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阿威──貧童關顧的傳承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談妮         8歲的阿威(陳振威)坐在這個由石灰、水泥及花崗石建成的,有宿舍、教室、籃球場、鞦韆、滑梯、搖搖板等,看來甚為豪華完善的學校中,心裡充滿了驚惶。剛才洋溢心頭的興奮,全煙消雲散了。          今天,媽媽帶著哥哥和他,從香港九龍搭火車到粉嶺,又走了近1個小時的路,才抵達這所“信愛學校”。就在他參觀了校園,與新認識的小朋友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媽媽和哥哥居然丟下他,悄悄地離開了! 失怙         全名陳振威的阿威,於1951年生於難民集中的香港九龍仔木屋區。他和爸爸媽媽,哥哥姐姐,以及後來的弟弟妹妹,擠在一間6尺乘8尺大的房間中,屋頂和牆壁是薄薄的木板和生銹的鐵皮,裡面再以塑膠布為頂防漏,以報紙為牆保暖。         2年前,6歲的阿威在1,000多名孩童中,以第3名的成績進了大坑東公立小學。之前,他曾站在瑪利諾神父學校的圍牆外,一天花幾小時偷聽老師講課,在泥沙上學寫字。又到基督教救世軍的圖書館看書,好心的管理員會介紹他讀合適的書,並抽空教他認識許多生字。         沒想到,上學不到1年,4歲的弟弟就因蟲咬生瘡,感染蔓延而死;不久,30餘歲的父親,也因為A型肝炎過世了。         這時,阿威的大妹妹只有2歲,在父親過世後才出生的小妹妹,因母親無力撫養,不得不把小妹妹送進新界粉嶺育嬰院。由於交不出每月3元的學費,阿威也輟學了。他每天跟著哥哥,到工廠拿材料,再將母親縫好的帆布鞋送回換工錢,或是到米店掃地,撿拾垃圾中的米粒,間或到救濟站排幾小時的隊,領取一頓一菜一湯的飯。         西方宣教士龐牧師,常去探訪他們,並在經濟上適時給予幫助。透過他的介紹,阿威進了CCF(Christian Children’s Fund,基督教兒童福利會)開辦的信愛學校——一間只接受6到10歲孩童申請的孤兒院。阿威是家中唯一符合年齡資格的。        阿威並不知道這個入學條件,他只是不斷地問:“媽媽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只有把我送進孤兒院?我做錯了什麼,讓她拋棄我?”這讓他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無法信任任何人!        瘦小的阿威又驚又怕,並不知道他的人生,就此跨進了幾個近代中國基督教社會關懷的重要事工:一是微勞士牧師(Verent John Russell Mills, 1913-1996)與CCF ,一是石美玉(1873-1954)、計志文(1901-1985)與伯特利中學。他們都將貧童關顧、教育與福音使命,作了緊密而有效的聯結。 微勞士與CCF         微勞士生於英國的伯明罕。1931年,年僅18歲的他,回應上帝的呼召,帶著一本聖經、2套衣服、一雙鞋、5.5元,乘了28天的船到中國宣教。在廣東清遠附近,微勞士建立了9間教會,並設立了聖經學院。1940年,他組織了中美救援協會(Sino-American Relief Committee),籌款雇用苦力1,100名,攀越山嶺把米運到日軍封鎖的四邑,設立21個救濟站,每日供應14,000人的飯食。         對孤兒,微勞士來者不拒,先後建立了5間孤兒院,收容700多名孤兒,後獲CCF的資助。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牧師與穆斯林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談妮            北美華人教會中,有進入成人期後才移民美國者,也有從小就住在美國或是根本就出生在美國的人。雖然後者中,有人中文講得很溜,但也有不少人在說中文的時候,是將腦中的英文思想直接翻譯成中文,因此鬧了不少的笑話。 例如: 穿衣服、戴眼鏡,等等,在英文中,都是用同一個動詞“wear”,若直接翻譯成中文,就成了“穿”衣服、“穿”眼鏡、“穿”手錶、“穿”耳環……            又如:會友用英文稱姓林的牧師為“Pastor Lin”,直譯中文再加上發音不準,就成了“穆斯林”(牧師林)。

