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一齊讀

華寶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因好友相邀,周末常去查經班學習。以前家中雖有聖經,偶爾翻翻,似懂非懂。盡管閱讀中文沒有什麼障礙,但家中的聖經並不是用八九十年代流行的漢語寫的,加上歷史、地理背景等不甚了解,頭沒有開好,就只能把書合上了。       去了查經班,大家一起學,就易讀了。查經班弟兄姐妹也介紹《海外校園》上關於怎樣讀聖經的文章給我看,如第28期上史正的〈不要走馬看花〉和王國顯的〈讀經之路〉等。這些文章大多是介紹聖經的個人學習方法。這些方式各有千秋,但我認為,還是不夠的。孤軍奮戰,往往學不深,學不透,有時還會曲解其意。       聖經是神的話,傳的是福音,体現的是家庭式、集体式的精神(這也許就是教會中互稱弟兄姐妹的一個原因)。由此,我想讀聖經最好也應注重集体(家庭),即多些人一起學。       不同背景、經歷的人一起學,各人具有的基本知識不一樣,角度、思想方式也不同,理解也會有區別。大家一起學習,就可相互補充,加深理解。       對聖經裡所敘述的人物、歷史背景、地理環境、風俗文化和語言習慣等,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一目了然的,各章節的作者、寫作年代等也都不同,大家一起學,就可化難為易。       一般來說,有信仰的易讀,還沒有信的要難讀些。因為前者有信心作為基礎,後者以實覺為依據。已信仰的與慕道的一起學,有利於了解其他朋友的思想方法,問題所在。大家一起分享各種各樣的見証,更有利於把福音傳給鄰舍(這正是一個基督徒應做的事)。       有的弟兄姐妹在傳福音的過程中碰到問題,一時解不開,大家一起學時,把問題講出來,就好解決了。       總言而之,信仰問題與科學問題是有區別的,學習神的話,領會神的心意,方法應多樣化,不能光依靠個人的智慧與能力,更應依靠大家庭的力量。  

