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02

   “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林後》 2:14) 在人顯著的失敗中,神得著最完全的勝利。 在一切神應許我們進入的艱難中,神在替我們造成機會,使我們在他裡面學習信心的功課,藉著主基督誇勝,大大榮耀他自己的名。

No Picture
成長篇

十字架的道路 ──復活節之默想

曾思瀚著/吳瑩宜譯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 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可》8:34)對于二十一世紀的西方讀者來說,《馬可福音》8:34所蘊涵的經文意義,似乎顯得生疏又 遙遠。然而,這節經文的存在,是超越時空與文化界限的。它要求歷世歷代、各國各方的讀者,不但理解、領受經文的涵意,並且在經文的實踐上付諸行動。當我們 仔細觀察此節經文的上下文時,我們發現耶穌藉《馬可福音》8:34明確地提出了跟從耶穌的基督徒,所應具有的兩個重要特質。   第一、跟從耶穌,就是願意承傳耶穌的使命。         在《馬可福音》8:31-33中,彼得誤解了耶穌對于自身使命的說明。他所預期的耶穌,是猶太人理想中那位得勝的彌賽亞。因此,他攔阻耶穌預言有關自己的受 死與復活。耶穌對于自己身負十字架使命的教導,與當時猶太人所持有的信仰理念不合,很難被當時祂的門徒們所接受,更遑論成為今日讀者熟悉又能認同的觀念 了。誠然,未必每位基督徒都將如同耶穌一樣,走上被釘十字架的道路,但耶穌要跟從祂的人明白,犧牲乃是祂使命的本質。藉著此節經文的教導,耶穌要求跟從祂 的人,仿效祂的樣式,活出捨己犧牲的生命。如此說來,教會,這個由信徒所組成的群体,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耶穌使命的承傳者,因此,我們說教會是耶穌在地上 的身体。 第二、跟從耶穌,就是願意計算並付上跟從的代價。         雖然當耶穌教導門徒有關自己的受死與復活時,門徒未必完全了解耶穌必須上十字架 的意義,但毫無疑問地,他們非常明白與十字架緊密相連的無盡羞恥及社會疏離。我們生活在提倡宗教自由的社會中,是一群幸運的佼佼者,實在很難体會跟從耶穌 可能為自己帶來的各樣艱難。事實上,“美國人”的稱呼,常被視為“基督徒”的代名詞。然而,這種有名無實的“基督徒”,或者是統稱的“基督教國家”,只是 第一世紀巴勒斯坦那種確實完全的信仰劣質替代品。如果生活在信仰自由中的當代基督徒,願意宣告並實踐新約聖經中的根本教導,那麼,社會亦必將以無情的羞辱與疏離,予以敵視和打擊。         在紀念耶穌基督復活的時刻裡,《馬可福音》8:34的經文再次提醒我們,耶穌已經藉著祂的受死與復活,證實了祂所肩負的 神聖使命。基督徒當以十字架的羞辱為懷抱,並以復活的大能為榮耀,效法耶穌基督的捨己與犧牲。以此來彰顯信徒裡面基督生命的基督徒,必然遭受一些不可避免 的個人損失。正如耶穌基督在大約兩千年之前親自對于門徒的教導,為主捨棄個人的利益並非什麼了不起的作為,它只不過是基督徒生命所特有的本質。         當我們領受救恩所為我們帶來的無盡豐盛之時,我們更應該嚴肅地面對基督徒所當行的責任與義務。在十字架的道路上,恩典與責任無法分割,乃一體之兩面。深願所有白白承受恩典的基督徒,甘心走在十字架的道路上,跟隨耶穌基督的佳美腳蹤,一生無怨亦無悔!   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哲學博士,主修聖經研究。目前任教于海外神學院,主授新約。今年將以訪問學者的身分,受邀前往南非自由邦省大學講學。他專研《加拉太 書》的博士論文From Slaves to Sons,已於2005年出版。他的第一本中文著作,《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之人物研究》,出版於2006年10月。

No Picture
成長篇

三日三夜,或是三天兩夜?

