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詩歌選粹

生命是……不是……

呂允智 生命不是 ‧無根之花、無木之果《約翰福音》15:4-8 ‧新布縫舊衣、新酒裝舊袋《馬可福音》2:21-22 生命不單是 ‧外表的宗教生活《馬太福音》23:5-28 ‧可見的事奉恩賜《哥林多前書》13:1-3 生命的特征是 ‧會長大成人《以弗所書》4:13-16 ‧會結出果子《詩篇》1:2、《約翰福音》15:5 ‧願與天父親近《羅馬書》8:15《加拉太書》4:6 ‧願與人相交《以弗所書》4:1-3《約翰壹書》1:1-3 ‧願脫離罪惡《羅馬書》8:2 生命的律是 ‧置之死地而後生《馬太福音》16:24-25《哥林多後書》4:7-12 ‧由降卑而升高《馬太福音》23:11-12《腓立比書》2:6-9 ‧由軟弱得能力《哥林多後書》12:9-11 ‧因受苦得榮耀《羅馬書》8:17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即使全世界棄絕 --記“太聖潔的人”蓋恩夫人

曉悅         蓋恩夫人﹙Mrs. Guyon﹚,1648年生于法國蒙它其的一個貴族家庭。她的一生,是一部痛苦的、受逼迫的歷史。而她之所以受那些迫害,只是因為她太愛神、“太聖潔”的緣故!        蓋恩夫人從小受母親忽略,因母親偏愛她的弟弟。即使當她生病時,她的母親也會從她手中奪去東西給她的弟弟。及至長大,她有出眾的美貌,頗受矚目,她內心也為 此驕傲。但是有一件事使她開始完全轉向神。有一天,她有一位表兄要到中國去傳道,路過她的家。事後家中的人談到他是怎樣聖潔愛神,又把他說過的一些話轉述 給蓋恩夫人聽,蓋恩夫人就非常受感動,甚至哭了一天一夜,認罪悔改。         從此,蓋恩夫人一直在主的面前追求,一面讀靈修的書,一面禱告。她特別懇求神給她禱告的恩賜,她的一生,都沉浸在這種“裡面的”、與主交流的喜樂中。        她十五歲的時候下嫁丈夫蓋恩,從此受到夫家、尤其是婆婆的虐待。他們嘲笑她的信仰,不許她禱告,逼她做工。然而這還僅僅是開始。後來,連教會、當時的政治 家、一般平民、她的朋友都聯合起來反對她,逼迫她或離棄她,認為她愛神;她太過聖潔;她捨己助人;她有醫病和辨別諸靈的特別恩賜;她教導人捨棄祈禱冊,和 神有更親密的交流;她被聖靈感動而撰寫書籍……        她被人逼迫、侮辱、藐視、冤枉、辱罵、監禁,乃至最後死于流放之地,她都逆來順受,非但不怨天尤人,反而說這是神敲打她的杖,並以滿心的愛為逼迫她的人祈禱。         她已被神帶到絕對無己的地步,她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仍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她完全放棄了自我,甘願融入神中,猶如一滴水融入大海。         她在一封信中寫道:        “我唯一的願望是將我自己棄絕給神,我不疑慮,不懼怕,也不急躁。哦!主,我既然在此地,除了快樂之外還有甚麼呢?一個心被神充滿的人,看世界是多小啊!你是 我心中的心,是我生命中的生命。除你之外,我沒有生命。我的主,讓全世界棄絕我,只要愛主活著,我活在愛主裏面就夠了。這是深淵,是我在諸般的逼迫中藏身之所。哦!棄絕,蒙福的棄絕……當人與神合而為一時,什麼都好了。”          蓋恩夫人亦寫過多首愛神的詩,在《不相信自己》和《神的後嗣的見証》這兩首里,我們可以看到她對神的愛及徹底順服。 不相信自己﹙節選﹚ 你是我每天的亮光,是我唯一的愛, 願你使我與我的自己分開。 把我每一個意見、思想和感情, 都在你的模型裏面鑄定。 哦!願你教導這顆不忠實的心, 使它成為一個堅定不變的器皿。 如果它有可能變得更加悖逆、冷淡、後退, 那麼,求你現在就把它徹底打碎。 什麼時候我不夠剛強, […]

