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當老夫子遇到海賊王 ——淺談如何在團契中餵養90後

本文原刊於《舉目》67期 高智浩       團契的講員衝出鬧哄哄的教室,奔進牧師辦公室去大聲告狀!而教室內的輔導,忙著安撫學生……這已經是今年第3次,講員受不了契友只顧滑手機,打遊戲,猛發簡訊,高談YouTube上的短片,完全不顧台上的分享!難怪講員會抓狂!       這是時下學生團契的普遍現象。而且,這只是團契聚會的怪現象之一。這些,都反映出一個事實: “90後”的聚會概念,和我們完全不一樣。       當60後講員對上90後,不僅有代溝,更有界溝,像是地球人遇到外星人。說得更貼切些,像上世紀60、70年代的漫畫“老夫子”,遇到90年代的“海賊王”;是謹守邏輯框架的中年人,對上無厘頭的青年,簡直無法溝通! 一、實是消化不良      我身為50後的老牧師,夾在60後講員與90後契友的衝突裡,近30年的學生事工經驗似乎一點用都沒有!我屢屢苦思,常常在禱告中求問上帝:“我該如何,才能餵養你的小羊?”      上個世代慣用的講台單向教導,有大量的研經作為基礎,在屬靈的餵養或是生命的塑造上,都有極佳的作用。但是,90後對此卻消受不了——不是講得不好,而是太好,令90後消化不良。90後需要符合他們特性的餵養模式。       90後資質優,但容受力一般較差,多年少輕狂,注意力不易集中,而屬靈生命尚淺,聖經知識短少,缺乏對上帝的經歷。然而,他們是上帝託付給教會的下一代!如何教導他們、有效地餵養他們,幫助他們在真理上扎根,成了教會牧者、學生工作者的沉重負擔。      90後著重關係。他們藉著互動,建立情誼,鞏固關係,彼此影響。互動,是在平等、互相尊重的情況下進行。故此,即時互動及參與,成為引導他們的絕佳利器。所以應當運用互動的特質,設計新類型聚會的模式,讓他們在互動的過程中,參與並接受教導和餵養。      許多講員在查經教導中,運用歸納法研經法。然而90後很難接受長篇大論的專題講道。他們需要簡單、實際的聖經教導,能在日常生活實行出來。若能引導他們,在領受教導之後,自己領悟出來,尤其是互動討論之下得出結論,在同儕彼此鼓勵與督促中,屬靈生命必定增長。      因此,我們特別設計了互動式查經:以歸納法研經為本,以生命研經為提綱,在聚會中以講台上下雙向或多向的方式,進行氣體對流般的互動,讓學生有機會參與。     […]

