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一个好听的故事

荣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期            在纪念主耶稣为我们受难的时刻,我重温了《约翰福音》十三章。“耶稣洗门徒的脚作榜样”的那段记叙,让我联想起去年年初发生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件事。             去年元旦前后,我与先生去美国参加了一次大陆学者基督徒培训会,一百五十余名基督徒和慕道朋友欢聚一堂。元月三日,学习结束,我们要乘晚上七点半的飞机回巴黎。下午四点半,Evelyn(一位美国同工)来到旅馆,一见面,我们都开心地笑了,因为几天前,正是她把我们从机场接到这里的。            因交谈亲切,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五点半,Evelyn送我们到了华盛顿机场。当我们和她拥抱告别后,回到候机室大厅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装有机票、护照等証件的手提包忘在了车里。怎么办!?先生好不容易在他的行李包里找到号码,几经周折,我们终于联络上了还留在旅馆里的一位弟兄,那位弟兄说,“不要着急,我们为你们祷告,等Evelyn回来,让她立刻返回机场找你们。”           可我们怎么能不着急?我心里一直在算:来时用了一个小时,回去再一个小时,即便一分钟也不耽误,返回来也要七点半了,飞机都要起飞了……可急又有什么用,祷告吧!我们就在刚才与Evelyn分手的地方低头祷告,求神保守Evelyn 来回平安,求神让她也能在七点廿分之前赶回机场,求神……            祷告中,神让我们平静下来,让我们看到神为什么允许这荒谬的事情发生:在这次培训中,受圣灵感动,我们夫妇决心回应神的呼召,全时间事奉神,得到兄弟姊妹们热情地祝贺和鼓励。我们本应感到惭愧,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不肯顺服神; 但我们却似乎有点忘乎所以。神就借此让我们看到,我们还是个漏水的器皿,实在不合格,实在不配被神使用。但祂还是怜悯我们,并没让我们的手提包丢在出租汽 车上……我们把祈求变成了衷心地感谢和赞美。             就在我们还没打算结束祷告的时候,“快!给你们的包!”Cat,一位亲爱的姊妹已站在我们面 前。啊!六点四十五!难道这是真的?“感谢神,真是感谢神!”我们没去谢谢还留在车里的Evelyn,边与Cat说著再见,边拉着行李朝办理机票的地方奔。但立即发现有几个人正在那里与工作人员争吵。我急忙喊住Cat:“先别走,说不定咱们还要一起回去。”            无论怎么央求,剪票员的回答是,“没有办法,六点四十五已停止剪票。我们只好办理了第二天的手续,再去乘坐Evelyn的汽车。说真的,那时我真怕再见到Evelyn,我知道,同工们很忙,他们已经很累,还有很多的工作,时间很宝贵。然而,因为我们的粗心……            很想让她责怪我们几句,但又很怕听到她的责怪,哪怕是一点点弦外之音。可她给我们的是她那一如既往、开心爽朗的笑声。我们也笑了,笑得想流泪。一路上,她笑着讲述他们老同工们多年来偶而发生过的意外,并说:“你们现在觉得难过,但过后可以对别人讲一个好听的故事。”她的安慰,让我深深地感受到那毫无条件的爱。            我曾参加过几次这种培训,收获很大。因为有很好的讲员清楚地传讲来自天上的信息;因为学到传福音、做见証的方法;也因为与各地的兄弟姊妹们互相交流;更因为这些美国同工让我深受感动。他们为我们中国人组织培训会,负责大会的所有事务,住得最差,吃在最后,但看到的总是那甘心情愿、谦卑 真诚的微笑,他们虽然没上讲台,但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在一笔一划地写着“爱”字,在一字一句地讲述著耶稣基督。他们的微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他们是些有 福的人,因神说过:“我给你们做了榜样……若是去行就有福了。”(《马太福音》13:15-17)愿神也让我成为一个有福的人。            我似乎是 更多地明白了神的心意,在我们决定要成为“学园传道会(Campus Crusade)”同工的时候,神宁愿让我们晚回去一天,也不惜让Evelyn,Cat等诸位同工多受些劳累,为的是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事奉的榜样,更清 楚地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事奉神,事奉一位最小的弟兄。             神啊!我们算什么?你竟如此顾念!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巴黎,与先生同为学园传道会宣教士。

