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穿過夜色的正午

劉旦業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微弱夜色下        我是生在大陸,長在臺灣,活在美國的華人。我母親是個識字不多的傳統中國婦人,到台灣後雖然家境逆轉,但逢年過節她仍然保持了某些簡單的祭祖儀式。譬如說,會在寫上斗大的劉字案前擺上鮮花、素果,燒柱香。小時後我最常做的是,過舊曆年時跟著母親到臺北近郊的寺廟去上香。           我所住的街上,不遠處有一間小教堂,教堂圍牆上有斗大的“神愛世人”四個字。唸小學時每天走去學校與回家,都要經過這間教堂。但直到我長大去南部唸大學為 止,從來沒有一個人向我解釋過這四個字的意思。每當星期天,總有悠揚的詩歌聲飄到圍牆外的街道上。在那些年代,我對基督徒的唯一印象是,一群會唱詩歌的人。           1964年我考入台灣成功大學,開始了四年的大學生涯。頭一年住的地方離校不遠,約五六分鐘的腳踏車程處,有一間浸信會。我所住的是擁有一排學生宿舍的民房,每個週間有一個晚上,教會牧師就會來帶查經。          很奇怪的是,平常略顯喧嘩的宿舍,到了那晚就顯得特別的安靜,好像學生有意迴避這段查經的時間,晚飯後就一個個開溜了。我是少數留下的人中的一個,實在不是我喜歡查經,乃是不好意思開溜的緣故。如此宿舍查經,成了我聖經知識的啟蒙。          當時成大會計統計系的主任姓程,他的夫人是我母親親戚的學生。因有如此的關係,每逢過節,他們總是邀請我到他們家中吃飯。我對基督徒的真正印象,就是從他們 身上開始的──和平、良善、又有愛心。後來我也開始參加浸信會,也是他們所參加的教會的主日聚會,並于1966年信主、受洗。          在服完兵役,準備來美留學前,我專程回到成大向他們辭行。當他們送我到門口時,在微弱的夜色下,放一個信封在我手上說,這裡有美金二千元,希望對你的留學費用有所幫助,以後有能力再歸還。          我父親那時正在四處張羅留學保證金,或許是這消息間接傳到他們耳中,在六十年代末,這不是一筆小數目,可能是他們一生積蓄的大部份,但是他們竟如此看重、信 賴我。雖然後來我靠著打工將這筆錢如數還清,然而那晚的情景令我至今難以忘懷。一個基督徒家庭在我身上的影響是如此深遠,以致後來我能夠存回報的心,對待 一些需要幫助的人。 清晨的夢境           我受洗後,並沒有更進一步追求神的話,更不知道如何活出一個基督徒的樣式。如今回想起來,主要原因,一是內在沒有追求的心,二是外在沒有屬靈的帶領。剛發芽的生命因而自生自滅。          1969年至1975年,是我靈性的黑暗期。在美國的留學、打工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沒有信靠神,因為已將神全然忘記了。          1972 至1977年,我住在美國南部的亨城,一方面工作,一方面繼續進修博士。這城是太空總署研究中心的所在地,素有太空城之稱。當地華人不是學生、教授,就是 專業工程師。有幾家愛主的家庭成立了查經班(後來設立了教會,這些人有的至今仍為教會長老,有的全時間奉獻為傳道人,有的獻身于泰北的宣教工場)。我則從 原先被動去參加,到後來查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固然是因為我不再是單身的緣故,但更主要的是,我体驗到了全新的感受。雖然當時我對聖經真理的認知,依然 是模糊、片斷的(或許是只聽不講、不花功夫的必然結果),但那幾個家庭為主擺上的事奉態度,卻成為我日後在教會事奉的榜樣。           1977年4月的一個清晨,我從夢境中醒過來。我夢見母親站立著,手拿聖經說要去教會。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夢,因為自從母親跌倒後,就半身不遂,躺臥床上已近五年。我將夢境告訴妻子,她的立即反應是,要有人就近向我母親傳福音。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對〈全職或帶職〉一文的回響