No Picture
透視篇

一個年輕女子的良心

頌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過去有一段時間,在大陸是忌諱談良心的。因為若說起良心就會和“階級鬥爭論”唱反調。1964年我在上海郊區參加“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時,有一位正在被審查的農村幹部的孩子不慎跌斷了手臂。我見孩子還小,甚是可憐,就動了惻隱之心,馬上拿出十元錢交給那位幹部,囑他們趕快帶孩子去看病。但事後不久,我即受到工作隊隊長的批評,說我階級立場不穩。他責問我道:“你這樣做,如果讓貧下中農知道了,他們會怎麼樣看待這個問題?”我當時真不知如何回答。好在他也沒有深究,不然的話真可能惹出一些麻煩來。       但近年來,我發現無論是文學作品還是人們日常的閒談中,已越來越多地談到良心,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我也把它看成是自改革開放以來,大陸言論逐步趨向自由的一種表現。       前不久,我在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九九年第一期《讀者》雜誌上,看到人民日報前文藝部副主任舒展寫的散文〈良心的明燈〉,讀後激動不已。在文中作者特別說明他不信宗教,但他對基督徒因信仰而產生的大無畏精神表示欽佩。〈良心的明燈〉一文中的主人公江小燕,是個普通的信徒。她在高中畢業時,剛好遇上“反右”運動。當時她才十九歲,她非但沒有按照組織上的意圖揭發,反而保護要被打成右派的老師,從此交上了惡運。文革開始時,她是一個二十九歲的無業青年。但作為一個基督徒,她不忍心看到許多人自殺,不忍心看到這種大規模的暴行愈演愈烈,所以她給周總理寫了一封求救信。為寫這封信,她瞭解到傅雷夫婦自殺的情況,於是又冒稱是“反革命要犯”的親屬,為的是可以保存他們的骨灰。因此她自己捲入了一場大災難,受到工宣隊私設公堂的嚴厲審訊。她的良知和信仰恰恰是在中國最重要的兩大政治運動的關鍵時刻,顯示出人性善良的本色。更可貴的是,江小燕做了這麼多好事,多年來卻一直隱姓埋名,從未公開顯露過自己。她這樣做,只因受到自己良心的驅使。作者舒展認為這樣毫不利己默默無聞做好事的有神論者,同以殘害好人為樂趣至今仍然不思悔改的無神論者比起來,真是有天壤之別。        聖經告訴我們,人是神按自己的形象造的。神在造人時,“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創》2:7)神所重用的僕人倪柝聲,在他的著作《屬靈人》一書中,又告訴我們人的靈乃是分作三部份,或者說有三大功能。此三者就是人的良心、直覺和交通(指與神的交流,就是敬拜)。他說,良心的分別是非,並不靠著頭腦裡知識的影響,乃是一種天然直接的判斷。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經驗中,我們也能体會到,良心(或稱良知)的功能是非常特別的。有時候你頭腦裡的知識學問都告訴你可以這麼做,你有權利這麼做,你這麼做可以得到好處,可是你的良知通不過;有時你的理智阻擋你這麼做,告訴你如果這樣做一定要吃虧,可你的良知卻老在催促你去做,不做心裡便覺得不平安。一個重生的基督徒,有聖靈在他的心裡,使他的良心對罪更加敏感,因而也更加渴慕和喜歡聖潔公義的法則。他的良知會幫助他在行事為人上,做出公義的選擇。反之,一個人若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有些良心提醒他該做的事卻沒有去做,或有些有虧良心的事,卻因抵擋不住罪的誘惑,或懾於罪惡勢力而去做了,久而久之良心便會麻木,或被扭曲。明明做了虧心的事,也會心安理得,並以人人都是如此做為藉口。       從我們每個人有良心這一點,我們可以認識到聖經中所啟示的那位神是千真萬確的,他把公義的法則放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同時,在這人欲橫流的時代,我們也要儆醒小心,不可抹煞良心的聲音,只要我們在神面前保守一顆無虧的良心,我們就能不隨波逐流,像江小燕一樣,為主做美好的見証。 作者現住澳大利亞。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背上的匣子