No Picture
事奉篇

這是教會的立場──談教會如何避免神學之爭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林祥源 /談妮 訪問整理        簡介:林祥源畢業自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獲教牧學博士,現為聖牙哥主恩堂主任牧師。 信仰的絕對與相對        在福音派的教會雖然在基要真理上一致,但若細查各個教會的規章制度(bylaw ),特別是大的宗派,都有他們自己的信仰特點。至於北美其他從查經班衍生形成的華人教會,都有相近的核心信仰。        若將教會的整個信仰內容看成一個球。那麼,處在球最中心部位的,就是核心信仰,從核心信仰出發,往外的第二層,是在倫理立場,如: 靈恩、離婚,打胎,政治參與,同性戀,女性的講道按牧領導等。位於最外的第三層,是教牧實踐的選擇,如:是否採取長老制,是否設立嬰孩洗禮等。        從裡到外,信仰的絕對性逐漸降低,處境的相對性增高,實際應用的層面也越廣。        同工之間的矛盾,通常不是在第一層,而是是在第二、第三層。衝突原因不僅在於對議題看法的不同,也在於爭執議題答案是絕對性,還是相對性。        此外,還有些人是出於保護教會的心理,來決定神學立場。比方說,雖然領袖贊同婦女講道,但因為教會中有些人無法接受,就暫時不請女性講道。又如,面對婚前同 居的普遍現象,教會為了“防止有人亂來”,濫用十架救恩,就避講“神在救恩裡永恆堅固的保守”,強調信主後必須依靠聖潔的行為,才能保證不會落到地獄裡 ──這是矯枉過正,將絕對的信仰相對處理,改變了福音本質。雖然我們相信,那些以為有恩典可靠,就依然活在“罪中之樂”的基督徒,必然招來上帝的管教。 預防勝於治療        為了避免日後因神學立場之爭,造成教會的混亂,我們主恩堂整整花了兩年的時間,整理出來一份代表教會的公開立場書(編註)。並專門以此開了一門“基督徒倫理”的主日學課程。同時將這些價值觀適當融進一般講道中。       一個教會的領袖們,不但要有一致的核心信仰,而且對教會信仰的第二層,也當有相當程度的認同和尊重──看法不同時,在公開場合要尊重教會的立場。        比方說,若教會是非靈恩路線,那麼有方言恩賜的領袖,就不當公開推崇方言或教導一定要講方言;不同意女性講道的領袖,在接納婦女講道的教會中,也是如此。         領袖在神學立場的矛盾中,要懂得尊重與自守。若遇到信徒好奇,堅持詢問個人在某一方面與教會不一致的立場時,就要憑智慧、以教會的立場為主回答。若是強調自己與教會不一致的看法,就等同於逼弟兄姐妹在教會與個人之間作選擇。        對於不守這個共同約定的領袖,教會會先私下給予警告;若仍繼續如此,則停止事奉;再繼續堅持這樣做,則會按照其行為的影響範圍,對會眾作公開的、不提名警告。若是在小組中造成發酵,就在小組中作公開說明。 案例的處理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四:真理,與對真理的認識——教會如何面對神學之爭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馮秉誠/談妮訪問與整理 簡介:馮秉誠現任威斯康辛米城華人教會差傳牧師,筆名“里程”,著有《遊子吟》等書。        