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简朴生活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往往是他内在的价值观和处世态度的反映。而一个以上帝为中心的人,是一个常常“以天父的事为念”的人。这样的人,必会列出人生中的优先级(priority),区别日常生活中的需要(need)和想要(want),因此他可以活出讨上帝喜悦、不是苦行僧的简朴生活。             简朴生活是指“纯一的心意,专一的心志,只有一个愿望:凡事顺服主;只有一个目的:凡事荣耀主;只有一个使用金钱的方向:扩展上帝在世上的国度。”            你愿意透过支持《举目》杂志经费的需要(不论多少),来扩展上帝的国吗?

No Picture
事奉篇

当青春无敌遇上老谋深算 ──90后事工的阵痛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王星然             “谭长老,我们想在教会里成立一个专门作90后事工的学生团契。”            一群年轻同工,刚刚参加完美国华福主办的校园创意聚会充电讲座”,果然是电力饱满、火力充沛,满脑创意和点子,迫不及待想学以致用,“我们想……”            还没等他们讲完,谭长老耸了耸肩,打断他们:“有必要吗?我们己经有学生查经班了。虽然不叫团契,其实与团契也差不了多少。这20多年来,教会一向很重视学生事工,每周有查经、慕道班、初信造就班、一对一的门徒栽培,还有小组、各样的进深特会和神学讲座。聚会还供应晚餐……难道做得还不够吗?”            身材魁武的谭长老,仿佛一座巍峨大山,又像一道铜墙铁壁,堵在这群小辈前。同工们你看我,我看你,登时语塞。 这一关不过不行              其实来找谭长老之前,年轻同工们已经先见过教会黄牧师、薛执事,以及非常疼爱年轻人的Emma老姐妹。他们都很支持同工的想法。只是,年轻的黄牧师刚加入教会,一切以和为贵,因此特别叮嘱热血同工去和谭长老谈谈,因为谭长老才是学生事工的负责人,过去20年他忠心摆上做此事工,也为主大大所用。            同工们何尝不知道应该去和谭长老谈?但谭长老很有威望,脾气又硬,而且学生查经班是他经营多年的事工,要动他的“地盘”,只怕不易……            虽然不太情愿,但同工们也知道,这一关不过是不行的。于是,硬著头皮去了。            郭弟兄是这群同工里胆子最大的,且逻辑思维清晰。面对谭长老的反对,他率先回答:“长老,容我再解释一下。我们的想法有两个重点,一是专门针对90后的学生,用创意的教材、更生活化的陈述方式,引发他们学习的兴趣。我们会注重引导而非指导,更多地和学生互动,让他们有参与感。二是想建立一个真正的团契,落实关怀和联络的工作……”             见其他同工点头如捣蒜,郭弟兄愈说愈溜:“现有的教会学生事工模式,以查经班为主。虽有扎实的圣经教导,但其实比较像主日学,也许适合年长的研究生和访问学者,但对年轻一代行不通。长老你看,现在校园里出现了大批来美唸本科的学生,他们大部分都没来教会。现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了……”            谭长老静静地听着。郭弟兄最后一句,“现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了”,戳进了他的痛处,让他陷入了思考…… 想当年绝处逢生            还记得20多年前,谭长老在学校唸博士,不幸研究卡在瓶颈,和妻子的关系也水深火热,几乎要离婚。家里5岁的女儿,又被诊断出亚斯伯格症(自闭症的一种)……排山倒海的压力,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万念俱灰,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时,一位同学领他去了附近的查经班。从此,上帝进入他的生命,也挽回他濒临破碎的家庭。上帝更赐给他平静、安稳的心,使他有力量面对研究中的难题。后来他转换了一个研究方向,顺利毕业。            谭长老和妻子,都是80年代初期来美深造的。毕业后,谭长老在一家颇负盛名的药厂担任高级研究员,生物统计专业的太太则在学校任教。患有亚斯伯格症的老大Grace,大学毕业后在银行任职;老二Jeremy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生物,准备朝医科发展。谭长老和他的妻子在工作之余,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教会服事。 那些辉煌的日子 […]

