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四:真理,與對真理的認識——教會如何面對神學之爭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馮秉誠/談妮訪問與整理 簡介:馮秉誠現任威斯康辛米城華人教會差傳牧師,筆名“里程”,著有《遊子吟》等書。        針對教會內有不同的神學立場,導致彼此關係矛盾的時候,該怎麼辦?教會領袖要能分辨,若這些爭論,只是在面對基要真理以外,不同的神學觀點時,可以持守以下幾個原則:         1.上帝是超越人的邏輯與理性的。人無法僅僅藉著有限理性和邏輯,來界定對上帝的認識。         2.在牧會中,不宜把在神學院中,基要真理(所謂基要真理,往往就是各個教會的信仰告白)以外的神學爭論,拉進教會。(編註)         3.在教會中的傳道人,可以在基要真理以外,持有自己的神學立場,但不宜在公開講台或教導中,強調或堅持自己的這些在基要真理以外的神學立場,以致於造成教會中的混亂。         4. 牧養教會,是應該讓弟兄姐妹把主要的精力,集中在聖經中啟示明確的基要真理上,不要因為其道理看來清楚,就以為簡單,而不再在這些真理上作深度的思考與學 習。因為唯有扎根在這些基本的真理上,我們才會更瞭解上帝的心意、上帝的大計劃,以及上帝對我們個人的託付。每個信徒都當找準自己的事奉崗位,好與其他弟 兄姐妹在主裡有肢體般的配搭,成為神國的團隊。這才是信徒委身教會,行走天路的重心。        編註:里程在著作《神的聖言(卷二):聖經的詮釋》(海外校園與使者,2007)中,提醒讀者 “應把真理和對真理的認識區分開”:        真理是絕對的、終極的。但人對真理的認識的某些層面則是相對的、暫時的,正像自然科學的認知是相對的、暫時的,不斷向上帝所制定的自然法則逼近一樣。        聖經清楚啟示的基本真理,如,上帝是獨一真神;耶穌基督是神子;世人都犯罪;耶穌基督的十架救贖計劃;主耶穌將再來審判世界……是絕對的,是信徒能夠準確把握和可以大膽傳講的。         但在人對真理的認識中,尚有不準確、需要不斷完善的地方;人不能把自己對真理的認知的每一點都絕對化。真理是不能被人“掌握”的;真理只能被人追隨或跟隨。         蘭姆說:“一個人若認為自己對聖經的解釋是正確的,我們不反對;可是我們反對,人忘記自己的卑微和人性的缺陷,而認為自己對聖經的解釋與上帝的啟示具有同等 的地位。”奧斯邦也說:“此處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把神學模式當著永久不變。許多學者完全反對教義的定型化或終結化。…因為許多團體的確將他們承襲的傳 統和創始的先祖,當成幾乎‘不會錯’的對象來崇拜。”        如果把自己的神學體系絕對化,就會拒絕聖經對自己的體系說話,或對那些“不利”的經 文置之不顧,或按自己的體系強解這些經文。更易以對自己的體系的宣講,代替對上帝的整全話語的宣講。如此,神學家已有意無意地把自己的體系高舉到與聖經同 等的地位了。隨著體系被絕對化,體系的倡導者、擁護者也逐漸地、不同程度地被絕對化了,變成真理的標準和尺度;凡與自己體系的觀念不同的,無論有無聖經的 依據,都一言以拒之:“不講真理”或“偏離真理”。 (參第8章,應用──警惕神學研究的陷阱)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的太陽 ──也談基督徒是否擁有真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陳啟方 歌曲“我的太陽”這樣唱: 啊﹗多麼輝煌, 燦爛的陽光! 暴風雨過去後,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氣令人精神爽朗。 啊,多麼輝煌燦爛的陽光﹗ 還有個太陽比這更美, 啊,我的太陽, 那就是你﹗ 啊,太陽,我的太陽﹗        詩人把自己心中愛慕的人稱作“我的太陽”。這比喻很美,不過,這種說法成立嗎?從字面上說,太陽能屬於任何人嗎?        太陽是不屬於任何人的,沒有人可以聲稱自己擁有太陽的“產權”。在這個意義上,“我的太陽”是不能成立的。但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無限量地仰望太陽,每一個人 都可以無限量地支取陽光,照明、取暖,還可以用太陽能設備儲存電力。這一切都是免費的。在這個意義上,任何人說“我的太陽”,別人都不會有意見。         為什麼會這樣?經濟學上稱陽光、空氣等東西為“公共物品”(public good)。公共物品有兩個特點:第一是“不排他性”,第二是“非爭競性”。“不排他性”指的是沒有人能排除在外、不能享用。“非爭競性”指任何人的享用都不會減少別人的享用。         太陽作為公共物品,誰都可以說是“我的”。但我說“我的”不意味著別人不可以同樣宣告。同樣,我怎樣使用太陽,都無法減少別人對它的享用。這就是太陽的“不排他性”和“非爭競性”。         上帝也是“公共物品”。聖經告訴我們,耶和華“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也是基督徒的上帝。亞伯拉罕說耶和華是他的上帝,但他不能說耶 和華不是別人的上帝。大衛以耶和華為樂,但他不能說只有他才能享受上帝。實際上,韋斯敏斯德小要理問答的第一問答說,“人生的首要目的就是榮耀上帝,並以 祂樂,直到永遠 ”。每一個人都可以以上帝為樂。一個人享受上帝,並不會減少別人享受上帝。         耶穌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參《約》 14:6),祂是真理的本體,祂就是真理。這個真理也是“公共物品”。我說我擁有耶穌,我擁有真理,並不是說:我是真理或耶穌的主人,而耶穌或真理是我個 人的財產。我可以無限量地支取耶穌給我的力量,我對耶穌卻沒有支配權。我從耶穌那裡得到自由,得到罪的赦免,得到生命的意義和動力,別人也同樣可以得到。        所以,我們沒有理由驕傲。相反地,我們應當謙卑、真誠地宣告、分享、見證真理。 如果我們驕傲了,那不是因為我們擁有了耶穌,而是我們還沒有完全得著耶穌,或者還沒有完全被真理得著。是無知和“沒有”產生了驕傲。        […]