No Picture
成长篇

最短路程

小德兰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前言       小特瑞莎(小德兰,St. Therese of the Chied Jesus)于1873年1月1日生在法国阿松城,他父母都是敬虔爱主的人,他们年轻时曾有意入修道院,但都被当时的院长拒绝了。后来二人结了婚,婚前她的母亲祷告说:“神啊!我既不配作修女事奉你,但愿在我进入家庭之后,所生的儿女都奉献给你,为你所用。”神实在听了她的祷告,给了她九个孩子,小特瑞莎是最幼的一个,她从小就被人疼爱,她是一家人之中心,是她父亲心目中的“小王后”。       但这样快乐安逸的日子并不长久,在小特瑞莎五岁的那年,她母亲便撇下他们回天家去了。这一打击在她小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一个深的伤痕,从此这活泼快乐的小特瑞莎也就变为沉闷忧郁的孩子了。同时她开始学习爱神,也常想到永生问题,这是她与其他小孩不同之处。其实她并不比别人强,因她天资俊美,她就骄傲爱虚荣,她自己也说,若不是神特别怜悯的话,她不知会成为如何放荡不堪的人了。       爱神的心在她里面与日俱增,她十五岁时想终身奉献给神,但因年纪小,修道院不能收留,经过多次申请,才蒙允准。她在院中过了九年刻苦幽静的生活,她爱受苦的心与爱神的心是同样的强烈,但因年幼体弱患了肺病,于1897年9月20日便被主接去了(年二十五岁)。她临终时的一句话是:“我的神!我爱你”。以下的话是小特瑞莎自己说的。——是从她的自传中摘译出来的。 小特瑞莎生前最后一封书信       我的弟兄:快乐罢!因为使徒工作的起首便受了十字架的印记,主耶稣不是用智慧的理论来建立祂的国,乃是借着苦难和逼迫。       虽然人必须纯洁才能到圣洁的神面前,但我知道祂是公义的,这公义叫人害怕,却是我信心和快乐的泉源。公义向着罪是无情的!严厉的!它也彰显了神的慈爱、良善,我如何盼望神的怜恤,也如何盼望祂的公义。       我的路完全是信和爱,我不能明白为什么人会害怕这位满了爱情的朋友。有时我看一点书,书中讲到“完全”和达到这目标的难处,我的头便痛了,我把书放下,那些议论使我头脑疲倦,心中干燥,我便去读圣经,于是一切都清楚了,轻省了,一个字就把无限量的奥秘打开。“完全”也显得容易多了,而我看见只要我承认自己的“无有”,像小孩那样投奔神的膀臂就够了。这些美丽的书只为著一些大而高深的头脑的,我不能明白,更不能实行,我以我的微小为喜乐,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幸而“我父家中有许多住处”如果只有那些不可思议的住处,及艰难的路,那我一定永远进不去。       你的心太大了,不能倾向地的安慰,就是今天,它(心)的住所也该在天上,因为经上说:“你们的财宝在那里,你们的心也在那里。”(《太》6:21)你的财宝不是主耶稣吗?祂现在在天上,所以你的心应该在那里!这一位甜蜜的主,早已把你的不忠忘了,祂只要看见你的心渴慕完全,祂便心满意足了。       我同意你说的话,主的朋友们的不完全,比祂的仇敌的过犯更会令祂难过,因为这是在亲家所受的伤。但是,亲爱的弟兄,当祂来和那些真爱祂的人接触时,如果他们每次有了过犯以后,都来投在祂的怀中求祂饶恕,祂对祂的天使说:“拿戒指来戴在他手上。”啊!弟兄,祂的仁慈和怜悯是少有人知道的,不过要享受这宝贝,我们必须谦卑自己,承认我们的“无有”……到这里很多人就退缩了。       吸引我向着大家,就是主的呼召,就是盼望能爱祂。并得着许多人来爱祂,在永世里赞美祂。       我从来没有求过神叫我早日离世,这是个胆怯的祷告——但是从小就知道我的生命必不长久。       我觉得我和你在一条路上,就是爱和受苦的路。我们如何平安度过这世界的波浪和洪涛呢?就是借着弃绝自己。       我一直盼望你能明白主耶稣所期望的爱,你上一封信使我满了快乐甘甜,我看见你的生命和我的生命是联合的。我并不希奇,你以为和主熟识是件难事,因这不是一天可以达到的。但我知道怎样达到的路,我会更多的帮助你来走这条美丽的道路,不久你便会和奥古斯丁一同说:“爱是我的磁石。”       当你读这封信时,大概我已不在人间了,我不知道将来如何?但我能肯定的说,我的良人已在门口了。如果我能多活几天,那是个神蹟,因祂从不做无谓的事。 […]