No Picture
事奉篇

阴霾过后──教会中自杀的反思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逢生            一个阴沉的2月下午,有人跑来教会告诉王牧师,张弟兄在家中自杀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使王牧师十分震惊。前两天在主日崇拜,才见到张弟兄坐在往常的位置。散会时,王牧师握手问候他,张弟兄脸上还挂著微笑回答:“还好,老样子﹗”            他怎么会自杀了呢?王牧师心里又悲痛又沉重。             张弟兄参加教会已经有5、6年,每个主日都固定来参加崇拜。由于经营小生意,他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一年365日不休息。他没法参加教会其他的聚会,没有团契、小组生活。教会认识他的人也不多。            王牧师特别关注这位缺乏属灵支持的弟兄,到他的店里探访,把握每次见面的机会关心他。好几次,他家中出了问题,王牧师除了辅导、代祷,也陪伴他处理事情。            因此,张弟兄视王牧师为好友,把心中的重担挂虑向王牧师倾诉,甚至将自己不为人知的事告诉王牧师──原来,他一直患有忧郁症,精神上备受困扰。虽然医生开了药给他,但药物的反应叫他受不了。加上工作的煎熬,他觉得生不如死。            王牧师知道事态严重,立刻为他安排了一位专业的弟兄,给他指导与帮助,并决定更多关心他……            没想到几个月后,他竟然自寻短见﹗王牧师伤心、难过,心中不停反省:“假如我……会不会阻止他走上不归路?”他自责,心里更不禁问上帝:“为什么会这样?最近教会中这家生重病,那家闹婚变。我已经累得喘不过气了﹗我还能做什么?”            祷告之后,王牧师振作起来,安慰家属,帮助办理后事。他尊重家属的请求,不将张弟兄的死因公开。然而,张弟兄自杀的消息,还是很快在教会里传开。大家虽然不大认识他,仍然为他哀伤。有人反省自己从来没有关心过他,有人质疑牧者有没有尽到责任,有人批评教会的牧养系统不够完备……王牧师听到这些,真是痛上加痛。  到底是什么原因?            教会里发生自杀事件,通常都会引来一大堆问题:他/她为什么这样做?谁的过失?这位弟兄/姊妹能上天堂吗?怎样预防这样的事情发生?教会能做什么?            笔者不是心理学家、不是专业治疗师,也不是神学家,只是在教会服事几十年,愿就以上的问题进行一点儿探讨。            美国每年有3万多人自杀身亡,每13.7分钟就有人结束自己的生命。每年还有将近100万人试图自杀。自杀身亡的人比汽车失事死亡的人要多,是青少年死亡的第3号杀手(注1)。自杀者中当然也包括了基督徒。             是什么原因呢?             圣经也记载了自杀的例子,最广为人知的是耶稣的门徒犹大,在出卖主之后自杀(参《太》27:3-4)。旧约的参孙,在大衮庙里为报复非利士人剜他双眼,与他们同归于尽(参《士》16:28-30)。以色列第一个王扫罗与非利士人争战,受了重伤,为免受敌人的凌辱,自杀身亡 (参《撒上》31:4-5)。还有亚希多弗畏罪自杀 (参《撒下》17:23),以色列王心利见城墙失守,自焚而死 (参《王上》16:18-19)……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走出抑郁的低谷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秦文娟  徐理强            基督徒相信,人生中的难题是上帝容许临到我们身上的,目的是教导我们。这些难题带来的痛苦,有些甚至是我们似乎无法承受的,让我们跌入了抑郁的低谷。如何走出抑郁的低谷,最终看到上帝的祝福呢?忧郁症真只是疾病吗?我们不妨看看秦文娟姐妹的故事,以及徐理强医生的评析。 文娟的自述            我人生的前30年,即使是连续受到重大打击,也没有得忧郁症。 ×打击一:妹妹过世             1977年,我妹妹文霞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成绩优异,很快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为此全家特别高兴。            6个月以后,文霞告诉我,她舌头下长了一个包,不断扩大。我建议她去看医生。医生诊断为唾液腺癌。因此很快将舌头和颚部切除,同时进行放疗和化疗。            可是癌症迅速扩散,加上不能吃饭,只能靠管子输送营养,妹妹健康直线下降。全家心如刀割。            