No Picture
事奉篇

“聖職”、“俗職”與事奉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慶子        退休遷居灣區之前,我們夫婦都在波士頓教書。牧師認為我們和學生、學者比較容易溝通,派我們擔起教會“社青團契”(Young Professionals)的教導與輔導責任。         波士頓人文薈萃,“盛產”名校。為了應付那些優秀的年輕人不時提出的尖銳問題,我們就得常作準備。後來,我們乾脆在神學院選課,忙得不亦樂乎﹗        教會一位長老,多次善意地問我:“你這種‘織帳篷’(帶職事奉)的日子,還要過多久?什麼時候才出來全時間事奉啊?”我心想:我現在不就是“全時間”事奉嗎?        顯然地,很多人認為,職場上週一至週五的工作,與“事奉”無關。心態如此,實際上也如此。大家覺得,只有牧師、神父、傳教士等“神職人員”從事的,是“全時 間聖職”事奉。一般信徒的職業則是“俗職”,每天忙的是“幹活”。只有和教會沾上邊的才是“事奉”﹗ 於是,有了“從俗職出來、進入聖職”的說法。        聖經上是這樣區分的嗎?主是這樣看待我們的工作的嗎? 初期教會的“事奉”         主耶穌對當時的文士、法利賽人等宗教人士,從未予以青睞,反而責備他們違反聖經的教導。耶穌以木匠的兒子的身分出生,而不是以大祭司的身分來到人間。祂所召的門徒,也是漁夫、稅吏等一般市井小民。       《使徒行傳》記載的初期教會,在恩賜上雖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牧師和教師等,但他們和其他信徒互為肢體,在身分上沒有“高”、“低”之分,在事奉上也無“聖”、“俗”之別。        以耶路撒冷教會為例:那時教會一天天增長,產主了飯食分配的困難。原因是,信徒中有說希臘語的,有說希伯來語的。在分配飯食的時候,一些說希臘語的寡婦,被忽略了,得不到足夠的供應,所以起了糾紛。        使徒們蒙召,專心從事祈禱、傳道。因此,愛心關懷及飯食分配,需要更多的同工參與。 在聖靈的引導下,信徒中選出7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又智慧充足的人當執事。這是教會執事制度的開始。        管飯食同工的資格,為何如此嚴格?既要有智慧、好名聲,還要被聖靈充滿,不是有能力管好飯食就行了嗎?這是因為,主看重教會裡每一個人身心的溫飽。主說: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所以管飯食的事奉和祈禱、傳道一樣,在主的眼 中,也要達到“聖職”的要求。 事奉定義的演變         在希伯來文裡,“事奉”二字的意義很豐富,包含工作、敬拜、奉獻、祭祀等合上帝心意的服事。保羅在《使徒行傳》中說, 只要是“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就是事奉。並沒有“聖”,“俗”之分。         當我們教會的長老問我何時“出來”全時間事奉時,雖未明講,但確實影射我“還在世俗裡混”,應當早早“出來”, […]