No Picture
编者心

偉大見於平凡中—向母親們致敬(鄭期英) 2014.05.09

偉大見於平凡中—向母親們致敬 這是將近50年前,我投給《中央日報》一篇有關母親的文章的題目。那篇文章我拿到65元的稿費,對當時身為高中生的我,是極大的鼓勵。文章內容已想不起來了。 我母親只上到小學四年級,因外公古舊的思想,她沒機會繼續讀書,這成為她一生最大的遺憾,有時也讓她有點自卑。又因國共內戰,亂世中她早早就結了婚,隨當軍人的父親到了人地生疏的台灣,19歲就生下了我,還好有外婆跟著。 當時軍人待遇很差,靠父親微薄的薪水,要養育我們姐弟4人,常是入不敷出。為了補貼家中生計,母親接了一些活在家作,像刺繡、車衣服、串聖誕燈泡等;她曾去工廠當過女工;也曾把我們留給外婆,去台北幫父親的表姐照顧時值青少年的表哥表姐們(表姑父當時調至非洲工作,表姑媽隨行);也幫忙過宣教士打理家務。 我們四姐弟成長過程中,當眷村裡其他的母親坐在麻將桌上,孩子們回家飯食自理時,母親總是把我們三餐料理得好好的。我們四姐弟都完成了大學教育,也分別成了家,不但我們姐弟四人,連孫輩都很孝敬她,這是母親最得安慰的。 2000年外婆以百歲高齡離世,不到三個月,父親又走了。母親失去生命中兩個最親的人,簡直痛不欲生。我把母親接來,陪她讀聖經,用聖經的話安慰她,也帶她看心理醫生。漸漸地她從悲痛中走出來,可以正常的生活作息。 三年前她得了肝硬化二期,肝腹水非常痛苦,我回台陪伴她近兩個月,醫生告訴我,母親今後可能需經常進出醫院。然而,奇妙的上帝竟然藉著醫生的治療,讓她的肝功能恢復正常。去年醫生發現她的腎有腫瘤,化驗出來是癌症初期,我們決定不告訴她。一年過去了,最近醫生發現她的腎功能還算正常。 我在興奮之餘,知道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母親雖然在年輕時就信主,但忙於事務,她的屬靈生命很淺,信仰和她的生活沒有結合。直到孤單一人後,她開始認真讀聖經,特別是三年前生病後,她每天讀經禱告,抄經文。她常在電話中問我聖經中一些難念的字,或她不明白的經文。她也後悔年輕時沒有把握住時間在靈命上追求。我很感恩,母親在人生的最後階段,能緊緊抓住上帝。我的禱告是,求上帝賜她有品質的生活,若要接她去時,不要受苦。 母親是上一代一位平凡女性的寫照,我也見過其他許許多多、默默無名的女性,為家庭犧牲奉獻。有位和我同年的張姐妹,從小得了小兒麻痺,一隻腳是跛的,右手也有點變形。她父親因工作長年在外,母親精神有問題,照管家務和三個弟弟的責任全在她身上。三個弟弟都受了高等教育,她只有小學畢業;弟弟們成家後,她嫁給了比她大很多的先生。父親退休後,是她照顧;父親走後,她接著照顧中風的先生,直到去年先生離世。 我每年回到生長的小鎮,參加我從小就在那崇拜的教會,都會看到這位張姐妹,忠心地、默默地坐在那敬拜。我心中不由得會升起對她的尊敬:或許,從世人的眼光看,她這一生實在辛苦,一輩子沒離開過那個小鎮。然而,她的父親感謝她,她的弟弟們尊敬並且愛她;最重要的,我深信將來主耶穌也會誇獎她是“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謹以此文向天下所有默默無名、犧牲奉獻的母親們致敬!

No Picture
言與思

碧昂絲的“新”女性主義(王星然) 2014.05.09

原刊於《舉目》官網  “言與思”專欄 《時代雜誌》推出了2014全球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特輯,並且選出了一位母親做為5月號的封面人物。顯然,這位母親十分的與眾不同:她自稱是一個女性主義者,(到目前)沒有離婚記錄,她的2歲女兒,曝光率和吸睛程度完全不亞於從事”尿布外交”的英國小王子喬治(Prince George)。在那這張封面照片裡的女人彷彿在說:“你看我多麼有權力?我只穿內衣就能登上《時代》雜誌,而我的好朋友蜜雪兒.歐巴馬只有乾瞪眼的份(設計對白)!” 80後的碧昂絲 這就是80後的美國流行歌后碧昂絲(Beyoncé Giselle Knowles-Carter,1981 -)(註1),《時代》5月號推出之後,媒體開始討論,碧昂絲真是2014最有影響力的人物嗎?《時代》的評選標準是什麼? 無疑,碧昂絲是全球當紅的天后級歌手,能唱、能跳、能寫、能演,是全方位的藝人,在流行樂界打破許多記錄。但《時代雜誌》的評選,不會只看排行榜或唱片銷售數字,而是聚焦於碧昂絲的詞曲創作、音樂影帶、訪談、及公關活動裡所呈現的一種新的女性主義觀點;《時代》關注的是一種新現象,一種新思維,其正在塑造或反應出這一代女人的形象。 女性主義者的理想與現實 女性主義常讓人聯想到女同志、思想犀利的社運份子,或是馳騁商場的女企業家……很少有人把女性主義和好萊塢女明星聯想在一起。從世俗的角度來看,美麗性感的碧昂絲在音樂影帶裡不斷賣弄風騷,歌詞極度煽情挑逗,完全符合為了取悅男性而自我物化的好萊塢刻板女性形象。 “物化” (objectification)是時下流行文化裡的“司空見慣”(norm)。女性主義者喜歡使用這個詞,來描述以男性為主的社會,習慣眨低女性的價值,把女人當物品或自身的附屬品,以滿足其性需要。 這些年,美國人看麥莉.希拉(Miley Cyrus)不斷吐舌,女神卡卡(Lady Gaga)不斷裸露之後,社會實在已經麻木了,碧昂絲似乎並不企圖挑戰這道主流風景線 。但令人費解的是“物化”不正是女性主義所唾棄的嗎?憑什麼碧昂絲宣稱自己是女性主義者? 仔細研究,你會發現,碧昂絲所提倡的女性主義,其實是一連串矛盾論述的組合。以2013年底發行的唱片Beyoncé(獲Billboard排行榜冠軍)為例,碧昂絲在主打歌曲Pretty Hurts裡,極力諷刺時下 選美活動嚴重踐踏女性的尊嚴。她提醒年輕女孩,過份在乎外表是一種病態的自我摧殘——反選美的確是女性主義的重要議題,只不過這首歌由2012年《時人》(People)雜誌評選出來的“全世界最美貌的女人”唱出來,似乎顯得過於矯情,缺乏說服力。 有人相信時尚美麗的碧昂絲,會不在乎外表嗎? 面對父權社會,碧昂絲告訴年輕女孩,要勇於掙脫傳統角色的束縳,她大聲疾呼:“我不是頤指氣使,我就是老闆。”(I am not bossy, I am the boss.) 但是,在Mine這首歌裡,碧昂絲不得不承認有了孩子後,她就像每個初為人母的女人,有適應上的掙扎。 而她和另一半的關係,也被迫必須有所調整,不可能再回到我行我素的從前了。碧昂絲必須放棄她的老闆心態,學習做一個為孩子犧牲奉獻的母親。 為了婚姻,為了家庭,為了孩子,她不得不妥協理想,回歸傳統女人的角色。 在歌曲Flawless裡,碧昂絲引用奈及利亞女性主義作家Chimamanda Ngozi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5.09

