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歸國之路》專訪之一:走上去,就不那麼難

本刊記者 蔡 越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陳國光,來自北京,美國電子工程師,並在神學院進修過三年。1993年,他抱著傳福音的目的回中國工作。回顧這幾年,他有很多心裡話,要和有共同志向者交流。 為什麼需要海外學人回去?        (記者)問:為什麼您認為,中國現在需要大量海外學人基督徒回國傳福音?難道中國國內缺少傳道人嗎?         (陳國光)答:中國確實缺少能在知識份子階層傳福音的人。           以我這幾年來在中國教會的經歷,看到國內大部份的傳道人,自身受教育程度都不高,所以傳起福音來,基本上是在基層,無法大面積地進入知識份子階層。          而全國唯一一所能公開培養神學研究生(碩士學位)的“金陵神學院”每屆的畢業生還不到十位。這就是說,中國有上千萬的知識份子,每年卻只能培養出不到十位的神學研究生去餵養他們。這種情況下,持有純正信仰、具有相當裝備的海外學人回國傳福音或做牧養工作,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急需的。          問:除了高學歷以外,您覺得海外學人的留洋經歷,對他們回國傳福音,有什麼大的幫助嗎?          答:有很大的幫助。以我自身的經驗來說,我最大的收穫,就是在海外期間,系統地學習了神學知識,奠定了我一生事奉的基礎,可應付多種挑戰。          其次,我學到了西方和華人教會事奉的經驗,包括教會管理和行政方面的。中國教會因人數增長太快,在這方面相當弱,無法面對需要。          再者,我學到了如何利用文字傳福音。在海外,文字事奉的成績非常突出,有大量優秀的福音刊物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影響甚大,例如《海外校園》及中國學人培訓材料就是其中之一。我可根據需要,充分利用這些資源。          以上這幾方面,都是我在國內沒有條件學到的。 回國前的六大準備         問:您剛才提到,海外學人回國前,要先擁有“相當的裝備”,是指哪些方面?         答:我是指回去前,需有適當的訓練和籌備:         首先,需有清晰的異象和使命感。這點是最重要的。如果沒有特別清晰的呼召,知道神叫你回去服事眾多靈魂,你回去之後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各種打擊擊倒。         其次,最好系統地學習神學知識,比如解經學、系統神學、講道法、教會歷史、宗教比較……如果沒有條件,至少要學習聖經知識和中國教會歷史。         […]