No Picture
事奉篇

顺服,对爱的回应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顺服”是圣经中重视的一个事奉者的基本品质。当它在圣经中出现时,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人对神的顺服;第二类是信徒对世上执政掌权者的顺服;第三类是信徒彼此之间的顺服。这三种顺服都是必要的,也没有一样是容易做到的,彼此之间也都有关系。但在笔者本人的经验中,第三类信徒彼此间的顺服,似乎是华人文化背景的信徒特别需要注意的。因此本文将从这个角度分享笔者的一些观察和心得。 顺服的基本困难——文化背景      常觉得,每当听到“顺服”这个名词时,脑海中会立即将它译为“听话”,跟着就联想到社会上各式各样的权威人物。因此,“顺服”这个名词也就被等同为“蛮横无理”的权威,与“自由”、“平等”、“民主”这些现代价值对立,不能接受。      一个相当特别的现象是:根据一些对华人文化有研究的学者的观点,华人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伦理主轴是父子关系,在同侪间原也没有所谓平等关系,而必须“称兄道弟”,以维持“长幼有序”。这样一个文化特质,实际上导致了“自由”、“平等”难以实现。西方“自由”与“平等”的观念原就是反对僵化的“长幼有序”的伦理制度,而所发展出来的民主制度本身所假设的基本运作法则是“彼此顺服”的观念。因为人人平等、自由,所以没有人可以终生做总统,而总统任满之后,就必须服从另一位总统的决策。换句话说,没有顺服,自由、平等与民主的社会便没有实现的可能。没有顺服的社会,事实上是一个无政府主义的“乱”的社会。      在教会中,顺服之难,许多时候原因不是信徒不知道顺服的重要,而是不顺服的人常会搬出“顺服神,不顺服人,是应当的”这个圣经教训(《徒》5:29)。若是有人打起“上帝的真理”或“圣灵的启示”的旗号,结果当然也是“只有你听我的、绝无我听你的,因为我的意见不是我的,而是上帝的”。所以教会史上基督教充满分裂的史例。而强调圣灵启示的教会,也有同样的现象。许多时候,这其实是颇严重的自高自大,更是曲解、误用圣经的教训,是我们基督教要检讨、悔改的。 顺服的基本环境——爱的团契      谈到顺从,我们常想到主耶稣基督在世的榜样,以圣子对圣父的顺从为最高的榜样。但是,我们却往往忽略了经文中另一个重要的真理,圣父与圣子之间不是单方面的关系。在《约翰福音》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子对父的顺服,也是圣父对圣子的爱(《约》5:20-23; 17:26)。同样,当使徒保罗要求妻子顺服时,也同样要求男人爱妻子,如同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一样(《弗》5:25),而且在这段经文中基督是先为教会舍己,不是教会先顺服基督,正如《约翰福音》也说是圣父在创世之前就爱子一样。今日的教会与事奉神的人若要解除顺服的困难,圣经这个明训是极值得注意的。在没有爱的环境中,除了对立之外,我们还能期望什么呢?     事奉神的人常经历的一个困难,是觉得信徒、长执或同工有时并不顺服。在这种情形下,希望别人顺服的人,特别是年轻的传道人常会“要求”人顺服。从权柄的角度看,这是对的,因为圣经确实要人顺服权柄。但是在实际生活中,由于人心性中原有的自高自大和权力普遍被滥用,“要求”给人的感觉往往是等同“霸道”。因此,期望他人顺服的人唯一可行之道,就是爱心的牺牲与事奉。 顺服的基本条件——自知与信心      圣经中的听话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爱心的回应。这是耶稣基督对圣父的顺服留给我们的榜样。《约翰福音》中耶稣顺服的典范就是祂走上十架的路。约翰也告诉我们,祂“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祂手中”,所以祂做仆人为门徒洗脚(《约》13:1)。在圣经中,顺服、谦卑与爱心都不是弱者被欺凌、被逼迫的无奈的行动,而是一个富有者,有权力者,对自己满有把握的人所做的事;所以也是自动、出于自愿的行为。在没有爱的人世间,若要等待爱的环境出现才顺服,我们恐怕就看不到顺服了。但是耶稣基督基于神对祂的爱所产生的认知,却能接受人世间最不公道的冤案。这是我们值得注意的。     在《约翰福音》十七章,耶稣基督上十架前向圣父提出工作报告。在祷告中,公义的父这名词突然出现(《约》17:25)。从世人的角度看十架,它是全面否定了人生一切的工作。耶稣基督怎能知道祂的顺服不是失去一切呢?因为祂知道、也深信公义的父会在祂离世后继续工作,而工作原是圣父自己差圣子降世的目的!神要完成的事,绝不会因为我们的顺服而不能完成,反而是要借着我们的顺服来完成。 结语     顺服有着饱受扭曲、误用的价值,且是圣经所重视的价值。在一个扭曲的世代,事奉神的人手中握有权柄时,需要建立爱的团契嬴得人的信任与顺从;而所有希望嬴得他人顺从的人,也一样要建立爱的团契。面对顺服而困惑的人,则必须记得耶稣基督留给我们的榜样:要对神的爱和公义有把握。 作者为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院长。本文由该神学院《院讯》供稿。

