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誰的愛可以穿越死亡?

小魚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一)          這些天,眼前常常會浮現出一張一張的臉。           傷殘的孩子的臉、犧牲的母親的臉、廣場上流離失所的難民的臉、冒雨在廢墟中艱苦挖掘的營救者的臉、動情落淚的捐獻者的臉、紛紛奔赴重災區的志願者的臉……這些普通而真實的臉孔不斷交織,讓我看到了某種我已經忽略的東西──人性中善的一面。           的確,這次地震讓我感觸最深的,就是人性中的真善美和愛心。看到那麼多的普通市民傾囊獻出他們的愛心;那麼多的醫護人員和武警官兵夜以繼日在第一線奮戰,我 一次又一次地被感動。同時會想,換了是我,我會怎樣?我真的做不到像他們那樣恒久忍耐又有恩慈。起碼,我沒有千里迢迢跑去獻血;沒有變賣家產去捐款;沒有 守護在那些受難者的身邊。          也正是這些人所体現出來的良善再一次提醒我,在沒有信主的人面前,我要更加、更加的謙卑。因為做基督徒久了,在 基督徒的小圈子裡待久了,我們容易不自覺地將“主內肢体”和“世人”分成高下兩等。看到主內肢体,就會覺得都是自家人,弟兄姊妹都仁愛、親切、善良、真 誠;而一看到還未信的人,就會覺得他們品質差一點,愛心少一點,還會主觀認為世人之間的關係都是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得提防一點。           當然,我相信這只是一種不自覺的思維定勢,但正因為是不自覺,我們更要警惕自己這種“精神優越感”和“屬靈驕傲感”。尤其,在看到這些感人的畫面時,我們千萬不能說他們只是矯情,我相信非基督徒愛心的真誠絕不亞於基督徒。            看著這些感人的畫面,我強烈意識到:我能得到永生,絕不是因為我在德行上比別人高尚,也不是因為神對我的愛與憐憫比別人多。而是──完完全全只是──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作成了救恩,使我白白得著這一應許。           所以,每每在電視畫面上看到一個非常有愛心的人,我都很感恩,很想成為他們的朋友,很想同時把福音告訴他們。我真是希望這些比我更有愛心的人能夠得到永生之道。           那麼,那些更有愛心的人需要永生之道嗎?需要耶穌嗎? (二)            新聞評論報導中常常會冒出這樣的字眼:“人性的光輝穿越死亡的陰影”,“有愛就能創造奇蹟”等豪言壯語。我知道這是鼓勵士氣之詞。不過,真要刨根問底,這些話未必經得起推敲。           的確,我們看到人道主義的巨大力量。           一方面,我相信人性中一切的美善(上文所言的人性的光輝)都是從神來的,因為神就是美善的源頭,是眾光之父,所以,我願意更多的人來參與這種人道主義的善。營救、捐款、醫療援助、心理干預等各樣帶著愛心的善舉,能夠使生者得到溫暖和安慰。            另一方面,我不得不指出這種人道主義力量的限度,不是為了貶低之,而是為了警惕對這種力量的過分樂觀與崇拜。因為對死者而言,人道主義之愛回天乏術,無能為 力。為何在營救中,每一個生還者都令大家激動不已,每一個死亡者卻令大家沉默不語?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死是最糟糕的客觀實存。然而,人道主義是否能穿越 “死亡”這一最糟糕的客觀實存?包括營救者、捐助者、志願者,都是有血肉之軀的人,都是有生死之限的人,自己的死亡尚且無法穿越,又如何能穿越他人的死 亡?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如果

一雨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根據聖經記載,基督的門徒被稱為“基督徒”(希臘文是Christianoi),是從安提阿開始的 (《徒》11:26)。他們之所以得了這個稱號,大概是因為他們常把“基督”掛在嘴邊。這個字原來的意思,是“基督的人”。什麼叫“基督的人”?就是基督 的跟隨者,是要效法基督,做一個像基督的人。但如何效法呢?是靠每週一次的教會聚會?還是每日象徵性地讀一兩章經文?還是遇到困難時習慣性地仰天求助?           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一個用全部的心志和靈魂愛主耶穌的人,不是這樣。 