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小樓無戰事 母親的心--無私的愛

紅駒       從小常聽父親背誦一首詩《母親的心》。說從前有一個年青人,向他所愛的人求婚,那人說,要把你母親的心獻給我,我就與你成親。年青人于是回家把母親的心取出來,飛跑著去獻給他的愛人,卻不小心跌倒,把母親的心 摔在地上。只聽那顆母親的心說:“孩子你摔痛了沒有?孩子你摔痛了沒有?”      每次聽都深受感動。母親的心是這麼偉大,這麼無私。我自己的母親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丈夫兒女們。這次她以近七十的高齡,遠涉重洋來到美國,一來就挑起了照顧外孫的重擔,每天還要為一家五 口做飯。但她自己的時差一直就沒有調整過來,有時一晚只睡二、三小時,白天還是強撐著做事。         可是父母來後,家中卻常發生不愉快的事,令我十分為難。有時甚至懷疑母愛是無私的。如果說是無私,那大概僅對自己的女兒?不然,我的先生在母親那兒為什麼得不到包容呢?         我先生實在是有些缺點,比如很喜歡打斷別人的講話,這在母親眼里有時變成了根本不尊重他們。又比如先生的背景清貧,養成了很多節省的習慣,在母親眼里就成為 吝嗇。先生有些很特別的優點,又常功不抵過。先生確實有對長輩不体諒之處,但母親對我的缺點就能大包大容,對他的就會心懷耿耿。         我先生正處在比較特殊的時期,各方面都不成功,脾氣因此大得嚇人。為了避免口角,我總是讓他三分。明明是他不對,也要聽他訓斥。但在這種情況下,我觀察他對我 的父母,其實還是很愿意盡力的,不知為什麼,竟總有誤會。有時夜深人靜之時,我常感對不起母親。從小就是她照顧我,長這麼大還是她為我操心。又感到對不起 先生,他有時很賣力,仍得不到認同。我想,神要我們愛人如己,真是了解我們。如果人人都能愛人如己,為對方著想,那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委屈,這麼多的矛盾, 這麼多的誤解,這麼多的傷害,不是嗎?可是,如果沒有耶穌的愛在我們心中,人又怎麼能做到呢?偉大如母親,也是做不到的。我唯有禱告,求神幫助。          家裡疙疙瘩瘩的情形就這樣時好時壞地持續著,直到有一天。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先生因在教會中得罪了人,我委婉地勸說他,希望能引起警惕,沒想到卻口角起來, 兩人越說聲音越大,越喊越高,誰也聽不見誰。母親第一次忍不住,跑出來說,“你們說話要一個一個說,把孩子給我抱,別嚇壞了孩子。”沒想到先生大發雷霆, 把她往邊上一推,“我們家的事,用不著你來插嘴。”結果可想而知,母親寸步不讓,把平時的怨氣,歷數而來,我父親拍桌子制止。我可以允許先生這樣對待我, 不能容忍他如此無理地對待我母親。與他惡狠狠交換起話語,他大喊大叫一陣之後,盛怒而去。         家庭矛盾公開化,一如火山爆發,父母打算即日啟程,恨不能天一亮買票就走。想到不可避免的分離,母親萬分傷心,後悔不該來美。說如果不來,不知道我在家中的處境,也不會為我擔心。父親更是心痛如 焚。他年紀大身体又差,今日一別,也許就是永訣。我的心情,更是可想而知。兩邊都牽著我的心,兩邊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如今反目成仇,就如要將我撕裂去。 那一份無奈、那一份無助、那一份傷痛、那一份失望,在心中交織,我該怎樣面對今天,我該怎樣回答我的父母?         感謝神,他的話語使我冷靜。他不是對我說過,愛是恒久忍耐,是凡事包容,愛就是舍己嗎?    […]

No Picture
成長篇

江河春雨

袁秀娟       信主之後,開始過一個基督徒的生活。一開始並不那麼自然,生活上也沒有太大的轉變。經過不斷 的操練思想,漸漸地嚐到了甜頭。以前,在家庭生活中由于我和丈夫的學業,都很緊張,回家疲憊不堪,常常會為做家務事吵架、嘔氣。再加上我們都有爭強好勝的 “優秀”品質,于是家庭生活常有波瀾。      信主以後,我們都學會了檢討,兩個人彼此体諒,互敬互愛,生活平靜和諧了。在對未來的追求上, 我們有了信心和平安。信主以前,我總是小心計劃自己的將來。唯恐一不小心,走錯了路,一切就都完了。因此平時學習,工作都很勤奮,珍惜每一分鐘,唯恐一分 鐘的懶散而斷送前程。所以生活總是忙碌,常因沒能珍惜時間而內疚、自責、焦慮不安,為將來的去向擔憂、愁煩。我當然不喜歡這樣的生活,然而似乎也沒有其它 的出路和選擇。      信主以後,學會了依靠主,懂得了生命的重要性,生活中有了平安,對將來也充滿了信心。我相信,主會給我有好的安排,將 來不論去哪裡:是回國,是留在美國,還是去其它地方,無論是做什麼事情,我們都會有平安,有喜樂。生活不會失去方向,人不會覺得活著沒有意義。現在的我, 不再常常鬱鬱寡歡,生活豁然開朗,充滿力量,靠神的保守,一學期也竟然能拿下五門研究生水平的課來。      仔細思索一下,主耶穌給了我們能擁有的一切,可是我們卻不知道感謝和紀念,反倒忘記和拒絕他。我想告訴世人,主的愛實在是信實可靠的:      主的愛如一條永流不盡的江河,祗要需要,便可以隨時地支取;      主的愛如春雨朝露,得到他的人都說他甜蜜無比。 本文由土桑華人基督徒團契供。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雨過天青

