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第一鋤——邊疆訪宣之路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陸樺 第一次踏上為期半個月的訪宣之路。 邊疆的福音工作,較其他地方難開展。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使我們不能和他們明講福音,只能以慈惠慢慢建立愛的聯結。長期的民族偏見和敵視,砌築了難以逾越的高牆。尤其是過去了的那個腥風血雨的夏日,多少家庭支離破碎,多少無辜的生命隕落!W族的有些孩子永遠失去了父輩,失去了全家的經濟依靠,失去了未來。有些孩子從此過上孤苦的生活,甚至流落街頭。 這讓本就岌岌可危的民族關係,更陷入仇恨的深淵,彼此認同感越發遙不可及。 這些W族的孩子,就是我們關注的對象。去年的夏令營,我們的弟兄姐妹在美麗天山的腳下,和這群孩子載歌載舞,對他們有了一定的瞭解和認識。今年還是在那裡,更來了許多來自各地的大哥哥、大姐姐,陪著他們一起唱歌、跳舞、做遊戲。還宰了一頭羊。有些孩子已經很久沒吃過肉了。他們幾個月前就盼望這一天,像盼節日一樣的盼望。 我們這次特地為他們帶去了泰迪熊。孩子們用棉花充填泰迪熊,給泰迪熊穿上能區分性別的衣服。X老師長期在邊疆工作,對那裡極有負擔。她告訴所有的家長:“做這個手工的目的,是讓孩子懂得,他們就像這些泰迪熊,媽媽、奶奶含辛茹苦地餵養他們,如同他們一點點地為泰迪熊充填……這讓孩子懂得感恩。同時,家長也能藉此看到孩子一天天長大。” 她又說:“知道你們生活得很艱辛,我們願意在背後默默地支持你們、關懷你們、幫助你們。”聽罷,許多家長與孩子,抱在一起哭了。或許他們身邊,從來沒有人對他們講過這樣的話,或許他們已經習慣了周邊投來的漠視眼光,或許他們很久沒有被重視……  愛,能喚醒麻木;愛,可融化冰封。上帝的愛,讓人彼此間不再敵視、隔閡。 《箴言》3:27說:“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 。”我們希望幫助這些孩子完成學業——教育的落後,造成W族人固步自封的觀念,且易被人利用。希望他們能走出自己民族居住的圈子,到外面完成學業,然後再回到家鄉,造福本族的人民。 要完全打開他們的心,是不容易的。就如同開墾堅硬的土地,當第一鋤下去的時候,可能砸到亂石,火花四濺。然而如果沒有第一鋤,哪來第二鋤、第三鋤……第一鋤,或許我們看不到任何明顯的效果,但總要前赴後繼,不斷開墾下去! 作者從事建築工程行業,現居上海。

No Picture
事奉篇

曼谷夜驚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泥巴        在泰國首府曼谷最繁華的市中心,一個小弄堂裡,有一間基督徒開的小酒店(Guest House),房客都是宣教士和神學生,而我的MFT(Mission Field Training)學習,就在這裡。        聽當地的牧師講,馬路對面就是全世界有名的“紅燈區”。他提醒我們不要一個人上街,特別是晚上。        有一天晚上,難得沒有課,我們一行6人走到街上。馬路對面看起來並不像我們所想像的“紅燈區”,更像普通的夜市,就有人提議去逛逛。        走到對面,真的非常熱鬧,有很多泰國特色的手工藝品。隨著人潮,我們走進一條弄堂,同樣是各種攤子。不同的是,開始有一些人湊到我們旁邊,用各國語言介紹各種秀。還有些人,拿了一疊照片,給我們看他們的“貨色”(照片上都是很漂亮的女孩子),熱情地邀請我們進他們的夜總會裡看看。我本能的反應是:你們找錯人了!這些是為男人提供的色情服務,我們可是女生啊!        我們一邊回絕,一邊加快腳步往前走。終於走到弄堂的盡頭,迎面而來的,是一排夜店,霓虹燈閃爍的標誌,很明顯都是給女人去的夜店。又有一群人向我們走來,不停地說:“Man show! Man show! ” (猛男秀!猛男秀!)