陳瑞,蔣宏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于是,每年三月末或是四月初的一個星期五,就是受難節,接著的主日就是復活節。如此誤解聖經,直到如今。      這個傳統一定不是當日史實,因為主明明地說:“約拿三日三夜在大魚腹中,人子也要這樣三日三夜在地裡頭。”(《太》12:40)而從上述天主教的傳統推測,主在地裡卻只有三天二夜,這看來不協調之處,在教會歷史中,一直提不出圓滿的解釋。(參考書1及3)      關于主耶穌和使徒們吃最後逾越節晚餐,和主被釘十字架的日期,《約翰福音》與前三本福音書,似乎有不同的記載。前三本福音書記載最後的晚餐,似乎即是逾越節 晚餐,而主耶穌則是在逾越節的那一天被釘十字架。逾越節應是猶太人宗教月曆的一月十五日,但猶太人的一天是從頭一天的傍晚開始(《創》1:5),亦即正月 十四日黃昏(《利》23:5)開始的。     《馬可福音》告訴我們,“除酵節的第一天,就是宰逾越節羊羔的那一天,門徒對耶穌說,你喫逾越節的 筵席,要我們在那裡去預備呢?”耶穌給他們指示之後,“到了晚上,耶穌和十二個門徒都來了”(《可》14:12-17)。因此馬可福音告訴我們,最後的晚餐亦即逾越節的筵席,而主被釘十字架就是在逾越節那日。《馬太福音》、《路加福音》也是這樣記載。      但問題是,正月十五日也是除酵節第一 日,必須守聖會,乃是個大日子,什麼工作都不可以做(《利》23:7)。猶太人怎麼會要求這天將主釘十架呢?而且十四日晚已進入逾越節,黃昏就已進入除酵 節的安息,此時主又怎麼會被那些披著敬虔宗教外衣的猶太人逮捕呢?(《太》26:47)可是,《太》27:15;《可》15:6;《路》23:17告訴我 們“這節日”指的是逾越節。      如果主耶穌是在一月十五日被釘,此時主耶穌和使徒們已吃過了逾越節的筵席,也就是最後的晚餐。根據前三本福音書的記載,主耶穌的確是在一月十五日被釘的。但是另一方面,《約翰福音》卻十分肯定地說,耶穌是在逾越節前一天被釘,其最後晚餐的記載是這樣的:“逾越節以前”(《約》13:1)。猶大離開閣樓,門徒以為他是去買逾越節所應用的東西(《約》13:29)。     彼拉多坐堂審判主耶穌的那日,是預備逾越節的日子(《約》19:14),有很多猶太人在場。而猶太人是不敢在逾越節進衙門的,恐怕因此不潔而不能吃逾越節的筵席。(《約》18:28)如此說,主耶穌是在正月十四日被釘十字架,不可能吃逾越節的筵席。       所以到底主耶穌和門徒吃了逾越節的筵席嗎?四本福音書之間有矛盾嗎?(參考書2)         自從1947年死海古卷發現後,根據一些新的資料(註4-9),謎底終于揭曉了!根據死海附近山洞所得的資料,早在1965年就有法國聖經學者Annie Jaubert發現(註5),原來當時在耶路撒冷城,有兩班人──以法利賽為主的猶太人,和以愛色尼人(Essenes)為主的猶太人,分別在不同的日子,紀念逾越節。         那些愛色尼人集居在耶路撒冷的馬可樓附近,他們是守獨身主義者,過團体集居生活,住在一大樓(《可》14:15),凡物公用,不能有私人財產,不接納女性,所以男人要自己打水(《可》14:13;《路》22:10)、燒飯。他們清心等候彌賽亞的降臨,生活非常嚴謹,勤讀聖 經,謹守神的話,不參與政治,與世無爭,不服羅馬帝國統治。       根據法利賽人的傳統,逾越節是正月月亮最圓的那一天,因而有時是週三,有時是 週四,每年不同。主被釘那年,法利賽人法定的逾越節是週五,但愛色尼人不同意這算法,他們認為應根據日曆,即The book of Jubilees。(該月曆以三百六十四天為一年,正好一年有五十二星期,所以每年的節期都在同一天,算出來每年的逾越節都是週三。       所以,當時在耶路撒冷有兩個逾越節,撒都該人和法利賽人紀念的逾越節是法定的日子,而愛色尼人卻在每年正月中的同一個週三慶祝。因此,他們在週二太陽下山後,就吃逾越節的筵席。       因此,在看這四本福音書時,好像它們之間有矛盾,其實,前三本福音書的記載,是以愛色尼人的逾越節算法來敘述的;而《約翰福音》卻以法利賽人的方法來敘述。所以四本福音書所記載的,都是當時的史實,只不過是出發點不同。       還有一點,如果根據傳統的說法,主耶穌真是在星期四夜被捕,而又在第二天一早被判死刑的話,中間只有約十個小時,在這短短的十小時內,主耶穌在不同的地方七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01

   “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路 18:1) 懇求的禱告若是沒有得到答應,就該集中以前所有的力量,繼續求神,直等到神給你應許,或是成就。如果神已經聽了你的禱告,仍該繼續禱告,只是懇求的禱告應當改為讚美和感謝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