可是結婚幾年以後,隨著各人改變,我們都變得無法再愛對方。若是沒有神,我們這個家庭也許早就不存在了。所以千萬不要把希望寄托在這些不定的外在條件上,而要真心尋求神的帶領,因為只有神是不改變的,在神裡面的婚姻才可靠。 逸芳: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       也許有人對這節經文有不同的理解,可是根據 我自己在擇友方面的經歷,以及我周圍人的經歷,這實在是一個真理。我在與第二個男朋友交往期間信主了。信主以後,我知道了聖經上的這一個教導。我曾多次試 圖把福音傳給我的男朋友,可是他沒有接受。後來,因為兩個人的生命不同,價值觀和追求的目標的差距也越來越大,最後終於痛苦地分手了。       現在,教會裡,或團契裡有一種普遍現象,就是女信徒多,而男信徒少。我想提醒姊妹們,在擇友方面不要心急,更不能帶有“宣教心態”去擇友,以為可以跟非信徒 結婚,能把福音傳給他。凡這種情況結婚的,成功的例子不多。甚至非但沒有把福音傳給對方,自己也遠離了神。我認識兩對夫婦,都是姊妹信主,嫁給非基督徒。 她們都是抱著把福音傳給對方的心態結婚的。現在一對已經離婚了,另一對也陷在異常痛苦當中。其中一位姊妹的先生和婆婆,開始時只是恥笑她,後來竟把她鎖起 來,不讓她去聚會。對她來說,生活成為了重擔,完全失去樂趣。現在她們倆都認識到,神的話是必須聽的。 避免婚前性行為       婚前性行為在目前很普遍,即使在所謂的“基督徒”中間也為數不少。婚前性行為有百害而無一利,一定要避免。首先,這種行為不在神祝福之下。“性”是神對婚姻 的祝福,在婚姻之外的性行為失去了神的祝福與保守,魔鬼也會乘虛而入,攪擾破壞,甚至會導致雙方感情破裂,至終結不成婚。      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其結果對雙方都是傷害,尤其對女孩子,可能會留下終生無法治癒的心靈創傷。      其次容易傳染一些性疾病。很多性疾病是隱性的,不是馬上發作,有的是幾年以後,或十幾年後才發病。所以不要只顧現在,而要看到將來。不要把現在的一時快樂建立在將來長久的痛苦之上。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測量我們的成長

米勒      如果知道我們各方面、我們和基督之間的關係都一直在長進的話,真令人鼓舞。但常常測量自己的 成長會帶來問題。如果我們感覺沒有成長,我們會沮喪挫折;如果我們覺得有成長,又會自高自大。如果一對父母每兩天就把小孩推到牆邊量身高、作記號,小孩會 被弄得緊張兮兮。如果你也是那樣,就無法成長。我們要做的就是,不要量小孩身高,只要餵他就好。      最好的成長是在良好的營養下自動發生的。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沙漠中的胡楊

文屏         曾看過一幅攝影作品《胡楊》:黃沙漫漫中,一棵綠樹從容自在地伸展在天地之間。我驚奇于沙 漠裡會有這麼美的生命。後來當我了解了胡楊,我就不再驚奇:胡楊的根伸入土壤極深,其深度往往是樹身高度的幾十倍。想像一下,兩三米高的樹和地層下五、六 十米深的根,還有什麼可驚奇呢?那地層之下有汨汨清泉,滋育這沙漠上的蔥綠。        當我在生活中看到有些基督徒無論順逆榮辱,都懷有喜樂平安和源源不絕的愛時,我也不再驚奇。他們是不會被人世的“沙漠”吞沒生命的人,因為他們的生命深深地扎在神的活水泉源之中。人世惡境非但不能熄滅他們的生命,反而成為其豐沛生命的見証。 作者來自貴州,北京師範大學畢業,現住加州,為全職媽媽。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蝸牛

舍人          一只蝸牛在陰濕的地上向前蠕動。用手指輕碰一下,便立刻縮進圓圓尖尖的硬殼裡,許久不出來。        出于好奇,我撿起一支乾枯的枝條,豎立在蝸牛的前面。它探出一對細長柔軟的觸角左右掃動著,然後改變方向,繞道前行。幾次,都是如此。        我再次將細枝條插立在它的面前,就在它兩只觸角空檔的正中間,使它無法迴避。        它停下來,再次試探考量著前面的阻擋。片刻,便用觸角、頭部和頸部用力推著,用自己柔軔的軀体盡力擠著,壓著,迫使我手裡的枝條漸漸地向一側彎曲,連我的手都可以感受到這小柬西驚人的力量。         手裡的小枝條又彎曲了許多,形成了一個明顯的弧度。這小傢伙一半的軀体就要過去了。         我不由地從心裡發出一聲贊嘆,並決定不再打攪它了。         “叭”,細枝條清脆地響一聲,卻沒有完全斷裂。         蝸牛又做了一個大動作,我以為它是在做最後的努力,卻發現它出人意料地扭回頭,拚命著原路,逃回樹蔭的隱秘處,消失了。         我真為它感到惋惜。         如果它再忍耐一會,再堅持一下--它幾乎已經成功了;        如果它能看得更清楚一點--那不過是一個細枝條;        如果它最後的努力--是向前,而不是向後;        它便成了我的英雄。        如果……        如果我是它的話……        難道我不是嗎?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泰晤士河邊的葡萄樹