No Picture
成長篇

待飛的鴿子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從小,我有著許多美夢,夢想將來成為一位教師、記者、作家,但從沒想過成為一位宣教士。其實,當時連宣教士這個名詞都沒聽說過。     似乎人生如同一個魔方,但是,當我去回顧自己生命軌跡的時候卻發現,原來神一直在我的際遇和環境中預備我,為的是現今的机會。     中國,是我成長的搖籃,中華民族在歷史上的苦難深深影響著我。我知道自己不會成為救國英雄,但揮之不去的民族憂患卻時時逼使我渴望一個永恆的美善之地。我曾堅定地認為共產主義就是我的理想,是我追求的人生目標,但殘酷的現實帶給我的只是懷疑、痛苦與失望。於是我又成為佛教高僧的入室弟子,險些又被紫微斗數大師收為嫡傳人。在精神的曠野上漂流的那些日子裡,在天天對著佛像頂禮膜拜的沉淪中,是主耶穌親自用奇妙的大能把我從淤泥中拉了上來,賜我新生。     1992年在教會的夏令會中,一曲聖詩打動了我的心,“千萬同胞無依無靠,千萬災民失所流離,千萬靈魂日日沉淪,主心焦急,你在哪裡……”這詩歌感動了我,使我無法再拒絕神對我的召喚。感謝主,在這五年多的等候中,我有机會在維真學院進修神學。同時,通過在公車、工廠、學校等各種環境中向人傳福音,進行個人佈道,以及參與中國學人查經班的事奉,我確實地經歷到了福音的大能。更寶貴的是,在這幾年中,神不斷透過各種環境來修剪、雕琢、塑造我,使我知道宣教之路不僅是用言語去傳福音的信息,更是用生命去見証主。     1997年底,透過華人福音普傳會(簡稱“華傳”),使我看到千千萬萬在世界各地飄流的我的同胞,看到了他們種種的悲哀、痛苦與無奈。我知道神要差我出去做工的時刻來到了。但是,多年的北美生活已經嬌寵了我的心,我想用其它事奉為藉口來逃避神的召喚。感謝主的憐憫,在聖靈的光照下,我不敢對神豐盛的恩典有半點的怠慢。聖靈更是提醒我:主所要的不是我的恩賜,而是要通過宣教在我生命中成就祂要成就的工作。     神是信實的。在我悔改認罪願意放下己意去尋求祂的時候,祂立即親自用祂自己寶貴的話語來答應我,說祂必與我在一起,祂必與我同去,這使我心中的膽怯、戰兢、懼怕冰消瓦解。但神的心意卻沒有在此停留,祂進一步要對付我常常踟躇不前患得患失。我雖沒有把宣教之路視為畏途,但財產、金錢、婚姻大事卻常纏累著我的心。但主要我在祂面前完全順服,甚至要我放棄人生每一階段中所希望成就的事情。經過一番掙扎後,我順服了。     將要踏上宣教之路,在興奮中常想像著將要去的地方。當時我知道有許多國家都有需要,其中有柬埔寨,但我心中最不願意去的地方也是柬埔寨。因為我在中國的時候有幾年時間在軍隊工作,當時正值中越戰爭。我知道戰爭最沒有理性又最殘酷,而柬埔寨那裡剛停息的戰火已使我心悸,再者那比人頭還多的地雷更令人膽戰心惊,但差會要我考慮的國家恰恰是柬埔寨。要不要去柬埔寨呢?在猶疑中聖靈再次提醒我,主對我的應許和我對主的承諾,是的,此時我需要的是祈禱!     第一天,我在禱告中說:“主啊,現在差會安排我去柬埔寨開辦青少年培育中心,你知道兒童工作並不是我的恩賜……”但與此同時,心中有一微聲對我說:“你忘記了嗎?我要的不是你的恩賜,而是在你生命中所要成就我的工作。”我為何仍執著自己的恩賜,為何沒有想到慈愛的天父是要去補足我生命上所缺乏的呢?     第二天,我又在想:自己從來沒有教育小孩子的實際經驗,倘若將來要面對一群無論在生活上、身体上、心靈上都有很大需要的孩子,我能有愛心去服侍他們嗎?我在質疑自己的時候對主說:“主啊,若是你要我去服侍這些孩子們,求你將你豐盛的慈愛賜給我,我需要你!”這個禱告之後的一會兒,突然在我心深處湧流出一股非常強烈的由憐憫而來的愛。我想到柬埔寨街頭那些孤苦伶丁的小孩,想到戰爭給他們幼小心靈所留下的重創,想著想著,那無法抑制的淚水奪眶而出。此刻,我巴不得馬上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擁抱他們、安慰他們……主啊,感謝你,因你已將你豐盛的慈愛賞賜給我了!     第三天,我對主說:“今天,求你賜給我話語作為証據,讓我更清楚你要差我去的地方是柬埔寨。”那天,當我在上班的公車上閱讀聖經的時候,突然有一段經文像打字般地逐字跳入眼簾--‘有一個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跟隨耶穌,眾人就捉拿他;他卻丟了麻布,赤身逃走了。’(《可》14:51-52)這段經文,我從未留意過,但為何此時卻這樣抓住我的心呢?“主啊,你藉此要向我說甚麼呢?”我合上聖經閉上雙眼問主。這時,我腦海裡有一幅圖畫在慢慢形成,並越來越清晰:這是柬國一個貧窮的少年人,他也是沒有衣服穿,但他極其愛慕主,忠心跟隨著主。雖然他慘遭浩劫,外在一切的保障和依靠都被奪去,但主卻保守了他的生命……經文中的少年人與柬埔寨的少年人如此奇妙地重疊在一起,我心中頓時豁然開朗,這不正是主要給我的証據嗎?     當此文要收筆時,從電視机的新聞聯播中看到大選後的柬埔寨仍處在動蕩不安中。但我再沒有任何的憂慮、疑惑和恐懼。雖然遠在中國的母親和家人不理解我為何要去柬埔寨宣教,因為對他們來說,當初我歷盡艱辛跑到加拿大,現在卻要放棄在北美的一切而去一個比中國更落後不安的地方,實在是不可思議。但感謝主的是,我已經看見聖靈在他們心中所動的善工。     “義人的腳步,被耶和華所立定。”(《詩》7:23)宣教之路雖然布滿了艱辛和險阻,但我相信神的帶領和保守。同時,我也更堅定地立下了“為著福音的緣故,我願獻上我的生命”的心志,永遠跟隨主。 作者來自廣州,加拿大維真神學院畢業,現在柬埔寨當宣教士。 若讀者願在禱告上支持盧潔香,請洽華傳總部:Gospel Operation, International For Chinese Christians, P.O.Box 750606, […]