No Picture
成长篇

雨过天青

李悦       我心急火燎地驾车回家,快步冲进家门,看到墙上的钟正指向六点。因临时被老板留下来加班,我比平时晚回了一个钟头。       丈夫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第一句话就说:“我饿死了,饭在哪儿呢?”早上他临出门前叮嘱我先把饭做好,留在电锅里保温。但我发现锅里还有不少剩饭,足够吃一顿,就没再做新的,心想回来时把剩饭热一下就可以了。       我对他说:“给我二十分钟”就急忙去做菜。菜已在早上都洗好切好,只要下锅一炒即可。可丈夫已经很生气我没听他的话,因他不爱吃剩饭。我心里也很不满,心想:你既然早到家就先做点饭呀,又懒又挑剔!但表面上我没显露出来。       二十分钟后,菜饭上桌了,他依然冷著脸。我用一只碗盛上饭,端给他。不料,他却气呼呼地说:“我最恨用这只碗。”      我心中压制的火呼地一下就窜上来。真是奇怪了,平日天天用这只碗吃饭,也没见你嫌弃,今天不是摆明了要找碴吗?我心中极为厌恶,心想,爱吃就吃,不吃就饿著去,等会儿我非把这只碗砸了,叫你永远见不到它。      饭吃得很不愉快,他气我更气。空气似乎冻结了,我们彼此都沉默无语。我努力压抑著怒气,不让它爆发出来。吃完饭,他又故意大声地把碗摔到碗槽里。此时,我的耐心全没了。凭什么这么待我?我上了十个小时的班累得半死,回来做饭得不到称赞,反而要看脸色,我招谁惹谁了?心中真是火冒三丈。终于忍不住恶狠狠地骂道:“王八蛋。”       这句从牙缝挤出来的声音尽管很轻,他还是听到了,也气急败坏地冲过来,对我吼叫:“你再说一句看看!”一付要吃人的样子。我也不甘势弱,一场争吵于是爆发了。       我们俩各自把门摔得山响,一个关在客厅,一个锁在卧室,谁也不理谁。我的心中充满了怨恨、忿怒,满脑子就只有二个字:离婚,离婚,离婚……对他的一切不满,此时此刻都涌上心头。       我一面流泪,一面自怜。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自己做错了什么,心里面满了委屈。就在这时,心底响起一个小小的声音,温柔又清晰:“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啊,这是从主来的声音呀!      “忍耐?”我和主抗争道:“主啊,我已忍耐了几年了,还要忍耐到几时呢?我的丈夫个性古怪多变,脾气暴躁,我实在不能忍受了。”     “你能。”圣灵清楚地说:“当学主的样式。”      是呀,我不是一直祷告,愿自己更像主耶稣?我不是常唱一首歌叫〈愿耶稣的荣美从我显现〉吗?可是当耶稣被人辱骂、鞭打、误会、凌辱,甚至钉十字架时,岂骂了人王八蛋呢?      我内心大受责备,但还是硬着心,生丈夫的气。圣灵再一次清楚地告诉我:让我在“死”的样式上学主耶稣!一个死人是不会对别人的所言所行有反应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老我还没“死”透。      我瞥见床头放著一本书,那是我生日时教会送给我的《活泼的生命》第五册,一直放著还没看呢。于是打开,随手翻到一页,立刻被“丈夫”这两个字吸引住。这是一篇以“丈夫”为名的短文:     “妻子要使丈夫欢喜回家,而丈夫要让妻子舍不得让他离开。”     “一个有理想丈夫的女人,就是理想的妻子。”      几句话,似乎是主特意说给我听的,好像一盏灯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我一直抓住丈夫的缺点和错误,却没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没有让丈夫欢喜回家,也不是理想的妻子,更缺少温柔、体恤、包容和顺服的心。 […]

