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如何為牧長禱告

宋雪莉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愛護你教會的牧長,最好的方式是每天選擇一或兩項,讓聖靈帶領你深入地為他禱告: 星期日 願他們得上帝的恩惠(聖潔、啟示、恩膏) 主啊!你是聖潔的主,求你使____(可在此橫線處放入被代禱者的名字,下同)在一切所行的事上聖潔(《彼前》1:15,16),使他能見你。‧求榮耀的父,將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____,使他真知道你,(《弗》1:17),領受從你來的啟示,與眾肢体一起建造榮耀的教會,預備你的再來(《啟》19:7)。 ‧主啊!求你的靈恩膏____的事奉和禱告,使貧窮人有福音聽,有病的得醫治,受壓制的得自由(《路》4:18);成為合主心意的領路者,使眾肢体歡喜付代價,同心遵守大使命,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太》28:19)。 星期一 願他們得眾人的喜悅(同工、會眾、未得救者) ‧主啊!讓____有一顆智慧的心,能安排一天時間的先後,次序及輕重緩急(《詩》19:12)。讓我的帶領者能敏銳感受聖靈的引導,留意你在他周遭的人事物上的工作,樂意付代價與你同工,享受與你同工的果效,常得同工、會眾、未得救者的喜愛。 ‧求主賜____與人交往的智慧(《西》4:5)向什麼樣的人,就做什麼樣的人,所行的,為要與人同得福音的好處(《林前》9:22,23),能有智慧而得人(《箴》11:30)。 星期二 願主加增他們的異象(智慧、亮光、動機、指引) ‧ 求主時常吸引_____與你親近,當他親近你時,請你親近他(《雅》4:8),並用你的愛澆灌他的心,讓他知道你有多愛他(《羅》8:35-39)。請你 鑒察,煉淨他的心思意念,使你樂意光照、指引他(《詩》139:23,24);祝福他常存敬畏的心,不斷領受從你而來的異象,並賜下謀略的靈,使他清楚你 的策略、方式、時間、人選。 ‧求主保護____親近你的質與量,渴慕的心,合適的場所;奉主的名斥責任何使他無法專心親近主的攔阻都要離去。 星期三 願主保守他們靈魂体的健全(健康、外貌、態度、靈性) ‧願主祝福____凡事興盛,身体健壯,正如他的靈魂興盛一樣(《約三》2)。 ‧願主祝福____或吃,或喝,或穿,或行,無論作什麼都為榮耀神而行(《林前》10:3),使他在日常生活,各樣場合有主賜智慧,喜樂,平安,能行得合宜,蒙主喜悅,使人得福。 ‧願主成全真敬虔的生命在____,使他能遠離指摘人的指頭,有愛心與力量幫助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27)。 星期四 願主保護他們遠離試探、欺騙和仇敵 ‧願頌讚歸給榮耀的主!求主保守____不遇見試探,救他脫離兇惡(《太》6:13)。奉主的名命令各樣不當的批評、過度的期待都離開。求主擊敗罪惡的權勢,使他毫不受影響(《約》10:28)。 ‧求主將“屬靈的人能參透萬事”成就在____身上,使他有智慧不受欺騙,被你保護隱藏(《林前》2:15),並靠主能站立,抵擋仇敵而得勝(《雅》4:7)。 星期五 願主供應他們經濟需要,知道分配的優先順序,蒙主祝福 ‧願主使____常常經歷“先求你的國和你的義,這些都要加給你們”的喜樂(《太》6:33)。能分辨是出于耶和華所賞賜的,有清潔的手,得享主的富足,並不加上憂慮(《箴》10:22)。常常享受敬虔加上知足的大福氣(《提前》6:6)。 ‧求主祝福____金錢的使用,有智慧與愛心,成為人的榜樣(《提前》4:12,16)。 星期六 願主護衛他們的家庭(親屬、配偶、兒女) ‧願主賜福____在家庭中的角色,能用心稱職,勝任有餘,成為他人蒙神祝福的管道。使敬畏你的人,一樣好處也不缺(《詩》34:29)。當他專心事奉你時,求你以盾牌四面護衛他及他的配偶、兒女、親人(《詩》84:11)。使他沒有後顧之憂。 ‧願主賜福____單身(單親)生活與角色,有健康、富創意、美好的實際生活與人際關係,使敬畏你的人,一樣好處也不缺(《詩》34:29)。當他專心事奉你時,求你以盾牌四面護衛他及他的親友(《詩》84:11)。使他沒有後顧之憂。 作者為一位在亞洲的宣教士。