如果只是感動           很多人有過這樣的經歷:陰雨天,在顛簸泥濘的田野上蹣跚而行。如果這時前方出現一個身影,我們就會緊跟在那人的身後。他往左,我們就往左;他往右,我們就往 右;他繞過一個泥坑,我們也跟著繞過去……在這樣一個人後面緊緊地跟隨,起碼知道自己不是孤單的,並且會覺得安全一些。           跟隨耶穌,更是如此。在這個亂世中,每一個人都在艱難中跋涉,苦不堪言。有一天,祂向我們顯現,祂揮手讓我們跟隨祂;祂說祂知道路,並且會帶我們安全回家。於是我們欣喜若狂,緊緊跟在祂後面。從此以後,我們不再孤單,心中篤定。           然而,這一路卻不是一帆風順的,路邊有太多的誘惑,我們心中有太多的不捨和眷戀。於是,我們開始左顧右盼;開始鬆開我們的手,不再緊握著祂……          只有當我們被世間的虛偽、欺騙、逼迫,擊打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我們才又會想起祂。而當我們開始尋找祂,卻發現祂根本沒有離開。不僅如此,祂一直在各樣環境中,用各種方法幫助我們。此時的我們什麼都不用說,只須要再度握住那隻帶有釘痕的大手,繼續前行。           這個比喻很動人,是不是?但如果我們只是感動而不去行動,那我們就真成了“聽見卻不去行的人”了。到底怎樣才是跟隨主耶穌的腳步呢? 如果願意遵從           一個世紀前的美國,有一群人,他們有一個奇怪的共同承諾,就是無論做什麼事,在做之前,一定要問自己:“如果主耶穌是我,祂會怎麼做?”(What Would Jesus Do,WWJD)           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你心裡是怎樣想的?覺得這根本不可能?還是覺得這有些教條主義?還是心裡有一種莫名的觸動?           主耶穌沒有留戀天上的榮耀,暫時放下祂尊貴的身份,成為人的樣式,降生在卑賤的馬槽,生長在貧困的家庭。祂因為愛我們,甘願忍受世間的苦難,莫名地被人唾棄、詆毀、迫害。           祂像我們所有人一樣,會感到口渴、饑餓、困乏、傷悲和快樂。祂和12個門徒一起生活了三年,從來沒有要求他們對祂有特別的服事。相反,祂低下尊貴的身軀,為他們洗腳……主耶穌用短暫的33年生命,向我們活出了最完美、聖潔的人生。           你愛耶穌嗎?那你為什麼不能按照祂的話,去過像祂一樣的人生?祂從來沒有說:“我和你們不一樣,所以你們再怎麼做,也不可能像我一樣。”相反,祂教導我們:“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世界觀的更新──紀念我的老師納許博士

李洪軍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納許(Ronald H. Nash)博士是我在神學院時的教授。他在《生命的終極問題》(Life’s Ultimate Questions)一書的開頭,講了這樣的一個故事。大約五十多年前,在加州洛杉磯有一個臭名昭著的黑幫首領米奇.寇漢(Mickey Cohen)。此人在葛培理(Billy Graham)博士的一次洛杉磯佈道會上,突然宣告自己願意接受耶穌。此舉引起社會極大的關注。然而幾個月後,人們發現寇漢的生活完全沒有改變,繼續從事 他的黑幫生涯。在一次談話中,寇漢清楚地表示,他從來沒有打算放棄自己的生活習慣。他解釋說,既然有基督徒体育明星、基督徒政治家和基督徒商人,他想做一 個基督徒黑幫領袖。           納許博士用這樣一個例子,引出了人們對世界觀的思考,也使我這顆理工科出身的榆木腦袋,開始對哲學和神學產生了興趣。今以此文,紀念這位給我啟蒙的神學老師(他已於2006年三月間辭世)。           寇漢的例子也許比較極端,然而持像寇漢這樣心態的人,在基督徒中並非罕見。有相當一部分基督徒,他們得救以後的生活習慣和思維方式,和得救以前沒有什麼明顯 的變化。然而這些人,還心安理得地認為這很正常。他們絲毫沒有意識到,作一個基督徒不僅僅是一個口頭上的承諾,而是生命的更新,正如保羅在《林後》 5:17節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一個新造的人……”           導致基督徒生活不正常的因素很多,這裡我們只從世界觀的角度,看看這一現象背後的問題是什麼。 