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為“歹人”禱告

劉航        1996年6月,我來到了美國洛杉磯。因為是自費留學,要籌措學費和生活費,就趁着還沒開學,先在茶樓打了3個月的工,每天從早上10點一直到夜裡1點鐘。9月份一開學,我就邊讀書邊繼續打工。很快,我發現,沒有車,我很難兼顧這兩件事。於是我買了一輛舊車,又去考駕照,居然一次就考過了--這在周圍人當中,是絕無僅有的,我滿心歡喜。可是,就在一個星期以後,當我駕車到家,要把車停進我所住的公寓的公共停車場時,卻一不小心撞了另一位相識的中國人的八成新的車。        我的車還沒買保險,所以我得自己掏腰包賠。我陪那位鄰居去了三四家修車廠,估價結果都是七八百美元左右。“我賠你800塊錢,行嗎?”我問那位鄰居,一邊“肉痛”。他看了看我說:“我再考慮一下。”        忐忑不安地過了幾天,他來敲我的門,把一張新的估價單遞給了我。我的天,1500美元!他居然要到城中最貴的修理廠修理!“我剛剛交了學費、買了車,確實沒有這麼多錢……”我好聲好氣地說。        他冷冷地打斷了我的話:“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不過,有沒有錢是你自己的事。這個周末我去修車,你付錢,否則我會和你打官司。”         若真的打起官司來,我一定敗訴。無奈之下,我四處挪借,才還了他那1500美元。“碰上他算你倒霉。”朋友們對我說,“那個傢伙對別的中國人也是這麼狠。”        他的車修復一新後,又停在停車場上。過了兩三個星期後,我發現他的車從早到晚都停在原處。偶爾幾次見他早上西裝畢挺地出去,不到中午就回來了。後來才知道,他被lay off(裁員)了。         那時,心中一陣快感,覺得上帝替我報復了他。        這件事是我決志信主後不久發生的。身為初信者,生命尚幼,對他這種“歹人”確有報復或幸災樂禍之心。但有一點,自從我信主後,我就決心遵照主耶穌的教訓,徹底順服遵行祂的話。         一個月以後,在一次禱告會中,牧師要我們學習為“最不喜歡的人”代禱。我立即想到了那位鄰居。我之所以能不假思索地想起他,是因為午夜夢回,或每次見到他的車子時,他的嘴臉已不知在我腦海里出現過多少次了。         那次禱告會,可以說是我信主後最困難的一次禱告。我本來就很少為人代禱,更何況為這種人!一想到他在我經濟最窘困的時候,明知我的境況,不僅不同情,而且落井下石,我的心中就很憤怒。然而,我的憤怒被另一種東西壓倒了,主耶穌的話浮現在我的腦海里:“……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嗎?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太》5:44-46)         我雖心中極不情願,但我深知主的吩咐必須單純順服,否則怎能算作基督的門徒?主耶穌饒恕仇敵、為釘祂十字架的人禱告,我當效法。我終於平靜下來為那位鄰居禱告,因不太知道怎樣講,禱告的內容很簡單,只是說:“主啊,求你讓他找到工作!”       幾天後,那個人真的找到工作了。他的車,也不再整天趴在那兒,而是天天早出晚歸。        我不知他找到工作是否因為我誠心的禱告,但這件事卻使我自己的生命有了極大的轉變。我開始領會饒恕和代禱的喜樂,也經歷了生命成長的愉悅。對上帝、對自己的認識都有了突破,心中的恨也被超越了,猶如重擔卸下,頓時輕鬆開朗起來。我並且體會到:信而順服,生命才會成長;立志遵守耶穌的命令,聖經的話才不僅僅是道理,而是生命的糧。□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洛杉磯讀書。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僭越--我們扼殺了孩子

嘯吟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美國加州的沙漠地區有一個孤立的小鎮拔士多(Barstow),住着帕克一家。其中11歲的男孩衛斯禮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雖經多次禱告卻無起色。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經過一個外來講員講述脊椎疼痛被奇妙醫治的經歷,以及為“生命的奇蹟”所做的特別禱告之後,帕克夫婦決心相信上帝已用大能治癒了他們的兒子 衛斯禮,他們只要“專心仰賴信心”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晨,他們折斷了注射胰島素的針頭,把針筒和葯丟進垃圾堆,並允許孩子吃加糖的早餐。至於孩子的尿液所呈的陽性反應,他們視為“撒但的謊言”,當作是信心的操練。         接下來的兩天里,孩子的病情急劇惡化。他們痛苦萬分,卻仍以為那只是魔鬼的試探。他們拒絕牧師及信徒的“帶衛斯禮去看醫生”的建議,只是禱告並請人代禱。        第三天早晨,孩子死了。帕克夫婦堅信,就像拉撒路被耶穌醫治,從死里復活一樣,衛斯禮也一定會復活。他們把葬禮安排成復活儀式,甚至後來在不得不下葬時還堅信孩子會在4天後從墳中出來。可是孩子並沒有醒來。         很快,帕克夫婦以謀殺罪被逮捕,加州的聖伯納底諾郡高等法院宣判他們犯了過失殺人及虐待兒童罪。經過4年的緩刑生活以後,法院重審此案。由於帕克夫婦的 “良好的生活紀錄”--一直對孩子充滿愛,法官不僅中止了刑罰,而且改判他們“無罪”。他們重獲自由,心靈的創傷,也經由主耶穌醫治後痊癒。         那期間,帕氏夫婦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深淵,哭泣並反省。他們終於理解到他們誤用了信心。他們錯在沒有遵照聖經的啟示去運用信心,不明白榮耀上帝和試探上帝的區別,只是一昧地強迫上帝醫治他們的兒子–那就是僭越。“衛斯禮本來不必死的……我們誤將僭越當信心……”覺醒後的父親在《我們扼殺了孩子》(We Let Our Son Die)一書中說:         “僭越是硬將上帝置於人的愚昧之中,根據錯誤的信心行事,而非順服上帝的聲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確指示,濫將一般的經文用於特殊的情況。我們摒棄胰島素,事 實上就是強迫上帝醫治我們的兒子……根植於僭越的信心,意圖支使上帝違背祂神聖的旨意。對於這種‘信心’,上帝不會答應。”□ 本文原刊于《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貫于說謊

何綺口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曾生活在一個謊言的時代。那個時代,沒有人能不撒謊、不說違背良心的話。         我在“文革”中被送到親戚家,常常被表哥們虐待。為了保護自己,我學會了撒謊,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        回到父母身邊後,撒謊的習慣未改。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要求我在每天早晨都有一段靈修時間。在靈修時,我看到了自己的罪,但那時卻無力改正。        1980年我上了大學,進一步發現自己不能經歷神的愛,有很多隱藏的罪,例如:埋怨、自以為義、對人的愛希望得回報等等。後來我不斷地禱告,求神光照,終於看到自己在神面前一無可取,聖靈的工作讓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經過長期不斷地禱告,單純地順服神的話,我的內心對神充滿感激和讚美。我漸漸地學會了用誠信去服事神,也用誠信去對待人。那種感覺非常美妙,猶如在天堂。        我戰勝罪的秘訣是:不斷禱告,讓神光照。 口述者來自湖南省,現于美國南部作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