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与思

强势受害人(吴蔓玲)2013.02.04

看到一则不起眼的台湾新闻。一位口腔癌癌友和家人上一间火锅店用餐,因口腔癌不能吃,所以要求不要付费,但副店长拒绝,理由是没有足够人手找人监看偷吃,当时在家人坚持下,还是让这位口腔癌癌友坐在一旁。然而,这位口腔癌癌友回家后愈想愈气,愤怒地拔掉鼻胃管。于是,家人和口腔癌癌友控告这位副店长。 更令人惊讶的是,副店长下跪求饶恕,而家人和口腔癌癌友还是不肯饶恕、不愿放过对方。这样的“强势受害人”的新闻画面,大家似乎早就习以为常;然而,让我忧心的是,口腔癌癌友和他家人若继续不肯饶恕、执意报复,恐怕生命就会长出夺命的苦毒心癌。 想起前不久康州小学屠杀案甫丧女的年轻父亲帕克,他或许比起许多人更有资格怨恨,但他回答记者﹕“不要让这次的事件来局限我们,而要让这次事件使我们成为更美好、更乐于助人、更谦卑的人。”但愿,口腔癌癌友一家人不要让这次事件局限他们,反倒要活出更美好的人生。

No Picture
事奉篇

潜游书海,乐趣无穷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3期          去年(2009)年初,头一次请肯恩老牧师来家里吃饭。吃到一半,他上厕所去。上厕所本是寻常事,但他去了好久,不出来。我忍不住想,该不是吃了我做的菜,拉肚子吧!师母看我疑惑的眼神,笑笑地轻声解释:“他什么都看!”我会心地一笑。           也许你看到这里,还摸不着边。原来我家厕所里,有个书架,放了3层的书籍和杂志。肯恩老牧师爱看书,一进厕所就不出来了。我们教会有美好的阅读风气,还爱推荐好书、彼此传阅,想必与老牧师的榜样有关!           尽管老公不只叹过一次气,再买书家里没地方放,但是书本还是一直往家里跑,没有消停的趋势。这是因为他娶了个老婆,有3大嗜好,与书都解不了缘,那就是:看书、买书、借书;而这些嗜好也传给了孩子。           望着书架上一排排的书籍,我突然意识到这些书呈现出过去20多年来,我信仰生活与生命成长的轨迹。思果说,“书本是恩人。朋友虽然天各一方,古人却在肘侧。不但圣贤可师可友,还有无数才隽,不都高不可攀。”而我呢?称得上有恩的,只有圣经;然而,不少书本是我的良师益友。           年少时,三教九流都交往,古龙、金庸、卧龙生等人的武侠小说没少看,琼瑶、严沁等文艺爱情小说叫我情感澎湃;《简爱》、《傲慢与偏见》等世界名著让我爱不释 手;《福尔摩斯》、《亚森罗苹》等侦探小说系列的惊险刺激,常叫我茶不思饭不想;努力咀嚼《三国演义》(我外公爱讲三国演义的故事,是我看这本书的动 力),而《红楼梦》赚了我不少眼泪。           不过,年长之后,渐渐慎选我的书友,也不拿它们当做我的情感保姆寄情。也许是人生阅历多了,不见得按书友说的话照单全收,但也尊重各人看法不同;名人也不见得个个都攀交,倒是常拜访投契的。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去20多年来,交往了不少良师益友。 深入人性、体认人生          说来有意思的是,最能让我深入明白各样议题的,不是报导文学,而是小说。好的小说,挖掘人性,探讨人性,并且深入了解、感受、咀嚼人生议题──无论是两性议 题、人生议题、或时事议题。好的小说可以带领我们深入当事人或事件的世界,并且在字里行间中,传递出正确的人生价值观。           就拿今年圣诞节来 说,我与女儿们看了好多本艾瑞克.华特斯(Eric Walters)的小说。华特斯本是小学老师,他擅于把人生与时事议题写成小说,给青少年看。譬如,9.11受难家属怎样面对惨剧;从阿富汗调回国的士兵 回到家里,他们的家人要面对怎样的困局;联合国军人面对乌干达大屠杀惨剧时,心灵所受的重创;街友的问题、世界大战时人民的生活等。他以青少年的眼光来看 问题,从中寻求答案。他的小说不但孩子爱看,我也爱读。套句我小女儿说的话:“以我这年纪,要我看非小说来了解议题,是不可能的事!”           动人心弦的好小说不少,希望自己在这方面能有更多的涉猎,也深愿看到更多的佳作出现,影响社会。 教我处世、经营婚姻、育子           信主之初,最常造访的书友是怎样处理男女情感、怎样相父教子、怎样照顾宝宝、怎样处理冲突等人际相处、以及教育儿女的书籍。我多半看的是以圣经为原则来处理 问题的书籍,对初为人母、初为人妻、初入社会的我,助益良多。不过,话又说回来,书本中有些建议或教导不见得要照单全收,尤其是个人经验不见得适用于每一 个家庭和每一个孩子,但原则值得牢记与应用。