世界觀是什麼            世界觀是人們對生命和信仰等重大問題的一些最基本觀點,它如同戴在人眼睛上的一付隱形眼鏡,我們平時很少注意到它的存在,然而我們所觀察和思考的任何一個現象,都是透過它完成的。因此,對於同樣真實的事件,不同的人,透過不同的世界觀來觀察,就會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           我們經常看到,有些事情,對一些人來說是顯而易見、理所當然的,而對另外一些人卻是無法理解、匪夷所思的。因此從一個錯誤的世界觀得出的結論,必然會和從一個正確的世界觀所得出的結論發生衝突。           世界觀和信仰有著緊密的聯繫。有些人以為,基督教信仰只在乎信,而不具備什麼思想性內容;基督教神學只不過是一些零散教義的堆積。其實這是對基督教信仰不正 確的理解。這些不正確的觀念,不僅僅存在於無神的自然主義者之中,也存在於許多基督徒思想中。實際上,基督教信仰不僅僅只是信,同時也是一套關乎神─人─ 宇宙的完整思想体系,也就是說是一個人的世界觀。對於一個基督徒來說,生命的改變首先是內在思想体系的轉變,是世界觀的更新。這正是《羅馬書》12:2節 所說的“心意更新而變化”。            世界觀和我們日常的生活也有非常緊密的聯繫。一個人的世界觀告訴他什麼是“真”;在所有他看為真的事情上,他的倫理觀告訴他什麼是“善”;在所有他認為善的事情上,他的價值觀告訴他什麼是“美”;他所認為美的事,決定了他的生活方向和日常活動的優先次序。因此,一個人日常生活的表現,是他內在世界觀最好的表達。 世界觀的元素            納許博士認為世界觀至少包含五個基本組成部分:(1)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

莫非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將祂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祂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賽》2:3) 兩種登山客           《以賽亞書》2章3節經文裡有一座“耶和華的山”,是指錫安山,是那時猶大國的首都、也是聖殿所在地。那山特別高,所以需要攀登。聖殿蓋在高處,代表眾望所歸,在以色列人心裡也有屬靈中心的意義。           舊約時代,以色列人一年三次會登耶和華的山。今天也有世界各地的人到耶路撒冷這個“聖地”旅遊,它現在是世界著名的觀光景點。從世俗的角度看,也可以說應驗了以賽亞的預言,“萬民都要流歸這山”(《賽》2:2)。          說到旅遊,如果稍注意一下近來的出版業,會發現有一種書銷路不錯,就是旅行文學。反映出現代人生活忙碌,需要逃離常軌、出去透透氣的現象。也因為普遍經濟條 件夠,可以出去度假,所以有愈來愈多的人去不同的地方旅行觀光。有些作家將所見所聞寫下來,敘述各地的美食、景點或文化比較等,便成了旅行文學。           旅行文學的讀者通常有兩類,一為出遊,所以先買書回來做功課。另外一類是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外出,但有興趣涉獵或瞭解異國文化與風俗習慣,好在頭腦裡虛擬一趟旅遊,如同中國人所謂的“臥遊”。          然而眾人皆知,“臥遊”和實地出遊完全是兩回事。一個是用腦子推想,沙盤推演。另一個是全人的投入,親身去体會那個地方的氣味、風景與食物。           在那些真正出遊的人中,有一種人很奇怪,他們不會選擇風景優美,吃住都有五星級旅社的名勝古蹟;也不去荒山野地,經歷天地間搭帳棚的野外探險。而是專選那種 交通不大方便,吃住簡陋的偏遠之地。這些地方有的很貧窮,要擠火車;有的要爬許多階梯、走許多路;有的地方還有戰亂,要冒生命危險……他們去,並非為度 假、放鬆或享受,而是為去“朝聖”:到一個聖地──印度恆河,或西藏拉薩,或以色列耶路撒冷或麥加──經歷神聖的膜拜感覺。           我們可以公平地推測,這些人並非全是信徒。很多不信佛的人會去泰國寺廟,不信基督教的會去耶路撒冷。他們所為何來呢?有為觀光,有為考古。更有的還一待幾個月,一個聖地一個聖地体驗真正的“朝聖”。           即便如此,事後終究還是要回家,與聖地的宗教色彩告別。在聖地沾染的一點提昇、一點虔敬和一點神聖,一旦回到紅塵俗世,也逐漸消失淨盡。因此,到聖地的人也可以簡單分為兩種:一種是信徒式的朝聖,一種則是觀光客式地朝聖。            如何分辨?