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傾聽:愛的表達

文╱丹尼斯‧哈克(Denis Haack) 譯╱清溪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有時候,我會被問到,基督徒怎樣才能把福音傳給後現代人?其實,我沒有固定的公式,我也不相信有這樣的公式存在。但是,如果我們想深入到後基督教的文化 (post-Christian culture)中,我認為就必須把基督道成肉身的愛,由話語變成行動,讓人感受到。最簡單的,比如表現真誠和開放的態度,或者,把自己寶貴的時間不吝惜 地給別人。         如此簡單的表達忠誠的方式,是基督徒在這個後現代社會最有可能做到的事,然而在福音派的圈子裡,卻是如此少見,這簡直是對福音 的羞辱。耶穌在世界上生活過,祂讓這個失喪的世界活生生地体驗到了神的道成肉身。正如珀金斯(John Perkins)所說:“耶穌並沒有每天從天上,搭著火戰車而來。” 什麼是傾聽        讓我們說說傾聽吧。你還記得什麼時候有人真正聽過你說話──不是只是安靜坐在那裡,而是真正的傾聽你的心聲──那人關心你的想法和感覺,主動地、專注地傾聽,不僅完全聽懂了你所說的,還主動向你發問。他甚至願意進入你殘破的世界,即使這意味著他也要經歷一些破碎……        還有比這更好的表達愛的方式嗎? 我們是不是也能這樣去傾聽我們非基督徒朋友或鄰居的心聲呢?        我們常以為,見証就是一種宣告,把福音告訴人,並邀請對方接受基督的宣告。這是對的。然而,宣告是建立在某種關係上的。當我們要向人宣告時,我們總得與聽眾 先有個人的接觸。否則,我們就無法在聽眾們能理解,或能感應的程度上傳福音。這樣的“宣告”,只不過是一個演說員在大眾面前製造噪音而已。        耶穌傳講的是“好消息”。但如果我們看福音書,祂除了說以外,也去傾聽。這是有點稀奇的,因為如果有任何人,不必問問題就能明白他人心中所想,這人一定是耶 穌。祂是有神性的,在人開口之前,就已知道人心中的想法了。然而,他屢次問人問題,在問答之間,順著聽眾所流露的想法、困惑或害怕,才自然導出他的信息。        凱勒(Timothy Keller)說:“我們對人的理解程度,勾畫出我們對福音的宣告。”所以,我們一定要學習去傾聽。 讀一些新書        但是,怎樣學呢? 凱勒建議,我們可以讀一些新的書,和新的人談話。        我認為,讀過去沒有讀過的書,是比較容易的。我們可以刻意選一些有思想性的、非基督徒的著作,它們會為我們提供一扇新的門,觀察那些與我們的信念與價值不同的人的內心與思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