        “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太》 6:32)。 我始終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明白,現在我們所遭遇的這些悲劇,都是出於父的美意, 那時我們便要破涕為笑了。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5.08

        “等到…祭司把腳站在…水裡,…水…必然斷絕”(《書》3:13)。 若是神要我們向前沖,我們就憑著信心抓住他的話語向前沖,好象一無攔阻一般,路自然會為我們一步步地敞開。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5.07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羅》12:19)。        許多時侯,靜比動更費力,靜是力的最高效能。如果你信神的公義,你的悶就會消去,你便會不思伸冤了。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5.06

       “耶穌卻一言不答”(《太》15:23)。         如果你知道他默然的奧秘,讚美他,他就會“行奇妙的事”,因為每次他收回恩典,就是要你更認識,更愛那賜恩者。

No Picture
品書香

《無語問上帝》(陳培德) 2014.05.05

書名:《無語問上帝》 作者:楊腓力(Philip Yancey) 出版:校園書房出版社   成為基督徒後,生命中仍有很大的失望,你是否從沒有向人提起?楊腓力這本書鼓勵我們與上帝為友,向上帝發問,包括問一些不敢問出聲的問題:“上帝公平嗎?”、“上帝怎麼那麼沉默?”、“上帝是不是喜歡隱藏自己?”本書可說是現代版的《約伯記》,透過當代人真實經歷來探索人類的苦難,以及上帝的公平、沉默和隱藏是否惹人疑惑。內容針對那些以為上帝總是沉默的人而寫,以懷疑者的眼光來看信心是什麼。 全書分為兩卷,前半部從聖經的教導讓讀者在陰影中認識有神,並對上帝要有正確的期待;後半部則是透過聖經亮光,讓讀者在黑暗中得以看見和把真理實踐出來。作者發現掌管終極的上帝在終極前必有話說,認定上帝對人的慈愛、良善和公義,從來就沒有退減過! 此書榮獲1989年ECPA年度好書金牌獎。