微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舉目》內容包羅萬象,作者既有全職、半職教牧同工,也有一般信徒。我十分喜愛這本旨在幫助靈裡有追求的基督徒成長的雜誌。但從不同執筆者的文章中,也看到了人的不同著眼點,我想,這應屬于“萬事互相效力,使愛主的人得益處”了。          《舉目》第10期崔思凱弟兄的〈全職或帶職〉一文,所提出的一些觀點,本人就十分認同,例如:神聖祭司的身份已被每一信徒所取代,而大祭司就是主耶穌基督。崔 文又引用了前輩加爾文提倡回到聖經裡,來檢驗任何教義與制度,更提到“應在生活的每一方面都神聖,而不僅是在教會服事時!”又如關于呼召的觀念,馬丁路德 發展的,“不是到曠野才叫做呼召”。我特別認同的是:“神呼召我們不是到某一個職位上,而是到一個事工上。應把職位與事工的異象分開,不必用職位作為呼召 的對象。”           由于這幾年一直有機會參與不同教會的事奉,我看到有不少教牧同工,一直抱著為主牧羊的心態,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謙卑敬 虔地事奉。但是確也感覺到,傳播神道的講臺軟弱無力,並時時看到一些標榜著蒙呼召、有異象要牧會的人,卻不致力于事奉主,而是著力于抓住這個職位所帶來的 名與利,甚至不惜運用世俗的手法玩政治把戲,把教會變成了追名逐利的舞台。導致教會日常的支出龐大,用于宣教的奉獻被挪用。記得有一位牧者講過一句話: “用于宣教的費用大過于日常支出的是一個好教會。”此話深得吾心。           然而,另有一些教牧同工,卻矯枉過正,只著眼于如何領導教會與世界接 軌,著重普世差傳。這並不錯,但是一個宣教的教會,如果忽視了對弟兄姐妹的培育造就,就會宣教後繼乏力。只有信徒的靈命在神的道中得到培育,才能有生命的 改變,才有真正的事工。因此,我非常贊同蘇文峰牧師在《舉目》第9期〈息息相關〉一文中,所提出的:從靈命到生活再到事奉的原則。三者息息相關,彼此互 動,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將主的大使命變為真實的行動。           牧者的身教重于言教。中國有句俗話:察其言,觀其行。《雅各書》2:17提到:“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光是吶喊,光是言教,沒有活出來,而沒有一顆火熱的、事奉的心,認真体會主耶穌諄諄叮囑彼得的:“牧養我的羊,餵養我的羊。”那就會將神的羊帶向斜路,偏離了正道。           牧者的作用是明顯的,忠心的僕人不事二主,必能身体力行主的教導。切盼一切有志于事奉的信徒,或已成為傳道、牧師的,能真正明白神的呼召,明白那不是呼召你我到一個職位上,而是到事奉主的工作中,榮神益人,做神的好管家。 作者原為大學教師,已退休,現住加拿大溫哥華。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全職或帶職?

崔思凱        看完《舉目》第九期熊璩所寫的<基督徒的文化使命與雙職事奉>後,引發我有以下的思考: 一、全職服事更神聖?          一些基督徒,尤其是剛認識主的基督徒,常發現教會中談論的某些問題,他們覺得很重要卻在聖經中找不到出處。         其中較顯明的,就是全職服事這個議題。多數信徒都認為全職服事的傳道人或是牧師,是很值得尊敬的。若是有人問,如何成為一位全職的傳道或牧師呢?通常的答案都是,你需要有個呼召。接下去會問,如何會有呼召呢?答案是,只有有呼召的人才曉得……          當我們去聖經中找答案時,似乎找不到聖經中有什麼教導,叫人去羨慕做全職的工人,但是有叫人羨慕先知講道的恩賜(《林前》14:1)。也找不到例子,說明一個全職的工人比一般的職業更神聖。 二、舊約中的全職服事          從舊約的角度,我們來談一談全職事奉。摩西在曠野時,神就指示他,利未人是被神呼召全職服事神的(《民》3:12)。那時大概有兩萬兩千個利未人(《民》 3:39),不是所有的利未人都可以成為祭司,只有亞倫的子孫才可以成為祭司。其他的利未人只在祭司的指導下,在聖殿裡做各式各樣的事奉,可以成為教師或 管理,守衛或甚至是收聖殿的稅。         這個傳統延續到大衛作王時,在《代上》24章看見,當時撒督是大祭司。主前四百八十六年,當迦勒底人侵佔耶路撒冷時,尼布甲尼撒王把聖殿毀了。直到所羅巴伯回來後,重新建造聖殿,聖殿的制度又恢復。祭司的制度一直延續,到主耶穌時,在聖殿裡服事的祭司還是照著舊約的律法。         可是當時即使是撒督的後代,人數也很多,而聖殿只有一個,所以撒督的子孫多數人是輪流在聖殿裡服事。在《路》1:23,看見撒迦利亞在聖殿裡服事,他每六個 月在聖殿服事一個禮拜(註1)。你可以叫這些聖殿服事的人是全職,但是他們有許多時間是在休息的,而且這些利未人不需要有所謂的特別呼召,他們生下來就被 選擇做全時間服事的。          