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有不關心永生的基督徒嗎?

黃嘉松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在一次查經中,一個基督徒問了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有不關心永生的基督徒嗎?”我的答案是“有”。        一個人為何成為基督徒?就是因為他瞭解到:“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但為何有基督徒不關心永生?我想可能有下面的原因: 一、只注重今生的享受,卻沒有想到永恆的生命        這可能是出於短視、沒有智慧、体貼肉体的軟弱,抱“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態度,以為今生活得愉快就好,就如《路加福音》第12章中,耶穌所講的那無知財主的比 喻。那無知的財主注重今生的富足,忘記在神面前生命的富足,不知不覺中,生命就結束了。在短暫人生中,若沒有與主同行的關係,怎能在永恆裡與主同行呢?        當然,一個真基督徒,在今生是不會一點都不和主同行的,總會有讀經、禱告、聽道、自省、認罪、服事神。但若是他不關心永生,他在永恆的獎賞(雖然我們不知道獎賞的全部有哪些)上,可能會是有損的。        這正如保羅說:“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林後》5:10)他又說:“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 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 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一樣。”(《林前》3:13─15) 二、可能自以為追求清高,不想和別人爭那永生的獎賞        這種基督徒的心態是可以理解的。信主了之後變得很謙卑,也不再愛世界上的肉体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名利、權勢、錢財對他不再那麼地重要,因此他會說我不管永生的結局與獎賞,我只要上天堂就好。我上去當把門的、掃廁所的都好。        這種人的謙卑是好的,但他犯了一個邏輯上的錯誤,就是他用今生世界的價值觀,衡量永生的獎賞與結局。他以為權勢、名利、錢財的獎賞就是高貴,他以為把門、掃 廁所就是卑賤。但這是今生世人的價值觀,不是永恆神的價值觀。看,大衛就有正確的永恆價值觀,他說:“在你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寧可在我神殿 中看門,不願住在惡人的帳棚裡。”(《詩》84:10)        我們雖不全然知道永恆的獎賞是甚麼,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那不再是出於自我中心的 價值,而是我們和那位愛我們的主、父親、全宇宙的王之間的關係──我們是否得他的喜悅(《林後》5:9)?我們和他的關係是否坦然無懼?還是慚愧羞恥 (《約壹》2:28)?我們和那完全的神之間,是否是實質的父親與兒子間的關係(《羅》8:23),還是只是地位上的關係?我們是否繼續被神使用,並喜樂 地與他同工?還是像《路加福音》第15章中的浪子的哥哥,服事時並無喜樂、驚奇、與新鮮感?        一個不注重永恆獎賞的人,其實是讓主失望的人,因為主有諸般的屬靈福氣要給我們,我們卻不要。就如我們要把很好的禮物給我們的孩子,他還沒打開包裝紙看,就說不要。那豈不是不信任主對我們的愛與智慧的心意,讓祂傷心?        聖經有很多永生的應許,單單下面幾個已夠我們羨慕了:“……主若顯現,我們必要像祂……”(《約壹》3:2);“……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 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体得贖。”(《羅》8:23);“……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 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啟》21:3─4) 三、可能今生遭遇太多苦難,只想解決今生問題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聖經關於生態環保的啟示——兼論基督徒如何作光作鹽

