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山區的孩子 --回應《生死攸關論墮胎》

繆進敏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我在國內是婦產科醫生。有一段時間赴農村做計劃生育工作,經我手做過的人工流產近百例。           信主後,我深信墮胎只能在個別特殊情況下採用,絕不能由人隨意選擇。道理很簡單,因為生命是神創造的,人不可殺人。當精子與卵子相結合成為受精卵時,就是新 生命的開始。因為一個受精卵具有父親的23條染色体和母親的23條染色体,形成新的22對常染色体和一對性染色体,這就是一個新的生命。           我所指的個別特殊情況,與《進深特刊》第8期中陳佐人牧師的意見大致相同,即危及母親生命時,應採取墮胎。對因強姦懷的胎,以及產前診斷為畸形兒的案例,不可一刀切。我也贊成文中另一位劉穗生醫師的看法:當事人在尋求神 的帶領後所做的決定,外人不應該妄加批評。同時,基督徒在遇此不幸時,最重要的是尋求神的帶領,而不是先打定主意非要墮胎不可。           另一個特 殊情況是如何看待國內的人工流產。我曾到過窮鄉僻壤做計劃生育。看著一群面黃肌瘦、衣不蔽体的孩子們,圍著懷孕的母親討東西吃,實在覺得應該給這位母親做 人流。我們都知道,中國人口龐大至今天的地步,是政策失誤的結果,也是廣大農村地區長期貧窮落後的結果和原因。採取墮胎控制人口,應看作是中國歷史上特殊 時期的應急的暫時措施,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            可悲的是,因為缺乏正面的價值觀教育,這種下下策被看作是處理事情的正常手段,視為理所當然。使從大陸來海外的中國人,因經濟有些困難或學業緊張,或怕影響前程,便決定墮胎,心安理得,視之為常事。我認為不能這麼做,這就與不能因窮去偷東西的道理是一樣的。           我的老二是意外懷孕得來的,那時尚允許每家有二個孩子。當時我一人在窮山區工作,夫婦被迫分居兩地。平時吃的東西很貧乏,全靠從上海帶去的鹹肉,鹹魚。吃完 後,便只能吃辣椒伴飯。因我無奶水,老大生下後,只能放在上海母親家。懷老二時,正值家中處境悲慘。父親在這運動中被迫害致死,母親患胃癌晚期,婆母患了 肺癌。若老二生下,就只能隨我住在山區,我本身就嚴重營養不足,哪會有奶水給她?當時又買不到奶粉,更無鮮奶,她將無法生存。           我面臨二個選擇:或墮胎,或生下後送人。我選擇了後者。母親設法找到一位上海郊區婦女。說定我生產後,不論男女,她馬上領走。          產後,母親與那位農村婦女坐在我的床邊,等待嬰孩從育嬰室送出來。護士把嬰孩放在我伸出的手臂上。就在那接觸的一剎那,我好像受到電擊,我的心一陣痙攣。我緊緊地抱著孩子,這是我的血和肉啊!我要把她送走的決心,在一剎那間煙消雲散。 “我不送”,我對母親說,“我要這個孩子。”            “但是……”母親試圖與我講理。           “不!”我的嗓音幾乎近於尖叫,“我不送,我能夠養她,我帶她走。”           母親紅著眼睛,把那位搞糊塗的婦女拉出病房。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背上的匣子