在痛苦绝望中,幸得教会牧师和弟兄姐妹爱心关怀,每天有人在医院陪伴妹妹和我们这些家属,并为我妹妹迫切祷告。            妹妹遂信主受洗。手术后半年安息主怀。她离世时只有22岁,却带着主的平安而去。 ×打击二:大女儿唐氏症            妹妹癌症末期的时候,我大女儿Vicky出生,生产过程顺利。            产后,我丈夫跟医生谈过话,回来脸色沉重。我追问他多次,他才说出,Vicky是唐氏症婴孩。我心里茫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空洞感。            在上帝的保守中,我竟然没有发生产后抑郁。            Vicky一岁时,丈夫在麻州找到工作,我们就搬家到麻州。当地对残障儿童有很好的服务。Vicky是一个非常喜乐的小孩。我们陪她成长,虽然有说不尽的辛酸,却也有很多喜乐,也学到了对别人的体谅。            丈夫在事业上很有成就,原本非常骄傲,可是却因为Vicky而谦卑下来,悔改信主。1982 年,Vicky 5岁,因心脏衰竭而去世。 ×打击三:婆媳之间的矛盾             1979年搬到麻州后,婆婆从台湾来探望我们。她来以前,我们不敢把Vicky是唐氏症儿告诉她,希望她来了以后才讨论,这样她可能比较容易接受。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圣灵乎?人为乎?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饶孝柏           灵恩问题一直困惑著不少信徒,尤其有心追求的。           我们都渴慕被圣灵充满、服事满有圣灵的能力。不过在追求时,当分辨,那是在“追求真理”,还是“渴慕现象”?             大卫.鲍森(David Pawson,注1)提到,“慎思明辨”(《林前》14︰29)和“辨别”诸灵(《林前》12︰10)是同一个字。前者是动词,后者是动名词,其字根相同,是“judge”,分辨、审判之意。因此,“辨别诸灵”并不排除“理性的分辨”。“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0-21)             什么是“理性的分辨”?不是根据人的理性,是根据圣经整全的教导。因为,唯独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后》3︰16),圣经有上帝无上的权威。使徒保罗也是“本着圣经”与人辩论(《徒》17︰2)。             为什么要注意“整全的教导”?因为应用圣经不能断章取义﹗撒但随己意采用经文,被主耶稣一一驳回(参《太》 4︰1-11)。解经,尤其对有争论的问题,必须注意圣经全面的教导。            保罗指出,太高举方言的教会像“小孩子”(参《林前》14:19-20a);《希伯来书》5:14则劝勉信徒要“长大成人”,能够“分辨”(参《来》5:14)。“分辨”这个字,正好又与“辨别诸灵”的“辨别”是同一个字。因此我们应当本着圣经,对教会中各种的灵恩现象“慎思明辨”。            以下系笔者写给几位以“灵恩为导向”的教会领袖的信件,也供教会中渴慕追求的弟兄姐妹参考(注:标题是后加的)。   致某几位以“灵恩为导向”的教会领袖 亲爱的XX牧师︰            主内平安﹗            了解你们多年忠心、舍己、不分昼夜、劳苦地为主摆上,也知道你们的教导非常有力,使人蒙恩,得救的人数天天加给教会。这些都是极正面、非常宝贵的服事。为你们大大地感谢主﹗正因如此,若是你们可以“减掉”一些不是出于圣经的作法,走出一条完全符合圣经的“灵恩路线”,岂不是可以成为全世界教会的表率?            为了写此信,我切切地祷告,不断求问上帝﹕我该写这封信吗?犹豫了3个礼拜,还是感动不断,深知应当用爱心大胆地向各位说诚实话。            我尽力谨慎只提“圣经原则”,少提自己的看法,好让我们一同回到圣经。不是说你们不尊重圣经、不传讲圣经,而是当你们本着圣经传扬基督时,若能在“灵恩现象”上,也严谨地遵循圣经的“明训”,就完美了。            兄弟曾奉劝理性导向教会“加”些圣经里许可的“灵恩”,如今又劝你们“减少”些圣经明训“不支持”的作法。一加,一减,就平衡、成全了上帝的心意了。           你们现在经历的某些现象,也会带来成就。但是若圣经不支持,宁可尊重圣经,顺服圣经的教导。请试着这么想﹕谁敢超越圣经的明训?要有多大的胆量啊﹗其实,大多数人,并没有故意违背上帝(圣经)的意思,可是对待这类问题确实不够严肃。 一、方言问题             […]

