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本于信以致于信 ──海外基督使团简介

文╱冯浩鎏,译╱王凯琪,朱家慧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5期 1.知难而进 在19世纪初,西方人要到中国,绝非轻松容易的事。1807年,马礼逊到达中国,往后50年间,超过214位宣教士前赴中国,其中44位男宣教士和51位女宣教士,还有许多宣教士的儿女,都葬身于中国。 工业革命带来进步,然而在19世纪从英国乘船到中国,仍需时5到7个月。航程中风高浪急,以致中国内地会劝谕同工在行装中带一罐饼干,以备晕船时可以止吐。 这一切艰难险阻,却拦不住一位英国青年火热的心,他定意追随马礼逊的脚步,把福音传给中国人。年方21岁的戴德生,年少未艾,缺乏经济支持,就毅然踏足中国。 经过6年“短宣”,戴德生抱病返回英国,但他心中仍惦记着中国内地的属灵需要。1865年,他创办中国内地会,以10英镑开了一个银行户口。1866年5月 26日,17位成人和4位孩童,与戴德生夫妇一起启程,前往中国。就这样,中国内地会正式投入工作。到1930年,内地会在中国的宣教同工几达1,300 人。 信心,无比的信心,注目神的应许 专一仰望主 轻看难成的事 宣告:“祂必成全!” 1965 年,中国内地会成立100周年,赖恩融(Leslie Lyall)著成《知难而进》(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一书,记述中国内地会在戴德生离世后,如何继续延展。在书的扉页,他写下这首短诗,表明宣教事奉不能单凭一腔热血,更需要有根有基 的信心。中国内地会以致今日的海外基督使团致力追求,甚至甘愿摆上生命的目标,就是叫主名得着当得的荣耀! 去年,我们庆祝中国内地会成立 140周年,为神的信实献上感恩。面对悠久的历史,隐藏着两极的危机:一个极端是高举差会的先贤,而忘却了归荣耀给神;另一极端是,抹去以前宣教士的一切 属灵功课,好像丢弃历史是唯一开创新路的方法。“以便以谢”: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撒上》7:12);“耶和华以勒”:耶和华必预备(《创》 22:4)。从戴德生开始,直到如今,这两个应许仍是我们所持定的。 所有的差会,包括海外基督使团,不仅要从历史学习,亦要与这一代、甚或下一代接轨,向年青人发出挑战,激动他们的良知,建立他们的信心,开阔他们的眼界。正如在1885年,剑桥七杰回应神的呼召,献身中国,我们也同样地为新生代祷告。 2.追求圣洁 “迫切地把福音传遍东亚,叫主名得荣耀!”是海外基督使团的宗旨。使团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荣耀神。我们所作的一切都不能离开荣耀神,若偏离这目标,使团就再没有存在的价值。我们迫切地传扬福音、建立教会,是因为我们深切盼望主的名被高举、得荣耀。 在使团最近的领袖会议中,同工一致认定神给使团最大的挑战,就是追求圣洁。也许有人要问为什么?追求圣洁跟荣耀神有什么关系呢? 尊崇神的圣洁 “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因为你们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所以你们必不得领这会众进我所赐给他们的地去。”(《民》20:12) 在 旧约里,神的荣耀和神的圣洁是经常并列的。《诗篇》的作者提出,以圣洁的装饰,归荣耀于神。将荣耀归于神,就是承认祂是全然圣洁,祂的公义、纯洁无与伦 比,祂满有权能、慈爱与怜悯。“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出》15:11) 承认和高举神的圣洁,是非常重要的。摩西和亚伦因为没有尊崇“神的圣洁”,被神责备。他们没有在以色列人眼前信靠神,尊神为圣,结果只能远远地观看应许之地,却不得进去(《申》32:52)。 尊崇神的圣洁就需要以信心信靠神。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不是要更大发热心,而是要追求更深厚的信心,当然,作工的热忱也不可或缺。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两种生命的消长争战 ──灵命成长之道