大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生態與環境的日益惡化,幾乎人人都能感受到,這是當代人類面臨的最大危機和挑戰之一。那麼,在這些事上,神到底要讓基督徒學什麼功課?要讓我們做出怎樣的見証來榮耀神呢? 一、愛美懂美享受美            在《創世記》1:1-25中,神在造人之前先造萬物,對所造的一切,都“看著是好的”,強調了5遍。            “神看著是好的”,這是美感的源頭。人類求真、求善、求美的意念和審美的能力,都是神賜下的,有神形象的印記。我們的神,是真、善、美永恒的本体。             因此,環保的出發點,不僅僅是為了人類狹隘的利益(實際是罪欲),甚至不僅僅是出於對“神看著是好的”的“大自然”的敬畏,也要有一份愛美、惜美、懂美、享受美的心意。 二、履行管家的職責          《創世記》1:26-28,2:15中,明確了人要履行管家之職。            管家職事的觀念所包含及強調的是,上帝把治理大地的職責交給擁有祂的形象的人類;而人與上帝立約,負責看守管理大地。換句話說,人是上帝的管家,要對上帝負責。            可是也有人把相關經文誤解為,“神造自然是為了人,並將自然授予了人,人類理所當然可以主宰自然”,因此人類可以任意開發、享受自然。比如美國加州大學洛杉 磯分校(UCLA)已故歷史學家林恩‧懷特,就有此誤解。懷特在1970年寫道:“除非我們放棄基督教教義所說的,自然的存在就是為了服務於人類,否則我 們就得繼續面對越來越嚴重的生態危機。”            整本聖經,從舊約到新約,都強調一切屬於神。神賦予人的,是管家的職責。主耶穌也用比喻說,信徒是代表神做管家的。人既然只有管家的職分,怎麼可以作自然的主宰,並無度索取以滿足貪欲呢?人真正所需的,神已供應,神所造的萬物豈是為了滿足罪人的貪欲呢? 三、汗流滿面得糊口            人犯罪墮落後,第一個反應就是破壞神的創造物,滿足和遮蓋自己的罪(《創》3:6-7)。           人違背神的命令,吃了那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後,產生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這就是人破壞生態体系的開始。而地也為人的緣故受咒詛,人被趕出了和諧完美、豐富無缺的樂園,從此要“汗流滿面才得糊口”。            人既落在貪心和惡欲之中,除非得到神的救恩,就永不會滿足。順著罪勢直滑的結果,就是今日的慘境。 四、斷不可“以鄰為壑”            以鄰為壑,語出《孟子‧告子下》,本意是把鄰國當作洩洪的水泊,是損人以利己之舉。這和律法的總綱,“要愛人如己”、“愛鄰舍如同自己”,完全相反。可是多少人對此無知無覺,麻木不仁。           例如,有的人,明知隨意傾倒化學品廢棄物,會污染環境,必定要受到懲罰。他們不敢在本地倒,就花錢倒到外地;不敢在城裡倒,就雇人倒到鄉下(《 深圳商報》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是聖殿還是賊窩? ──基督徒如何面對盜版?

曾陽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心安理得            有幾次,在教會聽到剛從故鄉回來的弟兄姊妹,談起回國的經歷和感受。除了感慨過去熟悉的環境已經發展到不認識的地步,以及興奮地列數吃了多少美食之外,還會 充滿成就感地提到,自己如何找到並購買了盜版的電腦軟体——微軟(Microsoft)的視窗(Windows)、Office,Adobe 的Photoshop和Illustrator,以及NortonUtilities,Autocad,CorelDraw等軟体。這些軟体,如果都買正版的,大概要花上數千美金。但回一次國,卻可以以區區幾十美金,就買齊了。             有時候,弟兄姊妹的談話還會轉向軟体公司,責罵它們的產品太貴了,“不得不盜版”。接著,可能會嘲笑軟体公司和各國政府防止盜版的措施,如何地愚蠢和無效。你可以聽得出他們的自豪:我們打敗了邪惡的廠商,為受壓榨的平民伸張了正義。            弟兄姊妹的盜版行為,不僅僅限於電腦軟体,還包括DVD和VCD。這些盜版的國內電視和電影的DVD和VCD,也在教會裡廣泛流傳著。購買的弟兄姊姊可能也 心知肚明,因為當初買的時候,或許店家就不避諱,要不然就價錢比正版便宜太多了。由於盜版的情形,在華人中相當普遍,教會裡的弟兄姊姊們也盜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這麼做嗎! 雙重懦弱            讓我們好好看看“盜版”這一個用詞。           “盜” 這一個字,也出現在“盜賊”、“強盜”、“竊盜”、“江洋大盜”等詞,但沒有一個是褒意的。商家為一件產品定了價格,某個人在不付這價錢的情況下就擅自取 用這產品,這就是偷竊。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事實。如果被偷的是電腦軟体或影視節目,那就是盜版了(為方便起見,本文中“盜版”可以作動詞、名詞或形容詞; 或指非法的軟体,或指偷竊、盜用軟体的行為)。            為什麼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姊,對盜版的問題不注意、不關心、不在乎呢?為什麼能夠容忍、甚至接受自己或他人的盜版行為呢?以下是筆者苦思良久後,提出的一些理由。            首先,跟其它的偷竊比起來,盜版實在太簡單了。到任何商店偷東西,都可能被捉:或被店裡的員工看到,或被店裡的防盜系統偵測到。但軟体不一樣。軟体沒有形 体、看不到,多半是儲存在光盤上。因此,偷竊不會在眾目睽睽或攝影機監視之下發生。只要從朋友或同事那裡借來一版,即可以在辦公室或書房中盜製,沒有被捉 到的危險。            不但如此,翻版的軟体和原版是一模一樣的,沒人能發現我們用的是盜版。甚至可以透過網路,取得別人已經翻版好的軟体,聊以自慰:當初翻版的人才是盜版者。            人盜用軟体的另一個理由是:盜版者看不見盜版行為的受害者。不過,這是一種雙重的懦弱:盜版者逃避掉面對受害者的罪惡感,也躲開受害者爭取應得權利時所可能發生的衝突。 自欺欺人            是的,軟体不便宜。最常用的,如微軟和Adobe的產品,隨隨便便就上百美金。好的防毒軟体或電腦維修軟体,少說也四、五十美金。但是,看醫生也不便宜,雇 律師也不便宜,為什麼沒有人在得到醫生或律師的服務後,說:“對不起,價錢不合理。我拒付”,然後走出醫生的診所或律師的辦公室?因為怕損害自己的人際關 […]

