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10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賜給你。”(《賽》45:3) 親愛的,如果你正在黑暗中,不要懼怕。只要憑信心和愛心前進,切勿懷疑。神必從你一切痛苦和眼淚中找出良善和美麗來。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07

         “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4:6-7)          一個屬神的人所能尋求的最光榮的勳章,乃是因事奉而受到的傷痕,因冠冕而受到的損失,因基督而受到的恥辱,因工作而受到的耗損。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06

        “耶和華的僕人,夜間站在耶和華殿中的…願造天地的耶和華,從錫安賜福給你們。”(《詩》134:1-3)        “夜間站在耶和華殿中” 就是在憂傷中敬拜神,這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這是信心的考驗,雪中送炭,可以見出朋友的真情,對神的愛亦複如此。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05

        “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林後》1:6-7)          信徒啊,你不要動怒咬牙;只要看見這是訓練你成為一個安慰使者的;因此當甘甘心心在神的旨意裡面忍受。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04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        有時喜樂是需要痛苦來產生的。可以安慰的是,悲傷逗留的時間並不長,不久就要離去。大雷雨的時間,和整個長夜相比,是非短促的,“一宿雖然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30:5)

No Picture
事奉篇

進入教會外的世界——與人相連的幾種方式

華特‧高仕達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使徒行傳》 17:16–34        假使你想邀請教會以外的人,跨越門檻進入到有信仰的群體裡來,你必須先明白他們的世界,要走進教會外的世界,路途很多,但可以歸結為幾條路,你在每一方面,作得如何? 1. 藉閱讀觀賞,走進他們的世界。         閱讀非基督教的報章雜誌和書籍,這些會讓你對當代人所關切的、興趣所在、流行風尚 、風俗習慣,以及影響他們生活的潮流等,有所瞭解,而這些人正是你尋求,要帶進上帝大愛裡來的對象。         在過去一週以來,你閱讀過哪些書籍、報章和雜誌?          列舉幾件你從這些刊物裡學到的文化潮流。 2. 藉接觸媒體,走進他們的世界。         看電視、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塑造了這一世代的價值、威脅這一世代的恐懼、推動這一世代的盼望,以及撼動這一世代的重重困難,盡隱藏在電視、螢光幕和歌詞之中。         列舉你最近觀看的電視節目和電影。         列舉至少三件,從電視或電影,你發現反映當今文化的事。 3. 駐足公共場所,體驗他們的世界。         走進購物中心、咖啡店、餐廳、公園、海灘,這些公共場所,找人閒聊,觸發問題,讓人們講述他們的經歷,然後安靜傾聽。        逛購物中心可以讓你學到哪些當今的文化?        在餐廳裡觀察人們的行為,可以讓你學到什麼? 4. 親近社區,走進他們的世界。         預約與你社區的領袖們會面。例如政府員工、工會領袖、老師、警察、社工、藝術家等。作為一個海外的宣教士知道,進入一個新的文化,第一件你需要的就是“文化資訊員”,這些人員就可以教導你所需要知道的東西。 […]