史耳山 本文原刊于《举目》17期 高峰到低谷       我在无神论背景下生长,近六年前来美国才接触基督教。在教会基督徒帮助下和许多书刊启迪下,经过激烈痛苦的挣扎而受洗信主。         信主后一段时间,仍如痴如醉地阅读圣经和有关书刊,勤作心得笔记,积极参加教会活动,也作过几次见证;回大陆时也排除障碍,利用机会传福音。我一直自以为尽了基督徒的责任,感到人生有了正确方向,心里充满极大喜乐。         然而随着时间一年年过去,当我反思自己受洗前后的情况,发现除了相信有神,和对基督教有浓厚兴趣外,其它并无多少改变。照样生活、做事、应酬;照样与人聊天 时牢骚满腹或义愤填膺,照样少不了论断他人,在家里照样与妻子因事争执……久而久之,读经也少了,除了遇到麻烦事,也不祷告了,参加教会活动也如履行公事 一般。我不禁暗自纳闷:当基督徒就是这样的吗?        有次因一件小事与妻子争吵动怒,她脱口而出:“你哪像个基督徒!?”当时听了如雷轰顶,真有些气急败坏。我说:“你自己不信主,哪有资格来评论基督徒?”说后自感理由不足,又补上一句:“我像不像基督徒只有上帝才能评判,不由你说了算!”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非常沮丧──不是怪她不理解我,恰恰是因为她与我处得最近、看得最清楚。扪心自问,我的确不像个合格的基督徒!        另有一次,有位弟兄说到:基督徒如果没有灵命上的成长,也不能进入天国,主也会把不结果的树枝砍去。他走后我立即去查圣经,果然经上写着:“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太》3:10)        我想,自己结了什么好果子呢?灵命有什么长进呢?不但说不上,而且这个问题连想也没想过。也就是说,在我的概念中,连有灵命成长这回事都不知道。相反地,却认为受洗成了基督徒,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这两件事让我从喜乐的顶峰,跌到困惑徬徨的洼地,又坠入了心灵颓丧的低谷。我感到非常懊恼痛苦:灵命成长,怎样成长?为什么还要有什么灵命成长?不是说得明明白白的,得永生是“本乎恩,在于信”吗?我信神一直不动摇,怎么还不行呢?        不久,我参加一次特会,发现自己有许多思想误区。在突破重重的误区后,终于走出心灵的低谷,下面就是我的若干反省。 生命要成长        我本来认为,既然信主受洗,就等于拿到了天堂的入门卷。这是第一个思想误区。        后来我逐渐明白:受洗只是新生命的起点,灵命成长的过程则是一生的事。如果灵命不能长进,思想、性情与未受洗前大同小异,甚至还多种可以进入天堂的优越感, 和处处高人一等的骄傲,那么反而会离主越来越远。主耶稣清楚地告诫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太》7:21)         如果受洗后没有脱离犯罪的常态,也必受惩。“义人若转离义行而作罪孽,照着恶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必因所犯的罪,所行的恶死亡。”(《结》18:24)         而且,明知当行的路而又偏行己路,结果会比原来更坏。圣经严厉警告:“倘若他们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后来又在其中被缠住制伏,他们末 后的景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他们晓得义路,竟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倒不如不晓得为妙。”(《彼后》2:20-21)这是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 架,明明地羞辱他。”(《来》6:6)主说“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在爱中重拾欢乐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17期         还记得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心灵低谷,奋力靠主的恩典爬出来之后,曾暗暗地下决心,不要再落入心灵的低谷。回首看那时的我,实在太天真了。走入心灵低谷本是人生的一部分。然而,我同时也体验到,每回的心灵低谷之旅,都是等候上帝施恩的时刻。          我的孩子一出生,就发现身体先天有些问题。并且由于她出生十天就开刀,发育比其他的孩子慢很多,她又特别没安全感,常常哭闹个不停。甚至别人多看她一眼也嚎 咷大哭。头几年,看到同龄健康的孩子,我心里总是酸酸的,不忍多看。然而,一路上,我学习抛弃自怜,仰望上帝,学习去爱、去祝福其他健康的孩子,也就慢慢走出这个低谷。         从而,我看见上帝常有特别的恩典在她的身上,体验到上帝比我还爱她,并且上帝也深爱我。         还记得一岁多的她,爱哭程度到了让我们受不了的地步。于是,我们向上帝恳求更有爱心,并且一直为她祷告。没有多久,她的爱哭就明显减少。等她三岁上幼稚园时,她的老师大大称赞她,赞美我真会教育孩子,因为她是班上惟一初次上学不哭的孩子。         有两年多的日子,我的身体不是这里有毛病,就是那里出问题。一度还因左半身麻痺上急诊室。我身边的朋友也是这个得癌症,那个得癌症的。后来,我母亲也诊断出癌症。我的心情真可说是愈来愈灰暗。         然而,在那段时间,我虽学习得很缓慢,但一步一步,我更深学习到上帝是爱我的,祂从未撇下我。我拒绝活在病痛的恐惧中,决心活在上帝的大爱中。这是意志力的决定。我知祂是我的主,我身体的主,我灵魂的主。我领悟到每一天都是祂赐予我的礼物,我学习去珍惜每一个日子。           从十多岁开始上教会到现在,内心最常发生的冲突,就是在面对教会中的纷争、不合,或是发现自己背后被人插刀,或是被误会时。廿岁时,曾想远离是非,寻找一片净土;几年后,断了这种念头,恳求主给我足够的恩典,让我一辈子不要因人的缘故离开祂。           然而,经过多年来,一件又一件事发生,今日的我才明白,教会是我学习爱的场所。爱可爱的人,何其容易;爱不可爱、甚至伤害自己的人,才是学习“爱的真谛”。           当被人背后不实地批评,我努力学习去祝福对方,看对方的好处。于是,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已痊愈,自义自怜早已跑到九霄云外。也不想解释,事情就过了。不在乎别人怎样看我,只在乎主怎么看我。          曾听过鲍勃‧琼斯(Bob Jones)的见证,他在1975年因车祸重伤──医生说从未看过受伤那么严重的人。他拒绝上医院,决心要死的话,就死在家中。于是,他被送回家。他躺在 床上,突然大呕血,身体十分疼痛。突然在最痛的那一刹那,他发现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身体,并且也不再有疼痛感。          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他穿过一个光的隧道,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两排人,一排是通向地狱。那些人的眼睛充满空洞与讶异。原来他们在世时,以什么为主,就受他们在世时的偶像綑绑,一同进入地狱。          另一排则是面对耶稣。等他排到前头时,他看见一个八十九岁的黑人妇女,身旁有好多天使陪伴她。他问为什么?圣灵回答他,她在世的时候是忠心的仆人,为上帝大 大使用。他听到耶稣问:“女儿,你学习去爱了吗?”那妇人张开双手,回答:“是的!”于是,耶稣亲吻她,打开自己的心门,让她走进去。           接下来,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她一生残废,四五岁起就只能躺在床上,但她常常祈祷。耶稣问:“女儿,你学习去爱了吗?”那孩子回答:“是的!”于是,耶稣打开自己的心门,让她走进去。          第三位是一个九十三岁的妇人,一生有五十年受关节炎之苦。耶稣问:“女儿,你学习去爱了吗?”她回答:“主啊!你是知道的。我年轻时,心里充满苦毒。我每周 上教会,但我常用言语攻击人,批评人。”耶稣对她说:“靠着救赎的恩典,你可以进来。”于是,耶稣打开自己的心门,让她走进去。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风筝上的细线