我們著實嚇到跑了起來,想盡快回到我們的住處。        我們看到有一條弄堂,都是日本字,和日本餐廳。重要的是,這條弄堂是通向我們住處的。我們就決定拐進去,從那裡回去。可好奇怪!為什麼越走,這路上的人就越多、路就越窄呢?        終於,我們意識到,整條街的一半,都被夜店等待接客的女孩子佔了!        我腦海中並沒有浮現出“妓女”這個詞,也許是因為,她們看起來都還那麼年輕、漂亮,並不像我們在電視、電影中看到的妓女,濃妝豔抹的。我只是心情好複雜,又難過,又害怕,很想快點離開那裡。同時,心裡面有一千一萬個 “為什麼?!為什麼?!”        回到小酒店,我們就各自回房間了。後來,我從當地同工那裡瞭解到,一些泰國女性為了養家,會選擇出來接客。這在她們的傳統佛教信仰中,被認為是一種善心,因為她們的動機是善的。這是泰國給我帶來的第一個“重量級”文化衝擊。        作為外來宣教士,我們無權對當地的文化指指點點。但我嘗試著去體會這些女性的心情,不論她們是出於甘心,還是無奈。我也試著去想像她們父母的心情。也許這些猜想,還是會被我自己的文化“框”住,但是我的確需要思考:面對這樣的福音對象時,我要如何與他們分享“福音”?怎樣讓他們瞭解、體會到,這是“福音”,而不是簡簡單單把我個人覺得好的東西,硬塞給他們呢?   作者在美國進修神學。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那高高的山崗上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于犁         下午一點半,我們一行5人,開車向川甘邊界出發。6月,陽光燦爛,茂密青翠的山崖,湍急碧綠的河水,令我們不禁從心底裡贊嘆造物主所造之物的美好!方舟殘疾孤兒院孩子的笑聲,優美的舞蹈,頑強的生活態度,都深深地印在我們心中。         這是我第二次隨Z弟兄去宣教。第一次是去“馬、金、丹”(馬爾康、金川、丹巴)。Z弟兄十分忠心、敬虔,很年輕就出來全職事奉。他開闢的禾場很大,陝西、甘肅、綿陽、德陽等,川內更多。 中國特色的獎狀        開了2個多小時,到了文縣。隨即遇上甘肅2個月以來第一次下雨,真是個及時雨!        坐在三輪汽車上往山裡開,小路全是石子和爛泥,抖得我們甩過去又碰過來。坐了近45分鐘,終于到了目的地——當地教堂。這個教會有500多名基督徒。而且這條山谷沿途,有十幾個聚會點。然而,沒有牧師,缺乏牧養。Z弟兄他們已支助了3年。         教會的弟兄看見我們,十分親熱。當晚有禱告、敬拜。這些少數民族的弟兄姊妹,全是跪在地上禱告,非常敬虔。我們一起唱詩,聊天到12點多。他們非常感謝上帝使他們家庭和睦、內心平安。        在這個簡陋的教堂裡,我十分驚奇地看到一張蓋有鎮政府、鎮黨支部大印的獎狀,表揚“基督教同志們在修橋築路中表現積極、優秀”。這張具有中國特色的獎狀,說明弟兄、姊妹把主的道行出來了,也得到了社會的公認!       當晚,我們睡在教堂的長條凳上。 不吵架、不欺鄰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坐了一段車,然後開始爬山。這座山在當地不算太高(近2000米),但很陡,沒有路,只有當地白馬藏族同胞用驢馱東西走出來的小徑。我們在當地弟兄的帶領下,爬了2個多小時。快到山頂時更陡,我爬得气喘吁吁,汗如雨下。        山上住的全是白馬藏族,約40戶,200多人。基督徒大約有20多人。當地的班弟兄熱情接待了我們。這位班弟兄信主前,帶頭修了許多廟。他常常欺負鄰居,夫妻也經常吵架、打架。信主後,他改變了。        他家4個兒子全在北京打工,家庭較富裕。他的房子很大,房子前面還有一個大的曬壩,正曬著糧食。我們吃著他妻子王姊妹為我們做的豐盛午餐,非常感恩。王姊妹告訴我們,信主後,他們夫妻不吵架了。丈夫開始尊重她,她在客人面前,可以與丈夫一起上桌吃飯了。她說,班弟兄原來拜偶像,信主後,把客堂上供奉的偶像全打碎、丟掉了。