似乎不能從奉獻金錢的多少來看。家母過去曾在台灣參加一個土風舞社,參加者很多是賣菜的歐巴桑(台語“老太婆”的意思)。有時也辦郊遊活動,全是到台灣一些有名的廟宇進香。意外地,家母發現這些賣菜的歐巴桑,平常賺的雖是蠅頭小利,但香火錢卻會大把大把地掏。           然而,奉獻再多的金錢,也不代表是真正信徒,因為信徒不能靠錢來買戶口、掛號。           也不能用奉獻時間作義工來看。有些醫生會到災區作義工,到慈濟功德會所支援的地區,或印度德蘭修女的痲瘋救濟院服務窮人。他們的服務甚至比一般信徒還有果效,但也不代表他們是真正信徒。           也有的在朝聖時抱著中國人所說“心誠則靈”的心理,十分虔誠地禮拜、禱告,全心地投入,但仍然不代表是他們是真正信徒。差別到底在哪裡呢?           差別在於你是以觀光客的心態到宗教場所走一回,還是真正把信仰帶回家長期實踐,成為一種生活方式。走一回的代價到底有限,成為生活方式則需要長期的投入。很多人只願付有限的代價買一時的平安,而不願付較大的代價投資自己的永生。 朝聖的心理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我和托爾斯泰一樣的苦惱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每逢禮拜天,在教會講道結束後,按照慣例,我會站在教堂門口,和大家一一握手、打 招呼和說聲祝你平安。有的弟兄姐妹會對我說:“范弟兄,你今天講得真好”;或“你講的道對我很有幫助”,等等。要是在中國,我會直接說,真的,我講得不 好。但若在美國,我就會說,感謝主;或者,謝謝你的鼓勵。但我心裡很清楚,退一萬步說,即使我講得還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沒有完全實現我所宣講的一 切。          有時到遠離教堂的營地中聚會,基督徒會約我個別談談,話題大都集中在如何成為一個真基督徒上。問問題的弟兄姐妹都很真誠,他們以為會 得到清楚的答案,但實際情況卻是,一方面有些問題我說不清;另一方面,他們在爭取成為一個真基督徒的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也正是我面臨的問題。         最近的一次是和一位大學生談話。那天晚上演講結束後,已經十點多鐘了。這位朋友和我談了他個人的掙扎,他非常想成為一個好基督徒,但經常失敗,很痛苦,說著說著,他就流淚了。不知道什麼原因,在安慰開導他的過程中,我自己也流淚了。我知道,我自己的生命中也有一些黑暗的地方,它們令我感到非常羞愧、非常痛 苦。談話越深入,我就越清楚發現,我們的心靈深處都是一個垃圾場,雖然各自的垃圾不同,但都無法清理乾淨。         我和他談到了托爾斯泰。         托爾斯泰深深地敬重上帝那永恆不變的絕對理想,他絕不降低福音的標準,並且竭力活出上帝的標準。但是,托爾斯泰根本就無力活出上帝的標準,他承認自己有罪,行為下賤,並由此陷入失敗與自責之中。         在晚年的一封私人信件中,托爾斯泰對批評他的人說:“不要因為我未能達到(上帝的理想)而判斷上帝的理想,不要因為我們這些披戴基督名分而又不完全的人來判斷基督”。         他說:“看看我現在的生活,再看看我以前的日子,你就會發現我是努力想要做好。我實在是沒有做到基督徒標準的千分之一,我也為此而感到慚愧,但是我的失敗, 並非因為我不想,而是因為我不能。請告訴我怎麼才能從我四周誘惑的網羅中逃脫呢?幫助我,我就可以達到這些要求。即使沒有幫助,我也希望我能夠做到。你可 以攻擊我,我也會自我批評,但是請不要攻擊我所跟隨的道路。也就是說,如果有任何人問我,我能為他指出方向。如果我知道這條回家的路,但是我醉了,豈會因 為我跌跌爬爬,顛跛而行,它就不再是一條正路了嗎?”(註)         托爾斯泰的苦惱也是我的苦惱,我沒有達到基督徒標準的千分之一,深感失敗。         是的,我們絕不敢降低上帝的標準,也不會放棄去追隨主耶穌基督。但是,除非我陷入自欺,否則我就必須接受這個事實,如果只靠自己努力,我永遠達不到上帝的標 準。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缺乏這個能力。因此,儘管恥辱,但我還必須接受這個事實:我只能靠上帝的恩典,求祂賜給我達到祂的標準的能力。雖然這是我不配得的,一點也不配。          恩典,這是中華文化中從來沒有的一個概念。          那天晚上,我們談了很久。最後,我請他在他的禱告中不要忘記我,求耶穌幫助我,在上帝面前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知罪的罪人。 註:摘自Philip Yancey著,《耶穌真貌》(The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貧窮與富足之間