No Picture
事奉篇

E时代的灵修实践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新民            基督徒的个人灵修,在很大程度上传承了先贤们的美好传统。读经,默想,祷告,赞美,成为灵修的必备内容。有些认真的基督徒还特别学习古人早起的习惯,在天亮之前就起床灵修。笔者在有孩子之前,亦曾尝试早起灵修的习惯,多有收益。但这E时代的今天,基督徒的灵修实践可以多样化,也与当今的时代脉搏合拍。            笔者自从拥有iPad与iPhone之后,发现灵修是如此方便。网络圣经不仅中英文兼备,而且有很丰富的灵修资源。YouVersion版本的灵修包括许多类,而且不断加添新的资源。有牧者个人的(比如Rick Warren的标杆导向的灵修,Francis Chan 与David Platt 的门训读经灵修),有整本或部分新旧约圣经循序渐进按章阅读的,有主题式的,有适合年轻人成长的,有适合父母育儿的,有合乎教会年历的(耶诞节,受难节,复活节)。这些灵修资源,都是基于圣经的经文,周期从3、5天到一、两年不等。读者可以阅读默想当日显示的经节,或浏览包含经节的整章圣经,尽在滑指之间﹗            每一天第一次打开网络圣经,都会出现每日金句,读者可以自己默想,也可以读后上传到社交网站与朋友们分享。如果某一天忘了灵修,下次打开的时候,你可以自行补齐,或者重新设定灵修进度。如果你连续数日坚持灵修,你会在电邮里收到鼓励信函。            智慧型手机与平板电脑的普及,改变了灵修的实践。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灵修,无论是早晚上下班搭火车、公共汽车的路上,还是工作中小憩、午餐之余,或是家里、家外休息之际,都可以进行。            笔者鼓励大家每日有多而短的灵修,让上帝的话语从日出到日落,不断提醒我们,使我们的心灵24/7与上帝有美好契合的灵交,从而真正达成灵修之目的,越来越像基督。 作者现居新泽西州。