No Picture
事奉篇

開滿罌粟花的土地 --牧人之家的故事

梅浬       Peter和Ruth家裡有三個孩子和一只小白鼠,小白鼠是男孩Jashwa的最愛。       第一次和Ruth分享,是在他們美國洛杉磯的家裡:“我們剛來美國不久,女兒肚子疼,疼得厲害。我向神禱告:神哪,我們需要十塊錢,好帶女兒去看病。神沒有 為我們預備十塊錢,下午卻有一個醫生來敲我家的門,不僅替女兒看了病,還送了藥。有時候,神用自己的方式回應我們的禱告。”Ruth說,“我們只要順從他 的旨意。”      Peter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宣教士。1984年,受山地民族佈道協會的差派,往泰國北部山區宣教,1987年,新婚的妻子Ruth也隨同前往。      泰北山地,處於聲名狼藉的“金三角”地帶,居住著淪為難民的雲南國民黨軍殘部,以及阿卡族、胡拉族、佤族等少數民族。Peter蓄著滿下巴鬍子進了山,以符合當地的審美習俗。      他去傳福音的地方,是一個座落在山腰的小村。村庄的邊緣,有幾簇低矮的茶樹,小村因此喚作“茶房”。衣衫襤褸的村民們常常身背竹簍,在亞熱帶灼人的陽光下, 採摘那些還未及老去的葉芽。這有限的幾叢茶樹,是他們一項重要的收入來源。日子在貧困和無望裡消磨著,迷信、荒淫和愚昧在開遍罌粟花的山野呈蓬勃蔓莚。       終於,教堂建起來了,是一間簡陋的木板屋。每天清晨七點始,Peter和Ruth領著村民們做一個小時的晨禱和靈修,爾後和他們一起勞作,在烈日下開墾山間 荒地,種植山米和豆子。山土貧瘠,也沒有机械和水利。插種後的田地任憑天生天養,收穫的季節只有很少的果實,遠遠填不飽一年的肚子。晚上,教會裡有詩歌和 查經,經歷了一天的辛勞,年老的會眾早已在昏暗的燭光裡呼呼睡去。為了抵擋疲倦,Ruth在中間穿插遊戲和故事的節目。寒冷而寂靜的山地夜晚,有雲南語的 贊美詩唱起來。       很快,Peter學會了養豬。人住在樓上,豬圈在樓下。那是一個幫助山民脫貧的計劃。豬群一天天長大,大家心裡有了喜悅的盼望。復活節,村民們決定宰殺一頭黑豬,來慶賀耶穌復活。篝火的光裡,肉香四溢,山間空洞貧乏的日子裡有了歌聲和憧憬--關於天國的憧憬。      村裡幾十個孩子一字排開地坐好了,為了慶賀節日,他們要剃頭洗澡。剃頭的任務自然也落在Peter和Ruth身上。這剃刀下去,黑髮飛揚,Ruth至今還保留著一口氣剃幾十個光頭的手藝,那種手藝是不會忘記的。      耶穌受難、耶穌復活的故事,在山風呼嘯的黑夜,漸漸地滲入山民們的心田,豐收的期盼也融入了敬拜和禱告。      節日過去,山地最炎熱的季節到了。四、五月間,白天的氣溫到了攝氏38~42度,處於昏蒙狀態。Ruth懷孕了,飢餓一直纏繞著她,按著當地的習慣,每天只 有早晚兩頓,主食是山米、豆子和羊齒類的野菜。飢腸轆轆地昏睡在床上,一次次回想家鄉雞的美味。終於在一天午后,看見Peter手拿一袋熱乎乎的炸雞進 來。Ruth當即挺身坐起--家鄉雞的味道多香啊……她伸手去接,Peter的手卻是空的。“家鄉雞在哪裡?”Peter笑起來:“山地小村哪有家鄉雞的 影子,又做白日夢!”       這時候,園子裡的兩只竹絲雞開始下蛋,Ruth每天可以食用一個雞蛋,另一個雞蛋則要留下來給村民孵養小雞。她每拿起一顆微溫的雞蛋,心裡充滿了感恩:神在這樣荒蠻的山野,也看顧了有身孕的婦人。然而想起周圍貧困的山民,獨自食用這樣一枚雞蛋,心裡交集了不安與內疚。      更壞的事情接踵而至:因為炎熱的天氣和骯髒的環境,豬圈裡起了瘟疫,病豬一只只地被抬出去,埋在土坑裡。接下來是人,與豬圈僅一墻之隔的屋子,Peter不 斷地拉稀,腹瀉,面色青灰,消毒藥劑已經失效,最後請來有經驗的山民放血。刀子進去,暗褐色的血流出來,點點滴滴流淨之後,腹瀉止住了,雖然身体還是虛 […]