天愛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我的案頭上一直擺著考門夫人編著的《荒漠甘泉》,我非常喜歡這本屬靈書籍,每日必讀,十數年如一日。       《荒漠甘泉》裡有兩則感人的小故事,一則講述了一群聾啞兒童怎樣甘心順服,與主同行,另一則描述一個又瘸又駝的孩子,怎樣因為一句鼓勵鞭策的童語,接納自我,迎向未來。 黑板上的字      有一天,一個無神論者前往聾啞學校參觀,他發現一群聾啞學生在學習聖經時,十分敬虔專注,他看了之後頗不以為然。於是,無神論者逕至黑板,在上面書寫了一道難題,考驗聾啞學生的信心。       無神論者問:“上帝既然愛你們,為什麼使你們聾啞,反倒使我們能說呢?”全班同學看見黑板上這個殘酷嚴苛的問題,無不表情肅穆,靜坐唏噓。內心霎時被這突如其來的“為什麼”,震懾得刺痛,不知所措。       窒息了幾分鐘,一個瘦弱乾癟的小女孩從座位上站起來,步履蹣跚地走到黑板面前。全班同學屏氣凝神,注視著這個勇敢的聾啞女孩。她雙頰掛滿了淚水,嘴唇不聽使喚地顫動著。       她靠近了講台,吃力地爬上椅子,右手拿起一枝粉筆,寫下這樣幾個字:“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小女孩又聾又啞,無法開口說話,但是黑板上幾個斗大歪斜的字体,卻仿佛一針見血似地正中鵠心,也唱出了聾啞孩子的心聲,“耶穌愛我,我愛耶穌!聖經如是告訴我,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背上的匣子       另外一則故事講到,一位母親帶了一個又瘸腿又駝背的孩子回家與自己的兒子作伴。母親事先三令五申警告兒子,千萬要小心,絕對不可以用言語去傷害這個可憐的殘障孩子,要將他視作正常普通的小朋友,一起學習、玩耍。       小男孩很懂事,把母親的話牢記心中,每天和這個又瘸又駝的玩伴,一同讀書,一同遊戲。一天,兩個孩子靜靜地在客廳裡玩積木,好奇的母親暗地躲在門縫間,想要偷聽兩個小男孩到底說些甚麼。       過了幾分鐘,兒子終於開口說話了:“你知道你的背上背了什麼東西嗎?”小駝背男孩甚是受窘,愣在原地一句話也答不出來。著急的母親一旁震驚,料想兒子定是年幼無知,意外闖禍了。不久,兒子不急不徐地對小駝背男孩說:“這是一個裝了翅膀的匣子,有一天,神要親自替你打開,到時候你就能夠像天使一樣,在天空自由自在翱翔了。” 小小的心願       我從事教職多年,有機會接觸形形色色的殘障兒童。無論是聾啞、失明、小兒麻痺症,抑或自閉症、唐氏兒、重度智障;每張臉孔、每個生命,對我而言都是一項極大的心靈激盪和精神考驗。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張似曾相識的小臉蛋上,發現一顆隱藏在殘缺肢体下的小小“自信心”,那是如考門夫人描寫過的那種信心。讓我在那一瞬間,竟有一個小小的心願掠過腦際,真希望自己有一時片刻,也能像那勇敢的聾啞女孩,抑或背上駝著天使翅膀的男孩,即使不言不語,不良於行或資質魯鈍,卻能了然清澈,不卑不亢,明白領悟“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作者現住北加州。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對你是好的

晨遠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信主後,最難做到的是順服。使徒保羅說:“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行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身体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体中犯罪的律。(《羅馬書》7:21-23)”。       這種掙扎我多次經歷過。二年前,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們,要我們幾小時後去一百哩以外的機場接他。當時正下大雨,心裡就為難,但礙於面子勉強答應。接到後送他回家,在快到他家時有個左轉彎,看對面的車打著右拐彎燈,我們的車就轉了過去。不料那輛車是直行,一下子就撞上了。我們的整個車身右邊的二扇門及中樑均被撞壞。       下了車,站在雨中,楞在驚中,直到警察將罰單交到手中,仍未回過神來。就聽朋友不斷安慰我們,叫我們不用擔心,他不會讓我們為了他損失這麼多,他會為我們承擔部分損失。我們聽了好感動。       事過後這朋友卻一直避開我們。車壞得太厲害,修好要超過本身的價值,於是決定重買輛車。但因事出突然,想買車一下子拿不出錢,就想起朋友曾承諾會為我們承擔一部分損失。於是硬著頭皮問他借些錢,說好二個月後還他。沒想到他一聽立時拒絕了。尷尬之外更多的是氣憤。於是我一反沉默,到處訴說我們的車禍,他的不是與不義,甚至連根本與車禍無關的他的私事也拿來作他人格惡劣的証據。可是每次訴說完,我心並不釋然,並未解脫,反而是更為不安,更多擔憂。        每次禱告,我都能感覺主在對我說:你不可以這樣,為什麼連這點小試煉,這點小事都承受不住?為什麼不能接納別人的不是,為什麼要那麼斤斤計較於一點點利害得失?這對你有何益?       可我就是不能自已,逢人就說,一時間我們和他的關係搞得很僵,見面似陌路人。我萬分懊悔,不斷自問“怎麼這樣?”       直到有一天,有朋友直率地說:“你根本不必說那許多,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你是對的。而且你說別人說得越多,別人說你也越多,這根本幫不了你,反而對你沒好處。倒不如禱告,看主允許給你一輛什麼樣的車,這實在是你最需要的。”       真的,當我把心中自生的怨懣放下後,我反倒覺得輕鬆了,錢的損失好像也不那麼嚴重了。最後找到一家車行,允許我們付很少的頭款。而我對那個朋友的怨恨就隨之淡薄消失了。想著車禍實在是我們的不小心引起的。不僅我們的車撞壞,他也受了驚嚇,還有些輕傷,也能理解他不願借錢給我們一定有他的難處,也許他根本不相信我們會還他。       當放下了這些利益得失,把自己交與神,完全順服主的旨意時,我才發現,自己內心充滿喜樂與平安。可要在這深沌泥潭中跨出這一步,是何等難,何等難。       每每看見四歲小兒做錯事時,我總試圖糾正他,可他往往會說:“不”。我就加大聲量:“不可以,好孩子不能做壞事。好孩子要聽媽媽的話……”他常是眼裡噙著淚水,用手捂著臉說:“我不好,媽媽也喜歡我。”“當然,媽媽一直喜歡你,但是你如果肯聽媽媽的話,對你是有好處的。”每每這時,他總是衝入我懷,破涕為笑。       於是我想起我們在天上的父,多少次祂和藹地對我們說:“你不能這麼做。”可是我們總執迷不悟。,直到祂大聲喝斥“不,這不是我所喜悅的。”我們撒著嬌:“我不好,你也要愛我們。”這時,我們總能聽到父慈祥的聲音:“我當然愛你們,但是你們若肯聽我的話,對你們是好的……”確實,學會順服,不僅僅是討天父的喜歡,更為自己帶來平安喜樂。 作者來自上海,現在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工作。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穿過針眼的律師