No Picture
成長篇

謙卑

周小安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雅各書》4:6告誡我們:“上帝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所以,上帝的兒女必須謙卑。謙卑的人,必能多多領受上帝的恩寵。         上帝的救恩,這個最大的恩典,就是通過基督的十字架,通過我們的認罪、悔改,臨到我們。對於驕傲的人,基督的十字架是絆腳石;認罪、悔改也是絆腳石。所以,驕傲的人無法領受基督的救恩,願意降卑的人才能領受到。上帝其他各樣的恩賜,往往也是通過某種卑微的方式臨到我們的。         我看到太多的人,由於驕傲,把自己擋在了上帝的救恩之外。我也看到,教會中為數不少的信徒和領袖,因為驕傲而被上帝所阻擋,無法為上帝的國做出應有的貢獻。          我自己服事的經歷,也證明了這一點。         我於1998年從神學院畢業,到教會全時間事奉。我想立刻為上帝大幹一番,但是,上帝卻首先教我謙卑。在相當長一段日子裡,不僅減少了我站講台的機會,連教 主日學的事奉也被停止。我主要的事奉工作,變成了負責教會的週報,寫每週的代禱事項、服事安排、本週金句,和講道綱要等。         今天,回過頭來看,我發現,上帝給我的各樣的恩賜和祝福,都是通過某種卑微的方式臨到的。我今天能夠全時間服事上帝,為上帝的國結一些果子,都是因為一直在學習謙卑的功課。每當想到這些,我心中就充滿了對上帝的感恩。 一、謙卑的特質         被人稱為“中世紀之光”的伯拉德,在講道《論降卑的階梯》中說:“所有屬靈的追求,若不是建造在謙卑的根基上,都要崩潰瓦解。”          然而,什麼叫謙卑呢?根據神學家奧古斯丁對“驕傲”作的定義──“驕傲,是對我們自己優點的著迷”,伯拉德將“謙卑”定 義為“輕看自己的優點”。一個人若不真正認識到自己的脆弱、卑下、敗壞、微小,就不可能謙卑。          下面,我們從謙卑是什麼、不是什麼等4個角度,看謙卑的特質: (一)謙卑是從上帝的眼光看自己         謙卑是從上帝的眼光看自己,既不把自己看低,也不把自己看高,而是把自己看得合乎中道。然而,一個人要從上帝的眼光看自己,必須首先認識上帝、並且認識自己。        如果我認識上帝是獨一的創造之主,那麼我也就認識自己是一個受造者,並且有上帝的形象。如果我認識上帝是救贖之主,那麼我也就認識到,自己是蒙恩的罪人。         在我認識上帝之前,我是何等可憐!我一無所有:沒有永生、沒有歸屬、沒有意義、沒有盼望、沒有價值、沒有尊嚴、沒有自由、沒有良善、沒有愛。然而,今天我擁有了一切──永生、歸屬、意義、盼望、價值……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從上帝而來,都是從基督的救恩而來,一切都是恩典﹗那我還有什麼可以自誇的呢?         認識自己是受造者,是蒙恩的罪人,原本一無所有,一切都是恩典……這就是謙卑。         謙卑的人,對自己現有的一切都很滿意,滿足於現在的身分、地位,滿足於自己的外貌、性別、家世,滿足於上帝造我奇妙可畏。