南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終身學習”,在現代的社會中,絕非只是一個觀念或口號而已。知識爆炸,各種新知不斷湧現,停頓不前便立即落伍。筆者也在畢業整整30年後,飛往美國就學──聽起來真像現代的天方夜譚。         學校不大,黑白黃種老師都有,年紀都不小了,頭腦卻都很靈光,滿能帶給學生啟發。那位白人老師高齡八十好幾,原是某著名私立大學神學院的教務長,退休之後又來到這個原本在華人界素負盛名,現卻極度縮編了的學校任教。          他們夫妻倆,精神体力較年輕人不差。當筆者與他們多一些接觸時,發現他們的工作量驚人:除了在本校教書外,也在韓國人開辦的神學院教書,並且,替因故無法上課的教授代課。         此外,他們還為收養了13個孩子的兒媳,每週固定送食物,也為我們及其他人送食物。他們先到那些食品供應商的店,免費拿快要到期的食物,再一一分送。他們樂 此不疲,有時一天要開一百多哩路,簡直是不可思議。除此之外,還有一大堆花花草草要照顧,學校的也罷,自家的也罷,總是愛若親人,談起來如數家珍。          其實,他們大可以在家享福,不必為了這些“身外之事”,把自己弄得既辛苦又窮苦。但是,他們這種看似不打緊的服事,成就了不少“偉業”﹕ ──所羅門,一個30年前來美就讀的奈及利亞學生,現在在非洲西海岸的廣播節目中,無人不知,沒人不曉。當年,就是由老師、師母送衣送食的。 ──文森夫婦在奈及利亞開辦學校,教導聖經及其它知識。當年,也是老師夫婦以極低的租金供他們住,並送他們食物。直到如今,還在為他們籌資募款……          這些學生,都稱他們為“我的美國父母”。          春假中,也是由他們帶路,我和孩子去了大熊湖賞雪。這是我的孩子們,第一次親眼看、親手摸雪花,興奮之情,不在話下。          在公園裡看見一個石碑,上面刻著:為紀念某某某女士而獻上這公園,供大眾遊樂。下面落款是她的兒女、她的孫兒女以及她的曾孫兒女。原來,一個人,或一個國家的富有與貧窮,不在於擁有多少,乃在於給出了多少。 作者來自台灣,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從事文字工作多年,現住美國洛杉磯。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新聞背後

曉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去年(2006)2月21日,英國大小報刊都刊登了一則要聞:“Government Suffers Double Defeat Over Religious Hatred Bill”(政府雙重受挫,宗教仇視提案被否決)。         作為一個中國人,尤其是一天三餐、柴米油鹽的家庭女性,我對英國政治的興趣,正如我的英國丈夫戲謔的——“絕不大於new potato”(英國的嫩皮土豆,乒乓球大小)。就是到現在,我對這個宗教提案,還是說不出所以然。只知道此提案是布萊爾政府用來對付宗教極端分子,但具 体實施起來,卻完全可以用來限制一般人的宗教言論自由。故此提案一出籠,就遭到不少人的質疑。但反對也好,贊成也罷,按英國的制度,只有議員的投票算數, 公眾並沒有裁定的權利。         這樣的一則新聞,與我的生活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可是那天我卻因之高興異常,和丈夫擁抱慶賀,又興沖沖地拿著報紙找人分享。         原因很簡單,雖然我們只是小土豆式的人物,卻也參與製作了這場新聞秀。像“賭民”下的注中了頭彩,我們在這個提案上也下過注,投過資。如今看見的是雙贏的結果。         其實我們下的注不多,只是幾個真誠的禱告;我們投的資也很少,不過是我先生寫了兩封短信。但我們的神,卻保証我們有種必有收,且收得又驚又喜,感動無限。        我們所在的英國教會不大,只有50人左右。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教會裡的人熱心公益,在社區的各個層面都有積極的投入。