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07

       “你們要過去得為業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潤之地。是耶和華你神所眷顧的,從歲首到年終,耶和華你神的眼目時常看顧那地” 。(《申》 11:11-12)  我們不能說前面沒有損失,憂慮,試煉。我們只能信靠。父神必從今日起伸出他大能的手來扶持我們走當走的路程。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06

       “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撒上》7:12) “到如今”三個字,指著以往,“耶和華都幫助我們!”“到如今”三個字,也指著將來。前面還有很遠的道路要走。求主給我們天上的亮光,叫我們的眼睛能看見“到如今”三個字裡面的榮耀的盼望。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05

       “彼得被囚在監。教會卻為他切切的禱告神。”(《徒》12:5)        彼得在監裡等候處決。教會沒有能力勢力拯救他。危急的時候,是禱告最懇切的時候。說不出來的歎息常是不能拒絕的禱告。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04

       “起來……我們已經窺探那地,見那地甚好。你們為何靜坐不動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為業,不可延遲……神已將那地交在你們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無所缺。”(《士》18:9-10)         信心上市場的時候,總是帶著籃子的。

No Picture
天下事

好來塢在電影指南奬中有了宗敎味(裴重生編譯) 2014.03.03

好來塢在電影指南奬中有了宗敎味     電影伴我走過青澀的歲月,我曾有一天趕四埸的記錄。後來感覺好來塢變了:少有歌頌真正的愛情、友情、親情的影片,多半是暴力,色情。我已有多年不上電影院了。最近出來的片子可能會讓我重新出山,享受看電影的樂趣。 2月22日好來塢電影指南奬(Movieguide Awards)的典禮中,好幾百位名流出席有關信仰和家庭影片獲奬的盛事。在奥斯卡將來臨之際,二個新的研究都展示出,全世界的電影觀眾,比較喜歡帶有基督教價值觀的電影。 以下介紹幾部好來塢有宗敎色彩的影片和評論: 《二分錢》(Two Cents) 宗敎影片迷的諧星和名主持人比爾•英格沃(Bill Engvall)表示,希望看到這類影片能得到更知名的奬。 因“不插電的恩典”(Grace Unplugged)而獲奬的女星米霞卡(Michalka)表示,她希望看到製片者拍出偉大,美麗又有深度的故事;在看完電影後,全家都可以在回家的路上討論心得。 因拍“黑色的基督降生景”(Black Nativity)聞名的影星雅各•拉提莫(Jacob Latimore),認為這部電影是要人在艱難中仍然守住信仰和家庭。他認為電影把生活表現在銀幕上,通過電影對生活的洞察,來影響世上迷失方向的人。 《聖經》(The Bible)的影響 去年歷史台播出的“聖經"劇受到廣大的歡迎。與她夫婿馬克布尼(Mark Burnett)共同創作的柔瑪•朵妮(Roma Downey)在劇中演耶穌母親而獲得電視劇恩典獎(Grace Award)的最佳女主角。朵妮說:這部影片的成功引起全國和電影行業的注意。有一千萬人觀賞了此片,可說非比尋常。令人鼓舞的是,我們看到許多以信仰為題材的電影以此為管道。女星荷莉•魯賓遜•皮特(Holly Robison Peete)表示,對健康娛樂的要求一直在增加。不知道好來塢為什麼不了解,我們每週五需要有全家能一起觀看的影片。 《獨處卻不孤單》(Alone But Not Alone) 典禮的最高潮是64歲、四肢癱患的作家瓊妮•艾瑞森•塔逹(Joni Eareckson Tada),唱的那首與基督教影片的主題曲同名《獨處卻不孤單》。這部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影片是,講述二個女人在法印戰爭中,她們在信仰和生存中的旅程。塔逹因對此歌曲的詮譯,得到奥斯卡的提名。但也因為它是一部沒沒無聞的影片而招致反彈,學院捎後取消了提名,並指控前奥斯卡學院總管,作曲家布魯士•包頓(Bruce Broughton)用電郵來影嚮提名。包頓認為自己並沒有違反規則,他只是發電郵給一些人,希望這部片子不要被忽略。寫歌詞者丹尼士•斯比格(Dennis Spiegel)   表示:他只想寫一首像《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的歌:簡單,大眾化且可啟發人心,讓人銘記於心。塔逹說儘管這首歌有這許多的爭議,她只希望結果是好的。當她聽到撤消提名時,心中有些失望:真的嗎?但是也因為它的爭議,完成了神的目的;歌成為更多人的焦點,影片也受到比奥斯卡更多的關注。