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走出生命的围城(吴蔓玲)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2期 耶和华沙龙!老虎伍兹:           耶和华沙龙是希伯来文“Yahweh Shalom”,意思是愿上帝来的“沙龙”临到你!希伯来文的“沙龙”意义很广泛,包括平安﹑身心灵的康健﹑福祉等。我衷心祝福,耶和华沙龙临到你!            对此刻身陷愁城的你来说,你那天文数字般的年收入,化为了泡沫,并不是你最大的损失;球迷弃你而去,一向支持你的厂商与你划清界线,也不是你最大的打击。家庭破裂以及你整个人的自我认知垮台,大概才是你目前最大的危机。           在高尔夫球圈子里,你向来拥有清新、爱家的形象。其实,你不仅想营造这样的形象,幸福的家本就是你向往的,这也是你的妻子“虎嫂”艾琳的心愿。她自小成长于破碎家庭,渴望拥有完整、幸福的家。           然而,你内心对自己能否经营出一个美好的家庭,并不确定。不然你不会与虎嫂订立这样的婚前协议:婚姻维持的时日愈长,虎嫂能获得的赡养费愈高。你以金钱为筹码,控制妻子忠于你、容忍你、爱你,并且保护自己的离婚利益(名人圈子里,大家不都是这样子做的吗?)。天下只有一种女人会笨到签署这种婚前协议书,就是 恋爱中盲目的女人。她想的是伴你同走一生,才会签署这份不近人情的协议。           去年(2009)感恩节,该是你有生以来最寒颤的感恩节。虎嫂发现了你与情妇的通话短信。争吵中你急于离开家,却发生了小车祸。虽是小车祸,你也承认全是自己的错,却引起狗仔队的兴趣,开始探究你的“性”事。就这样,你卷进了一场似乎永远醒不了的“恶梦”。 瘾疾的背后           妻小人去楼空,家庭破碎。本来,事情似乎还有转圜的余地,妻子只想带孩子回娘家,冷静一下。但随着你的情妇们不断曝光,艾琳数到第10个“虎女郎”之后,对你没了指望,心一横,要求离婚。话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有正常判断力的女人,都不相信你会改变的。           艾琳是你一生最值得珍惜的人之一。她爱你,忠于你,在名人妻子圈内行事一向低调,选择在幕后做个好母亲、好妻子,一心与你携手营建幸福的家庭。你深知她的情意,不然你不会在发生车祸后,还感谢妻子即时救你出来。其实,你这个谢字的背后,有千言万语的恳求——恳求她留下来,恳求她再给你一次机会。           在这出世人眼中的荒诞笑剧里,我相信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涉嫌强暴案的湖人队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Kobe Bryant)以过来人的身分建议你,专心打球,再创佳绩,用不了多久,球迷就会忘了这些丑闻。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他说的正是当今社会的病态走向。但是,你仍宣布无限期离开高尔夫球坛,为的是挽救自己的婚姻与家庭。我为你这个决定喝彩。            尽管有人说,你是为了提高自己形象,才这样决定的。但我相信,你是真诚的。因为你自己就是父亲外遇的受害者。你曾说父亲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自小的榜样。然而,在青少年时期,你却发现父亲不忠于母亲,你为此伤痛万分。           想不到的是,你不想重蹈覆辙,成人之后却深陷在同样的罪恶中,任凭良知麻木。而且,你不是只错一次,而是错得一塌糊涂,居然同时拥有十多位情妇。你这根本是瘾疾,不是一时失足。怪不得虎嫂想离婚。她也许有力量可面对你的一时失足,但她无力对付你这怪兽般的性瘾疾。你这种瘾疾,根本不是努力“节制”可以除去的 ——你自己心知肚明,靠你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克服这性瘾疾的。           你需要找到瘾疾背后的根源,需要外力来帮助你除根。你需要由里到外改变自己,才能真正戒瘾。你瘾疾背后的根源是什么?我想你最主要的问题应出在,以错误的东西(性、成功)来肯定自己,填塞内心的空虚,慰藉自己。           你从小就被誉为高球神童,是天生好手,但实际上,你在高球上投注了无数心力,这是一般人难以明白的。