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摩门教与基督教有什么区别?

黄彼得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5期     问:多次遇见能讲中文的西人。两人一批,胸前带有名牌,写着:“末世圣徒基督教会XXX长老”。听说这就是摩门教的传教士。一个朋友说,这是异端邪说。请问摩门教与基督教有什么区别?      答:我先介绍摩门教简史。后列表比较两者的信仰。      摩门教于1830年4月6日,在美国纽约州的Fayette成立。创立人Joseph Smith(1805-1844)。自称十四岁时,有二位天使向他启示,说基督教的各宗派都是堕落的。他又声称十八岁时天使Mornoi向他显现,指示他摩门经的金片,名为“乌陵和土明”。金片是用埃及文、希伯来文、亚述文和亚拉伯文综合写成的。他将之译为英文。(其实他自己并不懂那些中东文字,如何翻译是个大问题)。二十五岁时,将之出版,名为“摩门经”。     1843年他推行多妻主义。1844年遭伊利诺州州长下令逮捕下监。不久,死在监牢里。此后该会由木匠Brigham Young领导。因地方群众反对多妻,及谬讲圣经真理,杨氏与门徒就迁至犹他州盐湖城。1877年杨氏去世,遗下妻子十七人。但多妻主义被其继任 Wilford Woodruff(1807-1898)于1890年废止。该教派并于1890年推行“圣洗代替论”,就是摩门教徒可替已死的亲属洗礼,使他们得救。又有 “代替结婚印証论”。就是一对摩门教徒,可以代替已死的夫妇举行婚礼,使他们死后仍为夫妻。为经费充足,强迫信徒实行十一奉献,青壮年信徒要二年义务传摩门教,赢得功劳。 基督教与摩门教基本信仰的比较 基督教                                         摩门教 1. 新旧约圣经为神所启示,是信仰唯一的基础。 1. 《摩门经》、《教义与圣约》二书为信仰最高的权威。 2. 神是灵,是独一的真神(《约》4:23-24; 17:3) 2. 神有与人类接触的物质身体,有数不清的神祇。相信多神论。 3. 人未出世前不存在。             […]