No Picture
成長篇

永遠的歌聲

王曉丹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奇特老人樂隊        那是我剛搬來美國奧克拉荷馬州橡樹泉市不久,鄰居雪瑞便成了我 的好朋友。她五十歲左右的年紀,是個性格開朗、熱情洋溢的家庭主婦。她丈夫是飛行員,經常不在家,一個女兒已經出去上大學了。雪瑞每週日在一家小教會裡演 奏管風琴,她的鋼琴也彈得很好,而平常的時間,她總是熱心參與公益事務。         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雪瑞說帶我去訪問一個老人樂隊,她是樂隊的司琴。一路上她向我介紹這個樂隊的情況:         “那是一群住在‘基督之家’公寓裡的老人組成的樂隊,他們中年紀最小的六十八歲,最老的九十歲。每週二、四是他們排練的時間,週五下午他們去附近的小學、殘障兒童福利院,或老人公寓演出。他們最喜歡演出了,每週五都像過節一樣興奮。”         “你也每次都去嗎?”我問。         “是的,每週五我一定陪他們去。有段時間我實在很忙,真想辭去司琴的職位,可是一想到要離開這群可愛的人兒,我就不忍心,我知道我會想念他們的。”         “他們那麼老了,還能自己開車去演出嗎?”         “誰說不能?他們中有幾位身体硬朗得很呢!”         “他們都學過音樂嗎?”         “沒有。不過,他們中各樣人才還挺齊全的,有歌手,有鼓手,還有講笑話能手。辛娣最會講笑話,每次她戴著那頂滑稽的草帽往臺上一站,一開口,下面的人都被她逗 得前仰後合。愛麗兒的歌喉很美,她唱的西部情歌又傷感又動情,簡直要把人的魂兒勾走。那位擊鼓手湯姆,從前是位小有名氣的西部藝術家,你大概猜不到,風靡 全世界的可口可樂商標,就是出自他的手筆呢!噢,還有麥克……”雪瑞情不自禁地笑起來,“他真是一個老活寶!不過,他最近可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他遇見什麼麻煩?”我好奇地問。         “他呀,差點兒當不成指揮了。麥克今年九十歲,他參加樂隊一年多,一來就吵著要當指揮,結果終于當上了。開始還挺不錯,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對于自己總是背對 著觀眾很不滿意,常常在指揮中途把臉轉過來,做一些可笑的動作,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以引起觀眾的注意。吉兒說麥克太愛表現自己,不遵守指揮的本份,建議 樂隊罷免他的職務。這使麥克很傷心。他說無論怎麼處罰,都不能讓他不當指揮,他太喜歡這個工作了。他請求大家的原諒,說以後一定好好謹守本份。不過,他還 是常常管不住自己。”        “人年紀越大,行為舉止越像個孩子,不是嗎?”我覺得很好笑。        […]