針對教會內有不同的神學立場,導致彼此關係矛盾的時候,該怎麼辦?教會領袖要能分辨,若這些爭論,只是在面對基要真理以外,不同的神學觀點時,可以持守以下幾個原則:         1.上帝是超越人的邏輯與理性的。人無法僅僅藉著有限理性和邏輯,來界定對上帝的認識。         2.在牧會中,不宜把在神學院中,基要真理(所謂基要真理,往往就是各個教會的信仰告白)以外的神學爭論,拉進教會。(編註)         3.在教會中的傳道人,可以在基要真理以外,持有自己的神學立場,但不宜在公開講台或教導中,強調或堅持自己的這些在基要真理以外的神學立場,以致於造成教會中的混亂。         4. 牧養教會,是應該讓弟兄姐妹把主要的精力,集中在聖經中啟示明確的基要真理上,不要因為其道理看來清楚,就以為簡單,而不再在這些真理上作深度的思考與學 習。因為唯有扎根在這些基本的真理上,我們才會更瞭解上帝的心意、上帝的大計劃,以及上帝對我們個人的託付。每個信徒都當找準自己的事奉崗位,好與其他弟 兄姐妹在主裡有肢體般的配搭,成為神國的團隊。這才是信徒委身教會,行走天路的重心。        編註:里程在著作《神的聖言(卷二):聖經的詮釋》(海外校園與使者,2007)中,提醒讀者 “應把真理和對真理的認識區分開”:        真理是絕對的、終極的。但人對真理的認識的某些層面則是相對的、暫時的,正像自然科學的認知是相對的、暫時的,不斷向上帝所制定的自然法則逼近一樣。        聖經清楚啟示的基本真理,如,上帝是獨一真神;耶穌基督是神子;世人都犯罪;耶穌基督的十架救贖計劃;主耶穌將再來審判世界……是絕對的,是信徒能夠準確把握和可以大膽傳講的。         但在人對真理的認識中,尚有不準確、需要不斷完善的地方;人不能把自己對真理的認知的每一點都絕對化。真理是不能被人“掌握”的;真理只能被人追隨或跟隨。         蘭姆說:“一個人若認為自己對聖經的解釋是正確的,我們不反對;可是我們反對,人忘記自己的卑微和人性的缺陷,而認為自己對聖經的解釋與上帝的啟示具有同等 的地位。”奧斯邦也說:“此處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把神學模式當著永久不變。許多學者完全反對教義的定型化或終結化。…因為許多團體的確將他們承襲的傳 統和創始的先祖,當成幾乎‘不會錯’的對象來崇拜。”        如果把自己的神學體系絕對化,就會拒絕聖經對自己的體系說話,或對那些“不利”的經 文置之不顧,或按自己的體系強解這些經文。更易以對自己的體系的宣講,代替對上帝的整全話語的宣講。如此,神學家已有意無意地把自己的體系高舉到與聖經同 等的地位了。隨著體系被絕對化,體系的倡導者、擁護者也逐漸地、不同程度地被絕對化了,變成真理的標準和尺度;凡與自己體系的觀念不同的,無論有無聖經的 依據,都一言以拒之:“不講真理”或“偏離真理”。 (參第8章,應用──警惕神學研究的陷阱)