王凱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在中國的時候,我接觸過聖經及基督教。但那時的我認為宗教是為心靈脆弱的人預備的,而真正探索真理的人會更關心哲學問題。所以每當陷入困境的時候,我總是求助於個人的自信和我那“失敗了再爬起來”的堅韌性格。       即使來到美國,我的心仍然頑固地拒絕上帝。可是法學院的生活徹底打碎了我對主拒絕的心。      然而,有人對我開玩笑說:“律師進天堂,比駱駝穿針眼還難。因為沒有不做假,不說謊的律師。”我聽後十分沮喪。      1997年暑假,我在一家很好的律師事務所找到一份暑期工作。此事務所十二名律師中絕大多數畢業於全美前十名的法學院,而我是唯一的一名暑期實習生,也是他們破例雇用的唯一一名一年級法學生,所以我的壓力可想而知。一個多月後,事務所又雇了另一名實習生。那位實習生已結束了三年法學院的學習,並準備去全美排名第一的紐約大學稅法專業讀研究生。他敏銳的頭腦和洗煉的法律寫作能力很令我佩服。往往一個錯綜複雜的案子到他手中,不出一會兒,他就會理出一個解決問題的妥當途徑。       更令我感動的是,我們本來是競爭對手,可他卻處處幫我。雖然每一個分配下來的工作都有很緊張的期限,但每次我請教他問題,他總會放下手中的事來幫我分析。從他開始工作的第二天起,我回家就再也沒搭過公共汽車,總是他開一輛破破爛爛的車先送我回家再回他很遠的家;對於我們共同完成的項目,不管我的工作量有多麼少,他都會將我的名字簽上。這一切,對於剛剛完成法學院第一年煎熬的我來說,是那樣地不可思議。因為在法學院裡,人與人之間的競爭是天經地義的,如果有人主動想幫你,反會被人視為反常。所以,我很疑惑他為什麼會對我這麼好呢?       我的疑問並沒有持續太久。在一個週五,下午五時半,我正得意地盤算著怎樣在週末好好休息一下,老闆給了我們倆人一個項目,在要來的週一上午交上一篇報告。不言而喻,我一切美麗的計劃都變成泡影,我們得乖乖地在辦公室裡度過週六和週日。       星期一我們按時交上了一篇單行10多頁的報告,老闆要我們做口頭報告,並要我們為此報告跟他辯論。這個項目是關於論証我們一位客戶可否鑽法律的空隙而避免違約的責任。我們的結論是:單從技術方面講,客戶這樣做還合法,但平衡各方面因素,我們應建議客戶放棄這計劃,因為太冒險了。這個答案可不是我們的老闆想要聽到的。老闆步步為營對我們發出質問,最後那位暑期實習生只好低聲說出:“我還是覺得那樣做是不對的。”他好大的膽子!我們的老闆是全美最佳房地產律師之一,在夏威夷州更是德高望重的資深律師,這傢伙怎能向我們老闆挑戰呢?正如所料,我們老闆嚴厲地回答:“我從來不會雇用只為正義著想的律師。”幸而這事最終仍是以喜劇結局,因為老闆也被我們這篇報告縝密的邏輯分析和對法律正確的使用說服,從而建議客戶放棄計劃。       我相信以我們老闆的經驗和氣度,他也被這位年輕的實習生的堅定立場感染。就在那天,這位實習生告訴我,他是一名基督徒,他堅信聖經是絕對真理。就這樣,上帝的大能在我眼前顯示,我認識到基督徒律師絕對可以是“專業素養良好,職業道德一流”的律師。       更重要的是,上帝利用這件事解除了我長久以來的顧慮:怎樣解決律師工作和個人信仰上的矛盾衝突?答案就是:堅持立場,並力求在技術上說服人。 本文由檀香山華人信義會提供。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不在于理由,全在于意願