No Picture
事奉篇

做“师母”的日子

刘同苏       我和妻子于一九九五年夏季参加宣道会的事工。一九九六年一月在神的引领下建立新港华人宣道会。由于当时妻子已经是被按立的全职牧师,而我尚在神学院学习;故此,我只好权任教会的“师母”。当然,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叫我“同苏”,但有时他们也绞 尽脑汁想给我按一个头衔。他们曾试着将我任命为“师爹”,“师爷”,“师公”,但都因称呼不尽人意而作罢。实际上,“师母”这一名称是无法改变的,因为 “师母”在中国教会中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称呼,而是一种重要且不可缺少的职份。      有一次,我和妻子参加宣道会美国华联会的年会。按照惯例, 开会的第一天要介绍新加入宣道会的同工。在妻子自我介绍后,我站起来说:“我还不是宣道会的同工。我只是作为‘师母’来参加这个年会。”那本来是一句戏谑,不想却引来全场师母们发自心底的长时间掌声。在那掌声中,我忽然意识到我们对师母们的事奉和牺牲给予太少的尊敬。在中国教会中,师母们有称呼却无头 衔,多事奉却无工薪。看看教会的招聘布告,牧师的“已婚”几乎是一个必备的条件。除了其它的一些考虑外,这要求是否多少也怀有“既已买了一个,就不妨顺便捞一个白送的”念头?       --只要在教会中生活过一段的人都会知道:师母是教会中重要的同工,是与牧师同样重要的神仆。无论师母在教会以外是 否另有工作,十字架的道路,她总要和牧师同走;教会的事工,她要与牧师同做。心没有少操,工没有少做,泪没少流,对主是同样的忠心。但我们看看周围,那么 多著名牧师,却有无一个著名师母?我感谢神让我在这样一个更需要十字架精神的仆人位置开始了我的事奉。      师母是教会的不管部长。这个不管部长当然不是什么都不管。也不是政府中的不管部长那样,什么都管。而是凡别人不愿管的事,就都得管。教会的地是不是干净?门有没有锁?窗子有没有关上?垃圾袋是否满了?灯是否在离去时全部关闭?椅子有没有摆够?饭有无做足?这些不显山不露水的琐碎之事往往是师母默默地去管去做。       我出身于高级干部家庭,从小在干部子弟的寄宿幼儿院和学校里就读,回家后又有阿姨﹙即保姆﹚照看。由此,对家务琐事一窍不通,属于眼里没活儿那一类。后又从事西方现代 法哲学研究,自以为高贵,对形下的事不屑一顾。即使在刚信主时,还抱有救国救民﹙注意:中国知识分子的救国救民总带有指点江山的意味而与民间小事无关﹚的 知识分子的救世主情怀。然后,正是在师母的职份上,我才认识到生命里的差距和属灵上的浅薄。属灵的生命并不存在于貌似平淡的日常事奉之外。最平淡之处往往 恰是属灵激情最浓之处。十字架本是暗淡的,所有的金边银面都是后人的镶嵚。       师母常常是教会中的最佳替补。牧师当然总是处在一个不可或缺的 位置。同工们又各司其职。一有空缺,师母便是当然的替补。作为“师母”,我常常在聚会快要或已经开始时临时顶缺。我代理过讲员,领会,翻译,司事,主日学 教员。甚至在讲员和领会都无法按时赶到时,上去加一个练诗的节目。我和教会的弟兄姐妹开玩笑说:“如果教会象NBA﹙美国职篮﹚一样有最佳第六人奖﹙即最 佳替补奖﹚,一定非我莫属。”       一次,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属灵前辈在一个非常重要的聚会﹙我们教会第一次洗礼﹚来教会讲道。然而,直到讲道时间已过,我们才得知:由于交通的变故,这位前辈处在一个既无法赶来又不能及时通知我们的境地。从决定替补到上台讲道,仅有五分钟的间隔。感谢神的支撑,我 上去后,从创世记到罗马书,由他人的生命至自己的体验,将洗礼前后的两种生命和洗礼的灵命飞跃洋洋洒洒讲了几十分钟﹙因要等那位前辈来施洗﹚。有趣的是, 会后,一位在场的耶鲁神学院教授说:“深刻。”而福音派的区会植堂主任则说:“福音纯正。”对我,这是最佳替补中的最佳替补。      信主前,我是一个极端自我中心的人。这种极端自我意识表现在绝不将就别人,特别是绝不改变自己去适应旁人。我就是我。绝无人能替补我,更不用说让我去替补他人了。学 术刊物的编辑即使仅改动我的论文中的一个字,也会使我勃然大怒。但在师母的职分中,我学会了顺从神的旨意,不讲我适合做什么或我愿意做什么,而讲神让我做 什么和事工需要我做什么。      师母是教会中的母亲﹙无论师母自己是否有血缘上的孩子﹚。作为母亲,教会中每一个人在灵命和日常生活中的举动与变化都会牵动师母的心。就象母亲,师母也是操心的命。我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我的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二个姐姐。由于家境优越,家中在忙时竟同时有三位阿姨。出自这样的环境,我更惯于被人照顾,而不会照顾人。做了师母,就不得不学习关心照顾教会中的弟兄姐妹。我自忖距母亲的细心周到还差得很远,但也知道为有难 […]