No Picture
成长篇

最高的准则

愉英       记得小时候,每当隔着墙听到父母的吵架声,心就一阵阵的紧缩,双手颤抖,充满恐惧。当时还不 知道有一位天父可以祈求,可以诉说心里的痛苦,只是心里由恐惧产生憎恨,憎恨我的父母,希望尽早逃出家门。而今自己成为人妻,当吵架的时候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讲些苦毒的话语来攻击对方,拣最伤害对方的话语;吵完架后虽然两个人又和好,但我从他的爱里看到他对我的冷漠和憎恨。我这才发现对方感情受到极大伤 害。我心里非常痛苦,不断呼喊爱的源泉--我的神:主呀,帮助我,帮助我脱离这苦毒,这罪恶的捆绑,求你让我温柔、谦卑、满有爱心。       神借助一些事情让我心里有了这么大的震撼。我的神让我知道,夫妻感情是多么宝贵,要珍惜对方的那份真情,要用心浇灌,而不是随己意蹂躏。      感谢主祂让我认识祂,祂的爱融化了心里的哀怨,祂的爱督促我反省我的过失;我不再从对方身上找不足,而真真切切地感到是我对不起对方。神的爱让我愧疚地向对方道歉,对与错在这里已不再是纠纷的标准,爱在这里成为了最高准则。 作者现住德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从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从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许多爱心的手,扶助我走过破碎的感情。 口述:张简竹 采访:啸吟         去年12月10日,本该是我结婚的日子--如果不是我的订婚破裂了的话。         我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在外企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到美国南卡州读财会专业。在一次福音营上,我认识了一个男孩,他来自另一个州。交往了一段时间后,他向我求婚。我虽然觉得感情尚不成熟,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教会、非常爱我的弟兄姊妹。当他们听到我和这男孩订婚的消息,虽然惊讶,而且也不完全赞同,但他们还是全力以赴地帮我筹备婚礼、准备婚纱,并为我祷告。         可是,就在结婚前半年,我给我的未婚夫写了一封信,向他讲述了我以往所有的经历。我的未婚夫是个生活经历非常单纯的人,他读了信之后相当震惊。起初,他发 E-Mail给我,说:“让我们一起祷告,看看有什么样的感动。”可是,一天之后,正当我出差在外时,却在旅馆里收到了他最新的E-Mail,只是简简单单但是决然的两句话︰“从这一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你保重,愿神所赐的平安与你同在。”         我呆住了。之后的反应便是“神,你在哪里?”我能够理解他的态度的突然变化,猜想到他在这一天一夜里内心的挣扎,可是,对于我这个已经把整个人、整个心投入到我们的感情之中、并准备好要建立一个家庭的女孩子,这样的结果,我怎么承受?         我强忍着痛苦,躺到床上,试图入睡。可是我睡不着,痛苦像波浪一样翻卷在心头。我在心里喊著:“神,你在哪里?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安静一点儿后,空荡荡的旅馆房间,又似有人影晃动。我听见一个声音冷峻地说:“没有人宽恕你的过去!没有人宽恕你!”          我起身打电话给教会的怀特先生家。几年来,一直是他家特别照顾、关心我这个单身女孩。他是教会的长老,一个白发苍苍的慈祥的老人。         怀特先生刚好出去开会。他们一家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我的未婚夫在向我发E-Mail的同时,也通知了怀特先生以及未婚夫自己团契的所有教友,并在结尾一句写道:“不要问为什么!”         怀特太太在电话中关切地询问要不要她开车过来陪我。我说不用。但是在谈话中,她感到了我的不对劲儿,便立刻放下电话,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来到我住的旅馆。陪了我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便把我载了回去。         那时我刚刚开始在州政府做事。遭到这个打击后,我整个人就像傻住一样。每天上班的时候,主管过来交待工作,我根本听不进去,只会坐在办公桌前一直哭。到了晚 上,我睁着眼睛,就能看到屋子里鬼影幢幢。每天夜里,都有一个声音反复地对我说:“没有人宽恕你,没有人宽恕你。”我挣扎着反驳说:“耶稣的血洗净了我的罪,我已得宽恕了。”那声音说:“神宽恕了你。你死后灵魂可以得解脱。可是人不宽恕你。”        后来我知道这是魔鬼的控告,可当时我在那控告里几乎要崩溃了。        知道了这种情形,怀特先生、太太都强行把我接到他们家去住。他们安排我住在他们女儿的粉红色快乐的房间里,告诉我夜间有任何动静都可以大叫,他们马上就会赶过来。每天早晨,他们都要等我吃早餐。早晨是感情遭受打击的人最难过的时刻--睁开眼睛,不知道这新的一天该怎么过。可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我就挣扎着起 来,洗漱下楼。每次还没走下楼梯,就看到老先生坐在餐桌边看晨报,看见我,就给我一个big smile(大大的笑容)。老太太则赶忙赶过来,给我一个拥抱。我的新的一天就这样在他们的爱里开始。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不轻易发怒