馬世光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順服”是基督徒的一門重要功課。聖經中一切關於順服的教訓,都關乎基督徒的靈命長進。      在基督徒的屬靈生命中,最奇特的表現是承認基督在我們身上的主權;最大的特徵就是凡事順服神、順服基督和真理(參閱《來》12:9,《前彼》1:2, 22)。一個不懂得順服神的基督徒,就不會理解“順服”二字的真正意義。       對於初蒙恩的基督徒來說,順服神似乎是一件難事。要在神的旨意與自己的意願中做一抉擇,確是一件痛苦的事。順服與否,不在乎其理由,全在於自己的意願。一個存心順服的人,即使犧牲再大,也不會成為他逃避的理由。對于一個悖逆成性的人,即或小小的困難,他都會找出十二個理由加以拒絕。順服的先導是愛,順服的根基是信心。有愛就會樂於順服,有信心才能使順服持久不變。基督徒若愛神,就會甘心順服,我們惟有真正信靠祂,才能在順服的環境中得享安息(《來》4:1-11)。       順服不是逆來順受。順服是接受神在我們身上所做的變化工作。藉著我們的順服,把我們一步步帶入靈命的成熟--成聖階段,把我們塑成祂兒子的形像,滿有基督的香氣。      當我們願意學習順服的功課時,請牢記一個屬靈的原則:順服神是“綱”,而順服人是“目”。換句話說,順服掌權者、父母、丈夫等,不能與順服神同等而論,須置於順服神的大原則下。當人的命令違背聖經真理時,我們只順服神,而不可順服人。 作者現住南美洲阿根廷。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上帝的老羊

林達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三歲的兒子在教會學會了背誦《詩篇》第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兒子興奮地背給我聽。我考問他:“你知道牧者是什麼意思嗎?”“知道,就是牧羊人。”兒子自豪地回答。我說“對,上帝是我們的牧者,我們都是他的小羊。”不料兒子搖搖頭“媽媽你說錯了。只有我和哥哥才是上帝的小羊呢。”我不解地問他:“為什麼?”兒子很認真地說:“你和爸爸是上帝的大羊。姥姥和爺爺他們是上帝的老羊。”

