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我們的挪亞方舟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鄭榮潔         每年夏天,我和小夥伴們都到山上去參加營會。在林中小屋裡,我們閱讀聖經故事、唱詩歌。我印象深刻的,是挪亞方舟的故事。我就此明白:上帝給挪亞遠見,可是挪亞自己必須具備信心和毅力。         當挪亞在建造方舟的時候,鄰居不斷地嘲笑他,笑他胡思亂想、不著邊際、浪費時間。我們可以想像那個情景:挪亞在沙漠裡,建造一艘巨大的船、收集一對對的動物,累得汗流浹背……還要說服他的家人像傻子一般離開家,上到豎立在旱地的船上。許多人在他身邊不斷譏諷他,他唯一可依賴的,就是自己的信心和禱告。        這個故事,讓我明白,做正確的事情,不一定有樂趣。        誰破壞了美好?          成長在加州,就像牧歌。加州有美麗的海灘、沙漠和森林。我喜歡戶外活動,比如游泳、騎自行車、遠足和潛水。我視此為理所當然。直到我上了大學,我才聽到“全球氣候變化”(包括溫室效應)理論。我告訴自己,如果它是真實的,這將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巨大問題。          全球氣候變化會帶來嚴重的後果​​:夏季森林火災的增加、引起飢荒的乾旱、嚴厲的颶風、海平面的持續上升,破壞性的洪水,以及各種動物和植物的滅絕。有些島嶼或國家,土地會大幅縮小,甚至完全消失,像馬爾代夫,塞舌耳和孟加拉。         在20世紀90年代末開始,科學家開始共同意識到,是人類的經濟活動大規模地改變了這個世界!聯合國“國際氣候變化小組”(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在第二個報告中指出,氣候暖化不能完全歸咎於自然原因。該組織其後推出兩個報告,均證實了前述的結論,並在2007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而今,全球氣候變化已是科學界整體的共識。我也注意到,我所喜歡的自然環境有了很大的變化:空氣和水的污染,森林的過度砍伐,公園和荒野變成了工廠和住房,人偷獵珍稀和即將滅絕的動物,以奪取它們的角、牙和皮……         在中國,污染對食品安全及公眾的健康,已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北京和上海的的陰霾程度超高,到了可引起哮喘的程度。中國超過一半的水源,是不可用的…… 人類生活的必需品——陽光、水、空氣、植物和動物,這些美好的東西都遭到破壞了。人類只能責怪自己!       更深層的正義         17歲那年,我進耶魯大學,選了環境科學和經濟學專業。畢業後做了幾年事,我又去了紐約大學讀法律。當時,我還沒有特別關注環境法,我只是想用法律和政府的力量,讓社會變得更好、更公正。         然而,我在學習過程中發現,環保是個更深層次的正義問題,也關聯到我們基督教信仰的一個中心議題。上帝要求我們好好管理地球,並要愛人如己。然而,我們顯然沒有遵守。很多時候,我們為了自身利益,故意忽略“鄰舍”。         這個社會看重權力、金錢和關係。有錢的人只要付錢,讓他人排隊等候;有錢人的公司,可以藉由談判,得到特殊的法律保護和稅收減免,他們可以合法開辦產生污染的煤炭工廠;可以合法地把廢料傾倒在貧民區……         […]