比如教會的帶領人之一,Nigel, 對政治尤為關注。他認為基督徒不應清高自閉,視政治為玩弄權術,陳詞濫調;而應該積極用禱告和實際行動,影響權力機關和各項決策。        一月份的一個星期天,主日崇拜開始,Nigel就跑到台上抓起麥克風:“大家有沒有看昨天的頭條新聞?我們政區的議員Mark Oaten,被曝同性戀醜聞。”         我的腦海裡浮現出昨天報紙粗大的黑体字,還有Mark Oaten議員垂頭喪氣的照片。Mark是英國自由民主黨最年輕有為的接班人,他任我們整個漢普郡(Hampshire)的議員已有多年,一直打的都是 “家庭好男人”的招牌。我幾年前在超市碰見過他一次,他穿著發白的短T恤,懷裡抱著個口水稀拉的嬰兒,在選購刷牆的油漆。當時就對他很有好感。這樣顧家的 男人,如今被曝有同性戀?真是世風日下。         “你們是不是感慨世風日下?”Nigel滔滔不絕往下說,“但難道我們基督徒就沒有錯?我們沒有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有不關心永生的基督徒嗎?

黃嘉松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在一次查經中,一個基督徒問了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有不關心永生的基督徒嗎?”我的答案是“有”。        一個人為何成為基督徒?就是因為他瞭解到:“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但為何有基督徒不關心永生?我想可能有下面的原因: 一、只注重今生的享受,卻沒有想到永恆的生命        這可能是出於短視、沒有智慧、体貼肉体的軟弱,抱“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態度,以為今生活得愉快就好,就如《路加福音》第12章中,耶穌所講的那無知財主的比 喻。那無知的財主注重今生的富足,忘記在神面前生命的富足,不知不覺中,生命就結束了。在短暫人生中,若沒有與主同行的關係,怎能在永恆裡與主同行呢?        當然,一個真基督徒,在今生是不會一點都不和主同行的,總會有讀經、禱告、聽道、自省、認罪、服事神。但若是他不關心永生,他在永恆的獎賞(雖然我們不知道獎賞的全部有哪些)上,可能會是有損的。        這正如保羅說:“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林後》5:10)他又說:“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 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 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一樣。”(《林前》3:13─15) 二、可能自以為追求清高,不想和別人爭那永生的獎賞        這種基督徒的心態是可以理解的。信主了之後變得很謙卑,也不再愛世界上的肉体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名利、權勢、錢財對他不再那麼地重要,因此他會說我不管永生的結局與獎賞,我只要上天堂就好。我上去當把門的、掃廁所的都好。        這種人的謙卑是好的,但他犯了一個邏輯上的錯誤,就是他用今生世界的價值觀,衡量永生的獎賞與結局。他以為權勢、名利、錢財的獎賞就是高貴,他以為把門、掃 廁所就是卑賤。但這是今生世人的價值觀,不是永恆神的價值觀。看,大衛就有正確的永恆價值觀,他說:“在你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寧可在我神殿 中看門,不願住在惡人的帳棚裡。”(《詩》84:10)        我們雖不全然知道永恆的獎賞是甚麼,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那不再是出於自我中心的 價值,而是我們和那位愛我們的主、父親、全宇宙的王之間的關係──我們是否得他的喜悅(《林後》5:9)?我們和他的關係是否坦然無懼?還是慚愧羞恥 (《約壹》2:28)?我們和那完全的神之間,是否是實質的父親與兒子間的關係(《羅》8:23),還是只是地位上的關係?我們是否繼續被神使用,並喜樂 地與他同工?