朱青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期            在美国旧金山金门大桥的这一头,看不清桥的另一头,桥很长,海很深,雾很大,但是并没有人因为害怕而止步,因为人们有信心,相信这座桥的坚实程度。            在中国的四川省有个有名的都江堰古代水利工程,修造这个工程的是当时的太守李冰和他的儿子,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就修了一座祠堂。从都江堰去那座祠堂,要过一座 吊桥,吊桥用钢索牵拉,中间铺上小木板,走上去摇摇晃晃,很像是军训的荡桥,下面又有波涛滚滚,水花飞溅,许多人上了桥又退回去,因为害怕自己会掉到河 里。             到了我国西南的横断山区,深谷纵横,俗话说:对面看得见,相会得半年。当地的民族就发明了一种溜索,用一根粗大的绳索,通过滑轮固定 在山谷的两侧,一头高一头低。要去山对面的人用手脚抓住溜索,人和物本身的重力使人在绳索上滑行,溜到对岸。除了当地人之外,外人很难有胆量身系一线在万 丈深渊上滑行,当地人却早已习惯这种交通工具,根本不感觉害怕。            我们敢于上金门桥,犹豫地上吊桥,根本不敢上溜索,都在于我们对那桥的相信程度,而我们的相信程度,又来自我们心里对那桥的评估和个人的经历。            有一个故事说,一个男孩子在放风筝,风筝飞得很高,飞到了云层上面,肉眼已经看不见。一个过路人问那个孩子:“你手里拉了一根线在干什么?”孩子说:“我在 放风筝。”那个人又问:“风筝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呢?”孩子回答:“我也看不见,但是我感到手中线上的拉力,所以我知道它在那里。”            这 种看不见却感觉得到的相信,就是圣灵在我们心里的証明。所以不要担心自己的信心太小,要紧的是,你信的是谁?我听说,一个著名的大瀑布上的吊桥也是从风筝 上的一根线开始的。有一天风向适合,造桥的人放了一只风筝飞向对岸,然后在放风筝的线上系了一根细绳子,由风筝拖到对岸,再在细绳上拴了一根粗绳子拖过 去,然后又把钢索拖过去,最后吊桥建成。如果我们信的是基督,即使开始的时候我们信心很小,可能像风筝上的那根细小的线,不足以成大事,但是神会参与后面 的工作,借助这根又细又小的风筝线,成就那信之桥的大工程。 作者来自中国,现住美国洛杉矶。