No Picture
成長篇

三考駕照

新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學開車的頭一天,教車師傅問我“你來多倫多幾年了?”“九年。”我說。他驚訝地說,“你來九年還不會開車?”我尷尬地笑笑。我是一個連坐車都怕的人,這次如果不是我全家要搬到一個小城去,在那裡我必須開車送兒子上學,我仍不會去學開車。             我只來得及跟教車師傅學了幾次,我們就搬家了。教車師傅在教最後一次後,認真地對我說:“你開車還不行。到新的地方後,再找個師傅學幾次。”             到小城後,我沒有再找教車師傅,一個多星期以後我就去參加路考了。我想大家都說小地方考車容易,更重要的是我有神的保守。考試的頭一天晚上,我向神禱告﹕神啊,求你明天保守我順利通過考試。我希望神讓我的車技發揮到最佳水平,讓一個和善的考官來考我,我就有希望通過考試。            第二天早上考試開始,上路還不到兩分鐘,考官就讓我回去,我沒有通過考試。            這一來我只好讓我丈夫每天陪我練車。每次練車我都心發怵,雙腿發軟,不願去練車。雖然每次都硬著頭去練,但也就只在家附近開一會兒。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在我 明顯地感到開車時心不再發怵時,我又去參加第二次路考。考試前我作了與上次一樣的禱告,也懷著和上次同樣的想法去考。在考試中,首先路邊停車出錯,然後在 我不熟悉的單行道上,我手忙腳亂地轉錯了道。我又沒通過路考。            我開始著急了,並且認真地行動起來:增加每天練車的時間,去熟悉各種路的情 況。在此同時我也靜下心想了許多事,想到我的禱告,想到神的心意。回頭看看在我第一次路考時,我對開車連基本的感覺都沒有,若神真讓我通過了考試,由於對 開車充滿恐懼,我會盡量不去開車。真要讓我開車送兒子上學,後果不堪設想。更重要的是對我的生命成長全無益處。本來我這個人就一貫缺乏做事持之以恆的精 神,如果在這樣的狀態下我通過了考試,我可能會變的更懶惰起來,從此以後做事更不認真,把神當作我的“阿拉丁神燈”            我們經常說神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但是什麼是“最好”的標準呢?我們通常只用我們的標準去衡量好壞。這次考車的經歷讓我看到了,我們習慣上認為對我們好的事,往往對我們有害,而 神要給我們的才真是最好的。經過這兩次路考的失敗,我還學到了許多東西。從前也知道做事要持之以恆,認真才能做好,卻很少去實踐。通過這次考車牌,我親身 体驗了,這個道理已變成了我的一部分,這是多麼大的收穫。             半個月後我參加了第三次路考。在這次路考前的禱告中,我的心完全順服在神的面 前。回想前兩次禱告,我實際上是把自己作為主人,讓神來成全我的心意。而在這次的禱告中,我真心地把主權交給了神。這次路考的考官就是我第二次路考的考 官,他讓我在考場附近開了不到五分鐘,就讓我回車管局。回到車管局後,考官對我說:“你開的很好,通過了考試。” 作者來自中國雲南,曾任大學物理教師,現住加拿大溫莎。