No Picture
成長篇

信主之後

遠志明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         一轉眼受洗快七年了。七年來,雖然東奔西跑、筆耕不綴見證天父鴻恩,其實祂在我 身上所做的工,遠遠超過我為祂所做的工。個人、家庭、生活、事奉,回頭望去,每一步足跡上,都閃耀著天父無形的身影。祂的引領和愛護,每每細緻入微又奇妙 莫名,說起來恐怕三天三夜也說不完、說不清。現在我只能簡述天父做在我身上的三件聖事。 天父叫我放下世界          記得一九 九一年初春,我的“無神的世界”變成“有神的世界”,似乎霎時間,神的榮耀充滿了我的心靈、頭腦、耳目,洒向流亡生活的每一個角落。歲月的陰霾一掃而光。 陽光和小草向我述說天父的慈愛,藍天和大海向我展示天父的胸懷,連原來熟視無睹的人間百態,此時也一齊佐證著天父救恩的寶貴。從此我再也不能無視神。我活 在了神國里。神國里處處見神。記得過去讀到薩特的話“人生就是荒誕、惡心,從虛無中走來,向虛無中走去”,覺得不可思議。如今恍然大悟﹕這不正是一個無神 論者飄忽生命的本相、終其一生揮之不去的潛意識嗎?過去聽尼采說“上帝死了!上帝不死,我就不能活!”以為是無聊的瘋狂。如今曉得,這是一個墮落的罪人面 對公義之神痛苦掙扎時,呼喊出來的真心話,難怪尼采很快瘋癲不治了。不錯,既使在我的專業--人類尋求神、漠視神乃至反對神的哲學智慧中,都閃耀著天父不 可磨滅的光輝。哈利路亞!這是天父自己向孩子顯現。          世界立即露出了原形。它再也揪不住我的心。不是我可以放下世界,不,我生於斯長於斯,哪有能力離開呢?是天父太好太真了,將我的心吸住了;是天父有能力有權柄,將我輕輕擁進祂懷里。          我不能不放下手頭上的政治文化研究,寫出《受洗告白--撲向夢寐以求的故鄉》,盡管不少人覺得突如其來、難以理解。我沒有能力拒絕各方教會和團契的邀請,去 見證耶穌基督在我身上的救恩,盡管有人規勸我應先默默打好自己的靈命根基。我抑制不住喜悅的心情,不能不將大好的信息告訴遠在北京的妻子,盡管我知道她聽 起來可能像天方夜譚,難免誤會百出。一年后,我終於不能不進神學院了,盡管赴美不久的妻子還沒有信主,有牧長好心勸我“再等一等,免得跌倒”。盡管有一千 個情理、一萬個規矩,我卻無法抗拒神的呼召。         1992年9月我進入Jackson改革宗神學院后,寫信給弟兄姐妹們說:“我立志研讀 神學,弘揚真道,不是一時沖動,實在乃是神意使然。自從上帝進入我心,我便再也離不開祂。晝思夜想,所見所聞,莫不與祂相關;往日修學累積,也盡與神道融 會貫通。聖靈所至,俗念休矣。如此,我便無法不走這條天路了。我常因此感嘆神的偉大奇妙,亦常因此心存感激。”(《失了大地得了天空》203頁)          感謝天父,我一認識祂,祂便提醒我注意分辨祂自己與諸罪人--不管是蒙恩的罪人還是未蒙恩的罪人--之間的本質不同。祂叫我輕看不是祂自己的一切,只將信賴 和盼望放在祂身上。進入教會,看到各式各樣人的問題,比如罪性、派性、狹隘性、虛偽性。這絲毫沒困擾我,反叫我更直接、單純信靠神。台灣《曠野》雜誌發表 一位基督徒的退教聲明,列數的原因盡在神學、教會和信徒身上。我連夜給他寫了一封信﹕上帝與教會的區別,基督與基督教的區別,神與神學的區別,是天壤之 別。有時後者只是占有前者的名義,甚至玷污前者,這在歷史上還少嗎?神就是神,人就是人。信神的人仍是人。沖著人,我永遠不會相信神;恰恰相反,對人(包 括自己)的徹底失望使我投靠神……歸來吧,不要只回到教會,不要只回到神學,徑直地、徹底地回到祂--你的永生之主。(同上書233頁)         有一位從北京到哈佛進修的朋友,告訴我三種傳說:遠志明加入教會,是他在民運圈子里混不下去了,另尋出路;是他意志薄弱,情感脆弱,找一種心理慰藉;是他出 風頭,趕時髦,就像當年入黨、鬧學潮一樣。這些風言風語,叫我太太難過了許久。天父開啟我:這些話一句也不值得理會,世人不這樣想才怪呢!我那時有感而 […]