從前,他為一點小事,就對鄰舍逞強,欺負人家,信主後他學會了寬恕——人家抱了他院裡的柴,他不動氣,把柴搬上樓就是。他信主前喝酒,信主後他如饑似渴學聖經,常常禱告,戒了酒。  黑牆白粉贊美詩               下午,班弟兄帶著我們,走訪了社長等幾戶人家。“來啊,來信啊!信真神啊!得平安啊!”班弟兄每走一家,就吆喝幾句。對方也回答:“啊,要來的!”我們感到,這裡傳福音的氛圍很寬鬆。        晚上,在班弟兄家有聚會。天還未黑,弟兄姊妹就陸續來到班弟兄家。黑黑的牆上(冬天在房子裡燒火塘熏的),用白粉筆寫滿了贊美詩歌。我教他們唱“來信耶穌真正好”,他們一下子就學會了。        聽Z弟兄講,這裡不識字的弟兄能教贊美詩歌,不信主的慕道友唸聖經——唸一唸,參加聚會多了,就信了。        Z弟兄為他們講了一篇道:“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我驚嘆沒有什麼文憑的Z弟兄,把主的道講得那麼清晰、流暢!        夜深了,滿滿一屋的人都不願離去,紛紛分享:信主後有了平安,家庭和睦了,時時向主禱告,有盼望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進入教會外的世界——與人相連的幾種方式

華特‧高仕達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使徒行傳》 17:16–34        假使你想邀請教會以外的人,跨越門檻進入到有信仰的群體裡來,你必須先明白他們的世界,要走進教會外的世界,路途很多,但可以歸結為幾條路,你在每一方面,作得如何? 1. 藉閱讀觀賞,走進他們的世界。         閱讀非基督教的報章雜誌和書籍,這些會讓你對當代人所關切的、興趣所在、流行風尚 、風俗習慣,以及影響他們生活的潮流等,有所瞭解,而這些人正是你尋求,要帶進上帝大愛裡來的對象。         在過去一週以來,你閱讀過哪些書籍、報章和雜誌?          列舉幾件你從這些刊物裡學到的文化潮流。 2. 藉接觸媒體,走進他們的世界。         看電視、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塑造了這一世代的價值、威脅這一世代的恐懼、推動這一世代的盼望,以及撼動這一世代的重重困難,盡隱藏在電視、螢光幕和歌詞之中。         列舉你最近觀看的電視節目和電影。         列舉至少三件,從電視或電影,你發現反映當今文化的事。 3. 駐足公共場所,體驗他們的世界。         走進購物中心、咖啡店、餐廳、公園、海灘,這些公共場所,找人閒聊,觸發問題,讓人們講述他們的經歷,然後安靜傾聽。        逛購物中心可以讓你學到哪些當今的文化?        在餐廳裡觀察人們的行為,可以讓你學到什麼? 4. 親近社區,走進他們的世界。         預約與你社區的領袖們會面。例如政府員工、工會領袖、老師、警察、社工、藝術家等。作為一個海外的宣教士知道,進入一個新的文化,第一件你需要的就是“文化資訊員”,這些人員就可以教導你所需要知道的東西。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祝福世界,也被世界祝福 ──評介《更新變化的宣教:宣教神學的典範變遷》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世光                             David J. Bosch(編註:1929-1992。生於南非的宣教學家與神學家。生前強烈反對當時主流的種族隔離制度)的巨著《更新變化的宣教:宣教神學的典範變遷》(白陳毓華翻譯,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1996),是基於兩千年的宣教歷史,來回應當代宣教危機和盼望的專著。         