時代廣場

面對美國大選,咋辦?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一位美國華人教會的牧者來信詢問:        我最近正在禱告,也在教會禱告會上請眾同工禱告,盼望當會眾問到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時候,教會可以有一個符合聖經原則的回答。        目前看到的是共和黨的候選人是摩門教徒,民主黨候選人是現任的總統奧巴馬,他和副總統以及教育部長先後表明認可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不知道《海外校園》雜誌和《舉目》雜誌有沒有收到這方面討論的文章,如果沒有,是否可以組織一些敬虔的資深傳道人討論討論,給眾教會一個引領和啟迪?        因此,《舉目》57期特在美國大選前夕,特請兩位牧者就此議題發表短評。同時,在2013年將就基督徒與政治這個主題,作較深度的探討,敬請讀者關注。 見: 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 http://behold.oc.org/?p=2415 回應二:與其坐而嘆,不如起而行  http://behold.oc.org/?p=2412

No Picture
事奉篇

生命導師與靈命成長

蘇文峰 口述 談妮 訪錄、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編按:生命導師(Mentor),自80年代開始,即在西方神學 教育中引起廣泛的關注,成為“領導學”(Leadership)中的一個學術議題。其實,這種一對一傳承的形態,在中西歷史中一直存在。本刊48期《基督 徒的品格塑造》一文中(作者祝健,p. 10),就提到中國教會在這方面的個人見證與需要。        本《舉目》50期特別就“生命導師”這個主題,請海外校園總幹事蘇文峰牧師現身說法,講述他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中,所受到的生命榜樣的影響。 導師在中國古已有之         中國在文化傳統中,歷來存在著“導師”的概念。比如教導學童識字、做人的啟蒙老師。成年人也會在專業、學術或政治前途方面擇師追隨,並按照導師的思想、哲 理、價值觀、治學方法等,形成門派。如:孔子有72弟子,而孟子據說很可能是孔子的再傳弟子,所以能將孔子的學說融會貫通,發展成儒家。至宋明理學,更是 將儒家心性之道發揚光大。         相比於孔子,老子因為沒有嫡傳弟子,因此道家在中國的發展就缺乏統一的傳承。 其他宗教也有導師傳承的觀念,如禪宗。 權力倫理化,倫理權力化         過去,以農業為本的封建社會,加上儒家思想的倫理觀念,中國就出現了“權力倫理化、倫理權力化”的現象。如:地方官員“縣太爺”,被稱為“父母官”。皇帝,被認為是“萬民之父,上天之子”。這些都是“權力倫理化”的結果。        權力一旦被倫理化後,人就無法挑戰其權威,必須畢恭畢敬、絕對服從。例子之一,就是中國古代的父母有無限的權威,如果違背父母的意願行事,不論是在婚姻上還是工作上,都是不孝,為大逆。         同樣,“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導師一旦等同於父親的地位,學生也只有服從的份兒了。         基督徒若不自覺地帶著這種概念進入教會,亦會認為,若是挑戰、質疑、不敬或違逆牧長等有“屬靈權柄”的人,就是“不尊重神的僕人”。不尊重神的僕人,就等同 於“不尊重神”。卻忽略了在聖經的詩歌、智慧書中,即使是神,也容許人對祂發怨言,在激動時渲洩自己的情感,待走過低谷後重建信心與盼望,在掙扎後以讚美 來順服。這與 “權力倫理化”所帶來的後果——壓抑性的絕對順服,或是激烈的反抗,是大相迥異的。        信徒若帶著“屬靈權柄倫理化”的眼鏡,來看、來找生命導師,就會期望導師像神那般完美。抱著這種不切實際的期望,如何可能找到導師?就算找到了,最終也必然失望。 我的成長與生命榜樣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愛斯托得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17歲的女兒,即將到離家3000哩外的大學就讀──不論是人文、自然、氣候、生活或是同儕,都將大異於她自幼成長的環境。為人父母的,此時除了殷殷囑咐之外,就是為她禱告了。        禱告什麼呢?第一是室友,其次是團契,再是屬靈同伴,然後則是一位合適的導師(mentor)。        如此禱告是因為幾年前,我有機會一讀斯托得(John Stott)的傳記,The Making of a Leader(註1)。這本書僅照時間順序記載了斯托得的上半生,可是卻足以讓讀者瞭解,一個人的人際背景,會給他的生命帶來什麼影響。 誰是斯托得        斯托得在1921年生於倫敦,畢業於劍橋三一學院(同時以法文系和神學系的第一名畢業),至今健在。他對福音派的影響力,既深且遠。葛里翰牧師稱他為“當今 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傳道人”(the most respected clergyman in the world today)。著名基督教傳記作家鮑樂基(John Pollock),則稱他為“福音派中最具影響力的神學領袖”(in effect the theological leader of world evangelicalism)。         2004年11月30日的《紐約時報》 (T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