No Picture
成長篇

正本溯源話“生命”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          聖經是神的話,主要目的是要叫我們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並且叫我們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約》20:31)。若要明白生命的意義與生活的目的,則必須從聖經著手。 一、“生命”的定義          “生命”在舊約聖經中主要用詞有二:(1)hayyim乃是hay的複數形,出現共386次,其動詞形出現281次。其字根的意義是“生命,或有生命”,表達 “生命狀態,生活品質,生存期間”等意思;不只是身体的存在,更是與神交通,享受祂所賜的一切恩福。和合本譯作“生,生命,存活,活物,活人,一生”等; (2)nephesh此名詞出現共757次,字根意義是“氣息,活力,位格,存在,個体,靈魂,性命,氣,心,靈,人,自己,活物”等。          在新約聖經中主要用詞也有二:(1)zoe出現共135次,其動詞形共140次,字根意義與hayyim相合,意指“擁有生命的狀態,質素,與生命有關的一 切”,經常與“永遠”連用成“永生”,指在基督裡的新生命。和合本譯作“生,活,生命”;(2)psyche出現共103次,字根意義與nephesh相 同,和合本譯作“生,命,生命,性命,靈魂,心”等。          總的來說,hayyim與zoe主要是指“生”——生命本質,生存狀態,存在意義;nepesh與psyche主要是指“活”——生命活動,靈魂氣息,活人及其表現。根據以上字義研究,我們就整本聖經進一步來探討“生命”的源頭與特質。 二、生命的源頭           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是創造萬有的主宰,是“活神”,是“永生神”。《耶利米書》10:10說:“惟耶和華是真神,是活神,是永遠的王。”舊約中人們起誓,是 “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撒上》14:39, 45; 19:6),這表明上帝與啞巴且不能動的偶像有天壤之別(《哈》2:18; 《賽》40:20; 44:9-20;《約壹》5:21)。因為上帝是永活的,所以他“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徒》17:25; 《創》2:7),並且他也按自己的旨意收回生命(《申》30:19; 《伯》1:21;34:14-15; 《詩》104:29-30)。因此,所有的生命,無論形式為何,其來源與延續都是在於上帝,這位生命的主。          關於人的生命,是按照上帝 的形像造的;亞當能成為有靈的活人,乃是因為永活的主將生命氣息賜給了他。人的生命是上帝的恩賜(《傳》5:18; 8:15);上帝是“賜我生命的上帝”(《詩》42:8)。伊甸園中有“生命樹”,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表明:人的生命完完全全來自上帝,人要靠上帝而活, 也要為上帝而活。生命實在是上帝賜給人的無上禮物與美福(《申》30:19-20; 《詩》34:12)。正因生命是美善的,是真善美的主所賞賜的,所以生命本身就顯出其道德與屬靈的特質。 三、生命的特質         關於生命的特質,簡單來說,可以《約翰一書》的兩大主題“光”與“愛”來瞭解:(1)“上帝就是光”(《約壹》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