天愛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我的案頭上一直擺著考門夫人編著的《荒漠甘泉》,我非常喜歡這本屬靈書籍,每日必讀,十數年如一日。       《荒漠甘泉》裡有兩則感人的小故事,一則講述了一群聾啞兒童怎樣甘心順服,與主同行,另一則描述一個又瘸又駝的孩子,怎樣因為一句鼓勵鞭策的童語,接納自我,迎向未來。 黑板上的字      有一天,一個無神論者前往聾啞學校參觀,他發現一群聾啞學生在學習聖經時,十分敬虔專注,他看了之後頗不以為然。於是,無神論者逕至黑板,在上面書寫了一道難題,考驗聾啞學生的信心。       無神論者問:“上帝既然愛你們,為什麼使你們聾啞,反倒使我們能說呢?”全班同學看見黑板上這個殘酷嚴苛的問題,無不表情肅穆,靜坐唏噓。內心霎時被這突如其來的“為什麼”,震懾得刺痛,不知所措。       窒息了幾分鐘,一個瘦弱乾癟的小女孩從座位上站起來,步履蹣跚地走到黑板面前。全班同學屏氣凝神,注視著這個勇敢的聾啞女孩。她雙頰掛滿了淚水,嘴唇不聽使喚地顫動著。       她靠近了講台,吃力地爬上椅子,右手拿起一枝粉筆,寫下這樣幾個字:“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小女孩又聾又啞,無法開口說話,但是黑板上幾個斗大歪斜的字体,卻仿佛一針見血似地正中鵠心,也唱出了聾啞孩子的心聲,“耶穌愛我,我愛耶穌!聖經如是告訴我,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背上的匣子       另外一則故事講到,一位母親帶了一個又瘸腿又駝背的孩子回家與自己的兒子作伴。母親事先三令五申警告兒子,千萬要小心,絕對不可以用言語去傷害這個可憐的殘障孩子,要將他視作正常普通的小朋友,一起學習、玩耍。       小男孩很懂事,把母親的話牢記心中,每天和這個又瘸又駝的玩伴,一同讀書,一同遊戲。一天,兩個孩子靜靜地在客廳裡玩積木,好奇的母親暗地躲在門縫間,想要偷聽兩個小男孩到底說些甚麼。       過了幾分鐘,兒子終於開口說話了:“你知道你的背上背了什麼東西嗎?”小駝背男孩甚是受窘,愣在原地一句話也答不出來。著急的母親一旁震驚,料想兒子定是年幼無知,意外闖禍了。不久,兒子不急不徐地對小駝背男孩說:“這是一個裝了翅膀的匣子,有一天,神要親自替你打開,到時候你就能夠像天使一樣,在天空自由自在翱翔了。” 小小的心願       我從事教職多年,有機會接觸形形色色的殘障兒童。無論是聾啞、失明、小兒麻痺症,抑或自閉症、唐氏兒、重度智障;每張臉孔、每個生命,對我而言都是一項極大的心靈激盪和精神考驗。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張似曾相識的小臉蛋上,發現一顆隱藏在殘缺肢体下的小小“自信心”,那是如考門夫人描寫過的那種信心。讓我在那一瞬間,竟有一個小小的心願掠過腦際,真希望自己有一時片刻,也能像那勇敢的聾啞女孩,抑或背上駝著天使翅膀的男孩,即使不言不語,不良於行或資質魯鈍,卻能了然清澈,不卑不亢,明白領悟“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作者現住北加州。