No Picture
事奉篇

山区的孩子 --回应《生死攸关论堕胎》

缪进敏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我在国内是妇产科医生。有一段时间赴农村做计划生育工作,经我手做过的人工流产近百例。           信主后,我深信堕胎只能在个别特殊情况下采用,绝不能由人随意选择。道理很简单,因为生命是神创造的,人不可杀人。当精子与卵子相结合成为受精卵时,就是新 生命的开始。因为一个受精卵具有父亲的23条染色体和母亲的23条染色体,形成新的22对常染色体和一对性染色体,这就是一个新的生命。           我所指的个别特殊情况,与《进深特刊》第8期中陈佐人牧师的意见大致相同,即危及母亲生命时,应采取堕胎。对因强奸怀的胎,以及产前诊断为畸形儿的案例,不可一刀切。我也赞成文中另一位刘穗生医师的看法:当事人在寻求神 的带领后所做的决定,外人不应该妄加批评。同时,基督徒在遇此不幸时,最重要的是寻求神的带领,而不是先打定主意非要堕胎不可。           另一个特 殊情况是如何看待国内的人工流产。我曾到过穷乡僻壤做计划生育。看着一群面黄肌瘦、衣不蔽体的孩子们,围着怀孕的母亲讨东西吃,实在觉得应该给这位母亲做 人流。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口庞大至今天的地步,是政策失误的结果,也是广大农村地区长期贫穷落后的结果和原因。采取堕胎控制人口,应看作是中国历史上特殊 时期的应急的暂时措施,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            可悲的是,因为缺乏正面的价值观教育,这种下下策被看作是处理事情的正常手段,视为理所当然。使从大陆来海外的中国人,因经济有些困难或学业紧张,或怕影响前程,便决定堕胎,心安理得,视之为常事。我认为不能这么做,这就与不能因穷去偷东西的道理是一样的。           我的老二是意外怀孕得来的,那时尚允许每家有二个孩子。当时我一人在穷山区工作,夫妇被迫分居两地。平时吃的东西很贫乏,全靠从上海带去的咸肉,咸鱼。吃完 后,便只能吃辣椒伴饭。因我无奶水,老大生下后,只能放在上海母亲家。怀老二时,正值家中处境悲惨。父亲在这运动中被迫害致死,母亲患胃癌晚期,婆母患了 肺癌。若老二生下,就只能随我住在山区,我本身就严重营养不足,哪会有奶水给她?当时又买不到奶粉,更无鲜奶,她将无法生存。           我面临二个选择:或堕胎,或生下后送人。我选择了后者。母亲设法找到一位上海郊区妇女。说定我生产后,不论男女,她马上领走。          产后,母亲与那位农村妇女坐在我的床边,等待婴孩从育婴室送出来。护士把婴孩放在我伸出的手臂上。就在那接触的一刹那,我好像受到电击,我的心一阵痉挛。我紧紧地抱着孩子,这是我的血和肉啊!我要把她送走的决心,在一刹那间烟消云散。 “我不送”,我对母亲说,“我要这个孩子。”            “但是……”母亲试图与我讲理。           “不!”我的嗓音几乎近于尖叫,“我不送,我能够养她,我带她走。”           母亲红着眼睛,把那位搞糊涂的妇女拉出病房。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背上的匣子