李悅       我心急火燎地駕車回家,快步沖進家門,看到牆上的鐘正指向六點。因臨時被老板留下來加班,我比平時晚回了一個鐘頭。       丈夫一臉陰沉地坐在沙發上,第一句話就說:“我餓死了,飯在哪兒呢?”早上他臨出門前叮囑我先把飯做好,留在電鍋裡保溫。但我發現鍋裡還有不少剩飯,足夠吃一頓,就沒再做新的,心想回來時把剩飯熱一下就可以了。       我對他說:“給我二十分鐘”就急忙去做菜。菜已在早上都洗好切好,只要下鍋一炒即可。可丈夫已經很生氣我沒聽他的話,因他不愛吃剩飯。我心裡也很不滿,心想:你既然早到家就先做點飯呀,又懶又挑剔!但表面上我沒顯露出來。       二十分鐘後,菜飯上桌了,他依然冷著臉。我用一只碗盛上飯,端給他。不料,他卻氣呼呼地說:“我最恨用這只碗。”      我心中壓制的火呼地一下就竄上來。真是奇怪了,平日天天用這只碗吃飯,也沒見你嫌棄,今天不是擺明了要找碴嗎?我心中極為厭惡,心想,愛吃就吃,不吃就餓著去,等會兒我非把這只碗砸了,叫你永遠見不到它。      飯吃得很不愉快,他氣我更氣。空氣似乎凍結了,我們彼此都沉默無語。我努力壓抑著怒氣,不讓它爆發出來。吃完飯,他又故意大聲地把碗摔到碗槽裡。此時,我的耐心全沒了。憑甚麼這麼待我?我上了十個小時的班累得半死,回來做飯得不到稱贊,反而要看臉色,我招誰惹誰了?心中真是火冒三丈。終於忍不住惡狠狠地罵道:“王八蛋。”       這句從牙縫擠出來的聲音盡管很輕,他還是聽到了,也氣急敗壞地沖過來,對我吼叫:“你再說一句看看!”一付要吃人的樣子。我也不甘勢弱,一場爭吵於是爆發了。       我們倆各自把門摔得山響,一個關在客廳,一個鎖在臥室,誰也不理誰。我的心中充滿了怨恨、忿怒,滿腦子就只有二個字:離婚,離婚,離婚……對他的一切不滿,此時此刻都湧上心頭。       我一面流淚,一面自憐。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自己做錯了甚麼,心裡面滿了委屈。就在這時,心底響起一個小小的聲音,溫柔又清晰:“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啊,這是從主來的聲音呀!      “忍耐?”我和主抗爭道:“主啊,我已忍耐了幾年了,還要忍耐到幾時呢?我的丈夫個性古怪多變,脾氣暴躁,我實在不能忍受了。”     “你能。”聖靈清楚地說:“當學主的樣式。”      是呀,我不是一直禱告,願自己更像主耶穌?我不是常唱一首歌叫〈願耶穌的榮美從我顯現〉嗎?可是當耶穌被人辱罵、鞭打、誤會、凌辱,甚至釘十字架時,豈罵了人王八蛋呢?      我內心大受責備,但還是硬著心,生丈夫的氣。聖靈再一次清楚地告訴我:讓我在“死”的樣式上學主耶穌!一個死人是不會對別人的所言所行有反應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老我還沒“死”透。      我瞥見床頭放著一本書,那是我生日時教會送給我的《活潑的生命》第五冊,一直放著還沒看呢。於是打開,隨手翻到一頁,立刻被“丈夫”這兩個字吸引住。這是一篇以“丈夫”為名的短文:     “妻子要使丈夫歡喜回家,而丈夫要讓妻子捨不得讓他離開。”     “一個有理想丈夫的女人,就是理想的妻子。”      幾句話,似乎是主特意說給我聽的,好像一盞燈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我一直抓住丈夫的缺點和錯誤,卻沒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沒有讓丈夫歡喜回家,也不是理想的妻子,更缺少溫柔、体恤、包容和順服的心。 […]

No Picture
成長篇

最高的准則

愉英       記得小時候,每當隔著牆聽到父母的吵架聲,心就一陣陣的緊縮,雙手顫抖,充滿恐懼。當時還不 知道有一位天父可以祈求,可以訴說心里的痛苦,只是心里由恐懼產生憎恨,憎恨我的父母,希望盡早逃出家門。而今自己成為人妻,當吵架的時候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講些苦毒的話語來攻擊對方,揀最傷害對方的話語;吵完架後雖然兩個人又和好,但我從他的愛里看到他對我的冷漠和憎恨。我這才發現對方感情受到極大傷 害。我心里非常痛苦,不斷呼喊愛的源泉--我的神:主呀,幫助我,幫助我脫離這苦毒,這罪惡的捆綁,求你讓我溫柔、謙卑、滿有愛心。       神借助一些事情讓我心里有了這麼大的震撼。我的神讓我知道,夫妻感情是多麼寶貴,要珍惜對方的那份真情,要用心澆灌,而不是隨己意蹂躪。      感謝主祂讓我認識祂,祂的愛融化了心里的哀怨,祂的愛督促我反省我的過失;我不再從對方身上找不足,而真真切切地感到是我對不起對方。神的愛讓我愧疚地向對方道歉,對與錯在這里已不再是糾紛的標準,愛在這里成為了最高准則。 作者現住德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