No Picture
事奉篇

屬靈成長道路上的轉折點

祝健       在我們一生屬靈的道路上,神為我們預備的恩典俯拾即是,使我們得以不斷成長。這 些恩典在各方面的預備就如聖經,贊美詩,教會,聖徒的見證,禱告蒙垂聽和不蒙應允,大自然,以及我們每天遇見的人和事。但是,也許有三件事情可能是今天年 輕的基督徒在成長的路上不可缺少的。至少我注意到許多聖徒所走過的路,都在不同程度上是以這三件事為轉折的。這三件事就是﹕靈裡的虛空和對神的渴慕,經歷 神的真實與同在,以及信心。 一、靈裡的虛空和對神的渴慕      很多年前,一位美國青年在海軍服役。有一天,他所在的艦隊 在海上執行任務。這位美國青年正喝得酩酊大醉,一失足從航空母艦上掉到海裡去了。幸虧當時有人發現,趕緊通知後面的艦艇搜尋打撈,才把他救了上來,免了一死。幾年前,當我在一位朋友的婚禮上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多年的監獄牧師了。由于他的故事,我覺得那天他所主持的小小婚禮特別的美麗。       另外一位從前在美國海軍服役的軍人,是我在科羅拉多州的朋友。年輕的時候他是一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天傍晚,他從鬧市返回艦艇,正走到海邊的時候,突然 被海邊黃昏壯觀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一個普通的日子,一個平凡的傍晚,那天他卻遇見了永恆。當時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大哭起來,發自內心地向神禱告,祈求神 赦免他的罪。自那以後,他開始參加艦長帶領的每周查經聚會。後來他成了美國導航會(Navigator)最早的發起人之一,領人歸信耶穌。       兩位不同的青年,兩種不同的人生經歷,可是卻似乎暗示著同樣一個屬靈的規律﹕他們從前裡面的虛空不但使他們悔改信主,更是使他們在屬靈的道路上執著追求,以 至于今天成為牧師和領袖。難怪一位弟兄說﹕“我追求神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看見自己裡面的虛空。”耶穌說﹕虛空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 5章4節,意譯,借指人裡面一貧如洗的一個方面)。虛空就導致了一無反顧的追求,並屬靈道路上的成長。       回想我自己信主前的虛空,也是 導致我不斷追求和成長的原因之一。虛空就是無聊,就是根本的無意義。我在下農村的四年裡,深深体會到了生命中的虛空和生活裡的無聊。很長一段時間裡我每天 都要抽兩包煙,幾乎每天都要醉酒。空余時間就是打牌,不停地編說無聊的話。雖然,這種生活看起來隱藏著一些內在和外在不正常的因素,可是我的生活和為人並 不為當時周圍的朋友看為古怪或可憐。在我感覺裡面虛空的時候,其實是我外面被人看為是有路的時候。那時候,我的籃球打得可以,大大小小打過不少代表隊,其 中包括在高中的時候,有一年被選入長沙市代表隊。在七十年代的中國,有特長的人很多時候是有機會和有出路的。而我正是在那個年代發現了自己的虛空。       信主以後,真理和生命的意義進到了我的心裡,與以前虛空的生活成了強烈的對照,因為虛空的生活裡充滿了虛假和罪,而那種虛假和罪又加重你裡面的虛空。屬靈的道路是艱難的,曾經我也畏懼和退縮。可是,每次當我軟弱動搖的時候,我都會問自己﹕難道我還要回到從前虛空的光景裡去嗎?而每次我這樣問自己的時候,心裡 就油然升起一股毅然決然的意念,要勝過艱難,繼續往前追求。因為虛空的生命一無所有,虛空的生活一無所獲。       作為基督徒在那時候的艱難,是外面不容易走屬地的路,裡面不容易走屬天的路。然而裡面極度的虛空,使得我熱切地渴慕和追求神。困難的是,在當時不容易找到屬靈的環境、帶領和同 伴。屬靈的水流在那時似乎是隱藏著的。所以,我不得不單獨地去尋求神。那時,我已經上了大學。每天清晨四點鐘我醒來後,就在神面前切切地禱告。我不知道怎 樣禱告,更讀不懂聖經,真是苦而又苦。可是我堅信一點,神救了我們,不是要和我們捉迷藏,而是要我們認識祂。所以,我在神面前天天迫切地尋求祂的面,直到我讀明白一點祂的話,裡面得見一點祂的光。那時,我常常在珞珈山的東湖邊默想神的話,也與其他大學的弟兄姊妹有一些隱秘的交通。回想起來,這種由虛空導致的追求和渴慕神,是我在屬靈道路上成長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對於現在年輕一代的基督徒,我們要問﹕在永恆的面前,我們有沒有發現自己 裡面的虛空或赤貧呢?有的時候,我們也許一次一次地認罪,卻又一次一次地隱藏罪中之樂。我們要問﹕我們需要再一次地認罪,還是真正看見這一切(包括認罪) 是如此的顯出我們的虛空和赤貧,以至於我們應當毅然決然地離開自己的罪呢? […]