No Picture
成長篇

是你

詩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我們在天上的父神,我主耶穌基督和那賜平安喜樂的聖靈保惠師:     你的恩典是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哦,主啊!當我們在工作中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來到你的面前求問,你便賜下那屬天的智慧,使問題解決。主啊!這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我們感謝你!是你賜給我們所羅門的智慧。     哦,主啊!當我們在一天早晨醒來,發現那積蓄在我們心頭的、對同事、對朋友、甚至對親人的隱隱約約的怨恨突然消失的時候,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教導我們懂得什麼是寬容,什麼是原諒。     哦,主啊!當我們有一天突然面對失業的來臨,經濟的窘迫,我們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惊慌失措,寢食難安。我們學會了在平靜之中等候,在交托之後仰望,因為我們知道主你必親手預備。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賜給我們以利亞的信心。     哦,主啊!我們曾經有過不誠實,也時常發生夫妻口角,難免在背後議論弟兄姐妹。是你讓我們意識到人性的軟弱,看到我們自己的過錯。主啊!我們感謝你!因為從我們接受你為救主那一天起,你就把聖靈注入我們心裡。用你的光芒驅散我們心底的黑暗,以你的充實填補我們心靈的空虛,讓你的慈愛融化我們心頭那經年累積的冷漠和怨恨。     哦,主啊!當我們看到那幼小的兒女,以他們稚嫩的童聲在餐桌旁向你謝飯禱告時,當我們看到他們在你面前感謝讚美或者認錯悔改時,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教育他們從小就懂得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愛,什麼是信。在他們開始認識這個世界,認識他們自己之前,他們首先認識了你。     哦,主啊!當我們看到年邁的父母在與兒女的短暫相聚中認識了你,他們兩手空空而來,卻帶著豐豐滿滿的愛歸去。主啊!我們從心底感謝你!因為在我們無法與他們同行的時候,有你與他們同在。主啊!在他們今後的人生旅途中,你始終是他們的依靠,是他們的信心。願有更多的父母踏上歸途的時候,都有你的恩典伴隨。     父啊!我們祈求你的國早日降臨,我們祈求你的旨意在地上如願行走,我們祈求你降下洗禮的聖火,燒去該燒去的,興起該興起的!     哦,父啊!讓我們每一個人用自己生命的改變,做你榮耀的見証!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作者來自北京,現居美國維吉尼亞州。