No Picture
事奉篇

属灵成长道路上的转折点

祝健       在我们一生属灵的道路上,神为我们预备的恩典俯拾即是,使我们得以不断成长。这 些恩典在各方面的预备就如圣经,赞美诗,教会,圣徒的见证,祷告蒙垂听和不蒙应允,大自然,以及我们每天遇见的人和事。但是,也许有三件事情可能是今天年 轻的基督徒在成长的路上不可缺少的。至少我注意到许多圣徒所走过的路,都在不同程度上是以这三件事为转折的。这三件事就是﹕灵里的虚空和对神的渴慕,经历 神的真实与同在,以及信心。 一、灵里的虚空和对神的渴慕      很多年前,一位美国青年在海军服役。有一天,他所在的舰队 在海上执行任务。这位美国青年正喝得酩酊大醉,一失足从航空母舰上掉到海里去了。幸亏当时有人发现,赶紧通知后面的舰艇搜寻打捞,才把他救了上来,免了一死。几年前,当我在一位朋友的婚礼上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多年的监狱牧师了。由于他的故事,我觉得那天他所主持的小小婚礼特别的美丽。       另外一位从前在美国海军服役的军人,是我在科罗拉多州的朋友。年轻的时候他是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天傍晚,他从闹市返回舰艇,正走到海边的时候,突然 被海边黄昏壮观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一个普通的日子,一个平凡的傍晚,那天他却遇见了永恒。当时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大哭起来,发自内心地向神祷告,祈求神 赦免他的罪。自那以后,他开始参加舰长带领的每周查经聚会。后来他成了美国导航会(Navigator)最早的发起人之一,领人归信耶稣。       两位不同的青年,两种不同的人生经历,可是却似乎暗示著同样一个属灵的规律﹕他们从前里面的虚空不但使他们悔改信主,更是使他们在属灵的道路上执著追求,以 至于今天成为牧师和领袖。难怪一位弟兄说﹕“我追求神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看见自己里面的虚空。”耶稣说﹕虚空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 5章4节,意译,借指人里面一贫如洗的一个方面)。虚空就导致了一无反顾的追求,并属灵道路上的成长。       回想我自己信主前的虚空,也是 导致我不断追求和成长的原因之一。虚空就是无聊,就是根本的无意义。我在下农村的四年里,深深体会到了生命中的虚空和生活里的无聊。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 都要抽两包烟,几乎每天都要醉酒。空余时间就是打牌,不停地编说无聊的话。虽然,这种生活看起来隐藏着一些内在和外在不正常的因素,可是我的生活和为人并 不为当时周围的朋友看为古怪或可怜。在我感觉里面虚空的时候,其实是我外面被人看为是有路的时候。那时候,我的篮球打得可以,大大小小打过不少代表队,其 中包括在高中的时候,有一年被选入长沙市代表队。在七十年代的中国,有特长的人很多时候是有机会和有出路的。而我正是在那个年代发现了自己的虚空。       信主以后,真理和生命的意义进到了我的心里,与以前虚空的生活成了强烈的对照,因为虚空的生活里充满了虚假和罪,而那种虚假和罪又加重你里面的虚空。属灵的道路是艰难的,曾经我也畏惧和退缩。可是,每次当我软弱动摇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难道我还要回到从前虚空的光景里去吗?而每次我这样问自己的时候,心里 就油然升起一股毅然决然的意念,要胜过艰难,继续往前追求。因为虚空的生命一无所有,虚空的生活一无所获。       作为基督徒在那时候的艰难,是外面不容易走属地的路,里面不容易走属天的路。然而里面极度的虚空,使得我热切地渴慕和追求神。困难的是,在当时不容易找到属灵的环境、带领和同 伴。属灵的水流在那时似乎是隐藏着的。所以,我不得不单独地去寻求神。那时,我已经上了大学。每天清晨四点钟我醒来后,就在神面前切切地祷告。我不知道怎 样祷告,更读不懂圣经,真是苦而又苦。可是我坚信一点,神救了我们,不是要和我们捉迷藏,而是要我们认识祂。所以,我在神面前天天迫切地寻求祂的面,直到我读明白一点祂的话,里面得见一点祂的光。那时,我常常在珞珈山的东湖边默想神的话,也与其他大学的弟兄姊妹有一些隐秘的交通。回想起来,这种由虚空导致的追求和渴慕神,是我在属灵道路上成长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对于现在年轻一代的基督徒,我们要问﹕在永恒的面前,我们有没有发现自己 里面的虚空或赤贫呢?有的时候,我们也许一次一次地认罪,却又一次一次地隐藏罪中之乐。我们要问﹕我们需要再一次地认罪,还是真正看见这一切(包括认罪) 是如此的显出我们的虚空和赤贫,以至于我们应当毅然决然地离开自己的罪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透过与对比

中杰         第一期进深特刊,谈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罪的问题,在此间读者中引起很强的反应。从激发人们思考与反省、了解认罪悔改的重要性等方面说,反应是相当积极的。但对讨论这个主题所采用的方式,似有一点值得商讨的地方。         悔改与赦罪,悔改是必须经过的过程,但赦罪是主导,是前提。若没有圣灵的光照,没有人能真正认识自己的罪和生成真正悔改的心;没有赦罪之恩,即使有悔改的 心,也不能解决罪的问题。同样的,行善与称义,行善是称义后应有的结果,但若没有因信耶稣而被上帝称为义,使生命发生改变,人也不可能真正地行善。旧人与 主耶稣一起被钉死是走向永生的必经之路,但新人与主耶稣一起复活是主导,是前提。若没有因主复活带给我们的在永恒中荣耀的盼望,今生为主受苦便失去了意 义。         所以我认为,悔改与赦罪,行善与称义,同死与同活,受苦与盼望,透过(in thecontent of)后者来谈前者,虽然不容易讲,但却能讲得清楚,讲得透彻《罗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至于以对比(in contrast with)后者来讨论前者的方式,虽有印象强烈,激发思考等优点,却容易引起混淆与误解。所以尽管有些作者试图在内容上平衡两方面的真理,但因使用了对比 的方式,使两方面的真理在读后的效果中失去了平衡。 主内读者 中杰 前提与结果 冬仁 中杰: 你好!         你提的很对,战胜、死掉旧生命,非得靠着领受、且是白白地领受新生命不可。所以,恩典是信仰的核心, 是基督信仰超过其他宗教的地方;而行善是信仰的果子,是其它宗教也强调的。但若没有前面的信仰的核心,就不会有信仰的果子。儒教中也有许多好东西,因为没 有上帝的恩典就是千古空文。         但是,现在有一种现象,是自信、自足、甚至自满于基督信仰的这个“优越”,这个上帝赋的“特权”,而有以下的忽略:忽略了上帝所赐予我们的一切恩典、赦 免、称义、地位、盼望、应许,并不是无目的无意义的,都是为了叫我们成为祂所喜悦的新人;并且上帝白白赋予的上述一切,本身就带着造成新人的能力,也唯有 在新人新生命中上帝的恩典才得着印证,得着彰显,表明上帝的恩典真是临到我们身上了。         这一个忽略发展成一种否定,即否定这种新生命的彰显(即好树之好果子)是我们信仰的必要环节,是神恩的必然见证。        与此相关的第二个忽略,就是忽略了其它正常宗教所强调的道德善行,总比不强调这些的世俗享乐主义、自由主义、个人主义要好。实际上,其它正常宗教原本也是 出于对罪孽的痛恨、对美善的追求,只是由于没有上帝从天而下的恩典(上帝的恩典是人行善的真正能力),而没有办法行出来。但这并不是说,强调行善就不好, 更不是说,行善不好。 […]