No Picture
言與思

Pretzel麵包和大齋月(吳蔓玲) 2014.03.03

Pretzel麵包和大齋月 每到2月份左右,就常聽到一些福音派西人朋友提到思想怎樣過大齌月(The Lent),也就是為要紀念耶穌受死的40天預苦期。剛開始時,我不以為意,但今年我認真的考慮,因為意識到自己生活中缺乏對耶穌的一份專注和愛慕,內心似乎升起一份渴望,想在這段時間多花時間安靜等候主、讀經、禱告,並在生活食衣住行中有所節制。 眼看星期三(3月5日)預苦節就要到了,但仍舉棋未定,因為40天頂長的,仍覺得心力不足,不覺得有足夠的決心,又有一個聲音幫我“善待”自己,自己會不會過於重視儀式而忽略節期本身的意義。 就在思念此事當中,前幾天起一直有個念頭縈繞於胸,就是想試做Pretzel麵包,女兒先說想吃,勾起我對在德國時吃到的軟Pretzel的回憶,而北美的Pretzel多半不合我的味蕾標準,尤其我不喜歡它外面沾著的粗鹽。但就是抽不出空做,直到星期日晚上才動手做。我喜滋滋玩著麵粉,做了兩種Pretzel﹕撒芝麻的,以及蜂蜜肉桂。才出爐,被老公驚呼職業標準。 突然想起在德國時,導遊曾介紹Pretzel形狀就像修道士祈禱的手,於是好奇上網查,發現Pretzel據說是西元610年由一位修道士發明的,12世紀初德國麵包食譜裡就有它。在西元1440年禱告本裡還畫了一幅圖畫,有一張Pretzel環繞聖巴爾多錄的圖畫,在那時,Pretzel被視為好運以及靈性健全的象徵,尤其一般Pretzel有三個洞,代表著三位一體。想這些象徵,倒是覺得德國導遊對Pretzel的解釋比較深入我的心,因為吃著它,提醒我多禱告。長話短說,到了16世紀,Pretzel在德國已經成為受難節必吃的食物,並且天主教曾一度視Pretzel是大齋月的官方食物,早期教會規定這40天,一天只吃一餐,並且只吃素。 有了這份驚喜的無意發現,居然自己做了一件恰逢其時的事,這該是上帝給予的邀請信號吧﹗打算如何守呢﹖要像早期教會一天一餐素食嗎﹖我想因人而異吧,這是每個有興趣守大齋月的人要詢問上帝的個人問題。我有朋友守電視齋,40天不看電視,把看電視的時間拿去禱告讀經,也有朋友守電子郵件齋,還有朋友守臉書齋,有人不禁食但吃的簡單,不花時間在預備飯食,還有不少人守巧克力齋,我想這是因為不少西人吃巧克力上癮吧﹗ 總之,無論守什麼齋或要不要守齋,就是把這段時間多放在思念天上的事情吧﹗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3.03