所以,謙卑的人感謝主,滿意主給他的一切──上帝造我不那麼漂亮,上帝造我不是聰明絕頂……但我滿心歡喜上帝給我的一切,這就是謙卑。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小短文,大道理 ──讀《靈命日糧》有感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姜洋         我不是有很多耐心讀厚書的人,我偏愛簡明扼要的小冊子。《靈命日糧》(以下簡稱《靈》),就是這樣一套小冊子,深深吸引了我。        《靈》是RBC Ministries(Radio Bible Class,即聖經廣播協會)出版的靈修材料,是一套生活化、口語化,容易應用在日常生活中的信仰小書。《靈》每3個月出版一期,每日一文。        “話不在多,而在精”,《靈》的文章短小,卻精練,情節雖簡單,但有很強的可讀性,和趣味性,例如,《生命、愛與巧克力》、《心中的偶像》、《癱瘓的鯊魚》、《上帝的商品目錄》等。        這些短文均以簡單的小故事為起點,通過剖析“小”故事,引出“大”道理,把人生百態、社會眾相呈現和剖析給讀者,最後回歸到聖經真理,告訴讀者:怎樣的人生觀是正確的,什麼才是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十年四大收穫         屈指一算,我讀《靈》約有10年了,感想頗多,收穫頗豐,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點: 高於理性        一般文章中所講的“道理”,都是理性分析。而人的理性其實是有局限的。例如,現實生活中,在理性層面上沒有絕對的黑與白之分,多有灰色區域,許多人為的因素決定了對與錯、好與壞。         《靈》所講述的則是基督信仰的價值觀,這價值觀是純淨的、絕對的,不會隨人的觀念而改變,也沒有灰色地帶。 “源於生活,卻又高於理性”,這是《靈》與一般的“小故事,大道理”的文章的本質區別。 引發思考         《靈》所講述的小故事,常常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身邊,我們卻沒有注意和思考過一次,我讀到《心中的偶像》一文,陷入了長久的思考──“……我覺得我們並未受到拜 金主義的影響。然而,我心中逐漸感到不滿足。不久後,我開始變得渴望擁有好東西,心中也偷偷地對無法擁有那些好東西而感到不滿。”想想看,我又何嘗不是這 樣的呢?         表面的敬虔,常常掩蓋了我們內心的掙扎。每日一文的《靈》,就像一個定時提醒器,帶動我的思維,引領我在基督裡尋找真理,領略上帝的愛及公義。 帶來激勵        《靈》 鼓勵人在基督裡,追求積極向上的人生。人生可以是沮喪的,也可以是充滿希望的,這取決於人的態度。就像一位網友分享的那樣:“生活就像一架鋼琴,有的人在 鍵盤上彈奏出了春天的希望、夏天的綠蔭、秋天的收穫、冬天的喜悅;有的人卻卻彈奏出了春天的寂寞、夏天的焦灼、秋天的悲哀、冬天的淒涼。琴音如何,全取決 於彈奏者對待生活的態度。” […]