No Picture
事奉篇

“您确认吗?”

洪予健等         不久前,本刊编辑部以“您确认吗?”为题,分别采访了几位牧长及信徒。对牧长们的问题是:在您为人施洗前,您如何确认对方已是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信徒?单 凭对方“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即可呢,还是一定要看到有生命改变的事实?对初信基督徒的问题则是:你如何确认自己已是一个基督徒?        问题提出,立即引出了牧长及信徒们的不同回应。以下就是这两篇采访,欢迎您阅读后来信来稿参与讨论。         采访一:牧长,您如何确认?         祝健(来自湖南省,牧养美国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华人教会):通过看到一个人有生命的更新、行为的变化,确定他确实接受了基督信仰,然后再给他施洗,当然是最理想的状况。不过在实际中,却很难做到。因为一个人生命的改变,旁人,包括牧师,未必能用肉眼一眼看出。         所以,我给人施洗的原则,就是看到对方在信仰上是认真的,并且最终能“口里承认、心里相信”。有人问,这样会不会放进一些想从教会得好处、因而假装相信的人?我认为,这种情形很少。         对于一般来自中国大陆的人而言,如果他们的心中还没有接受上帝,通常他是很难公开承认、并在众人面前做见证的。我曾经碰到过有人希望受洗,却不愿承认“有上帝、有罪、有拯救”中的“有罪”,在这种情形下,我就认为他还不到受洗的时候。         而且,我也认为,生命的成长需要大环境的帮助。有人在受洗前灵命进步得很慢,受洗后则很快。又有人,例如我所知道的一个弟兄,受洗时还是迷迷糊糊的,他自己甚至觉得是亵渎。受洗后,心中感动,整整哭了一个星期,从此以后完全改变了。        洪予健(来自上海,牧养加拿大温哥华信友堂):人重生得救,是人内在生命的改变,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 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9)。但人内在生命的改变,并不一定马上导致个人外在行为的明显变化。那是因为基督徒的新生命还得经历一个长大、得胜 的过程。         由于我牧养的教会成员大多数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学人,他们的特点是:在信仰上相当谨慎从事,为的是避免过去上当受骗的悲剧重演。故此我比较强调真理的大能和 上帝恩典的保守。当我发现他们的信是被上帝的话语所吸引,我就鼓励他们准备受洗。因为受洗有时可以斩断某些内心有挣扎的人的“后路”。有些人,在基督徒面 前称自己“信了”,在生活中,却不按基督徒的标准行事,因为“反正还没受洗”,可以过一种“双重生活”。感谢主的设计,由于人受洗必须在众人面前公开见证 信主,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助那些真信者坚定自己的心志。受洗真是一个奥妙,“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可》16:16)。         何牧师(牧养洛杉矶一间浸信会):《马太福音》3:8中说:“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人一旦真正“信了”,生命一定会有改变,这些改变,自然而然地也会从行为上反映出来。         基于这样的原因,当有人要求受浸时,我们通常会建议他在教会中观察6个月。我们会希望他来参加主日崇拜、查经班,希望他能参与读经和灵修。他是不是真的爱上帝、能不能够爱人,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同时,也给他一段时间,使他可以对基督信仰有更多的了解。         有人问,这样做,会不会把一些人,例如那些信了却不喜欢参与教会活动的人拒之门外?据我们多年的观察,答案是“不会”。因为不参与教会生活的人有两种,一 种是没有真正地信,所以不能遵从上帝的话和众人聚在一起敬拜上帝,这样的人确实不到受浸的时候;另一种是有实际困难,这就需要教会去关心他,了解他的难 处,以多种方式帮助他成长。         王卫道(中国内地家庭教会传道人):要确认一个人是否重生得救,不太容易;真正有资格鉴定的,只有主耶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