No Picture
成長篇

爬與站

朱青鳥 被迫搬家      1993年底、聖誕夜的前一天,狂風夾著手掌大的雪片,蓋到臉上視線立刻一片模糊。我先生趁此一周假期,從美國的俄克拉荷馬州趕到加拿大的蒙特利爾幫我搬家。聖誕燈泡在樹上、建築物上和商店美麗的櫥窗裡閃耀著,但是 我們完全沒有節日的心情,因為我們正出於無奈帶著兩個孩子倉促地搬遷。情緒比天氣更糟,心靈比大雪蓋住眼更迷茫。我的心時時在呼喚:天父,你曾恩待過我,現在我在呼喚你,為什麼你對我的呼喊置之不理?為什麼你遺棄我不顧?你的公義,你的信實都不在了嗎?      我和先生是在當年夏天受洗的,在這之後近半年的時間裡,神的憐憫、恩慈時時與我們同在,有禱告必有回應,處處被保守,深深感受到無憂無慮地躺在母親懷抱中的溫暖平安。但突然間,我好像一個被從母親的懷中扔到了冰冷的地上的嬰兒,滿地的爬,摸,找。除了那冰冷、堅硬的地面,我找不到任何東西。      搬家的起因是這樣的:有一位 信主多年的姊妹主動邀請我與兩個孩子與她同租一間公寓。理由是她自己未婚但又在教兒童主日學,需要更多机會了解孩子,與我同住可以有這方面的經歷,也可以相互照應和省錢。我開始比較猶豫,但因她在我信主的過程中做了不少工作,又被她的愛心所感動,就同意了。誰知道在我搬進去的第三天,她就突然大發雷霆,說 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指責的話。然後每天數次發作。我終於明白,她是後悔讓我住進來,想讓我搬出,又不好當面說明。當時屬九寒天,我的大女兒剛換了學校,小女兒正在找托兒所,我自己在找工作。但是我還是得找房子搬出去。跑出去找了幾處房子,房東都因為我沒有工作而不肯讓我住(怕我不交房租)。最後只好把在美國工作的先生臨時抓回來幫我簽約,然後匆忙地搬出。我前後總共只住了二十幾天,搬進搬出的勞累和另買家具用品的麻煩就不用說了。沒想到她還要求我多交前幾個月她自己住時的房租,而且有時扣押我的信件;又到牧師那裡去告狀,說我靈裡有問題。 三次禁食      這是我此生第一次面對與自己深深信任的姊妹之間的矛盾。我無論如何也想不通什麼地方得罪了她,使她這樣與我為難。搬走後的日子裡,每天只要手腳閒下來,我就不停地禱告,求神聽,求神來評理。      剛開始的一段時間裡,我心中激動不平,沒有平安。雖然是在禱告,但卻無法控制野馬一樣的思緒,常常有始無終。禱告了沒有多久腦子裡就開始回憶與這位姊妹相處 中不愉快的種種細節,後悔自己當初反應慢,沒能及時應對,甘受欺負。心中的委屈又變成對教會不滿,進而對神發怨言。問神,為什麼我盡心愛你,你卻讓我心靈 受折磨,肉体受苦楚?為什麼你不但不再安慰我,甚至不聽我的禱告?因為心中一團亂麻,意念完全失控,無法完整地禱告。我意識到這不是辦法,必須清下心來安 靜地禱告。記得牧師說過有時為了清心,可以禁食禱告,於是,我決定禁食禱告。      我第一次禁食了24小時。再靜下來禱告時可以控制住惡劣的心境,不再反覆回憶細節,可以集中精神,完成一段禱告。也開始靜下心來與其他的姊妹談自己的想法(這之前我因為驕傲甚至不願與別人多談此事)。但我的想法仍未改變,神也依然不理會我的禱告,我決定第二次禁食禱告。      我第二次禁食了48小時。這次我改變了禱告的內容,專心求神給我一顆寬恕對方的心,讓我不再計較這件事,去除心理負擔,與對方和平相處。這次禁食後,我的心基本安靜下來,專心仰望神。我知道神必聽到了我的禱告。但祂不回應,我心裡就又焦急起來,不知自己有什麼錯,不知為什麼神不理會我的祈求。因為兩次禁食都 很順利,我甚至沒有明顯餓的感覺,從減肥的角度看,效果也不錯。因此我就決定第三次禁食,目標是72小時。      第三次禁食沒有完成。到第 三天早上,我覺得頭昏,噁心,在房間裡莫名其妙地腿一軟就摔了一跤。我當時立即反應到有什麼地方不對。也許是神不喜歡我強要我自己想要的東西?又想到自己 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如果自己有病孩子就麻煩了。於是提前四小時開始吃流質、軟的食物。但因為與神溝通的目的沒有達到,我仍然繼續禱告。 拇指的擺動      這天晚上,我跪在地下禱告時,心裡突然一亮,想到:既然我們都是罪人,在神的眼裡多一點罪少一點罪都同樣是罪人。就像我的兩個孩子爭吵,來讓我評理,都認為 自己對,對方沒理。我這個當媽媽的不也是常勸她們各自想自己的錯處,向對方說“對不起”就完了?這位姊妹如果不認為自己有錯,她根本不需要我的寬恕,就像 我也不在乎她的寬恕一樣。實際上,我們都需要神的寬恕才是真的。所以我就禱告說:“神哪,求你寬恕憐憫我們每一個人,我們都是罪人,不必互相追究,只要同 心求你的國,你的義,你的恩典。”才禱告到此,左手的拇指突然動了起來,想控制也不行。我心中大驚喜,立刻給教會的師母打電話,問她是不是神在回答我的禱 告。她說:如果你不確定,就再用同樣的內容禱告,看神怎麼回答。我又跪下用同樣的話禱告,並特別專注地控制拇指不讓它動。但同樣的事又發生了,拇指又左右 […]