作者首先指出普世宣教是多類型的, “是百花齊放地彼此互補、相互強化,且互相挑戰……”(p.10)然後分三部分展開論述:         耶穌基督和使徒時代的宣教特色,之後近2千年的4個宣教範式,以及在20世紀50年代的第六個宣教特徵。         在論述中,作者始終以耶穌基督為模範,並結合了宣教偉人的經歷的世代處境、文化特徵,闡述各大時代的神學特色、教會特色、宣教特色。進而,從13個角度,闡述當代宣教發展的趨勢,全面、深刻,而熟慮。 一大特色        該書的一大特色,就是把基督宣教史,放在時代文化、民族文化和神學進展交錯的社會歷史背景中展開,直陳得失。         這特別體現在中間4個典範的論述中,突出了上帝在不同時代“道成肉身”的作為,基督徒作為罪人,在宣教上的有限性、暫時性和瑕疵,以及背後上帝的恩典和主權。         恰如作者所說:“基督教的信仰是歷史性的信仰。上帝是藉著人物和事件,而非抽象觀念,來與人溝通、向人顯現。換句話說,聖經(包括舊約和新約)信仰,是‘道成肉身式’的信仰,上帝的真實性進入人真實的事件中。”(p. 237)督教信仰始終是在堅實的基礎上,既有創造性,又具有本色性;能積極回應時代需要、回應文化,並引導時代,發揮影響力,拓展上帝的國度。        此架構有明顯的優點,也帶來些問題: 優點之一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康希”來了——談何耀珊的“跨界”音樂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康希事件”(註),是個複雜而巨大的題目,在網路上google,可以輕易找到上百篇的評論;許多文章直接定罪康希牧師,是因為搞靈恩和成功神學,才弄 到今天這般地步;我認為,在達成這樣的結論之前,可能需要先從神學、倫理學、教會行政(包括財務內部控管)等不同的角度,提出具體的事證觀察、分析,來闡 述靈恩、成功神學和涉嫌挪用建堂基金之間的邏輯關係,再總結出令人信服的觀點。如果直接跳過這些討論,未審先判,並非明智之舉。 CHC的跨界計劃         我不打算在這裡討論“靈恩”或“成功神學”,也不會觸及法律上有罪與否;新加坡素來以清廉及法治聞名,既然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就交由法律專業處理,相信他們可以做出公正而令人信服的判決。         這篇文章,我想談的是城市豐收教會(CHC)的“跨界計劃(Crossover Project)”。2002年,康希夫婦開始這個事工,目的是要“使用何耀珊的歌唱和音樂,來接觸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的人和地”。        我認同“跨界計劃”的理念。使徒保羅在宣教上,給我們極好的典範。他宣講的福音,顯示出他對當時的文化,有深刻的認識和掌握。他 “跨越”猶太人的傳統和思想背景,自由運用當時希臘人可以理解的語彙和思想,向他們介紹一位他們素來不認識的上帝。         今天,我們面對成千上萬教會接觸不到的年輕人,如果流行音樂可以成為一個宣教的橋樑,那麼求上帝給我們智慧和勇氣,跨越文化的障礙和傳統的自我設限,訓練自己能用真理/信仰,與世界對話的能力。         林書豪在宣教上的影響力,足以使華人教會省思“跨界”的重要性:打籃球作為一種職業,也能成為跨界傳福音的平臺?當然能!林書豪在球場上展現出來的團隊意 識,追求卓越,不自我中心求個人表現;雖遭逢排擠,屢屢挫敗,卻靠上帝一次次重新出發;他謝絕大部分的商業代言,強調打球是為榮耀上帝……這些透過大眾媒 體的傳播,讓平常接觸不到教會或排斥教會活動的年輕人,得以看見上帝的榮耀。         這就是“跨界”的精神:信仰走出教會的銅牆鐵壁,用一種能夠被這個世代理解的語言和方式,進入人群。 