你也可以說利未人是神聖的,比其他以色列人神聖,也可以叫其他的以色列人為平信徒。假若用這原則來看,大衛和耶穌都不能稱為聖職人員或全職事奉。因為他們不是亞倫的後代,也不是利未人。從血統來看,他們是猶大的後裔。 三、新約中的全職服事          在新約裡,耶穌是不是一個全職或半職的神職人員呢?那也不清楚。前三十年,他沒有出來全職傳道時,他是帶職,是一位木匠。使徒保羅是否是全職或半職傳道呢?也不清楚,因為在他傳道生涯中,他有時織帳篷,有時是全職。          在整本新約中,好像找不到一個出處,是特別強調要全職或全職比帶職更神聖。可是在耶穌基督時代,撒都該人在社會中確實是一個高貴的階級(註2),一些聖經學 者認為他們是撒督的後代,而且當時是在聖殿裡服事。其中也有人是做生意或在政府裡做官,可很顯然地,他們被社會認為是高貴的階級,比平信徒高人一等。         《徒》5:17中,指出大祭司和許多有權勢的社會人士,都是撒都該人。所以當時是有一個分界,與撒督後裔連上關係的,是尊貴的族類。          可是聖殿祭司的制度,在主後七十年,當提多將軍入侵耶路撒冷,把聖殿夷平時,這個制度也跟著走入墳墓。從那時到現在,再也看不見聖殿與祭司的制度,取而代之的是新約的教會。          神為什麼讓祭司的制度從歷史中消失,而以新約的教會來代替?《彼前》2:9說到,神聖祭司的身份已經被每一個信徒所取代,而大祭司就是主耶穌基督。在《希伯來書》4、7章特別強調這一點,而且聖殿也取消而以基督的身体代替(《約》2:20)。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觀(二) --恩賜的管家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彼前》4:7-11:“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 你們要謹慎自守,儆醒禱告。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你們要互相款待,不發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賜的好 管家。若有講道的, 要按著神的聖言講;若有服事人的,要按著神所賜的力量服事,叫神在凡事上因耶穌基督得榮耀。原來榮耀、權能都是祂的,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林前》4:1-2:“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主權在上帝         《林前》6:19-20講得很清楚,保羅說,我們不是自己的人,我們是用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我們的身子上榮耀神。我們不是自己的人,因為我們已經被神以耶穌 基督,這個最寶貴的代價買贖過去了,我們的主權在上帝的手裡。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賞賜託付給我的,我只是一個管家,這個管家和地位是神透過愛來感動的, 讓我們能夠明白基督的救贖。《林後》5:14-15:“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 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笨的傭人,主人講一件,就做一件,不講就不做。如果這個僕人忠心有見識,能夠瞭解主人的心 意, 主人就升級讓他做管家。管家不需要耳提面命,他懂得主人的意思,會揣摩,會主動去做。上帝不叫我們做無知的騾馬,用嚼環轡頭勒住。而是要鞭策我們,改正我 們,管教我們,藉著祂眼目的引導,要我們學習,做主動負責的管家。         另一方面,《箴言》3:5:“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我們的能力和機會都是出於神,沒有甚麼可誇的本事,都是承受,都是上帝恩典所賞賜的。所以,客觀來講,主權不在我的手裡;主觀來講,因為基督愛的激勵,我甘心樂意把主權歸還給上帝。 關係最重要         奉獻是本分,是起碼的。如果我們不懂得把最愛的給上帝,我們就不懂得什麼叫愛主超過一切。我們的自我保留,會阻礙自己對神旨意的明白和領受。當我們願意把最 愛奉獻的時候,上帝可以把它再給我們,就好像以撒回到亞伯拉罕的懷中──那將是一種不同的感受,因為它是從主來的了。