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真正的阿斯蘭 ——寫在魯益師逝世50周年之際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季方        2005年末,我信主,也是步入婚姻的第二年。先生在密執根大學讀書,我獨自一人在華盛頓,躊躇滿志地準備在新工作上大施拳腳。         就在秋末初冬的夜晚,我和查經班的好友,一同去看《獅子.女巫.魔衣櫥》。這是我第一次聽說《納尼亞傳奇》,第一次知道有一位巨匠叫魯益師(C. S. Lewis, 1898-1963)。        現在回想起來,正如電影中的露西走進衣櫥,置身於如夢似幻的冰雪納尼亞,那時的我,也正走進了一個充滿“魔力”的嶄新世界。但我所踏上的,並非魔力冰封的大地,而是經由獅子阿斯蘭口中氣息所復活的、勃勃生機的土地,是一條充滿恩典的道路。         我在華盛頓的“單身”生活,和事業“野心”,終因查經班中諸多長者的規勸,在半年後結束。我和先生團聚,在安城開始了家庭生活。我們終於有機會一同看《影子大地》,一同讀難懂的《受審的上帝》,從中更多認識了魯益師。我才知道,自己所受的教育是何等狹隘、局限與殘缺。         在真正進入家庭生活後,我也才意識到,自己對婚姻與妻子的角色,對建立基督化家庭的認識,幾近為零。         然而正如讀懂納尼亞的人都知道,納尼亞爭戰勝利的關鍵是阿斯蘭,而阿斯蘭代表的正是為愛捨己的耶穌基督。祂無時無刻不“在路上”(on the move)。所以對我來說,一切時猶未晚,一切充滿希望。         接下來,先生完成學業,我修補著人生的缺失,在上帝開啟的課堂裡,重拾生命、家庭、婚姻、育兒的課題。由魯益師起始的基督教文學,也仿佛“衣櫥門外的世界”,帶領我結識了古往今來的偉大聖徒與作家,給我的靈性前所未有的滋養。         《納尼亞傳奇》也成為女兒最鍾愛的故事。她常常一邊聽良友電臺錄製的《納尼亞傳奇》,一邊問我:“我能在天堂見到阿斯蘭嗎?”我總是告訴她:“你能在天堂見到真正的阿斯蘭。”        見到真正的阿斯蘭,是我們最大的盼望!   作者來自上海,目前在大陸從事教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