No Picture
成長篇

將愛盡挽留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劉茗         2012年6月,秀芬和子廉結婚25周年。回首過去,婚姻像一張網,將兩人捆在一起,越掙扎越窒息。她曾經大腹便便,深夜離家出走;他沉迷電腦,無視妻兒需要。她對婚姻絕望,無法與他同處一室;他抑鬱成疾,不知路在何方?         就在婚姻的盡頭,上帝為他們送來一線曙光。 淑女成了“怨婦”         用今天的話來說,秀芬和子廉算是“閃婚”——25年前,兩個年輕人只認識一個多月,把愛情燃燒得轟轟烈烈,就閃電結婚了。         步入婚姻殿堂如此美好:花前月下,他彈著吉它,唱著動人的情歌;她熱情奔放,盡情歡舞。天長地久的情意,令周圍人羡慕。        秀芬是在破碎家庭長大的,從小渴望得到愛,渴望擁有美滿的家。她把子廉的愛當作她生命的一切。可是人的愛是那麼有限,當秀芬從愛情的“迷魂湯”中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婚姻實在令人失望!         他們先後生了3個兒子,家裡有幹不完的家務,鍋碗瓢盆,吵吵鬧鬧。尤其是移民加拿大後,秀芬還要照顧年邁的公公。她每天要伺侯老的,服侍小的。一家5口,衣食住行,樣樣得她來打理。        秀芬從一個美麗、嬌巧的女子,迅速地轉變成蓬頭垢面、體態臃腫的“家傭”。而那個從前溫情脈脈、承諾給她一生幸福的男人,卻整天沉迷於電腦工作,把家當成了旅館。 秀芬的怨氣一天天地積累起來。 情聖成了“工作狂”         從美麗的愛情,到婚姻中的彼此傷害,兩個人的心猶如走過煉獄。張子廉對此深有體會。當初相識,他被她的美麗、熱情和光彩深深吸引。她的愛如同火焰,使他完全融化。結婚後,他發現她的火焰是如此的犀利,稍不注意,就被燙傷。         他覺得自己是個不錯的男人,努力掙錢養家,煙酒不沾,不亂交朋友,渴望平靜生活。可是在她眼裡,他好像一無是處,自私、懶惰、無情無義……她的話總是夾槍帶棒,讓他避之不及。         他不明白,為什麼秀芬總是不滿意,總是要抱怨?東西擺亂了,她就大喊大叫。幾句話不對,她就大發脾氣。他看看電腦、玩玩音樂,她就罵他自私。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不理會家人,把全部的精力投在工作上。從清晨到深夜,他都在電腦前忙碌。他成了“工作狂”,客戶、生意、賺錢成了他生活的重心。唯有埋頭在工作中,他才覺得有成就感、受人尊重,也不必擔心太太的“河東獅吼”。 夫妻變成陌路人         男人的冷漠,女人的怨恨,使婚姻亮起了“紅燈”。         秀芬變得神經質,脾氣一天比一天大。子廉在生意和客戶的周旋中,離家越來越遠。他時常打電話說晚回家,而且到家時間一拖再拖。秀芬的心一點點地涼了,她有幾次想憤怒地掀翻一桌子的飯菜,然後離家出走。愛一天天變成怨恨,她恨這個男人寡情薄意,恨自己遇人不淑。         有一次吵架,子廉竟然趕她走。秀芬有孕在身,大腹便便地離家出走,原以為子廉會擔心,會找她回家,可是,凌晨3點,秀芬疲憊地獨自回家,子廉睡得鼾聲四起,絲毫不擔心太太的安危。秀芬覺得自己好可憐。她心碎了:跟這樣的丈夫談什麼恩愛,談什麼情意?         […]