我們就曉得,神在我生命裡面,祂是至 寶。         在一切的關係裡面,最重要的是跟神的關係要對。我們跟神的關係對,我們跟人的關係才會對,我們跟自己的關係也才會對。跟神的關係對, 就是認識祂是我生命的主,我是祂的兒女,祂所愛的,是祂的僕人。如果有對的關係,而不去親近主、愛主、領受揣摩主的心意,這個對的關係也不會改變我們什 麼。所以,要有對的關係,還要有好的關係。 恩典與恩賜         《林前》12:1-11:“弟兄們,論到屬靈的‘恩賜’,我不願意你們不明白。你們作外邦人的時候,隨事被牽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啞巴偶像;這是你們知道的。所以我告訴你們,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 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職事也有分別,主卻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別,神卻是一位,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 […]

No Picture
成長篇

今晨問自己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晨間漫步在佈滿露水的小徑,腦海中驅趕不走生命價值的思緒。還記得十七歲左右曾經認真地尋求,想得到這個答案。然而,隨著上大學、出國、拿學位、做事,淡忘了當年尋求的急切感。         信主廿多年,若有人問這個問題,我想自己可能會不經思索地回答心中的標準答案,就是“做神的兒女是我生命的價值”。然而,在這個清晨,我誠實地捫心自問,做神的兒女真是我生命的價值嗎?我是否因為成為神的兒女,而與世俗之人的生活不同呢?他們對金錢名利的追逐,是否也是我心之所嚮?         “如果我視為可誇之處,不是我生命真正的價值,那麼我就是虛度歲月,浪費生命了。”我輕輕地對自己說。我到底當如何,才不枉此生?尋求答案的渴望更迫切了。         我想到自己的事業與成就。我明知事業與財富沒有永生的價值,然而,事業成就的高低及回饋仍然牽動我的喜怒哀樂。我深深懊惱自責,無法忍受自己表裏不一,浪費光陰追逐沒有永生價值的事物。         我聽到主慈聲對我說:“孩子,你並沒有浪費時間,因為在這段經歷中,你体驗了我的豐盛與引領。我回應你的禱告,為你預備助學金,給你研究的論題,陪你經歷各種考試,尚未畢業就預備一份工作給你。只是你錯把我的恩典當做寶貝,而忘了賜恩的我。”         我滿懷羞愧,為自己的愚昧懊悔。我繼續又問,什麼是我的生命價值啊?我的事奉該有永生的價值吧?於是,我掰開手開始數算﹕“主啊!你是知道,我曾經四年如一日帶領小組查經,我也參加詩班,主日領詩讚美你,我曾經花許多時間在大專研究生團契事奉你。我任教會同工,我也掃教會廁所,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主尚未回答,“將身体獻上當做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羅馬書》12:1﹚已閃入我的腦海。我垂頭喪氣,看來我生命 中視為可誇之處都不是我的。然後,我聽到主輕聲說:“事奉我乃是個恩典!你在事奉中經歷我的慈愛與信實,看到我作為的奇妙。”我恍然大悟,原來事奉也是恩典。         我百味交集地往前走,仍舊不解自己生命的價值:“主啊!我的生命真有價值嗎﹖我今生當追求些什麼?”         主輕聲地回答我﹕“孩子,認識我乃是你生命的價值。”我納悶不解,我問﹕“主啊!我實在不明白,認識你與我的生命價值有何相干!”         話才問完,我突然領悟到自己若是不認識神,生命根本沒有意義可言。過去所經歷的每一件事,不論是歡樂、是哭泣、或是咬緊牙關往前行,都是神的美意,叫我更認 識祂的聖潔、祂的良善、祂的信實、祂的慈愛及祂的公義。更重要的是,這些叫我知道,雖然人生道路並非一路坦途,但是祂顧惜我,且樂意與我同行。         我輕哼著讚美詩歌,小心翼翼捧著答案,踏上歸途。         回家後,打開當日的靈修經文。神的話語躍入我的眼簾:“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 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9:23-24)         我歡喜地接受了,下定決心要更努力認識神,在生活大大小小的事中体驗祂的同在。“更深地認識主及明白祂的美善,將是我一生的目標,是我生命中真正可誇耀之處。”我想。         突然,腦中閃入一句經文,“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哥林多前書》12:3)我恍然大悟,原來就連認識神也是出自神的恩典。我 的價值不在乎我曾做些什麼或是我能做什麼。我不需要汲汲營營,提升自己生命的價值。我是基督重價買來,我的生命全然是神的恩典。         […]