No Picture
透視篇

雙城記——城市家庭教會的新挑戰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2010年,我兩次回國,行程中特別關注了A和B兩城的教會事工情況。觀察兩個城市的教會發展,可以發現城市家庭教會正在面對新處境、新問題、新挑戰,同時,也是新的機遇。 A城印象:新都市人,新城市家庭教會         都市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種文化。         都市化是文化的變遷,是人類生活方式的改變。都市化必然伴隨著人口的遷移。都市像一個磁石,將以往散佈在農村的人吸引過來,高密度地聚集在都市裡面。         據統計,目前中國城市居民的60%來自農村。在這方面,A城與北京或上海的情況類似。在大街上行走,僅僅依據衣著和口音,就不難看出,A城本地人已經不占多數了。而那些外來人口,並不是在A城“暫住”的過客,而是為A城社會文化做出貢獻的居民。         筆者在A城,光顧過4種類型的餐館,分別是:所有食物價格都在5元人民幣以下的最廉價的麵食店,門面簡陋的低檔餐館,有一定裝修的中檔餐館,以及裝潢具有獨特文化風格的高檔餐館。這些餐館的經營者來自蘇北、安徽、東北、四川,就是沒有本地人。          這種情況絕非局限於餐飲業。一位民工教會的傳道人,自豪地告訴筆者:A城所有新建的大樓,沒有一棟不是外地人建造的。如果外來人群已經在A城的建設裡面,發揮著如此大的作用,並構成A城文化的組成部分,難道他們還不是A城人嗎?         “農民工”或者“外地人”的稱謂,明顯帶有貶義的味道。工人就是工人,為什麼要在“工”前面,加上“農民”兩字呢?對農民出身的強調,不正顯示了城市的優越感嗎?他們住在此城,並造就著本城的繁榮,為什麼還被冠上“農民”的頭銜呢? 幾種不同的類型         在A城,筆者觀察了不同類型的家庭教會。A城並沒有悠久的教會歷史,本地人信主的不多,由此,本地人組成的教會並不多見。人員最多的是民工教會。        A城的民工教會有兩種類型。一類以傳統農村家庭教會的大型團隊為背景,即與故鄉的大型團隊具有結構性的聯繫,人員多來自同一省份,建制相對完善,具有傳統農村家庭教會的固有風格。        另一類是民工弟兄自行建立的,與故鄉的教會沒有實質的聯繫。此類教會的成員,常常比較多元,來自不同的省份,有不同的教會傳統,結構較為鬆散,但在教會建制與神學理念方面,具有較大的可塑性。         最後是白領教會。白領教會的主體是新A城人,間有本地人,主要是技術人員(包括技術工人)和教育程度較高的商人。此類文化成分的人,比較容易被本地人認同, 也比較容易建立本城意識。白領教會的教導體制與治理結構都比較完備,明顯帶有“北京模式”的印記。另外,在校園裡面還有一些獨立的,或以福音機構為背景的 學生團契。 沒有真正的連接        儘管A城的一些大教會之間,已經有了初步的接觸,但總體來說,A城的教會並沒有真正連接。主要的障礙,既有社會文化方面的,也有教會傳統方面的。例如在社會文化方面,雖然大家都在A城,各教會卻仍稱為“溫州教會”、“安徽教會”、“河南教會”……         最富有的當然是溫州教會。溫州教會與故鄉的教會有著嚴密的組織關係,結構完整,財政資源豐富,有定型的神學傳統與教導體系,具有強烈的組織擴張意識(但不一定是傳福音的意識),其成員多來自工商業背景。         在溫州教會裡,有文化的優越感。無論有多少人在場,只要兩個溫州人遇見,他們只肯使用溫州話。這種執著是有象徵意義的,就像上海人只肯使用上海話,俄國貴族非說法語不可,那是優越身份的顯示。這已經足以將溫州以外的人,阻擋在溫州教會以外了。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禱告與工作

黃建禎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工作占據我們生活極多的時間。有調查顯示,北美的基督徒,一生大概在工作的地點,待上8萬8千個小時。如果是專業人士或農夫,時間還會更多。個人時間則越來越少,每月僅剩13個小時(註1)。         我們既然花這麼多時間工作,那麼,工作的意義就很重要了。因為如果工作沒有意義,我們便在浪費生命。         然而,你覺得你的工作有價值嗎?作為基督徒,我們的工作,有沒有因為信仰,而與眾不同? 當晚鐘敲響        許多信徒都在掙紮中,因為他們的信仰與生活不能聯接起來──信仰與生活脫節,而且中間是鴻溝。這是很普遍、很嚴重的、很典型的問題,激發了基督教界的探討 ——古老的基督信仰與21世紀的工作,到底有什麼關係?信仰在工作中的意義為何?究竟上帝關不關心人的工作?在教堂以外,在實驗室中,辦公桌前,會議室 裡,上帝有沒有特別的旨意?         改教家相信,上帝不單呼召人來傳揚祂的道,也呼召人在社會上見證祂的榮耀。人類的始祖亞當、夏娃,就蒙召治理 世界。工作,是上帝賦予人類的天職。不是只有教會裡面的工作才是聖工──無論你是法官、科學家、傭人,只要你的工作的態度,“像是給主做的”(《西》 3:23),都算是聖工,都是主業。         相對的,即使你是祭司、文士、法利賽人,或是傳道人、長執、同工,雖然在聖殿或教會裡面工作,如果存著不討神喜悅的動機和態度,那麼,外表的服事反而是褻瀆神、惹神的憤怒。真正的聖俗二分不是在身分上、職稱上,而是在我們內心的動機和態度之上。         每當想到信仰與工作的結合,就想到米勒(Millet)的畫“晚禱”。這幅畫原名“馬鈴薯歉收”,是為記錄當時農民的清苦,反映工業革命所帶來的城鄉差距與 生活挑戰。但是,當人們觀賞該畫作時,無不被畫上那對禱告的農家夫婦所感動——土壤貧瘠、馬鈴薯收成不好,冬天不好過了,但是這對夫婦,聽到黃昏時刻遠方 教堂敲響的晚鐘,便立刻放下手中的勞作,摘下帽子,合攏雙手,敬虔地禱告,沒有抱怨,仍然感恩。         在艱難的時候,仍有人單純地依靠上帝工作、生活。這對夫婦沒有忘記,“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萬有,包括你我的工作、甚至你我本身。這些都是屬於上帝的。 越不願禱告        除了米勒的“晚禱”,《路加福音》中有一個故事,也給我們許多啟示。“他們走路的時候,耶穌進了一個村莊﹔有一個女人名叫馬大,接祂到自己家裡。她有一個妹 子名叫馬利亞,在耶穌腳前坐著聽祂的道。馬大伺候的事多,心裡忙亂,就進前來說:‘主啊!我的妹子留下我一個人伺候,你不在意嗎?請吩咐她來幫助我。’耶 穌回答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路》10:38-42) 。         這段聖經其實反映了我們實際的生活,我們通常都像馬大一樣忙碌、慌亂。然而我們應該做的,卻是既像馬大一樣勤奮工作、又像馬利亞一樣敬虔。但是怎樣做到呢? 答案是藉著禱告。前些日子,我看了一些有名牧師的書,看到他們怎樣白手起家、從無到有,建立一個又一個榮耀的教會。他們共通的特點,就是禱告。長時間的禱告,迫切的禱告,淩晨就“聞雞起禱”。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良人馨香的花園