高鲁冀         1997年底,在教会全体议事会上,我被推举为执事,获通过。当初牧师对我说,有人提名我作执事,叫我祷告后,把结果告诉他。我自思,我何德何能,可作执事?但经过祷告,清楚地认清,我是不算什么,正如保罗称自己为罪魁一样,我身上也充满了污秽。 但是,主既然拣选了我,就要在适当的岗位上用我。作执事并不是为了荣誉,而是要更多地奉献。正如小女说的“你作执事,又付出,又得着,是主对你的磨练。”         既清楚了主的呼召,我就应勇于承受重担。没想到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对我这样信任,竟然一致通过我作执事。这是他们看到我的成长。         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天生的火爆脾气,像炮火一样,一点就炸。有时对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尤其是对自己的家人。每当我发怒时,都像疯子一样,大声咆哮,有时还摔东西。当然,摔的都是不值钱的,像碗、电筒之类的。家中的古董细瓷,都从未摔过(这说明发怒时还有一定的理性)。尤其不对的是,有时在教会还发脾气,与弟兄姊妹一言不合,拍桌而起,推门走人,这多不好!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作教会的执事?有什么资格谈灵命的长进?        奇怪的是,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不仅仅看到我的缺点,更看到我的成长,他们对我的鼓励与关爱,使我惭愧不已。        我自小刻苦读书,不落后人,曾有过考甲等第三名而失声痛哭的往事--因为没考第一,惹得前来祝贺的亲友惊讶不已。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国内顶尖的学校。毕业后,更是时势造就,一人承担建造了不少毛泽东室外大型雕塑。才廿九岁年纪,就指挥千军万马,甚至毛泽东纪念堂室外大型群雕,我都是工程负责人,一人写出施 工总结报告。在文革年代,强调集体成果,不突出个人,报告拟以雕塑组名义发表,我发了脾气,那就不发!最后妥协,以雕塑组名义发表,但注明由我执笔。这一切,造成了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禀性。         1980年来美后,由于语言不通,又不思苦读,过去的优点,变成了负担,而所用的,并不是自己的专长,造成了极大的挫折感。加上与家庭分别长达十二年之久,一人独来独往,没有任何人能分担压力,使我形成了对社会充满了仇视的心态,觉得天下的人都 对不起我。在这种心态下生活,真是充满了恐惧,不知明天又有何种恶运临头。现在想想,真是害怕,我如果不信主,由于仇视的作祟,可能会犯下弥天大罪。像 1991年11月中国留学生卢刚,有计划地枪杀了爱阿华大学天体物理学的精英,然后自己结束自己罪恶的一生。         我在想,我若没有信主,在各种巨大的打击接踵而至时,我也很有可能采取种种过激的行动,不仅对社会造成极大的破坏,自己也会身败名裂。        信主以后这十几年,若说我灵命的成长,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从“恨”变成了“爱”。我曾经对人说过自己很不成熟的见解: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圣经,“圣经是上帝救赎全人类的计划”;如果用一个字概括圣经,那就是“爱”。         信主以后,比以前有了更多的爱,对妻子的爱,对孩子的爱,对弟兄姊妹的爱,甚至对仇人的爱。         圣经里很多地方讲到爱,例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三章中,把爱阐述得这么详尽、透彻,真是无出其右者。《约翰一书》更启示我们“神就是爱”(《约一》 4:18)。《以弗所书》第三章保罗说道“主的爱长阔高深,无法测度。”他又在《哥林多前书》中说“基督的爱激励了我”。我们熟知的《约翰福音》3:16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我的小女儿曾对我说:“因为你与神和好,所以与人也和好,你才有了爱。”说的真对,神就是爱!        与我结褵卅年的妻最了解我,她说,“你知道吗?这些年来,你的脾气改得好多了!”感谢主,虽然还有脾气,但已改得好多了,这也正是爱的结果。保罗在讲述爱的 真谛中有一条“不轻易发怒”,因为有爱,所以才“不轻易发怒”。我和妻都是能干而又有个性的人,一言不合,恶言相向,竞相争吵。但是妻信主后,她也整个改 变了。家庭有了矛盾,妻叫我们全家跪下来祷告,向主认罪悔改,求主作我们的主宰。她不仅更加温柔体贴,并且也很追求灵命的长进。她不辞辛苦地陪我去北加州 基督之家进深学房读书。她见証分享时说“我先生立志今后去传福音,他传福音,我也不能像木头一样呀!”她督促我完成神学功课,督促我对教会奉献,没有她的 督促,也没有今天的我。以前使我发脾气的“内因”和“外因”都变化了,我的脾气是改得多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尽管做你爱做的事——再读奥古斯丁的《忏悔录》有感