       “他們舉目不見一人、只見耶穌。”(《太》 17:8) 彼得把主耶穌和摩西、以利亞,並列一起,要為他們搭三座棚,神卻把主耶穌分別出來,神卻說,只有主耶穌是祂的愛子。但願我們在跟從主的道路上,「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服事,服侍,與服務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周傳初         甫入教會,會接觸許多新鮮的詞,像“團契”、“特會”、“福音朋友”、“釋放信息”、“長執同工”、“內在醫治”等等。還會發現平日的一些常用詞,在教會裡有不同的定義,例如“交通”、“感動”、“工人”等等。沒學會這些“行話”,像是外行人;學會了一半,有時會鬧笑話;真的朗朗上口,運用自如了,又可能被視為老油條。         其實,這些“術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勤讀聖經、經常禱告、與主親近、學像耶穌。並藉著關心別人、分享福音,對所信的越來越有把握。而比較實質、不能忽略的,是“服事”。不論是初信,還是受洗多年的基督徒,若沒學會服事,往往成長緩慢,養成消費者心態,並且知識膨脹,形成虛胖。不但缺少歸屬感,也失去許多喜樂與祝福。         一般人說到“服侍”,是指藉著一些行動,使親人、師長、老闆,以及有特別需要的人,感到舒服、便利、開心。教會裡則講“服事”,對象也更“大”、更“廣”。“大”,是指服事的對象首先是創造天地萬有、掌管永恒和生命的上帝。“廣”,是指不挑剔對象,學習主耶穌謙卑、捨己,服務所有人。         “服事”和一般人說的“服務”,也有不同。“服務”的動機是良知或激情,時間止於今世,目標是實現某個理想,才、力受自身的限制,其影響和價值也是可眼見的、有限的。“服事”則是受造者的本份,是對救贖主的委身。目標是榮神益人。能力和才幹,受賜於無限的聖靈。產生的價值是超越時空的。         教會是信主的人學習和體驗服事的學校。藉著投入教會的服事,明白事奉的原則,發現獨特的恩賜,認識自己的角色。透過合一與配搭,彰顯基督的榮美。同時,接受上帝的差遣,把在教會學的,應用到家庭、學校、職場、社區,使基督的馨香之氣,散佈各處;讓人心渴慕救恩,歸向基督。         服事,不但是上帝兒女的特權,也是跟隨基督者的記號,更是聖靈內住的自然表現。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尼羅河永遠奔流不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銘恩 編者按:據維基百科全書的記載,“埃及危機”是指在2013年7月3日埃及的軍事政變,總統穆罕默德‧穆爾西被迫下臺,並引起了大規模的反對行動。         示威遊行要求恢復穆爾西被撤除的職權,並嚴加譴責埃及軍方、以及受到軍方支持而組建的臨時政府。在多次的抗議行動中,爆發了許多流血衝突,穆斯林兄弟會成員指控是安全部隊展開的“大屠殺”。據美聯社報導,埃及於2013年8月14日在開羅東北部的阿達維耶清真寺廣場,和開羅中部的復興廣場,對紮營抗議的穆爾西支持者進行清場。軍警使用催淚瓦斯、燃燒彈、致命性武器和狙擊手對付抗議者,造成至少638人死亡,近4000人的受傷。而穆斯林兄弟會則宣稱是2,600人死亡,10,000人受傷。          研究顯示, 73%以上的埃及民眾認為,國防部長塞西該為8.14屠殺事件負責。本文作者為90後,曾長期在四川任汶川地震後的志願者。這篇文章反映出一顆年輕、悲憫、易感的心靈,如何透過基督信仰看待自己的人生,以及去面對這個世界中的巨大苦難。 相關閱讀:《埃及需要什麼?》http://behold.oc.org/?p=15857;《埃及科普特基督徒現況》http://behold.oc.org/?p=18234。          兒時,經常從新聞聯播中聽到“聯合國”。那時聯合國在我心裡,是世界上最強大、神秘的組織。       而今的我,成了聯合國國際援助專案的一員,從事亞非地區的教育、醫療援助。我發現,我踏出的腳步、緊握的勇氣、收穫的感動,卻不是倚靠聯合國的強大,而是要感謝那獨一的上帝!上帝使用微小的我們,在我們的身上有祂奇妙的計畫。   動亂埃及            “尼羅河永遠奔流不息,乍一看——卻像凝固不動。一望無際的河水傾瀉奔流,是如此雄渾,又如此安詳;可是只要稍微激怒,洶湧的水流便泡沫飛濺,帶著雄獅般的怒吼,掀起驚濤巨浪。” ——詩人艾哈邁德.邵基(編註)         埃及,變幻莫測的尼羅河所承載的國度,在2013年7月陷入一場大動亂。支持與反對總統穆爾西的民眾,爆發了激烈衝突。