還是像《路加福音》第15章中的浪子的哥哥,服事時並無喜樂、驚奇、與新鮮感?        一個不注重永恆獎賞的人,其實是讓主失望的人,因為主有諸般的屬靈福氣要給我們,我們卻不要。就如我們要把很好的禮物給我們的孩子,他還沒打開包裝紙看,就說不要。那豈不是不信任主對我們的愛與智慧的心意,讓祂傷心?        聖經有很多永生的應許,單單下面幾個已夠我們羨慕了:“……主若顯現,我們必要像祂……”(《約壹》3:2);“……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 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体得贖。”(《羅》8:23);“……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 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啟》21:3─4) 三、可能今生遭遇太多苦難,只想解決今生問題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聖經關於生態環保的啟示——兼論基督徒如何作光作鹽

大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生態與環境的日益惡化,幾乎人人都能感受到,這是當代人類面臨的最大危機和挑戰之一。那麼,在這些事上,神到底要讓基督徒學什麼功課?要讓我們做出怎樣的見証來榮耀神呢? 一、愛美懂美享受美            在《創世記》1:1-25中,神在造人之前先造萬物,對所造的一切,都“看著是好的”,強調了5遍。            “神看著是好的”,這是美感的源頭。人類求真、求善、求美的意念和審美的能力,都是神賜下的,有神形象的印記。我們的神,是真、善、美永恒的本体。             因此,環保的出發點,不僅僅是為了人類狹隘的利益(實際是罪欲),甚至不僅僅是出於對“神看著是好的”的“大自然”的敬畏,也要有一份愛美、惜美、懂美、享受美的心意。 二、履行管家的職責          《創世記》1:26-28,2:15中,明確了人要履行管家之職。            管家職事的觀念所包含及強調的是,上帝把治理大地的職責交給擁有祂的形象的人類;而人與上帝立約,負責看守管理大地。換句話說,人是上帝的管家,要對上帝負責。            可是也有人把相關經文誤解為,“神造自然是為了人,並將自然授予了人,人類理所當然可以主宰自然”,因此人類可以任意開發、享受自然。比如美國加州大學洛杉 磯分校(UCLA)已故歷史學家林恩‧懷特,就有此誤解。懷特在1970年寫道:“除非我們放棄基督教教義所說的,自然的存在就是為了服務於人類,否則我 們就得繼續面對越來越嚴重的生態危機。”            整本聖經,從舊約到新約,都強調一切屬於神。神賦予人的,是管家的職責。主耶穌也用比喻說,信徒是代表神做管家的。人既然只有管家的職分,怎麼可以作自然的主宰,並無度索取以滿足貪欲呢?人真正所需的,神已供應,神所造的萬物豈是為了滿足罪人的貪欲呢? 三、汗流滿面得糊口            人犯罪墮落後,第一個反應就是破壞神的創造物,滿足和遮蓋自己的罪(《創》3:6-7)。           人違背神的命令,吃了那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後,產生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這就是人破壞生態体系的開始。而地也為人的緣故受咒詛,人被趕出了和諧完美、豐富無缺的樂園,從此要“汗流滿面才得糊口”。            人既落在貪心和惡欲之中,除非得到神的救恩,就永不會滿足。順著罪勢直滑的結果,就是今日的慘境。 四、斷不可“以鄰為壑”            以鄰為壑,語出《孟子‧告子下》,本意是把鄰國當作洩洪的水泊,是損人以利己之舉。這和律法的總綱,“要愛人如己”、“愛鄰舍如同自己”,完全相反。可是多少人對此無知無覺,麻木不仁。           例如,有的人,明知隨意傾倒化學品廢棄物,會污染環境,必定要受到懲罰。他們不敢在本地倒,就花錢倒到外地;不敢在城裡倒,就雇人倒到鄉下(《 深圳商報》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是聖殿還是賊窩? ──基督徒如何面對盜版?