天爱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我的案头上一直摆着考门夫人编著的《荒漠甘泉》,我非常喜欢这本属灵书籍,每日必读,十数年如一日。       《荒漠甘泉》里有两则感人的小故事,一则讲述了一群聋哑儿童怎样甘心顺服,与主同行,另一则描述一个又瘸又驼的孩子,怎样因为一句鼓励鞭策的童语,接纳自我,迎向未来。 黑板上的字      有一天,一个无神论者前往聋哑学校参观,他发现一群聋哑学生在学习圣经时,十分敬虔专注,他看了之后颇不以为然。于是,无神论者迳至黑板,在上面书写了一道难题,考验聋哑学生的信心。       无神论者问:“上帝既然爱你们,为什么使你们聋哑,反倒使我们能说呢?”全班同学看见黑板上这个残酷严苛的问题,无不表情肃穆,静坐唏嘘。内心霎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为什么”,震慑得刺痛,不知所措。       窒息了几分钟,一个瘦弱干瘪的小女孩从座位上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黑板面前。全班同学屏气凝神,注视著这个勇敢的聋哑女孩。她双颊挂满了泪水,嘴唇不听使唤地颤动着。       她靠近了讲台,吃力地爬上椅子,右手拿起一枝粉笔,写下这样几个字:“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小女孩又聋又哑,无法开口说话,但是黑板上几个斗大歪斜的字体,却仿佛一针见血似地正中鹄心,也唱出了聋哑孩子的心声,“耶稣爱我,我爱耶稣!圣经如是告诉我,上帝的旨意尽都美好……” 背上的匣子       另外一则故事讲到,一位母亲带了一个又瘸腿又驼背的孩子回家与自己的儿子作伴。母亲事先三令五申警告儿子,千万要小心,绝对不可以用言语去伤害这个可怜的残障孩子,要将他视作正常普通的小朋友,一起学习、玩耍。       小男孩很懂事,把母亲的话牢记心中,每天和这个又瘸又驼的玩伴,一同读书,一同游戏。一天,两个孩子静静地在客厅里玩积木,好奇的母亲暗地躲在门缝间,想要偷听两个小男孩到底说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儿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你知道你的背上背了什么东西吗?”小驼背男孩甚是受窘,愣在原地一句话也答不出来。着急的母亲一旁震惊,料想儿子定是年幼无知,意外闯祸了。不久,儿子不急不徐地对小驼背男孩说:“这是一个装了翅膀的匣子,有一天,神要亲自替你打开,到时候你就能够像天使一样,在天空自由自在翱翔了。” 小小的心愿       我从事教职多年,有机会接触形形色色的残障儿童。无论是聋哑、失明、小儿麻痺症,抑或自闭症、唐氏儿、重度智障;每张脸孔、每个生命,对我而言都是一项极大的心灵激荡和精神考验。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张似曾相识的小脸蛋上,发现一颗隐藏在残缺肢体下的小小“自信心”,那是如考门夫人描写过的那种信心。让我在那一瞬间,竟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掠过脑际,真希望自己有一时片刻,也能像那勇敢的聋哑女孩,抑或背上驼著天使翅膀的男孩,即使不言不语,不良于行或资质鲁钝,却能了然清澈,不卑不亢,明白领悟“上帝的旨意尽都美好”。 作者现住北加州。