No Picture
成长篇

在那荣耀的地方 ──解读《启示录》22︰1-5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沙伟亘            回首2012年,我们发现,一位又一位属灵的典范回到了天家,享受安息。这当中包括“牧师中的学者”约翰•斯托得牧师(Rev. John Stott)、在香港教会史上有着精彩一页的邓溥年牧师,和华人教会界敬重的释经、讲道权威沈保罗牧师等。原来,回天家近在呎尺﹗             在《约翰福音》14章,主耶稣应许所有的信徒:“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上帝,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约》14︰1-3)              多少年来,追随主耶稣基督的信徒,因这个应许得盼望。  一             人用尽想像力去猜测天堂,最终却发现,人的想像力和理解力是如此的有限,很难勾勒出天堂的样子。            在《启示录》中,天使领着使徒约翰看到很多异象。在22章里,老约翰看到圣城新耶路撒冷,随着上帝荣耀的宝座,降临到这个世界。老约翰记下了天堂的景象,流淌着生命水的河、生命树,和树上的果子等。从这一瞥当中,我们可以更肯定我们的盼望之真实,也对那荣耀之地有深一层的了解。            我有几位到大海浮潜过的朋友,都向我描述了在那美丽、清澈的海水中,海中的生命如何倘佯的优美图画。在《启示录》中,天使让老约翰看到的是一条有生命水的河,这条河“明亮如水晶”。笔者想像著那幅图画,相信一定美丽得超乎人的想像。            圣城新耶路撒冷从天上降临到世界上,在这荣耀之城当中,那曾经失落的伊甸园也成为永恒之城的一部分(注1)。在《创世记》中,因亚当和夏娃犯罪,人类的始祖被逐出伊甸园,伊甸园的入口被火剑封锁。从此,一代代人类用尽办法,想回到那美丽的家乡。            上帝启示给老约翰的,就是一个新天新地,所有信徒最终的归所。在那里有条河,被解经家形容为“上帝供给祂的子民的丰盛生命,任由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注2)的永生之河,在新耶路撒冷中,象征上帝洁净、圣洁和超越的荣耀。            在《约翰福音》中,主耶稣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4:14)生命的泉源,是永远不断,并且涌到永生的。在我们活在世界上的短暂时间里,在我们盼望新天新地的生命河之时,我们可以透过主耶稣,去浅尝那永恒的滋味。 二            在新耶路撒冷中,上帝的宝座不再遥不可及,而是就在那里,与所有属上帝的子民同在。坐在宝座上的,除了创造天地万物的创造主以外,还有那死在十字架上并战胜死亡的羔羊。因这宝座的崇高与象征意义,从它流出的生命水的河也有了更深一层的意义。             从宝座中流出的活水,贯穿新耶路撒冷,属上帝的每一位子民,都受这活水的滋润。在这条河的两旁,生长着生命树,果实可作食物,叶子可以治病。从宝座流出的生命之水,滋润着生命树,而生命树则供给圣城子民的需要──上帝是一切的源头,无论在天上,还是在地上,这是永远不变的。            生命树是犹太人描写乐园时,惯用的一个特征。在乐园当中,生命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新天新地里,人们要回到生命树前,享受上帝藉生命树赐给的永生。罗伟博士在注释书中说,这一切“是基于‘羔羊所为’,因为当祂以其身体为我们打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之后,至圣所之门就此打开,而人重回‘伊甸圣所’之路也就再次开启了。换句话说,因着羔羊的宝血,进到生命树的途径已经重新打通”(注3)。 三            几千年来,无论是透过哲学还是宗教的方式,人们一直寻找著最终的归宿。“天堂”的概念,存在不同文化、宗教信仰的人心中──佛教徒称其为“彼岸”、“极乐世界”,道教称其为“天庭”,其他诸如印度教的“天界”、回教的“天国”(Jannah),都是形容人的生命最后要前往的地方。