曾陽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心安理得 有幾次,在教會聽到剛從故鄉回來的弟兄姊妹,談起回國的經歷和感受。除了感慨過去熟悉的環境已經發展到不認識的地步,以及興奮地列數吃了多少美食之外,還會 充滿成就感地提到,自己如何找到並購買了盜版的電腦軟体——微軟(Microsoft)的視窗(Windows)、Office,Adobe 的Photoshop和Illustrator,以及NortonUtilities,Autocad,CorelDraw等軟体。這些軟体,如果都買正版的,大概要花上數千美金。但回一次國,卻可以以區區幾十美金,就買齊了。             有時候,弟兄姊妹的談話還會轉向軟体公司,責罵它們的產品太貴了,“不得不盜版”。接著,可能會嘲笑軟体公司和各國政府防止盜版的措施,如何地愚蠢和無效。你可以聽得出他們的自豪:我們打敗了邪惡的廠商,為受壓榨的平民伸張了正義。            弟兄姊妹的盜版行為,不僅僅限於電腦軟体,還包括DVD和VCD。這些盜版的國內電視和電影的DVD和VCD,也在教會裡廣泛流傳著。購買的弟兄姊姊可能也 心知肚明,因為當初買的時候,或許店家就不避諱,要不然就價錢比正版便宜太多了。由於盜版的情形,在華人中相當普遍,教會裡的弟兄姊姊們也盜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這麼做嗎! 雙重懦弱            讓我們好好看看“盜版”這一個用詞。           “盜” 這一個字,也出現在“盜賊”、“強盜”、“竊盜”、“江洋大盜”等詞,但沒有一個是褒意的。商家為一件產品定了價格,某個人在不付這價錢的情況下就擅自取 用這產品,這就是偷竊。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事實。如果被偷的是電腦軟体或影視節目,那就是盜版了(為方便起見,本文中“盜版”可以作動詞、名詞或形容詞; 或指非法的軟体,或指偷竊、盜用軟体的行為)。            為什麼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姊,對盜版的問題不注意、不關心、不在乎呢?為什麼能夠容忍、甚至接受自己或他人的盜版行為呢?以下是筆者苦思良久後,提出的一些理由。            首先,跟其它的偷竊比起來,盜版實在太簡單了。到任何商店偷東西,都可能被捉:或被店裡的員工看到,或被店裡的防盜系統偵測到。但軟体不一樣。軟体沒有形 体、看不到,多半是儲存在光盤上。因此,偷竊不會在眾目睽睽或攝影機監視之下發生。只要從朋友或同事那裡借來一版,即可以在辦公室或書房中盜製,沒有被捉 到的危險。            不但如此,翻版的軟体和原版是一模一樣的,沒人能發現我們用的是盜版。甚至可以透過網路,取得別人已經翻版好的軟体,聊以自慰:當初翻版的人才是盜版者。            人盜用軟体的另一個理由是:盜版者看不見盜版行為的受害者。不過,這是一種雙重的懦弱:盜版者逃避掉面對受害者的罪惡感,也躲開受害者爭取應得權利時所可能發生的衝突。 自欺欺人            是的,軟体不便宜。最常用的,如微軟和Adobe的產品,隨隨便便就上百美金。好的防毒軟体或電腦維修軟体,少說也四、五十美金。但是,看醫生也不便宜,雇 律師也不便宜,為什麼沒有人在得到醫生或律師的服務後,說:“對不起,價錢不合理。我拒付”,然後走出醫生的診所或律師的辦公室?因為怕損害自己的人際關 係,怕別人打、怕別人告、怕別人不喜歡自己。但是我們卻常不把軟体公司或影視公司當成人,反而把它們想成邪惡、貪心、庫存千萬的財團,而合理化自己的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