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逾越節晚餐:穿越時空遇見你(歐雨虹)2017.03.01

點燃蠟燭,示意晚餐開始。蠟燭的光提醒我們,上帝是光,上帝與我們同在。小朋友為彼此洗手,學習像耶穌為門徒洗腳一樣,彼此服事。

晚餐中的4杯酒(葡萄汁),帶我們進入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歷史(參《出》6:6-7),一步步地跟他們,經歷上帝呼召他們出埃及(成聖之杯),審判埃及(審判之杯),伸出膀臂救贖他們(救贖之杯),使他們成為祂的子民(讚美之杯)。 […]

No Picture
成長篇

想著他們18歲的時候

蘭豐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在我們教會有一個小書室。         書室牆壁的書架上,參差排列著各種 不同文字、不同版本的書籍刊物。有些紙張泛黃發舊,一看就知道存在的歷史已相當久遠,用手指輕彈書上的落灰,你可以嗅到一點淡淡的空曠,淡淡的寥落,還有 一點淡淡的神聖;有些是新近添加進去的,其中很多是簡體字版本,負載著時代的氣息和生命激情。         所有這些文字,都在述說著一個千年永恆的古老故事,而我們教會這個書室,也不自覺地擔當起傳承的重任,承載著那千年的韌勁,繼續弘揚基督……         不記得從何時開始,我們這些為人父母的,也加入了這個講故事的行列。         主日上午11點,我出現在小書室裡,開始為兒童講故事作準備。         每次似乎都是從踱方步開始。從東向西行,十步,從北向南行,四步。抬頭舉目,自然光線透過拱園玻璃天窗直射下來,我在“天光”閃爍照耀之下,把10本國際版英文聖經,放在室中拼湊而成的大桌上,又在每本聖經前端正地放上一把椅子。然後開始為孩子們削鉛筆……         參與兒童事工的服事已經很久了。遙記當年,我還在加州柏克萊聯合神學院修讀神學的時候,不得不讀一門叫“兒童基督徒教育”的必修課。我那時年輕,沒有孩子。 “兒童”這個名詞,於我而言,除了幼年的朦朧記憶,沒有太多現實生活中的立體感。所以看著課本講義,覺得都是理論和概念,缺少發自內心的親切投入。         上課時,我常常魂遊天外,思緒渙散。教我的講師是個50歲左右的白人女性。她整潔幹練,行動敏捷,每次上課都早到5至10分鐘做預備。她分發講義時的珍重神態,討論案例時的條理分明,解答提問時的深思熟慮,都令我印象深刻。         有一次,她講到兒童靈性教育的重要性。她說,她是一個單親母親,有一個12歲的女兒。女兒功課忙、活動多,她也全職事奉,在各個神學院裡講授“基督徒教 育”。她們母女間實際可以談心的時間很少。她的心靈深處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她,要給她的女兒更多一點的時間:“當一個精彩生命問世的時候,我們要想到他╱她 18歲的時候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她堅定又充滿摯愛的語調,把我那渙散的思維從天外抓了回來。這是一個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生命有這麼重要嗎?         我的少年、兒童時代是混在一個大而統的群體裡,大人們都為著偉大的事業奔忙去了,我們脖子上掛著把門鑰匙,在機關大院裡四處亂串……         如今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剛出生那兩週,我興奮得五臟動搖、徹夜難眠。不僅想到她18歲的時候應該是怎樣的,還想到了她28歲的時候,38歲的時候……所 有課堂裡學到的知識,都在我記憶的心裡煙消雲散了,只有女講師的那句話,持續不短地呼喚那常常感到怠倦的我,催生著我對新生命的認識與責任。         我從此出現在兒童事工的行列裡。“讓孩子們從小熟悉聖經,被神的話語浸潤,使他們明白身為個體生命的價值,在面對社會各種誘惑試探時,有生活的座標和方 向……”這些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可是,每週一小時和孩子們心靈上的接觸是單純愉悅的。這裡沒有過於鋪張的激情,沒有過於發大的智謀,有的是那一個個 […]