三木         倫敦泰晤士河邊有一座曾屬于享利八世的古老宮殿。幾百年前,人們在那兒種了一棵葡萄 樹。葡萄樹長得枝葉茂盛,每年都結果子。二十世紀初,這棵葡萄樹雖然仍開花長葉,卻突然再也不結果子了。人們請了很有名的植物學家來看,植物學家說這棵樹 太老了,過了結果實的年齡了。人們聽了,仍然決定保留這棵老樹,不砍掉它--因為英國人喜歡古董。           到了三十年代,有一天,確切地說,在一夜之間,這棵樹突然長出了幾百串葡萄。人們惊訝之餘,又請來了植物學家。植物學家說這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可是到了第二年,葡萄樹結的葡萄比第一年還要多,而且從此以後,一年一年地結了下去。         好多年以後,有一艘挖泥船在泰晤士河中挖泥,突然被一大簇樹根絞住了。因為那附近並沒有樹,所以工人們很驚奇。他們就把這樹根送去鑒定,鑒定的結果是:這些根鬚竟是那棵葡萄樹的。         真相就此大白:那棵本來快死了的老樹,因為把根伸長到了泰晤士河裡,所以又活了過來,而且年輕了,更新了,結出了累累果實。基督徒的生命也是如此。只有使根進入生命的活泉,深深扎根在基督裡面,才能恆久結出果子。 本文取材自97年7月26日英國藍培德牧師的講章。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僭越--我們扼殺了孩子

嘯吟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美國加州的沙漠地區有一個孤立的小鎮拔士多(Barstow),住着帕克一家。其中11歲的男孩衛斯禮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雖經多次禱告卻無起色。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經過一個外來講員講述脊椎疼痛被奇妙醫治的經歷,以及為“生命的奇蹟”所做的特別禱告之後,帕克夫婦決心相信上帝已用大能治癒了他們的兒子 衛斯禮,他們只要“專心仰賴信心”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晨,他們折斷了注射胰島素的針頭,把針筒和葯丟進垃圾堆,並允許孩子吃加糖的早餐。至於孩子的尿液所呈的陽性反應,他們視為“撒但的謊言”,當作是信心的操練。         接下來的兩天里,孩子的病情急劇惡化。他們痛苦萬分,卻仍以為那只是魔鬼的試探。他們拒絕牧師及信徒的“帶衛斯禮去看醫生”的建議,只是禱告並請人代禱。        第三天早晨,孩子死了。帕克夫婦堅信,就像拉撒路被耶穌醫治,從死里復活一樣,衛斯禮也一定會復活。他們把葬禮安排成復活儀式,甚至後來在不得不下葬時還堅信孩子會在4天後從墳中出來。可是孩子並沒有醒來。         很快,帕克夫婦以謀殺罪被逮捕,加州的聖伯納底諾郡高等法院宣判他們犯了過失殺人及虐待兒童罪。經過4年的緩刑生活以後,法院重審此案。由於帕克夫婦的 “良好的生活紀錄”--一直對孩子充滿愛,法官不僅中止了刑罰,而且改判他們“無罪”。他們重獲自由,心靈的創傷,也經由主耶穌醫治後痊癒。         那期間,帕氏夫婦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深淵,哭泣並反省。他們終於理解到他們誤用了信心。他們錯在沒有遵照聖經的啟示去運用信心,不明白榮耀上帝和試探上帝的區別,只是一昧地強迫上帝醫治他們的兒子–那就是僭越。“衛斯禮本來不必死的……我們誤將僭越當信心……”覺醒後的父親在《我們扼殺了孩子》(We Let Our Son Die)一書中說:         “僭越是硬將上帝置於人的愚昧之中,根據錯誤的信心行事,而非順服上帝的聲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確指示,濫將一般的經文用於特殊的情況。我們摒棄胰島素,事 實上就是強迫上帝醫治我們的兒子……根植於僭越的信心,意圖支使上帝違背祂神聖的旨意。對於這種‘信心’,上帝不會答應。”□ 本文原刊于《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三隻小豬

嘯吟        大家一定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三隻小豬想成家立業,各自為自己蓋了一座房子。第一隻小豬比較懶,就近撿了些稻草堆成個茅屋,就住了進去。第二隻勤快一點兒,到樹林撿了些木片、木頭、樹皮,搭成座小屋。第三隻最肯花功夫,從很遠的廢墟里搬回沉甸甸的磚塊,打好地基,為自己蓋了一座結結實實的磚房。         有一隻覬覦他們很久的老狼,很高興能有機會逐個擊破。他找到了第一隻小豬的茅屋,鼓起腮幫用力一吹,稻草就紛紛揚揚地飛上了天。         接着他來到第二隻小豬的木屋門前,用同樣的方法吹倒了木屋(此狼的肺活量特大)。         第三隻小豬的磚屋,老狼可吹不倒了。不僅吹不倒,連推都推不動。老狼一氣之下去爬屋子的煙囪,結果跌進小豬特意準備的開水鍋里。         今年初,美國洛杉磯有一所神學院也發生過一個小插曲:大風甫過,院中一棵大樹倒在地上。幾個神學生跑過去一看,原來那棵大樹雖外形茂盛,根卻札得浮淺,所以一陣大風,就被連根拔起。        沒有在信仰上刻苦進深的信徒,就像馬馬虎虎搭成的房子和沒有深根的大樹--用外錶速成的華麗代替看不見的、卻是實實在在的打地基和札深根的功夫,結果是經不起任何試探和考驗的;即如聖經上所說的--“有(種子)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太》13:5)□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