在球赛求胜的压力下,你内心那份空虚更显黑暗,于是你选择用“性”来放松自己,满足自己(尽管那不过是暂时的安慰)。而你又不屑一夜情的性交易,于是在各地有了情妇。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逆转风潮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1993年华盛顿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复呐喊著:“我们在这里!我们是‘酷儿’(queer,同性恋者),我们会盯住你们的孩子不放的。”当时,旁观者多半把它当做口号,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恋运动的风潮已经袭卷了全世界。 当前的风潮情势        在北美,凡不认同同性恋论调的人,往往被视为心胸狭窄、老古板、不开化、“政治错误”(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国加州小姐凯莉.普雷金,在“美国小姐”选美赛中,回答某位同性恋评委的提问,表明自己认同一夫一妻婚姻,当场引起该评委的不满,因而仅仅得到亚军。         事情并没有止于此,两个月后,又发生半裸照风波,加州小姐选美会欲借机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实情如何众说纷纭,普雷金小姐的解释是,在海滩附近,无意中被狗仔趁风吹偷拍下来的。尽管她最后保住了加州小姐头衔,但名誉扫地,就连有些基督教团体也对她发出严苛的批评。          同性恋运动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来对付持异己言论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请容许我举出几起发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对印刷业者史高.布罗基(Scott Brockie),处以5,000元加币的罚款,因为他拒绝印刷同性恋主题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市长戴安娜.哈斯岂特(Diane Haskett),因为拒绝公开宣告“同性恋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罚一万元加币。 * 加拿大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于同性恋的广播节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权法庭,宣判青年牧师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为他写了封信给红鹿倡导者报(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恋是不道德的、会危害身体,不应当在学校里提倡同性恋。 * 加拿大福克神父(Fr.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克服恐惧——猪流感的联想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39期       朋友刚从台湾回北美,打电话来拉家常。她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台湾机场,约有30%的人戴口罩;到了日本,几乎人人都戴口罩。于是,她也戴上了。        回到美国,在芝加哥转机,她戴着口罩走下飞机,结果突然发现,自己是机场惟一戴口罩的。最后,在“同侪压力”下,她取下口罩,以免成为“稀有动物”,惹来大家观看。        这真是奇怪的现象。远在亚洲的日本和台湾,严阵以待;而重疫区美国,已有几万确认的病例,却人人一副安心的样子——猪流感爆开时,美国的航空公司免费让大家 改票,但有二位年轻人硬是不改行程,打算马上出发,到墨西哥好好玩一趟。这简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让采访他们的记者都“钦佩”不已。         