No Picture
事奉篇

澆灌栽培的人 ──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青少年事工訪談

陳玉珊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編者按:本刊上一期初步探討了當前華人教會的青少年事工。本期特地邀請一位姐妹分享她所屬教會青少年事工的經驗。         洛杉磯華埠的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與其它多數教會一樣,牧養工作分成兒童、青少年、青成年、成年和老年人的事工。所謂青少年,就是12歲至18歲的年輕人, 也是7年級至12年級的學生。此年齡階段的人正在成長的過程,他們活躍、好奇、敢於嚐試、學習力強,也是最需要教導和指引的一班人。         聖經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22:6)教會好像一所學校,有責任教導人認識神、明白神的話、與神建立關係、“走當行的道”。而教會的教導和培養,在年輕人成長期間、甚至以後的人生,會有深遠的影響。 內延與外展         目前參加英文主日崇拜的年輕人有275-300位,其中約有90%的人在崇拜後會參加主日學。7至9年級的初中生,少男少女分開聚會,10到12年級的高中生則有高中團契。數年前成立的磐石團契,則是為居住在華埠附近、說英語的7至12年級青少年而設的。         青少年部的活動廣泛,如高中佈道隊,由50幾人組成,全年參與教會內和教會外的事工。教會內的,如家庭同樂日、暑期聖經學校、招待父母之夜;外展工作則是到洛縣南加州大學醫院、荷里活長老會,幫忙服事,也探視監獄裡被監禁的人。         此外,廿多年來,每年夏天,高中佈道隊會到阿利桑那州短宣,帶領Navajo教會的暑期聖經學校。近年另有巴西短宣隊、東南亞短宣隊。籃球隊則與社區的籃球隊比賽,藉此延伸福音事工。 成長期牧養         目前負責青少年部的伍思翰傳道在本教會信主及成長。他告訴筆者,許多父母很關心孩子在教會的情形,因此教會時常舉辦會議,讓青少年的父母們發問和表達意見, 與傳道人和教會領袖溝通。教會也儘量安排父母參與,例如青少年出去服事的時候,安排父母輪流接送。這樣,父母不僅看見兒女在做什麼,而且接送途中,可以增 進瞭解,建立良好的關係。         伍傳道說:青少年期是成長時期,他們很需要成熟的成人基督徒,作為榜樣。我們要幫助他們全面性地、平衡地發展,幫助他們建立健康成熟的自我認定以及自信。如果他們走錯路了,就要責備他們,指正他們。         許多年輕人高中畢業後,或上大學,或獨立了,就不再來教會。教會流失了很多這階段的人。教會要以愛心照顧他們,關心他們的屬靈生命,鼓勵他們參與事奉。而且教會要經常為他們禱告,和他們建立關係。         談到青少年事工的困難,伍傳道說,可以預見的,是隨著移民的多元化,現代的社會比起十年前、廿年前,是愈來愈複雜了。比如目前教會裡的年輕人,就有說廣東話、國語,和說英文的。所以連主日學也需要用不同的語言教導。 新移民子女         原本教會中文青少年主日學的學生很少,這事工的需要似乎不大。然而,在6年前,中文青少年主日學的領導同工看見不斷有新移民到來,又見到華埠附近的小學和縣 立圖書館有許多華人子弟未認識神。教會舉辦的活動或暑期聖經學校,他們也不來,因為他們不會英文。由於文化背景的差異,新移民也無法與土生或在美國長大的 同齡人打成一片。於是同工們想到以十週為一期的辦法招生:前15分鐘教吉他、電腦、或繪畫等,之後講聖經故事,這樣一來,家長都很樂意讓孩子參加。他們之 中有許多人從未聽過耶穌的名。後來他們又帶朋友來,學生漸漸地增多。接下來,同工的主要工作就變成帶領他們信主、建立和培訓,並帶他們去團契。團契也同樣 增長得很快。其中一對領導者夫婦告訴筆者聚會的情形: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童心童語話寬恕

蘇玉清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神要我們常常原諒得罪我們的人,祂饒恕我們,也要我們饒恕別人。原諒別人是說你要忘記那件事,接受別人的道歉。比如說,如果你的弟弟妹妹弄壞了你的玩具或是騙你,你從心裡原諒他們時,你會對自己說:我知 道他們做錯事,可是他們已經向我說對不起了,所以我要忘記這件事並且原諒他們。         當別人原諒我時,我心裡感到輕鬆和快樂,對於做錯事而難過的人,神希望我們得到快樂。我們可以把人的罪想像成垃圾,垃圾丟掉了,罪也被原諒了。         有一次,弟弟在我的玩具上亂畫,我氣得不得了,但是我原諒他以後,他就覺得好多了。有一次我的朋友向我借鉛筆,卻把它弄丟了,我雖然很不高興,但還是原諒了他。我讓這件事過去,她也鬆了一口氣。         這就是為什麼寬恕和不計較這麼重要。我希望更多人能因為互相原諒而更快樂。         我認為寬恕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這是我在主日學裡從一個故事裡學到的。每個人都需要原諒別人,也需要別人來原諒。有一次,我和朋友約好去玩,但是我居然忘記 了。這讓我根本不敢看到他,我不是故意的,我忘了把時間和日期記下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去找他,當他說沒關係時,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從此之後我總是把重要 的日期記下來。         弟弟也曾經原諒過我。那一次,我的手肘不小心撞到他的牙齒,弟弟痛得大哭。我向他說對不起,他就原諒我了。         過去一個禮拜裡,我就獲得三次別人的原諒,我心裡很感謝,不是每一個人都要一報還一報。         有一天妹妹要站起來的時候,不小心撞到我,我氣得差一點要打她,可是我想到我們要原諒別人,所以我就原諒她了,她笑著對我說:謝謝你。         有一個星期五,妹妹餵了太多食物給魚吃,把我的魚給脹死了。我很傷心,可是後來還是原諒她。同一天裡,妹妹說我們家的那幾隻天竺鼠是我們共同擁有的。其實她 是對的,可是我卻為了天竺鼠是誰的和她爭吵,一直到最後我放棄了就說,好吧!它們全是妳的。後來我覺得自己這樣很不好,妹妹就原諒了我。         有一個星期六的上午,妹妹踩到我的肚子,但我也原諒她。那天晚上,她踩到我的腳,而且還是穿著鞋子的時候踩下去的,一直過了好久我才不痛,等我不痛之後,我就原諒她了。         原諒別人並不容易,但我盡力去做之後也可以做得到。我可以做到是因為有神在旁邊幫忙我。         那天我一邊走過走廊去上數學課,一邊寫日記。我突然覺得好像有人在看我所寫的,我轉身一看,背後站的是安麗亞──我亦敵亦友的同學,她的臉上帶著詭異又得意 的笑,我咕嚕了兩句之後,居然捏了她一下,連我自己也不曉得怎麼回事,正當我要向她說:“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妳也不應該躲在我後面偷看我的日 記。”有一位老師看到了,把我送進了校長室。校長告訴我說我不應該傷害安麗亞,同時應該告訴那位老師安麗亞偷看我的日記。接著校長把安麗亞叫到辦公室,我 們互相道歉之後回去教室上課。         我很高興安麗亞不再生我的氣也原諒了我。雖然我們現在已經成為好朋友,但是她有時候還是很煩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