No Picture
言與思

衛生紙稱讚抹布,你真耐勞(吳蔓玲) 2014.05.05

衛生紙稱讚抹布,你真耐勞 原子筆告訴鉛筆要堅定, 相機告訴手機要專一, 抹布告訴衛生紙要耐勞, 海報告訴拼圖要獨立。 鉛筆告訴原子筆要隨和, 手機告訴相機要多元, 衛生紙告訴抹布要犧牲, 拼圖告訴海報要團結。 ──蔡仁偉《立場》 立場不同,看法自然有差異。然而,衝突事件的問題往往涉及的不只是立場差異,更在於如何表達,像最近台灣發生的反服貿黑箱運動、反核運動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僅在社會是如此,在生活其他的層面更是如此。前些日子,為了女兒校內外活動太多,每天寫功課到半夜,週末又忙著打工做籃球裁判,擔心她長期睡眠不足,我對她選上橄欖球校隊一事不贊同,一言不合之下,女兒臭臉相向兩天。最後在老公的智慧提點下,要我以成全她為切入點。 思索後,我找女兒問:“我們可以做什麼來成全你參加橄欖球校隊?”接下來,我稱讚她無論校內外活動有多忙碌,她在功課上總是竭力盡本分,學業成績優秀,並且稱讚她在時間運用上最近一年看到長足的進步。在讚美和了解的氛圍下,她開了口。我聆聽她的心聲,讓她暢所欲言,何以想參加橄欖球隊。 我也向她道歉自己稍前態度太急躁,考慮不夠周詳,又誠懇地問她一次,如何才能成全她。最後,我才說出自己的考量,向她解釋,希望在她上大學之前,能夠幫助她學習好時間的管理,而時間的管理,不僅包括時間的運用,也要衡量自己的體力與精力,對某些事說“不”,即便那些事本身是美好的事。我們之間的僵局就這樣化解了,孩子也學習作了智慧的抉擇。 不只在家庭,在工作職場、在教會服事同工等所有的人際關係都是如此。遇見看法不同時,不妨退一步,站在對方的立場想想,欣賞對方優點,重新全盤思考,儘管各自仍持有原本的立場,但溝通的態度不再粗糙,共同找出最佳的解決之道就不遠了。

生活與信仰

我的前途在何方? ——神學生的掙扎和感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嫣然       一眨眼又到了年底。收到了很多感恩、代禱信。弟兄姊妹們說起這一年來上帝的恩典,如數家珍。我看完,感覺有點失落——為什麼我居然想不起來,今年有什麼特別的恩典呢? 尤其是開始讀神學以後,我過得特別辛苦! 學業進展不妙        看看自己2013年的計劃,進展不妙。學業從計劃2年完成,變成3年。        我的大多數同學,不是牧師、就是宣教士的孩子,或者本身就是牧師或宣教士。他們多半在教會中長大,或在教會服事多年,對教會歷史和基本神學概念很清楚。       老師上課,常常把一些人名、地名、事件名一掃而過。尤其是神學家,對他們,像隔壁鄰居一樣熟悉……但對我來講,大多數神學名詞,以前聽都沒聽過,更別提它們代表的意義了。       我不僅沒有一點神學背景,連人文學科的背景都沒有。英文又不是母語,閱讀、寫作都要花很長時間。每門神學課都有很重的讀、寫作業,我好像總在趕交作業,對課程內容根本來不及消化。       最誇張的是,有一次把閱讀材料打印下來,讀了一遍。等歸檔的時候,才發現以前已打印過一份,讀過,還用色筆標註過。我居然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原本計劃,每學期選3門課,一年4個學期,2年可以完成學業。現我決定,不能再這樣匆忙,要在每門課上多花一點時間。每學期只選2門課,晚一年畢業。 靈修大受影響       因為太忙,靈修也受影響。       在上神學院之前,特別羡慕屬靈長輩身上所散發出的馨香。尤其是那些清楚知道自己呼召的,更是充滿活力和幹勁,好像今天不極盡全力服事,明天就來不及了。       在我心中,他們是已經過了約旦河、雙腳踏上了迦南美地的先驅。我還在約旦河東,心中嚮往約旦河的對岸。而上神學院,就是勇敢踏入約旦河的一步。       剛成為神學生的那段日子,心中常常無比激動。聽著課堂上教授講教會歷史,或者自己在讀基督論的時候,動不動就會流淚。想想能在神學院裡專心學習,搞清楚到底信的是怎樣的一位上帝,祂的救恩有多偉大,這是多大的福分啊!       沒想到一年之後,感動好像被學業壓力消耗掉了。我常常讀書、做功課到半夜,身體疲憊,第二天一大早艱難地趕去上課。幾乎沒有時間,也無力禱告。我覺得自己的靈命,比上神學院前,反而退步了。原來已經治愈的失眠、過分擔憂等問題,又回來了。       以色列民不是一踏進約旦河,河水就分開了嗎?怎麼我踏進約旦河,河水不但沒停,反而把我往回沖呢? 呼召還是不清       我進神學院前的另一個期望,是弄清楚上帝對我服事方向的呼召。為了尋求上帝的呼召,我參加了學校各種講座、專題禱告小組,看了種種書籍,用了所有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