No Picture
成長篇

音樂人的心願

楊戈芳         我常常在神面前禱告,願我所做的事情得祂的喜悅。自五年前在舊金山州立大學任教,並接任亞歷山大四重奏第一提琴手以來,我的足跡遍及北美、西歐,唱片也錄製了不下十張,在事業上多蒙主祝福。         但長久以來我在事奉的事上有負擔,也覺得虧欠。從前在美國中西部辛辛那提市讀書時,我參予諸多的教會活動,特別是在音樂上常有讚美的机會,心中甚覺甘甜。工 作後因旅行的緣故,放棄了很多這方面的活動。後來慢慢明白我所處的地位和環境,榮主益人的心願雖相同,但採取的方式卻是不同了。我接觸的人之廣泛是常人莫 及的,好好利用起來,也是做主見証的好途徑。例如去年去荷蘭演出,在海牙見到一位十幾年未見的老校友。演出結朿後,交流一番琴藝,便一口氣談話到第二天日 出,話及生活小事,人生大觀。分享福音自然是其中一大話題。前不久收到她的來信,得知她已受洗歸主,我心中為她高興。        從我初信主接觸聖樂以來,我時常感嘆聖樂的精美,但也希望有更多的重華人文化、動華人情感、入華人心靈的作品。我為音樂人,自然對聖樂在這方面的缺乏較為敏感,幾度躍躍 欲試,意圖在教會音樂中展開一個新的領域,以樸素、直接為風格,集歌唱、靈修和讚美為一体,為眾人創造一個有靈感、而又平易近人的意境。但我一直心有餘, 力不足,也知道這不同於一般的商業性音樂,沒有主自己的祝福和帶領,就沒有可能成功。         97年夏天在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市的一個退修會中,我的分享在幾位弟兄姊妹中引起共鳴。之後就有弟兄姊妹提出資助的奉獻,又有人提出擔任事務上的責任,而音樂製作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常人遇事,又驚又 喜,而我卻是先喜後驚。喜的是看到當今華人聖樂復興的開端,主按祂的時間在我們事奉的願望上預備和帶領,驚的是出版發行音樂產品,千頭萬緒,稍有閃失,就 會引起一系列的困難,比如風格的確定,特色的形成,發行上的安排等等。第一批CD音樂光碟片的製作,經歷了不少的艱難。與我在音樂上合作的何曉明弟兄,施 展開他在音樂寫作上的豐富才華,但也可說是日以繼夜地工作,以適應一大批新購置的樂器和設備。他告訴我他常常在深夜從床上跳起來趕記下頭腦中突然冒出的想 法。         在進入錄音室做最後錄音合成的前後,我都在各地旅行演出,十分勞累。如果那幾天不能完成,就得推遲全部計劃。當時身、心上的壓力 非常大。還記得那天出門前,收到在此事工上全盤負責的同工祝健弟兄回應我前天晚上請他為錄音代禱的E-Mail:“……以我能有的最好的知識、理解、力量 和動机,我為神做此事奉,心存平安,知道祂才是掌握萬事,並被我們以誠實的心靈和雙手所榮耀的神……”從前也受過多少次主內的激勵,但這次卻十分不同尋 常,直到今天,這段話仍然貼在我的臥室,似乎每天都得提醒。         我感謝神為此事工開了一個美好的頭。第一批CD《你真偉大》(小提琴與樂隊)為今後的工作設立了一個極高的標準,已在北美各大基督教書店發行。98年計劃的幾張CD的製作已經開始,將以傳統詩歌為中心,以“我靈歌唱”、“讚美救主”等主題依次出版。         事奉神,是甘甜,是喜樂,但從來都是不容易。我每天都在問自己是否是盡心、盡意、盡力。有一日回家的路上,十分疲勞,在車上放起我們剛剛完成的音樂,心緒似乎慢慢地回到安靜中,對神的感謝之心油然而 起,知道有此感受,是神的祝福。我住在海邊,每天回來,都會欣賞那海闊天空的景觀,在那一刻,連這景色都好像在與我同唱“你真偉大”。 作者目前從事的“棕林聖樂”事工,旨在為華人教會和信徒提供高質量的聖樂音響資料。他們所出版的CD適合個人靈修,聚會伴奏,可聽、可唱、可分享。若讀者對此事工有興趣,請洽主任祝健弟兄,傳真(505)837-9637,電話為(505)872-3980。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