No Picture
成長篇

祂永遠信實-戴德生的信心之旅

可安歇 一         讀《屬靈的秘訣--戴德生信心之旅》一書,會使我們覺得猶如在觀看一出以人的信心和上帝的信實為主題的活劇;讀着他在書信中的見證與分享,又使我們在靈命長進上獲益匪淺。         將近一個半世紀以前,戴德生,一個20剛出頭的英國青年,無財無勢,形單影隻,抵達中國。當時的中國門禁森嚴,兵荒馬亂。清政府忙於撲滅太平天國起義的連 綿烽火,槍彈橫飛,曝屍遍地。再加上瘟疫猖獗、盜匪橫行,更不用說缺衣少食、無醫無葯。更可怕的是,當時的中國人對西方傳教士懷着深度的恐懼和不信任,更 有一些人對西方人視若仇敵,必欲“殺盡洋鬼子”而後快。那時的戴德生要在這樣一個情形下深入中國內地開闢福音之路,就像是一葉小舟,卻欲穿過狂風暴雨、險 礁叢生的汪洋大海一般,簡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們的父神以祂的信實和大能,藉着這名內心堅實的青年,展開了祂在中國大地上的福音運動。從戴德生初次踏足上海港口,直到他73歲逝世於湖南長沙, 他在經歷一連串難以想像的艱難險阻中,始終對上帝抱着百折不撓的信心;而上帝本着信實的本性對他的信心一一回報以豐厚的祝福、保守、引導和供應,實踐了祂 對人的應許:“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篇》2:8) 二        戴德生的信心之旅和他寶貴的靈訓,給了我們很大的教益:首先,對上帝信實的屬性要有一個真理把握的認識。         慈愛、信實、神聖、公義,是神基本的屬性。如同聖經里有許多經節啟示上帝的慈愛、神聖、公義一樣,也有好多金句表明了上帝的信實。“耶和華啊,你的慈愛上 及諸天,你的信實達到穹蒼。”(《詩》57:10)“神非人,必不致說謊,也非人子,必不致反悔。他說話豈不照着行呢?他發言豈不要成就呢?”(民 23:19)“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1:17)“我們 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後》2:13)戴德生對此有極為深刻的認識,他在書中寫道:“與‘不信’之罪相比,我所犯的其它罪 似乎是微不足道了。‘不信’其實是一切的主因,是我沒有或是不願意相信上帝的話,因而使祂成為說謊者!‘不信’是這世界的致命之罪……”         上帝說,凡信靠我的我必成就,在我沒有難成的事;而我們卻說,上帝啊,我投靠你,但我不太肯定你是如此愛我,我也不相信你能成就此事。這實際上就等於說, 上帝啊,你說你是萬能的,但你卻不能為我做成此事,你是在撒謊啊!這難道不是在以小信的人之心猜度、羞辱大能全能的上帝嗎?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一遇到難 事、困境、失敗,一般地,首先的反應是唉聲嘆氣,惶惶不可終日,然後想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解決、去彌補,結果只能使事情愈搞愈糟。即便我們知道轉向上 帝,在禱告中向上帝求,但也因信心不足,內心裡疑疑惑惑,以至終不見功效。這就是因為我們對上帝的信實沒有一個真理把握的認識。         戴德生在這方面給了我們一個好榜樣。每當困難來到、打擊臨頭,他自然而然地頭一個反應就是仰望上帝,並全心全意信靠祂,因為他知道並且堅信這是唯一解決問 題的途徑。正如他所說:“我有一位無所不能的父親,我又何求於一無所能的人呢?”他在中國的50多年裡真正做到了“依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詩》37:3)         其次,憑信心求,要按照上帝的心意而行,上帝的信實就必然會大大彰顯。戴德生在給他創建的中國內地會同工們的信中說:“我們是上帝的兒女,順服上帝的命令 去做上帝的工作,並單一依靠祂的供應。”他多次強調:“要記住,按照上帝的方式來做上帝的工作,斷然不會缺乏上帝的供應。”主耶穌給了我們憑信心求的準 則:你們所需要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3)戴德生就是嚴格按照這一準則做 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正本溯源話“信”