No Picture
成長篇

墓地之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蘇彥輝         去教會的路上,經過一片墓地,周邊長滿了一種叫狗木的樹。春天,樹開滿了花。那花其實是葉子花。有紅有白,相間而生,雲兒一般的飄逸。墓地裡的墓碑,有大有小,有高有低,遠遠近近,聊寂地躺在那裡。        有時,鳥兒飛來,嘰嘰喳喳地落在樹上;有時,兔子也來湊趣,一溜煙又無蹤影。活潑的生命,為墓地帶來一些生機。         偶爾,有人在墓地裡跑步。不知可擾了這裡的先輩們?         公公常說,美國的墓地是一道可欣賞的風景,與它的名字不大相配。比起國內陰森森的墳地,多了很多寧靜與平和。         我說,那是因為大多數的美國人認為,身體的結束並不是人的終點,靈魂的歸宿才是生命的結局。         公公認同。         週五,從教會驅車回家經過墓地, 當時3歲的女兒常常會問一些有趣的問題:         “媽媽,那是什麼地方?”         “墓地。”         “墓地是什麼?”         “人老了,生病了,然後就會去墓地。但是我們信耶穌,所以身體要去墓地,靈魂卻要上天堂,和耶穌在一起。”         “我們沒生病,不會去墓地?”          “是的,我們不去。”          女兒不懂。 我偶染小恙,她問:“媽媽,你要去墓地嗎?”        如今,女兒6歲了,知道人死後有靈魂,也明白了耶穌基督的救恩,以及祂為我們預備處所的美麗。有一天,途經墓地,女兒自言自語說:“以後我的墓地會在哪兒呀?”我說:“你要好好吃飯、睡覺;好好上學、學琴。主耶穌還有很多的事給你做呢。墓地現在不用考慮。”         […]

No Picture
成長篇

俄利根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李亞丁        俄利根(ADAMANTIUS ORIGEN,又譯奧利金)是古代東方教會最為著名的教父,亞歷山大學派的主要代表。在早期東西方教會眾教父中,他是最有影響的一位,他的思想為後世基督 教神學,奠定了深厚的基礎。與他同時代及後來的教父和聖徒,都或多或少地得益於他,有“眾聖之師”的美譽。在教會歷史上,俄利根被稱為第一位偉大的系統神 學家;第一位偉大的屬靈作家;第一位偉大的釋經家;第一位偉大的宣道家;第一位偉大的教育家及學者,等等,並且他是一位極為虔誠可敬的偉大聖者。 一、俄利根的生平        俄利根於主後185年前後,生於北非的亞歷山大,父母都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父親名叫李奧尼德(Leonides),可能是希臘人;母親熟諳希伯來文,估計 可能是猶太人。俄利根自幼隨從父親研讀聖經,學習邏輯學、修辭學等。他天性聰穎好學,對聖經內容過目不忘,並且勤於思考,常常向父親提出聖經問題。對孩子 過人的才華與智慧,父親既驚且喜,常常在孩子深夜熟睡之際,親吻孩子的胸膛,以為聖靈就住在孩子的心裡。         主後202年,羅馬皇帝瑟維如斯逼迫教會,俄利根的父親入了大牢。17歲的俄利根寫信鼓勵父親,不要為家庭擔憂以至於否認信仰,並表示要和父親一起為主殉道。後來虧得母親慈愛的攔阻,才免於難。事後看來,上帝藉著他母親成就主的計劃和美意。         李奧尼德最終為主殉道,家中一切財產都被沒收。作為長子,俄利根靠教書維持一家8口(一母6弟)的生活。主後203年,亞歷山大的主教底米丟,著手恢復在大 逼迫中、被關閉的聖道學校,18歲的俄利根出任聖道學校的校長。為了更好的研讀聖經,他從他母親和一個猶太拉比那裡,苦修希伯來文;為了教授神學,他苦心 鑽研希臘哲學和各種學問。         在聖道學校,俄利根除教授聖經、神學和哲學外,還講授邏輯學、數學、物理學、幾何學及天文學等多種學科。為了 學術研究與交流,俄利根曾前往羅馬、巴勒斯坦、阿拉伯、希臘各地遊歷,結識了許多著名學者和教會領袖。在他的勵精圖治之下,聖道學校聲譽日隆,名揚四方, 吸引多人,甚至許多異端、異教之人前來求學受教。俄利根在亞歷山大執教13年之久,為教會培養出許多人才,而且他的學生中有好幾位在逼迫中為主英勇殉道。 俄利根總是鼓勵、安慰這些殉道者,而且他自己也多次身處險境,在上帝特別保守下才倖免於難。         俄利根的引人之處,不僅僅是因為他廣博的學 識,更是他聖潔的道德生活。俄利根的道德生活從孩提時代直到晚年,幾近純潔無瑕,無可指摘。他以口傳道,以身行道。在生活上,他幾乎一字一句地遵行耶穌基 督的教訓。他工作而不受薪,不接受學生的任何饋贈。他說:“上帝所賜給祭司的不是屬地的產業,因為上帝自己是他的產業,這是祭司和其他人的區別。正如基督 所說‘凡不撇棄一切跟從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他不使用任何非生活必需品,保持一種極低的、令人難以想像的生活水準。他沒有多餘的衣服,不穿鞋子。飲 食極為簡單,很少睡覺,且睡在地上或光板床上;他常常禁食,甚至損害了健康。大部分時間,他都用來讀書和靈修,從來不為明天憂慮,過著一種近乎極端的禁慾 生活。         由於俄利根淵博的學識和高尚的品德,使多人受感而悔改歸向基督,其中不乏達官顯貴,甚至連皇帝的母親朱麗亞.瑪米婭也邀請她去安提 阿,聽他傳講基督真理。因為在跟隨他的人中有不少女性信徒和學生,為了在和她們接觸交談時避嫌,也是為了避免情慾上的試探引誘,俄利根依據《馬太福音》 19章12節,竟毫不猶豫地自閹。此舉曾招致許多非議和攻擊,並且成了他以後受任聖職的障礙,這些是他始料不及的,到晚年曾為此表示懊悔。         […]