No Picture
事奉篇

属灵成长道路上的转折点

祝健       在我们一生属灵的道路上,神为我们预备的恩典俯拾即是,使我们得以不断成长。这 些恩典在各方面的预备就如圣经,赞美诗,教会,圣徒的见证,祷告蒙垂听和不蒙应允,大自然,以及我们每天遇见的人和事。但是,也许有三件事情可能是今天年 轻的基督徒在成长的路上不可缺少的。至少我注意到许多圣徒所走过的路,都在不同程度上是以这三件事为转折的。这三件事就是﹕灵里的虚空和对神的渴慕,经历 神的真实与同在,以及信心。 一、灵里的虚空和对神的渴慕      很多年前,一位美国青年在海军服役。有一天,他所在的舰队 在海上执行任务。这位美国青年正喝得酩酊大醉,一失足从航空母舰上掉到海里去了。幸亏当时有人发现,赶紧通知后面的舰艇搜寻打捞,才把他救了上来,免了一死。几年前,当我在一位朋友的婚礼上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多年的监狱牧师了。由于他的故事,我觉得那天他所主持的小小婚礼特别的美丽。       另外一位从前在美国海军服役的军人,是我在科罗拉多州的朋友。年轻的时候他是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天傍晚,他从闹市返回舰艇,正走到海边的时候,突然 被海边黄昏壮观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一个普通的日子,一个平凡的傍晚,那天他却遇见了永恒。当时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大哭起来,发自内心地向神祷告,祈求神 赦免他的罪。自那以后,他开始参加舰长带领的每周查经聚会。后来他成了美国导航会(Navigator)最早的发起人之一,领人归信耶稣。       两位不同的青年,两种不同的人生经历,可是却似乎暗示著同样一个属灵的规律﹕他们从前里面的虚空不但使他们悔改信主,更是使他们在属灵的道路上执著追求,以 至于今天成为牧师和领袖。难怪一位弟兄说﹕“我追求神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看见自己里面的虚空。”耶稣说﹕虚空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 5章4节,意译,借指人里面一贫如洗的一个方面)。虚空就导致了一无反顾的追求,并属灵道路上的成长。       回想我自己信主前的虚空,也是 导致我不断追求和成长的原因之一。虚空就是无聊,就是根本的无意义。我在下农村的四年里,深深体会到了生命中的虚空和生活里的无聊。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 都要抽两包烟,几乎每天都要醉酒。空余时间就是打牌,不停地编说无聊的话。虽然,这种生活看起来隐藏着一些内在和外在不正常的因素,可是我的生活和为人并 不为当时周围的朋友看为古怪或可怜。在我感觉里面虚空的时候,其实是我外面被人看为是有路的时候。那时候,我的篮球打得可以,大大小小打过不少代表队,其 中包括在高中的时候,有一年被选入长沙市代表队。在七十年代的中国,有特长的人很多时候是有机会和有出路的。而我正是在那个年代发现了自己的虚空。       信主以后,真理和生命的意义进到了我的心里,与以前虚空的生活成了强烈的对照,因为虚空的生活里充满了虚假和罪,而那种虚假和罪又加重你里面的虚空。属灵的道路是艰难的,曾经我也畏惧和退缩。可是,每次当我软弱动摇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难道我还要回到从前虚空的光景里去吗?而每次我这样问自己的时候,心里 就油然升起一股毅然决然的意念,要胜过艰难,继续往前追求。因为虚空的生命一无所有,虚空的生活一无所获。       作为基督徒在那时候的艰难,是外面不容易走属地的路,里面不容易走属天的路。然而里面极度的虚空,使得我热切地渴慕和追求神。困难的是,在当时不容易找到属灵的环境、带领和同 伴。属灵的水流在那时似乎是隐藏着的。所以,我不得不单独地去寻求神。那时,我已经上了大学。每天清晨四点钟我醒来后,就在神面前切切地祷告。我不知道怎 样祷告,更读不懂圣经,真是苦而又苦。可是我坚信一点,神救了我们,不是要和我们捉迷藏,而是要我们认识祂。所以,我在神面前天天迫切地寻求祂的面,直到我读明白一点祂的话,里面得见一点祂的光。那时,我常常在珞珈山的东湖边默想神的话,也与其他大学的弟兄姊妹有一些隐秘的交通。回想起来,这种由虚空导致的追求和渴慕神,是我在属灵道路上成长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对于现在年轻一代的基督徒,我们要问﹕在永恒的面前,我们有没有发现自己 里面的虚空或赤贫呢?有的时候,我们也许一次一次地认罪,却又一次一次地隐藏罪中之乐。我们要问﹕我们需要再一次地认罪,还是真正看见这一切(包括认罪) 是如此的显出我们的虚空和赤贫,以至于我们应当毅然决然地离开自己的罪呢? […]