天使领老约翰看到的新天新地,是上帝荣耀极大的彰显,同时也是人心中一直渴想的家。            透过主耶稣基督所成就的救恩,凡是悔改、信靠祂的人,都能够成为上帝国的子民,在新耶路撒冷里,得见上帝的羔羊的面,在祂的面前事奉祂。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读《三过幽谷》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羽轩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篇》23:4           《三过幽谷》是施芬德(Valletta Steel Crumley)女士的见证(编注:施芬德、耳德华,Thrice Through the Valley,蔡丽娟翻译,增订本1997年由中国主日学协会出版)。她一生坎坷,苦难重重。然而在黑暗的日子中,她始终坚信上帝的信实,以赞美面对悲伤,一次一次地越过幽谷,并把福音带给世界各地的人。            芬德的长子丹尼,在2岁时,诊断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生命只剩下短短几个月了。面对这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她安慰幼小受苦的孩子和自己:“耶稣好爱你﹗祂会时时在你身边﹗”            丹尼的病情急剧恶化。这常人看来痛苦不堪的时光,芬德后来却回忆说:“最后几个月看似怪异,却缀满了欢乐、笑声和喜悦。”在陪伴孩子的漫漫长夜里,她思想、祷告,在主的话语中获得坚强。            几个月后,丹尼走了。那是1955年。她走过了第一重幽谷……            芬尼和先生汉力在高中是同学,一起参加教会的事奉。后来,汉力放弃大学学业,成为密歇根州克拉玛市的全职牧师。他讲道有震撼力,吸引了年轻的学生,教会日渐兴旺。他们也迎来了次子里昂和长女罗娜。            正当一切步入正轨、前景看似光明的时候,汉力查出有淋巴癌。在病床上,他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病,而是上帝的事工。他说:“我们只有继续做上帝交詑给我们的、也是我们每个人唯一能做的事。”            当生命又一次进入倒数的时候,汉力和芬德抓紧时间,开始宣教。他们的足迹踏过北美、南美,又到地球另一端的亚洲,直到1963年汉力回天家。            丈夫走了,芬德失去了世上的依靠。这第二重幽谷带来了深不见底的悲伤。然而上帝的话语,又一次支持着她,给她安慰。             但打击并没有就此结束。1972年,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17岁的里昂和15岁的罗娜,一同在车祸中丧生。面对这样的意外,芬德说:“我知道上帝永远的大能臂膀与我同在﹗”失去了先生和3个孩子,这是常人难以想像的打击,而芬德却有欣慰:“他们在世时已经预备好见耶稣了。现在他们和祂在一起。”            这些经历,成了她在教会、家庭聚会和退修会上的见证。人们问她:“你怎么还能继续面带微笑赞美主、述说祂的美善?”她回答:“圣经从来就没有说,因为我们是上帝的儿女,就得以免去人生要面对的种种严酷。痛苦带来另一种祝福,就是属上帝的人从生命中渐渐体验圣灵奇妙的安慰。”            芬德在国际宣教会事奉,10年里,参加了美国各个州数百个聚会,把福音带给了无数的人。80年代初,芬德赴台湾参加短期宣教,带领青年信主。90年代,她参与培训数百名基督徒,派往世界各地传播福音。             年过半百,上帝再一次给了她一位伴侣﹗。             在经历了半生坎坷后,芬德对上帝的爱更加坚定。回首过去,她说:“现在我可以看出,上帝用生命中的幽谷和峻岭,教导我倚靠祂。祂把成为万国福分的影响力赏赐给我们。”她鼓励基督徒:“你,也是耶稣拣选的。只要活出忠信和悲悯,上帝就使用你祝福万国。” […]