No Picture
成長篇

為“歹人”禱告

劉航        1996年6月,我來到了美國洛杉磯。因為是自費留學,要籌措學費和生活費,就趁着還沒開學,先在茶樓打了3個月的工,每天從早上10點一直到夜裡1點鐘。9月份一開學,我就邊讀書邊繼續打工。很快,我發現,沒有車,我很難兼顧這兩件事。於是我買了一輛舊車,又去考駕照,居然一次就考過了--這在周圍人當中,是絕無僅有的,我滿心歡喜。可是,就在一個星期以後,當我駕車到家,要把車停進我所住的公寓的公共停車場時,卻一不小心撞了另一位相識的中國人的八成新的車。        我的車還沒買保險,所以我得自己掏腰包賠。我陪那位鄰居去了三四家修車廠,估價結果都是七八百美元左右。“我賠你800塊錢,行嗎?”我問那位鄰居,一邊“肉痛”。他看了看我說:“我再考慮一下。”        忐忑不安地過了幾天,他來敲我的門,把一張新的估價單遞給了我。我的天,1500美元!他居然要到城中最貴的修理廠修理!“我剛剛交了學費、買了車,確實沒有這麼多錢……”我好聲好氣地說。        他冷冷地打斷了我的話:“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不過,有沒有錢是你自己的事。這個周末我去修車,你付錢,否則我會和你打官司。”         若真的打起官司來,我一定敗訴。無奈之下,我四處挪借,才還了他那1500美元。“碰上他算你倒霉。”朋友們對我說,“那個傢伙對別的中國人也是這麼狠。”        他的車修復一新後,又停在停車場上。過了兩三個星期後,我發現他的車從早到晚都停在原處。偶爾幾次見他早上西裝畢挺地出去,不到中午就回來了。後來才知道,他被lay off(裁員)了。         那時,心中一陣快感,覺得上帝替我報復了他。        這件事是我決志信主後不久發生的。身為初信者,生命尚幼,對他這種“歹人”確有報復或幸災樂禍之心。但有一點,自從我信主後,我就決心遵照主耶穌的教訓,徹底順服遵行祂的話。         一個月以後,在一次禱告會中,牧師要我們學習為“最不喜歡的人”代禱。我立即想到了那位鄰居。我之所以能不假思索地想起他,是因為午夜夢回,或每次見到他的車子時,他的嘴臉已不知在我腦海里出現過多少次了。         那次禱告會,可以說是我信主後最困難的一次禱告。我本來就很少為人代禱,更何況為這種人!一想到他在我經濟最窘困的時候,明知我的境況,不僅不同情,而且落井下石,我的心中就很憤怒。然而,我的憤怒被另一種東西壓倒了,主耶穌的話浮現在我的腦海里:“……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嗎?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太》5:44-46)         我雖心中極不情願,但我深知主的吩咐必須單純順服,否則怎能算作基督的門徒?主耶穌饒恕仇敵、為釘祂十字架的人禱告,我當效法。我終於平靜下來為那位鄰居禱告,因不太知道怎樣講,禱告的內容很簡單,只是說:“主啊,求你讓他找到工作!”       幾天後,那個人真的找到工作了。他的車,也不再整天趴在那兒,而是天天早出晚歸。        我不知他找到工作是否因為我誠心的禱告,但這件事卻使我自己的生命有了極大的轉變。我開始領會饒恕和代禱的喜樂,也經歷了生命成長的愉悅。對上帝、對自己的認識都有了突破,心中的恨也被超越了,猶如重擔卸下,頓時輕鬆開朗起來。我並且體會到:信而順服,生命才會成長;立志遵守耶穌的命令,聖經的話才不僅僅是道理,而是生命的糧。□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洛杉磯讀書。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僭越--我們扼殺了孩子