呂佩淵         人非有“信”,就不能認識上帝,也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此,我們必須弄清楚“信”什麼。 “信”的定義         聖經所說的“信”並非現今世人眾說紛紜的流行看法。舊約有關“信”的主要字詞amen出現約100次,其字根意義乃是“確定、實在”。和合本除了譯作 “信、信靠、信服”之外,多處譯為“信實、確實、的確、可靠、立穩、堅立、堅定、堅固、成就、必成”(《申》7:9;《詩》89:28,37;93:5; 《賽》55:3;7:9;《代上》17: 23,24;《王上》8:26;11:38;《何.5:9)。今日基督徒用語“阿們”(“實實在在”的意思)即據此而來。由此可見,舊約所說的“信”是指 “可供立足的實底、確據。”正如J.C.Ryle所言:“得救的信是靈魂的立足(Saving faith is the foot of the soul)”。         新約關於“信”的教導乃是承接舊約發展成一特定的用法:強調信者與所信對象之間切身親密的“真實信靠”關係。此關係是概括“上帝與人之間”的一切廣義關 連,具體表達在“委身、進入、持守”的動作上。希臘字“信”的名詞形式在新約共出現242次(pistis,若加上動詞、形容詞等,則共有551次),此 字含有兩方面的意義:        (1)客觀事實層面:“信仰”,即所信的具體對象或內容,和合本譯為“真道、真理、道”(《羅》1:5;16:26;《加》1:23;《弗》4:5,13;《提前》3:9,13;《猶》3,20;《啟》2:13;14:12)。       (2)主觀經歷層面:“信心”,即信者本身的委身投入,和合本譯為“信心、信實、信德、信奉”(《太》9:22;23:23;《路》18:8;《雅》 2:1等)。這兩者密不可分,是同一體之兩面。真實的“信”必定缺一不可,如果你所信的對象是虛假的,則不論你的信心有多麼大也是無用的;反過來說,你所 信的對象是真實的,但是你若不真正投靠祂,則仍是與你無益的。由此可見,“信”乃是以真實可靠的主為中心,向祂委身投靠。 “信”的中心         聖經《希伯來書》11:1給“信”下了一簡明定義:“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這清楚表明“信”是“實底、確據”。至於“信”與“所望之 事、未見之事”的關連,《希伯來書》並未提出哲學式的邏輯界說,乃是給予生活上的實際例證,來說明“信”是什麼。在第二節就緊接著說“古人在這信上了美好 的證據”,此後整章就以“因着信”為關鍵字,承先啟後將“古人”的實際生活經歷一一道來:從亞伯起講到亞伯拉罕,摩西,直到眾先知。13節“沒有得着所應 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27節“他恆心忍耐,因為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主。”這都表明“信”就是:心靈的眼睛確實看見了肉眼不能看見的。當我們 繼續讀到12:1-2,就看見11章的總結:“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仰望為我們‘信’(和合本作‘信心’)創始成終的主耶穌”。聖經所說的“信”就 是注目仰望基督。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僭越--我們扼殺了孩子

嘯吟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美國加州的沙漠地區有一個孤立的小鎮拔士多(Barstow),住着帕克一家。其中11歲的男孩衛斯禮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雖經多次禱告卻無起色。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經過一個外來講員講述脊椎疼痛被奇妙醫治的經歷,以及為“生命的奇蹟”所做的特別禱告之後,帕克夫婦決心相信上帝已用大能治癒了他們的兒子 衛斯禮,他們只要“專心仰賴信心”就可以了。         第二天早晨,他們折斷了注射胰島素的針頭,把針筒和葯丟進垃圾堆,並允許孩子吃加糖的早餐。至於孩子的尿液所呈的陽性反應,他們視為“撒但的謊言”,當作是信心的操練。         接下來的兩天里,孩子的病情急劇惡化。他們痛苦萬分,卻仍以為那只是魔鬼的試探。他們拒絕牧師及信徒的“帶衛斯禮去看醫生”的建議,只是禱告並請人代禱。        第三天早晨,孩子死了。帕克夫婦堅信,就像拉撒路被耶穌醫治,從死里復活一樣,衛斯禮也一定會復活。他們把葬禮安排成復活儀式,甚至後來在不得不下葬時還堅信孩子會在4天後從墳中出來。可是孩子並沒有醒來。         很快,帕克夫婦以謀殺罪被逮捕,加州的聖伯納底諾郡高等法院宣判他們犯了過失殺人及虐待兒童罪。經過4年的緩刑生活以後,法院重審此案。由於帕克夫婦的 “良好的生活紀錄”--一直對孩子充滿愛,法官不僅中止了刑罰,而且改判他們“無罪”。他們重獲自由,心靈的創傷,也經由主耶穌醫治後痊癒。         那期間,帕氏夫婦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深淵,哭泣並反省。他們終於理解到他們誤用了信心。他們錯在沒有遵照聖經的啟示去運用信心,不明白榮耀上帝和試探上帝的區別,只是一昧地強迫上帝醫治他們的兒子–那就是僭越。“衛斯禮本來不必死的……我們誤將僭越當信心……”覺醒後的父親在《我們扼殺了孩子》(We Let Our Son Die)一書中說:         “僭越是硬將上帝置於人的愚昧之中,根據錯誤的信心行事,而非順服上帝的聲音。它未得上帝的明確指示,濫將一般的經文用於特殊的情況。我們摒棄胰島素,事 實上就是強迫上帝醫治我們的兒子……根植於僭越的信心,意圖支使上帝違背祂神聖的旨意。對於這種‘信心’,上帝不會答應。”□ 本文原刊于《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信心與順服