No Picture
成長篇

祂永遠信實-戴德生的信心之旅

可安歇 一         讀《屬靈的秘訣--戴德生信心之旅》一書,會使我們覺得猶如在觀看一出以人的信心和上帝的信實為主題的活劇;讀着他在書信中的見證與分享,又使我們在靈命長進上獲益匪淺。         將近一個半世紀以前,戴德生,一個20剛出頭的英國青年,無財無勢,形單影隻,抵達中國。當時的中國門禁森嚴,兵荒馬亂。清政府忙於撲滅太平天國起義的連 綿烽火,槍彈橫飛,曝屍遍地。再加上瘟疫猖獗、盜匪橫行,更不用說缺衣少食、無醫無葯。更可怕的是,當時的中國人對西方傳教士懷着深度的恐懼和不信任,更 有一些人對西方人視若仇敵,必欲“殺盡洋鬼子”而後快。那時的戴德生要在這樣一個情形下深入中國內地開闢福音之路,就像是一葉小舟,卻欲穿過狂風暴雨、險 礁叢生的汪洋大海一般,簡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們的父神以祂的信實和大能,藉着這名內心堅實的青年,展開了祂在中國大地上的福音運動。從戴德生初次踏足上海港口,直到他73歲逝世於湖南長沙, 他在經歷一連串難以想像的艱難險阻中,始終對上帝抱着百折不撓的信心;而上帝本着信實的本性對他的信心一一回報以豐厚的祝福、保守、引導和供應,實踐了祂 對人的應許:“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篇》2:8) 二        戴德生的信心之旅和他寶貴的靈訓,給了我們很大的教益:首先,對上帝信實的屬性要有一個真理把握的認識。         慈愛、信實、神聖、公義,是神基本的屬性。如同聖經里有許多經節啟示上帝的慈愛、神聖、公義一樣,也有好多金句表明了上帝的信實。“耶和華啊,你的慈愛上 及諸天,你的信實達到穹蒼。”(《詩》57:10)“神非人,必不致說謊,也非人子,必不致反悔。他說話豈不照着行呢?他發言豈不要成就呢?”(民 23:19)“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1:17)“我們 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後》2:13)戴德生對此有極為深刻的認識,他在書中寫道:“與‘不信’之罪相比,我所犯的其它罪 似乎是微不足道了。‘不信’其實是一切的主因,是我沒有或是不願意相信上帝的話,因而使祂成為說謊者!‘不信’是這世界的致命之罪……”         上帝說,凡信靠我的我必成就,在我沒有難成的事;而我們卻說,上帝啊,我投靠你,但我不太肯定你是如此愛我,我也不相信你能成就此事。這實際上就等於說, 上帝啊,你說你是萬能的,但你卻不能為我做成此事,你是在撒謊啊!這難道不是在以小信的人之心猜度、羞辱大能全能的上帝嗎?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一遇到難 事、困境、失敗,一般地,首先的反應是唉聲嘆氣,惶惶不可終日,然後想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解決、去彌補,結果只能使事情愈搞愈糟。即便我們知道轉向上 帝,在禱告中向上帝求,但也因信心不足,內心裡疑疑惑惑,以至終不見功效。這就是因為我們對上帝的信實沒有一個真理把握的認識。         戴德生在這方面給了我們一個好榜樣。每當困難來到、打擊臨頭,他自然而然地頭一個反應就是仰望上帝,並全心全意信靠祂,因為他知道並且堅信這是唯一解決問 題的途徑。正如他所說:“我有一位無所不能的父親,我又何求於一無所能的人呢?”他在中國的50多年裡真正做到了“依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詩》37:3)         其次,憑信心求,要按照上帝的心意而行,上帝的信實就必然會大大彰顯。戴德生在給他創建的中國內地會同工們的信中說:“我們是上帝的兒女,順服上帝的命令 去做上帝的工作,並單一依靠祂的供應。”他多次強調:“要記住,按照上帝的方式來做上帝的工作,斷然不會缺乏上帝的供應。”主耶穌給了我們憑信心求的準 則:你們所需要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3)戴德生就是嚴格按照這一準則做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