王鷗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追憶我在“生命力”機構事奉的這幾年,有滿多感人的畫面。最難忘懷的,是一同事奉過的同工。還是正在做夢的孩子呢!         小雲最初來“生命力”面試時,是媽媽陪著一塊來的。她教會的帶領人告訴我:“這孩子是我們看著長大的,這幾年東跑西跑,現在回到教會中,願意悔改、服事主。人還是蠻單純的。她是單親家庭的孩子,特別需要有人引導。”         面試那天,她走進我的辦公室,白淨端莊,身材高挑,短短的頭髮,普通話帶北方口音,蠻可愛的。她說她在外地做傳銷時,心裡覺得遠離了神,現在回來,很想在神家裡做事。        她是學英文的,在一家私立學校教過課。我問她:“教過英文歌嗎?會舞蹈嗎?”她馬上就大方地站起,一面唱一面舞。        我考慮安排她到災區帶領孩子,但她說不能離開母親。我又問她,為什麼選擇英文專業?她笑眯眯地說:“我喜歡英文單詞從嘴裡蹦出來的感覺!”我心想,她還是一個正在做夢的孩子。所以,我們沒有聘用她。        幾個月後,小雲的帶領人又來和我聯絡,說她還沒找到正式的工作,可否讓她來試試做些辦公室的工作,而且承諾協助我指導她。我那時也正好缺一名辦公室的文員, 又想到小雲說過一句讓我印象很深的話:“如果能讓我在神家裡做事,給我多少工資,我都不在乎。”為此,我想她既然有心要在神家裡做事,那就再給她個機會 吧。        第二次面試,她一進來,就高興地說:“王姐,你打電話問我,還要不要服事神,我一聽太高興了,太感恩了。真的謝謝你還願意給我機會,我一定好好服事!”她說著說著,就淚流滿面,覺得神真的恩待她,沒有讓她一直在外流浪…… 暈暈乎乎,讓人啼笑皆非        她進入機構後,我才知道,她正面臨很苦惱的戀愛問題——她以前做傳銷時,就和一個未信主的男生好上了。我知道這事很重要,因為如果不處理好,小雲會在服事上 有心無力,甚至可能暈頭暈腦,不知滑向何處。值得慶幸的是,和她協談後,她明白了“信和不信的,不能共負一軛”,並且願意順服。為此我特別開心!        工作開始後,每件事小雲都得從頭學起。這點我有思想準備,以前的同工也差不多都是這樣帶出來的。在圖形設計方面,小雲還滿有靈氣的,但其他方面就常常忘東忘西。         我們當時要召開一個較大型的災區教師研習會,大家開車去視察場地。一路上,一名有經驗的老姊妹,給小雲很仔細地講解了如何瞭解酒店方面的情況,如何洽談價格等,並帶著她一家一家地實習。但每次她都會出奇特的狀況,讓人啼笑皆非。        我和那個姊妹,不得不再次壓著性子給她解釋。很快,我們都發現,小雲的思維和理解力有些問題,和她溝通越來越難。我很苦惱,有一次,半嚴肅半玩笑地對她說:你要是再這樣暈暈乎乎的,我可要帶你去看醫生,讓醫生給你開點藥吃了!         小雲的成長真的不容易,教她做事比自己親自去做,要多費好幾倍的功夫。但感謝主,小雲終於漸漸學會了自我管理及工作管理。         每次看到她在工作上的進步,我都會標明出來,並在開會的時候給她鼓勵。她也越來越有自信,常常充滿感恩,說她是我一手帶大的之類的話。 網吧裡完成的幻燈動畫         正當大家都看到她的進步,我也終於覺得可以鬆口氣時,她家卻決定要搬回北方居住了。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2.03

        “你們既是神的選民…就要穿下憐憫,恩慈。”(《西》3:12)           在人生的道路上,有許多人,我們也許一生只會碰到一次;以後永遠不會再相遇了。所以千萬不要錯過這唯一的機會啊!多少次,一滴恩慈油,會叫一個頂硬的罪人軟化過來,預備接受救主贖罪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