孫德生         有一首眾所熟知的詩歌,勉勵基督徒要“信而順服”。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真正信靠上帝的人,必定是全然順服祂,因為聖經的真義就是順服。亞伯拉罕因着信, 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徒》11:8)。唯有信心使我們順服上帝的呼召,亞伯拉罕既如此確信那召他出來的上帝是真正公義的,他 就毫無疑議地順服到底,踏上了漫長的信心之路。         然後亞伯拉罕面臨到他生命中極大的考驗。經過無數次的試煉,是否他的信心已經成熟,足以承受打擊並且在試煉中得勝?確實不錯,“亞伯拉罕因着信,被試驗的 時候,就把以撒獻上……將自己的獨生的兒子獻上。”(《來》11:17)“耶和華的使者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創》 22:15-18)信心是順服的泉源,順服是信心的的果子,亞伯拉罕證明了:信而順服的心必蒙上帝尊重。         挪亞因着信,就順服上帝的指示,預備了一隻方舟,使他全家得救(《來》11:7)。雖然地面上當時並無任何遽變將至的徵兆,但信心的眼睛使挪亞看見即將來臨的暴風雨。世人依舊吃喝嫁娶,忙碌營生,唯獨挪亞細聽上帝的聲音,信而順服。        在新約聖經里的術語--“信心”和“順服”,其意義經常是相通的,這豈不是意味着很深的含意嗎?願我們信而順服上帝的引導,因為上帝所喜悅的信心,乃是順服的信心。□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信心與苦難

李 平        當苦難來臨時,信靠上帝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呢?        人生在世,每個人都要經歷苦難。導致我們受苦的原因大致有三種:         其一,由於自己的罪。如因怨恨導致自己心裡愁苦;或因飲食不當,違反上帝所定的律而生病等。         其二,由於別人的罪或環境的變化。如別人無端的指責使我們感到委屈;自然的災害或環境的污染造成的苦等。         其三,由於魔鬼的攻擊。如約伯的受苦。         在這三種原因中,只有第一種原因有可能藉着我們認罪悔改,蒙上帝寬恕使苦難得以較快地解脫。至於第二和第三種罪帶來的苦難,不僅使我們深受其害,而且常常 讓我們感到無能為力,無法在短期,甚至一生的時間裡加以解決。所以,即使我們把人格修鍊得相當完善,苦難在人生中仍是一個不由我們意志為轉移、不能逃避的 客觀現實。         而對付此客觀現實有三種辦法:首先,面對苦難,我們先要反思自己,看自己是否對此苦難負有全部或部分責任,若有,則要認罪悔改;其次,若自己沒有錯,又感 到上帝賜予足夠能力時,我們可以努力傳福音,挽救失喪靈魂,盡量減少世界的罪惡;最後,有時罪惡的力量過於強大,我們無力抗爭,苦難不僅無法避免,有時甚 至難以忍受。此時唯有專心仰望上帝,把注意力從醜陋的現實轉向美善的源頭,在苦難中尋求上帝的拯救,並努力用意志順服上帝的安排;用理智思考上帝大能、大 智、聖潔、公義;用信心執着於上帝的大愛和應許;用耐心等待上帝解決的時刻,使苦難的現實雖然暫時不能改變,卻能改變我們經受苦難時的心態,減輕我們的痛 苦,並在苦難中生成對永恆美好的盼望及戰勝苦難的信心。         人生的苦難就像船兒在大海中遇見狂風巨浪,信靠上帝就像給船兒安上了強力馬達和先進導航儀,使生命的航船在狂風巨浪中不至迷失方向或隨波逐流,並有衝破巨 浪的勇氣,避開暗礁的智慧,到達彼岸的盼望,及奔向避風港的能力。最終,信靠上帝使我們能在生命航船的目的地--永恆的彼岸得到安息。□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澳洲悉尼市。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