晨华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Love God and do what you want.”在爱上帝的前提下,尽管做你爱做的事──这是第四世纪圣奥古斯丁的名言,也是十分值得每一位基督徒反复玩味的话。 总算没白养         五月中,新婚三个月的儿子、儿媳妇,以及我的女儿女婿、还有两个孙辈,一块儿来多伦多看我们。多么快乐的相聚啊!可惜我的神学院课程也是于五月中旬开始,只好忙里抽空,赶着做点功课……         我这个暑假修的是初期教会历史。教授给的第一个作业,就是研读我最爱的书之一:奥古斯丁的《忏悔录》。由于和奥古斯丁神交已久,因此当我的灵魂再度进入他的敬虔时,那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享受。         一天清晨,我灵修刚完,见两个小孙儿还没起床,赶紧打开电脑写报告。这时儿子、女儿看我忙得紧,好奇地拥上来,瞧瞧这老妈到底在唸啥玩意儿。结果两人异口同 声地说:“啊,您在唸Saint Augustine’s Confession(奥古斯丁的《忏悔录》)!我好喜欢这本书!”两个人最后竟还加上一句:“妈妈,我觉得奥古斯丁跟您很像哎!”         不知道孩子们的意思是我像奥古斯丁那么爱上帝,还是我很像奥古斯丁那么爱认罪。不论是哪种,都让我很感动——总算没白养他们,好歹还算能了解我这做母亲的苦心。         我确实是一个看重认罪的人。原因之一,是我盼望能在孩子们面前做一个榜样,让他们学会时刻到神的面前认罪悔改,时刻求神鉴察内心隐而未现的罪,在神和人的面前手洁心清,能登耶和华的山,能站立在祂的圣所。(《诗》24:3-4)          儿子八、九岁时,我陪他参加小朋友的足球练习,常常看见一个来自中东的年轻母亲,带着三个儿子,利用等候教练的片刻时间,在车子里一同垂首祷告。母子四人是那样的专注,外面的嘈杂丝毫不能影响他们。          我到现在仍记得这位母亲的面容,以及她那因着祷告时不住点头,而不断轻轻颤动的深色蒙头巾……          后来在与她的交谈中,我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一天七次祷告,竟是他们伊斯兰教信仰中的最基本要求!          暂且别笑话人家伊斯兰教的一日七次祷告,或儒家的一日三省吾身很呆板,先让咱们做上帝儿女的,在神面前问问自己:“上一次我在神的面前和人的面前认罪,离现在已经多久了?” 一切因为爱          基督徒之所以认罪,不是因为道德观念(当然有道德观念是好的),也不是因为良心问题(良心也是重要的)。基督徒认罪的最大原因,是因为爱上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