何耀珊的好萊塢夢        下面,我必須花點時間來討論何耀珊的音樂──特別是她進入好萊塢發展後,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過去10年來CHC “跨界計劃”的核心。         雖然這些年,何耀珊的華語唱片在新加坡,有一定的銷售成績,但《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6/28/12)評論:“她從未在自己的國家,真正享有其他樂壇主流歌手,如孫燕姿和林俊傑的成功”。孫和林的唱片銷售成績不僅更亮眼,而且其清新的形 象,似乎也相當獲得社會的認同。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今昔的承諾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美國宣教學家溫特(Ralph Dana Winter,1924–2009),曾說明神國在地上,是由地方性堂會(Modality)和福音宣教機構(Sodality)彼此相輔相成,而持續進 展的。這兩種機制如同人體的左膀右臂,在宣教事工上共同完成開荒與建造的功效。        1992年開創的“海外校園”事工,面向中國學生學者,正是溫特教授所說的福音宣教機構。在過去20年中,我們不斷觀察時事,前瞻探索,努力將學人事工的成果與資源,提供給海內外中西教會,攜手共同拓展上帝的國度。 第一個時機:學人佈道(1992-1997)        90年代是海內外中國學人的“基督教熱”時期,當時海外中西教會最關切的,是如何向湧入教會的中國學人傳福音。《海外校園》雜誌在1992年創刊,在時機上正是上帝所預備的天時、地利、人和。這刊物集合了福音資源,激發教會對中國學人這一個新群體的負擔和認識。 第二個時機:培訓造就(1998-2003)        隨著信主人數劇增,海內外中國學人“佈道易、造就難”的問題浮現。1998年起,〔海外校園機構〕出版7個系列的《中國學人培訓材料》;合辦“中國學人培訓 營”;2001年出版針對參與事奉者的《舉目》雜誌;並在亞洲進行定時、定點、定人的校園同工培訓。我們也投入相當心力,個別牧養海內外文字工作者及年輕 傳道人。 第三個時機:海歸時代(2004-2009)       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海 歸時代來臨。2004年起,〔海外校園機構〕開始在歐洲定點作校園培訓。計有四對特約同工輪替到柏林、慕尼黑、蘇格蘭、劍橋等城市,配搭當地華人教會的留 學生培訓及牧養,每人每年2至3次,每次2至3個月,每個城市2至3年。歐洲事工的目標是培育絕大多數將會回國的準海歸,使他們成為可以親近上帝、事奉上 帝的小組長。        在亞洲,隨著大城市中自發性的海歸小組和團契興起,〔海外校園機構〕的特約同工也應邀扶助其成長。2008年起合辦海歸事工研討會,2009年正式出版《海歸手冊》和VCD《踏上回國之路》,都提供了海歸事工所需的研發和材料。 現今的時機:“80、90後”及網路宣教/培訓        在海歸事工興起的同時,另一個新的群體已在海外留學生和國內城市中日漸突顯,就是中國大陸在1980至1989年間出生的、高達2億的“80後”。今天“90後”也已進入國內及海外的大學。如何面向這一個新的群體,已成為海內外眾教會和〔海外校園機構〕共同關心的新課題。        “80後”及“90後”常流連的互聯網,也是急待耕耘的宣教園地。《海外校園》雜誌面對日益年輕的新讀者,從文字刊物進展為網上佈道媒體,進而與網上聖經、神學課程、教會領袖材料與培訓事工相輔相成。這是燃眉之急的挑戰,我們已從2010年起投入大量資源,全力以赴。 期許與承諾        “心懷神國,舉目遠眺,洞察時機,開拓分享”是〔海外校園機構〕的自我期許,也是我們對中西教會今昔不變的承諾。 註:本文刊於2009年11月海外校園通訊。2012年6月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