No Picture
成長篇

通氣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一年的積雪好不容易總算融化了,各家門前的草坪都露出臉來,樹上的葉子也發了新芽。我和孩子們天天 興奮地期待去年秋天在前院種下的鬱金香發芽、成長及開花。然而,雪化不久之後,我突然發現前院的草坪一片枯黃,夾雜些許新綠,比起鄰居們的新綠的草坪,我 家的草地看起來很不健康。我安慰自己,神降甘霖是公平的,祂造的日頭,照隔壁鄰居的草坪也照我家的草坪。於是,我決定再等一等,期待自己草坪的新綠後來居 上。            然而,一兩週過去了,我們的草坪與鄰居們的差異愈來愈加大。苦思的結果是去年秋末雪來之前,老公最後沒來得及剪草。我當時也不以為意,心想往年只不過因左右鄰舍都在下雪前剪草,我們也跟著做,一年沒做,應該影響不大吧﹗            我望著枯黃的草坪,新冒出的綠草稀稀疏疏,心裡愈來愈急。我實在沒勇氣做綠地中的沙漠地。帶孩子散步的路上,看到公園附近有一家人的草特別綠,那家的主人正在耙草。我想了想決定走向前去,請教他。           在聽完我結結巴巴地解釋自己的疏忽之後,他笑了笑說:“你絕對不是唯一的去年下雪前沒割草的人家。”他接下去向我解釋,“你在雪來臨前沒割草,雪水比較不能 浸入土壤,讓草地得到滋潤。然而,是有補救之道的。首先,你先割草,然後,再耙草,把枯黃的草耙掉。然後,再請人來幫你在草地上打通氣洞 (aeration)。”           “打通氣洞?”我重複著他的話。他看我滿臉疑惑,又解釋,“通氣洞大約半吋直徑,一到三吋深,密佈你的草地。這些洞會促進草地的新陳代謝,幫助草的根部吸收水份﹑養料,增加土壤的帶氧量。打過通氣孔之後,你馬上施肥。沒多久你的草地將起死回生。”           我趕緊道謝,回家照做如儀。首先,我們先割草。割草後,耙草就省力多了。然而,耙掉那些枯草還是費了好大的勁。在朋友鼎力相助之下,整整花了一個星期,才耙 乾淨。接下來,我趕緊請工人來打通氣孔。沒想到他的生意真好,我得等上十天左右。在這段間,因為耙草的緣故,我的草地稍有綠意。           約好的那天,工人姍姍來遲。他大約花了半小時,就把前後院的草地打好通氣孔,也順便幫我施了肥。我望著遍滿通氣孔的草地,心中快樂地期待綠油油的夏季。突然,我領悟到我們靈魂的心田,不也常常需要耙草和打通氣孔嗎﹖            忙碌的時間表﹑講求高效率,和追求短期收益似乎是現代人生活的最佳寫照。我們把“工作精神”變成我們的生活態度。做事有效率固然好,然而,事事追求效率,生 活排滿應辦的事務是人生的悲歌。我們因此失去品味人生的機會。短期效益可以激勵我們工作士氣,然而,一味追求短期效益令我們失去遠見。更嚴重的是我們因此 失去培養耐性的機會,我們很容易因短期看不到成果而氣餒。           我手上所有的工作就像我草地上密集生長的草一樣,一件又一件,哪有空間接受神的 甘霖雨露!教會事奉﹑事業及家庭佔滿了我的生活。我也許外表看來生活很充實,行事有效率,然而,整個人卻像根緊繃的弦,隨時有可能斷裂。我到底要如何在生 活中打通氣洞,讓我的屬靈生命有成長的空間呢﹖           固定每日靈修親近神,及每隔一段時間單獨來到神的面前敬拜讚美祂,是不可缺的屬靈通氣洞。如此可以幫助我的靈在繁忙中甦醒,享受神的恩雨。然而,現代基督徒的一大苦惱是當聖經合起時,或由退修處回到塵務中,我們的心沒多久又陷入忙亂。要如何做才能在生活中佈滿通氣洞呢﹖            從十七世紀勞倫斯弟兄的靈修作品《神同在的操練》(The Practi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