嘯吟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美國加州的沙漠地區有一個孤立的小鎮拔士多(Barstow),住着帕克一家。其中11歲的男孩衛斯禮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雖經多次禱告卻無起色。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經過一個外來講員講述脊椎疼痛被奇妙醫治的經歷,以及為“生命的奇蹟”所做的特別禱告之後,帕克夫婦決心相信上帝已用大能治癒了他們的兒子 衛斯禮,他們只要“專心仰賴信心”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晨,他們折斷了注射胰島素的針頭,把針筒和葯丟進垃圾堆,並允許孩子吃加糖的早餐。至於孩子的尿液所呈的陽性反應,他們視為“撒但的謊言”,當作是信心的操練。         接下來的兩天里,孩子的病情急劇惡化。他們痛苦萬分,卻仍以為那只是魔鬼的試探。他們拒絕牧師及信徒的“帶衛斯禮去看醫生”的建議,只是禱告並請人代禱。        第三天早晨,孩子死了。帕克夫婦堅信,就像拉撒路被耶穌醫治,從死里復活一樣,衛斯禮也一定會復活。他們把葬禮安排成復活儀式,甚至後來在不得不下葬時還堅信孩子會在4天後從墳中出來。可是孩子並沒有醒來。         很快,帕克夫婦以謀殺罪被逮捕,加州的聖伯納底諾郡高等法院宣判他們犯了過失殺人及虐待兒童罪。經過4年的緩刑生活以後,法院重審此案。由於帕克夫婦的 “良好的生活紀錄”--一直對孩子充滿愛,法官不僅中止了刑罰,而且改判他們“無罪”。他們重獲自由,心靈的創傷,也經由主耶穌醫治後痊癒。         那期間,帕氏夫婦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深淵,哭泣並反省。他們終於理解到他們誤用了信心。他們錯在沒有遵照聖經的啟示去運用信心,不明白榮耀上帝和試探上帝的區別,只是一昧地強迫上帝醫治他們的兒子–那就是僭越。“衛斯禮本來不必死的……我們誤將僭越當信心……”覺醒後的父親在《我們扼殺了孩子》(We Let Our Son Die)一書中說:         “僭越是硬將上帝置於人的愚昧之中,根據錯誤的信心行事,而非順服上帝的聲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確指示,濫將一般的經文用於特殊的情況。我們摒棄胰島素,事 實上就是強迫上帝醫治我們的兒子……根植於僭越的信心,意圖支使上帝違背祂神聖的旨意。對於這種‘信心’,上帝不會答應。”□ 本文原刊于《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貫于說謊

何綺口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曾生活在一個謊言的時代。那個時代,沒有人能不撒謊、不說違背良心的話。         我在“文革”中被送到親戚家,常常被表哥們虐待。為了保護自己,我學會了撒謊,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        回到父母身邊後,撒謊的習慣未改。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要求我在每天早晨都有一段靈修時間。在靈修時,我看到了自己的罪,但那時卻無力改正。        1980年我上了大學,進一步發現自己不能經歷神的愛,有很多隱藏的罪,例如:埋怨、自以為義、對人的愛希望得回報等等。後來我不斷地禱告,求神光照,終於看到自己在神面前一無可取,聖靈的工作讓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經過長期不斷地禱告,單純地順服神的話,我的內心對神充滿感激和讚美。我漸漸地學會了用誠信去服事神,也用誠信去對待人。那種感覺非常美妙,猶如在天堂。        我戰勝罪的秘訣是:不斷禱告,讓神光照。 口述者來自湖南省,現于美國南部作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