No Picture
成长篇

爱在冬天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一粒尘埃          把2个孩子放到Mother’’s Day Out托儿所出来,摸摸腹中的老三,走入停车场。            几阵冷风袭来,突然意识到:这是我在休士顿的第6个冬天了﹗已经是2012年11月了,休士顿这才开始有点冬天的感觉──一点像北京冬天的感觉。 一            我的脑海浮现出2006年的最后一天,北京那场漫天的大雪──那是真正的大雪纷飞,全地都白了,清华园格外美丽冰晶……            社科院的小姊妹来看我,我们约了清华团契的几位弟兄姊妹一起在校园里拍照。朱自清笔下的荷塘,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周围的雪树绒花,使整个景致是那样圣洁、宁静。然而,这宁静很快被孩子们欢快的滑冰声打破了,冰天雪地里涌流出生命的温暖气息,和躲藏在我心里的甘甜期冀里外相映: L今天回国了﹗            事情要从2001年的春天说起。那年春天,信主不久的我倘佯在西子湖畔,望着雨滴落在湖面泛起的涟漪,心里祈盼上主能为我预备一位一起看雨的生命伴侣,让我成为他最理想的妻子,也使他成为我最理想的丈夫。            我也求上帝保守我们彼此的心门不打开,直到我们在最合适的时候相遇。自从在青年聚会上,听师母分享了《蒙福的新娘──押撒》之后,我就祈求主让我成为蒙福的新娘押撒,有一天被带到为神国争战的大能勇士俄佗聂面前。            这样的祷告,伴随我好多年。无论是荷花绽开的夏日,或是桂花飘香的金秋,或是腊梅争艳的冬天,我踏过的地方都抹不去这个祷告的痕迹。 二             2003年,我离开杭州到北京念博士。             槐花盛开的日子,从丽都饭店到四德公园那一段路径,落满了白色的花瓣,两边大树枝子托起拱形的“屋顶”,就像是漫步在圣洁的婚礼殿堂,使我常常幻想和“他”一起步入盟约的时刻。            等候的日子很美丽,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一点点的急躁和疑惑:“他”怎么还没有出现呢?当我动摇的时候,主耶稣就温柔地提醒我:要先品尝祂的甘甜、荣美的爱,才可能在祂里面有地上完美的爱情;要先和祂完全联合,才可能赢得在祂里面真正合一的婚姻。            主抚平我的焦躁,拉住我失去耐心的步伐,使我安稳地与祂同行。于是,我恳求主帮助我,顺服于祂的陶造,成为一位理想的妻子,能够做弟兄最好的帮助者。            大约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的一个冬日夜晚,我在操场上祷告:求主在大洋彼岸,为我兴起一位弟兄﹗这样祷告有两个原因:首先,周围和教会里的弟兄本来就寥寥无几,而且这些弟兄要么已婚、要么比我小得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年龄、背景相当的男生都出国了。其次,出国本来就是我努力却未实现的愿望。            我祷告的时候,很有信心,觉得上帝会成全我(L后来告诉我,那个时候他正在办赴美读博的手续)。 三            […]

No Picture
编者心

我宁愿有耶稣(郑期英)2013.04.30

我宁愿有耶稣 谢博伟(George Beverly Shea),这位葛理翰(Billy Graham)布道团著名的男低音,于4月16日安息主怀,享年104岁。在与葛理翰配搭的近60年岁月中,曾在全世界2亿的人面前献唱诗歌;他也曾在1965年获得葛莱美奖(Grammy Award),一生中灌录超过50张圣诗专辑。 在他所演唱过的诗歌中,有一首诗歌,是许多人所喜爱的,那就是《我宁愿有耶稣》,这首诗歌是他谱的曲,也是他自身的见证。年轻时他原有机会取得一个高薪又能出名的工作,但他为了服事主而放弃。他原本有独当一面的才华,却甘愿在葛理翰布道会中,以诗歌作为信息前的引介者,难怪葛理翰称他为“最谦卑、最有恩典的人”,也是“最亲密的朋友和弟兄”。这样的胸怀是我们华人基督徒特别需要学习的。 为了记念谢博伟,让我们重温这首诗歌,也愿这首诗歌成为我们的心志。 1. 我宁愿有耶稣,胜于金钱; 我宁属耶稣,胜过财富无边; 我宁愿有耶稣,胜于地土; 愿主钉痕手,引导我前途。 2. 我宁愿有耶稣,胜于称扬; 我宁忠于主,满足主的心肠; 我宁愿有耶稣,胜于美名; 愿对主忠诚,宣扬主圣名。 3. 恩主比百合花,美丽鲜艳; 他更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 我带饥渴心灵,来到主前; 有主的同在,胜似赴美宴。 副歌 胜过作君王,虽统治万方, 却仍受罪恶捆绑! 我宁愿有耶稣, 胜于世上荣华、富贵、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