我想亚洲和北美的反应那么不一样,是因为亚洲经历过SARS(非典),从痛苦的经验中,学习到了宝贵的预防功课。我们身在北美的人,所受影响不像亚洲那么深刻,以致大家缺乏防范意识。        不过,预防意识一定要有,恐惧心理却要克服。不然,恐怕还没有患上猪流感,就先得抑郁症了。 难缠的敌人         要不要戴口罩,因时、因地而异。然而,预防并非意味着要活在恐惧中,草木皆兵。SARS传染期间,有朋友来信,描述自己得了忧郁恐慌症,日日起床一想到必须上班,恐惧迎面袭来。还不敢坐公共汽车,宁可走个把钟头去上班。就算走在路上,别人一声咳嗽,也会吓得胆战心惊。        其实,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下,人虽没传染上疫症,也算是生了病——轻则因此难眠;重则落入恐慌症、忧郁症,身体功能也受到影响,抵抗力降低,甚至疾病连连……        怎样对付内心的恐惧呢?恐惧是很难缠的敌人,人愈是不想恐惧,愈是恐惧缠身。有人说转移注意力就好了。问题是,忙碌过后,一不留神又是恐惧缠身,才晓得恐惧从未离开过。 感恩除恐惧        大约八年前,我活在恐惧中,有二三年之久。就算窗外阳光普照,内心也是一片阴霾。那一阵子,我连续生了好几场病,时常进出急诊室,病痛一样接一样。         圣经上说,在上帝的爱中是没有惧怕的,于是我开始恳求上帝的爱浇灌我,医治我对生病的恐惧。在那段黑暗的日子,我是靠着祷告,才感受到他的安慰的。        彻底除去对身体疾病的恐惧,是在一个冬日的早晨。那日,阳光照入窗台,我突然领悟到,每一个日子都是上帝给的礼物。在这份领悟之下,我决定带着感恩的心,享受上帝赐予的每一日。        从那一天起,我发现自己长久以来缠身不去的恐惧消失了。原来,感恩的心,把我内心的恐惧除去了。我的身体也随之愈来愈健康。 祈祷作用大         细查自己,发现我惧怕的东西还真不少。于是我靠着上帝的恩典,一项项除去。我不敢说自己像无敌女金刚,但我尽可能把自己内心的每个恐惧都带到上帝的面前,求他医治。每除去一项,就仿佛打了一场人生胜仗。         坐飞机就是一例。我没有恐高症,却害怕坐飞机。上飞机前一晚,一定彻夜不眠。每回搭飞机都会头痛欲裂,总要休养二天,才能恢复正常。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接纳不等于认同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7期         1996年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了一项超越政党的联邦婚姻保障法案,让各州自行决定婚姻的合法性。          目前,有卅一州已立法通过一男一女的婚姻保障制度,也有许多州的法庭修定了这项尺度,允许“同性间的婚姻”;加州今年三月七日投票后通过了廿二号法案,即赞成加州家庭法案加上“加州只承认一男一女婚姻的合法及有效性”(“Only Marriage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is Valid or Recognized in California”)这十四个英文字。 为什么这件事如此重要?         是否基督徒不尊重同性恋者的信念和生活方式呢?本文代表许多中西基督徒的见解。 场内场外都热闹          1999年10月23-24日,在美国维吉尼亚州林奇堡(Lynchburg)汤姆斯路浸信会(Thomas Road Baptist Church),举行了一个特别聚会,引起了美国国内传媒的注意。这个聚会是由浸信会的费维尔牧师(Jerry Falwell),和全国闻名的拥护同性恋的大都会社区教会(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的领袖怀特牧师(Mel White),共同领会。共有两百位保守派基督徒,以及两百位同性恋基督徒参加这个聚会。          在会中,费维尔牧师当众为自己过去视同性恋为魔鬼的言论致歉,他并且表示今后将缓和对同性恋的批评。然而,他同时也坚决强调自己绝不改变“同性恋的行为是罪”的主张。怀特牧师则是把握这次机会,向会众动之以情。他让一些拥护同性恋者的群众做“见证”,其中包括,一位母亲叙述伤心的往事。当她一听自己的女儿是同性恋,就叫女儿滚远一点,除非悔改,不然别回家。结果,她的女儿自杀身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