No Picture
成长篇

祂永远信实-戴德生的信心之旅

可安歇 一         读《属灵的秘诀--戴德生信心之旅》一书,会使我们觉得犹如在观看一出以人的信心和上帝的信实为主题的活剧;读着他在书信中的见证与分享,又使我们在灵命长进上获益匪浅。         将近一个半世纪以前,戴德生,一个20刚出头的英国青年,无财无势,形单影只,抵达中国。当时的中国门禁森严,兵荒马乱。清政府忙于扑灭太平天国起义的连 绵烽火,枪弹横飞,曝尸遍地。再加上瘟疫猖獗、盗匪横行,更不用说缺衣少食、无医无药。更可怕的是,当时的中国人对西方传教士怀着深度的恐惧和不信任,更 有一些人对西方人视若仇敌,必欲“杀尽洋鬼子”而后快。那时的戴德生要在这样一个情形下深入中国内地开辟福音之路,就像是一叶小舟,却欲穿过狂风暴雨、险 礁丛生的汪洋大海一般,简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们的父神以祂的信实和大能,借着这名内心坚实的青年,展开了祂在中国大地上的福音运动。从戴德生初次踏足上海港口,直到他73岁逝世于湖南长沙, 他在经历一连串难以想像的艰难险阻中,始终对上帝抱着百折不挠的信心;而上帝本着信实的本性对他的信心一一回报以丰厚的祝福、保守、引导和供应,实践了祂 对人的应许:“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诗篇》2:8) 二        戴德生的信心之旅和他宝贵的灵训,给了我们很大的教益:首先,对上帝信实的属性要有一个真理把握的认识。         慈爱、信实、神圣、公义,是神基本的属性。如同圣经里有许多经节启示上帝的慈爱、神圣、公义一样,也有好多金句表明了上帝的信实。“耶和华啊,你的慈爱上 及诸天,你的信实达到穹苍。”(《诗》57:10)“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反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民 23:19)“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我们 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戴德生对此有极为深刻的认识,他在书中写道:“与‘不信’之罪相比,我所犯的其它罪 似乎是微不足道了。‘不信’其实是一切的主因,是我没有或是不愿意相信上帝的话,因而使祂成为说谎者!‘不信’是这世界的致命之罪……”         上帝说,凡信靠我的我必成就,在我没有难成的事;而我们却说,上帝啊,我投靠你,但我不太肯定你是如此爱我,我也不相信你能成就此事。这实际上就等于说, 上帝啊,你说你是万能的,但你却不能为我做成此事,你是在撒谎啊!这难道不是在以小信的人之心猜度、羞辱大能全能的上帝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一遇到难 事、困境、失败,一般地,首先的反应是唉声叹气,惶惶不可终日,然后想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解决、去弥补,结果只能使事情愈搞愈糟。即便我们知道转向上 帝,在祷告中向上帝求,但也因信心不足,内心里疑疑惑惑,以至终不见功效。这就是因为我们对上帝的信实没有一个真理把握的认识。         戴德生在这方面给了我们一个好榜样。每当困难来到、打击临头,他自然而然地头一个反应就是仰望上帝,并全心全意信靠祂,因为他知道并且坚信这是唯一解决问 题的途径。正如他所说:“我有一位无所不能的父亲,我又何求于一无所能的人呢?”他在中国的50多年里真正做到了“依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实为粮。”(《诗》37:3)         其次,凭信心求,要按照上帝的心意而行,上帝的信实就必然会大大彰显。戴德生在给他创建的中国内地会同工们的信中说:“我们是上帝的儿女,顺服上帝的命令 去做上帝的工作,并单一依靠祂的供应。”他多次强调:“要记住,按照上帝的方式来做上帝的工作,断然不会缺乏上帝的供应。”主耶稣给了我们凭信心求的准 则:你们所需要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戴德生就是严格按照这一准则做 的。 […]

No Picture
成长篇

正本溯源话“信”