時代廣場

平信徒時代的來臨

熊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一、引言     拿起1999年元月1日的報紙,上面報導了1998年年底的一個民意調查結果。克林頓總統當選為美國人心目中最受敬佩(most admired)的人物。教皇保祿名列第二,著名佈道家葛培理牧師排名第三。這項民意調查的目的,並非評估每個當選者對社會的貢獻,乃是衡量他在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地位。     這位最受美國人敬佩的人,也就是美國歷史上第二位被國會提出彈劾的總統。這位在白宮公事房利用職權與手下實習生偷情兩年,而且在國人和大陪審團前公然說謊的總統,竟然是許多美國人心中最敬佩的人!這真是不可思議。     在1月19日的年度國情咨文裡,克林頓更是不負眾望開出許多新的支票,使得左派與右派皆大歡喜,真好像是聖誕老人。他這種不講究理念,只要討好選民的做法,正是這個新時代非常貼切的寫照。難怪前教育部長班奈特(William Bennett)寫《義憤的死亡》(The Death of Outrage :Bill Clinton and the Assault on American Ideals, 1998)一書了。 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六年多前在超市買菜,偶爾聽到兩位收銀員在大談他們家用電腦上“視窗”的利弊。我當時剛從中西部鄉下搬到加州“大觀園”不久,真是驚服不已,覺得加州“往來無白丁”了。      自從1994-1995以來,“萬維網”(world wide web)藉著“網際網路”(Internet)的管道風行全球。這個新工具更是革命性改變了你我認知、彼此溝通、商業行為,甚至娛樂的方式。今天,50﹪以上的家庭都備有家用電腦。人類的“大村落”真是已經達到了“天涯若比鄰”的境界。     如果說“裝配帶”(assembly line)的發明引進了市場大量消費的平頭主義,那麼卄世紀末期的“資訊革命”(information revolution)所帶來的,便是“多品味”、“專精化”的生活。我們不再只是蒼白的“快樂的机器人”。今天許多人都有自己的網頁(home page),我們的“網路書籤”(bookmark)正反映了我們個人的品味。我們或許不認識自己的隔鄰,但是我們可以在“交談室”(chat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小蠶

祝菁      記得剛到洛杉磯時,教會的一位姊妹給了孩子們一些蠶種。春天小蠶出來後,我們摘了新鮮的桑葉喂養它 們。過了一段時間,蠶都不吃不動,頭上發黑,身子發暗,原來是要蛻皮了。我和女兒就悉心觀察蠶怎麼蛻皮。有的蠶很強壯,到了頭部的皮開始裂開時,它上半身 扒在別的蠶身上,身体的後半部頂住別的蠶用力一掙,歇一下再奮力一掙,如此七八次整個皮就蛻下來了。那最弱的蠶卻掙扎了二、三天,身体左右搖擺翻滾。別的 蠶已長得又白又大,它還在那裡掙扎,筋疲力盡。       我常想,我們基督徒的生命就和這些蠶一樣,只有蛻去舊的自我之後,才能漸漸變成與神性情相近的新人。蛻去舊的自我往往相當痛苦,但我們憑著聖靈和信心,就能如那強壯的蠶一樣,迅速擺脫自我,成為新人。不然,做一個在舊我中掙扎,不肯改變自己的基督徒,實在是太悲慘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一條水溝

  史正      小時候,我家附近有一條水溝,是每天上幼兒園走捷徑時必經之處。當我還是四、五歲的小男孩時,每天跨過那條水溝,都很緊張;往往要深呼吸,鼓足勇氣,才跳得過去。      去年回老家探親時,那條水溝居然還在!但對我而言,它已不再是童年心目中的鴻溝,而是一條毫不費力就可跨過的小水溝。因為,我長大了。      正如心理學家容格所說的:“人生中所有重大問題,基本上是不能解決的……解決問題不是辦法,而是我們需要成長。成長要求我們的生命更上一層樓,然後再來看那些不能解決的問題,便覺它們已失去其緊迫性而褪色了。”﹙註﹚ 註:引自王志學著,《奇異恩典在中年》,基道出版社,1996年版。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