8月,埃及臨時政府採用了“武力清場”……         為什麼人人嚮往和平,卻總是生活在戰爭的陰霾下?為什麼人人都渴望生存,卻總是置身於死亡的恐懼中?    支離破碎          8月的瑞士日內瓦,則靜謐、安然。下半年首次國際組織總結會議結束後,我們一行8人出發去埃及!        飛機上整理好此次埃及行的援助資料,透過弦窗遙望天際,腦海中浮現出以往對埃及的印象:雖然是漫漫黃沙,依然有碧海青天;雖然是炎炎烈日,依然有清潔的水土;雖然是荷槍實彈、高度警戒,依然擁有著古老文明與現代文明的結合;雖然是七零八亂的街道小巷,依然築造著不同凡響的建築和文化……然而這一切,正一次次地被動亂、災禍腐蝕和吞吃著……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藉著陽光,我看見了一切 ——回顧護教大師魯益師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臨風         魯益師( C.S.Lewis )已逝50年,其影響力和作品暢銷度歷久不衰。這與有心人士整理、出版他遺作有關(註1)。“渴慕神”福音機構的約翰.派博牧師(John Stephen Pipe,編註)說,對他一生影響最大的兩人之一,就是魯益師。2013年“渴慕神”年會的主題,即紀念魯益師(註2)。  淋漓盡致         魯益師在牛津大學莫德林學院,從事教學工作29年。1942年,牛津成立了“蘇格拉底學社”。魯益師一直任學社的主席,直到1954年離開牛津,轉往劍橋大學任教。        魯益師是公認的熱愛真理。“蘇格拉底學社”在他的帶領下,成為探討、辯論基督教信仰的一流論壇,是當時牛津最受歡迎的社團。這亦讓我們窺見,魯益師與各種思潮對話的能耐和胸襟。        魯益師護教的風格與路線,與傳統方式不同,他更接近阿奎納、奧古斯丁和伊索。有趣的是,雖然福音界受他的影響至鉅,許多尋求真理的人從他的著作裡得到啟發,突破信仰的瓶頸,皈依基督,然而,他的神學思想與福音界並不十分契合。例如,他對“聖經權威性”的解讀,對“救贖論”的看法,以及對“煉獄”的態度,都與福音派有相當距離。鐘馬田甚至懷疑他不是基督徒(註3)!         魯益師對基督教的貢獻,確實不在神學上,而是在文化對話和護教上。華人基督徒可能都讀過魯益師說理式的《返璞歸真》和他寓言式的《納尼亞傳奇》。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文體出於同一位作家,令人納悶;而這正是魯益師特殊之處。        巴刻出身牛津,早就知悉魯益師是牛津最有口才的教師。他稱一生受到魯益師的影響極大。1998年,巴刻寫的紀念魯益師百年誕辰的長文中,提到自《返璞歸真》和《地獄來鴻》所受的啟發(註3)。         巴刻特別提到,1945年他在牛津剛信主的時候,讀到魯益師在1933年寫的《朝聖者的退後》(仿《天路歷程》),讓他對西方智識界有了清楚的瞭解。他對這本書愛不釋手,屢屢重讀。         《朝聖者的退後》是1931年底魯益師信主後寫的第一本書,副題是:“對基督教、理性和浪漫主義一個寓言式的辯護”。在第三版的序言裡,魯益師說:“所有精彩的寓言,目的都不是隱藏,而是顯露真理(真實),藉著幻想把內在的世界具體化地表現出來。”從這第一本書,我們就可以看見他後來的寫作方向。         直到今天,他的護教作品還是被福音界視為典範,是競相模仿的對象。例如,紐約救贖主教會凱勒牧師,和英國賴特牧師(N.T. Wright)的護教著作,就是受到他的影響(註4)。然而,這些都遠不如魯益師的來得生動、活潑和通俗。更沒有人能夠像魯益師一樣,把寓言故事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充分傳達了基督教的信息,被孩子與成年人共同喜愛。 年代勢利眼         面對英國神學家的批評,魯益師有一次解釋:“……要麼是高度情緒化的奮興式信仰,要麼就是精英文化中神職人員艱深的論述。這些表達方式,與一般人脫節。我所做的工作就是‘翻譯’,把基督教的教義用一般人所能瞭解的語言表達出來。”(註5)         所謂“一般人”,就是那些受到現代思潮影響的人。現代人總認為:凡是“舊的”,就是過時的。凡是“新的”,不論是新科技,或新想法,都是好的。對這種“年代勢利眼”(chronological snobbery),魯益師深不以為然,認為那是智識上的懶惰(這也是現今流行文化的問題)。魯益師質問:流行的商品在貨架上能擺多久?真正可貴的,是含金量(不變的價值)!         魯益師早期學習上喜歡走捷徑、追潮流,幸得好友歐文.巴菲爾特(Ow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