No Picture
事奉篇

讀者來函:被趕出教會之後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菲比           我剛讀完這篇──“被趕出教會後”(《舉目》50期,2011.7) 作者的分享感動我,他說:        “我們罪何以堪?求主赦免我們的罪,也求她原諒我們。雖然這件事讓我們分離,但是教會要有秩序,要有順服,孩子要順服父母;要竭力避免爭吵(contention),因為爭吵可以把上帝的靈趕走。特別是,參與了這次事件的人,要小心苦毒的靈;為了基督國度的緣故,要盡心地愛人。        主啊,我想成為這樣的基督徒﹗即便被羞辱,仍然不忘你的託付,忠心地服事你﹗人雖然在地上,卻注目在天﹗”         我哭了﹗很受用,謝謝作者的分享。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馬利亞系列(三之二): 抹大拉的馬利亞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長夜未盡,各各他安放耶穌的 墳墓口,石頭挪開了 你奔告:有人把主挪了去 和彼得和約翰,加疑惑加驚駭 你跑回墳墓口,看著他們 進出。向你擺手。走人 你卻留下,啜泣 可那日耶穌到各各他,跟隨的 婦女們號啕痛哭,何以 你忍住?當她們遠遠觀看、搥胸 為祂斷氣前的喊叫? 當兵丁拿槍紮入 祂肋旁,有血與水流出? 當亞利馬太人約瑟和尼哥德慕 聯手安葬主? 而今你哭昏了。當轉身 看見復活的耶穌,卻認不出 當祂問:你為什麼哭?你找誰呢? 以為是看園的:你把我主挪了去? 卻不想,又能怎樣—— 就算取回祂的身體? 啊馬利亞你淚眼模糊了 又轉向墳墓口 又哭… 聽見主輕聲喚你了:馬利亞。 你回神,摒息,轉身;最熟悉最美麗母語 驚呼:拉波尼﹗ 血滲著,磨破了的腳掌 髮貼著,淚痕未乾的臉龐 似夢非夢,載欣載奔: 我看見了主﹗ (附註:取自約翰福音20章,10/03/2012 Bos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