吕佩渊         人非有“信”,就不能认识上帝,也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此,我们必须弄清楚“信”什么。 “信”的定义         圣经所说的“信”并非现今世人众说纷纭的流行看法。旧约有关“信”的主要字词amen出现约100次,其字根意义乃是“确定、实在”。和合本除了译作 “信、信靠、信服”之外,多处译为“信实、确实、的确、可靠、立稳、坚立、坚定、坚固、成就、必成”(《申》7:9;《诗》89:28,37;93:5; 《赛》55:3;7:9;《代上》17: 23,24;《王上》8:26;11:38;《何.5:9)。今日基督徒用语“阿们”(“实实在在”的意思)即据此而来。由此可见,旧约所说的“信”是指 “可供立足的实底、确据。”正如J.C.Ryle所言:“得救的信是灵魂的立足(Saving faith is the foot of the soul)”。         新约关于“信”的教导乃是承接旧约发展成一特定的用法:强调信者与所信对象之间切身亲密的“真实信靠”关系。此关系是概括“上帝与人之间”的一切广义关 连,具体表达在“委身、进入、持守”的动作上。希腊字“信”的名词形式在新约共出现242次(pistis,若加上动词、形容词等,则共有551次),此 字含有两方面的意义:        (1)客观事实层面:“信仰”,即所信的具体对象或内容,和合本译为“真道、真理、道”(《罗》1:5;16:26;《加》1:23;《弗》4:5,13;《提前》3:9,13;《犹》3,20;《启》2:13;14:12)。       (2)主观经历层面:“信心”,即信者本身的委身投入,和合本译为“信心、信实、信德、信奉”(《太》9:22;23:23;《路》18:8;《雅》 2:1等)。这两者密不可分,是同一体之两面。真实的“信”必定缺一不可,如果你所信的对象是虚假的,则不论你的信心有多么大也是无用的;反过来说,你所 信的对象是真实的,但是你若不真正投靠祂,则仍是与你无益的。由此可见,“信”乃是以真实可靠的主为中心,向祂委身投靠。 “信”的中心         圣经《希伯来书》11:1给“信”下了一简明定义:“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这清楚表明“信”是“实底、确据”。至于“信”与“所望之 事、未见之事”的关连,《希伯来书》并未提出哲学式的逻辑界说,乃是给予生活上的实际例证,来说明“信”是什么。在第二节就紧接着说“古人在这信上了美好 的证据”,此后整章就以“因着信”为关键字,承先启后将“古人”的实际生活经历一一道来:从亚伯起讲到亚伯拉罕,摩西,直到众先知。13节“没有得着所应 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27节“他恒心忍耐,因为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这都表明“信”就是:心灵的眼睛确实看见了肉眼不能看见的。当我们 继续读到12:1-2,就看见11章的总结:“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仰望为我们‘信’(和合本作‘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耶稣”。圣经所说的“信”就 是注目仰望基督。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信心与僭越--我们扼杀了孩子

啸吟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美国加州的沙漠地区有一个孤立的小镇拔士多(Barstow),住着帕克一家。其中11岁的男孩卫斯礼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虽经多次祷告却无起色。有一个星期天的早晨,经过一个外来讲员讲述脊椎疼痛被奇妙医治的经历,以及为“生命的奇蹟”所做的特别祷告之后,帕克夫妇决心相信上帝已用大能治愈了他们的儿子 卫斯礼,他们只要“专心仰赖信心”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晨,他们折断了注射胰岛素的针头,把针筒和药丢进垃圾堆,并允许孩子吃加糖的早餐。至于孩子的尿液所呈的阳性反应,他们视为“撒但的谎言”,当作是信心的操练。         接下来的两天里,孩子的病情急剧恶化。他们痛苦万分,却仍以为那只是魔鬼的试探。他们拒绝牧师及信徒的“带卫斯礼去看医生”的建议,只是祷告并请人代祷。        第三天早晨,孩子死了。帕克夫妇坚信,就像拉撒路被耶稣医治,从死里复活一样,卫斯礼也一定会复活。他们把葬礼安排成复活仪式,甚至后来在不得不下葬时还坚信孩子会在4天后从坟中出来。可是孩子并没有醒来。         很快,帕克夫妇以谋杀罪被逮捕,加州的圣伯纳底诺郡高等法院宣判他们犯了过失杀人及虐待儿童罪。经过4年的缓刑生活以后,法院重审此案。由于帕克夫妇的 “良好的生活纪录”--一直对孩子充满爱,法官不仅中止了刑罚,而且改判他们“无罪”。他们重获自由,心灵的创伤,也经由主耶稣医治后痊愈。         那期间,帕氏夫妇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深渊,哭泣并反省。他们终于理解到他们误用了信心。他们错在没有遵照圣经的启示去运用信心,不明白荣耀上帝和试探上帝的区别,只是一昧地强迫上帝医治他们的儿子–那就是僭越。“卫斯礼本来不必死的……我们误将僭越当信心……”觉醒后的父亲在《我们扼杀了孩子》(We Let Our Son Die)一书中说:         “僭越是硬将上帝置于人的愚昧之中,根据错误的信心行事,而非顺服上帝的声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确指示,滥将一般的经文用于特殊的情况。我们摒弃胰岛素,事 实上就是强迫上帝医治我们的儿子……根植于僭越的信心,意图支使上帝违背祂神圣的旨意。对于这种‘信心’,上帝不会答应。”□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