No Picture
事奉篇

哀哀地球,生我劬勞——談環保的起步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張力揚        2013年4月底,我結束了在中國的訪學。20多天裡,除了與學生活力洋溢的心靈交流,亦站在臨江的山崗上,眺望著夕照下蜿蜒的長河,遙想著歷史中多少風流人物,倚欄賦詩,贊嘆美景!可惜,千百年後的我,望著山腳下層層起的高樓、熙熙攘攘的人與車,再也無法產生詩意的聯想。         車子、高樓、人潮,早已成為現代人生命的一部分。路邊、河邊、山邊的凌亂度增高了,空氣裡的微粒、氣味、聲音,變色、走調了。廢棄物增加了,但可回收廢物未放進廢品回收箱,卻丟進了垃圾桶。現代生活不僅改變了人的審美觀,使人的生活品質與從前大不相同,也使凌亂取代了過去自然環境中的美。  撫我哺我何艱難        基於過去20餘年的科研經驗,人們愈來愈明白,為我們劬勞、背負我們重擔的地球,經歷了什麼樣的艱難!近幾年來,有些環境工作者曾整理出地球所受的7項苦難,他們的結論或許可讓我們有些思量的空間。1. 大氣層中,導致溫室效應的氣體持續增多。尤其是石化燃料釋放出大量的CO₂(二氧化碳)與其他有機化學品,改變了自然界裡碳循環的均衡,對氣候與空氣品質都造成很大的影響。自2009年起,聯合國連續召開了多次氣候高峰會,期望各國政府訂定減碳目標。但幾年下來,情況未見改善。(編註)         2. 為了提供傳統能源,地球正面臨重重危機:海域鑽油造成多起嚴重漏油,污染、傷害了海洋生態。在阿拉斯加極區開採原油,又影響北極熊等生物的生存空間。使用燃煤發電,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留下煤渣處理等問題。海嘯造成日本核能電廠受損,輻射擴散……         3. 人類的“擴張”與“佔有”的慾望,造成了資源與環境的許多問題。就算全球人口只有現今的1/3(即100年前的人數),人們只要手中有錢、有權、有勢、有科技,就會向山崗、水岸、海島、大洋推進,竭盡己能,開採資源、開發建設、滿足享樂。         人的貪欲,降低了人對生命價值的尊重,使人蔑視他人以及其他生物的存在,使社會中搶奪、破壞增多。環境衰敗,正是人價值觀低落的表現之一。         4. 由於慾望的擴張,過度消費(Over-Consumption)成為現代人生活的寫照。不管生活多豐富,人類總是不滿足,需要更多的物質、更高的享受。這導致分配不均,並製造出過多的廢棄物。據EPA統計,自2010年以來,全美固體廢棄物總量,每年超過2.5億噸,幾乎是1960年代總量的3倍。50年來,平均每人每天廢棄物產量增加1倍,而回收率僅達1/3。這麼多的廢棄物,使空氣、水源等污染。人類健康的問題更層出不窮。         5. 為了滿足人們愈來愈大的消費慾,地球所存的資源受到極度的壓榨:森林過度砍伐、涸澤而漁……以及為了增產而使用農藥化肥等等,使地球日漸喪失自我調節與再生的機能。         6. 為了供應人類生活所需,化學品使用愈來愈廣泛,造成有毒化學品泛濫。不只是在城市,山間和水域都不能倖免。研究報告指出,在北極與南極的冰山冰原裡,都測出了人造有毒化學品。這是因空氣中的有毒物質,經由大氣流轉,使極區成了污染物搜集站。         近年來,又有科研發現,在喜瑪拉雅山峰上,也測出有毒重金屬。這恐怕都與工業生產帶來的污染,以及廢物處理不當有關。         7. 目前,全球已有1/3的人口,缺乏清潔的水源,且此情況繼續惡化。據聯合國水資源組織估計,到2030年,可能有50%的人口無法取得清潔的用水。         難怪有人質疑:人不就像細菌、癌細胞一樣,盲目地蔓延,摧殘著地球的健康?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生活中實踐環保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談妮         幾位多年不見的老友來我家一聚。在熱烈、興奮的寒暄後,大夥終於坐下吃飯。其中一對牧師夫婦,在我愕然的目光中,好整以暇地從身上掏出餐具來享用晚餐——呵!哪有人受邀吃飯自備筷子的?是嫌免洗餐具不成敬意嗎?不是,他們只是在生活中實踐環保。        的確,不少基督徒正在實踐環保。如:洛杉磯南灣台福基督教會,每個主日早上,免費供應信徒豐富的點心和飲料,中午則是免費午餐。如此大方溫暖的教會,卻在免洗杯的預備上,捉襟見肘。原來,在教會餐廳的牆上,已掛滿了各色馬克杯供人取用……教會也只為主日新朋友,預備幾張週報,其他人則可自崇拜的投影片和教會網站,來獲得信息。         環保,應該實踐在生活的每一方面上,包括更新觀念和激發創意。         有人認為,油電車(Hybrid)的售價太貴,雖然省油,但要多年才能達經濟目的。其實,油電車是重在環保(地球長遠利益)而非省錢(個人眼前利益)。同樣的,我們還可全面換用節能燈泡,養成隨手關各類電器的習慣,加強房屋隔熱功能,降低暖氣設定溫度,盡量少用冷氣,自備環保袋購物,留意垃圾分類回收,尊重自然景觀,不吃、不用、不收集稀有珍物……        還有人對公共資源的浪費,毫不在意——任教會廁所的馬桶,水流不斷;聚會後棄留只喝過一口的瓶裝水;辦公室的紙張隨意糟蹋;在健康中心淋浴超久……基督徒應該藉個人的榜樣、謙卑的服務(如,試著關掉漏水的公共馬桶),與不懈的教導,來影響這個世代。 圖片注:從上至下,圖一為美公立圖書館前的塑料水瓶回收籃,上面的裝飾花全是由塑料瓶做的。圖二為救世軍在 YMCA 停車場常設的衣物回收站。圖三為油電混合車回收剩餘的動能為電池充電,降底碳排放量。圖四為不同設計,攜帶方便的環保餐具。所有圖片皆由談妮攝。

No Picture
成長篇

持守屬靈生活,認識真我

祝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認識屬靈生命是基督徒成長的里程碑, 持守屬靈生活則是每一位屬上帝的人必須一生之久經歷的過程。        持守這樣一個追求、操練和成長過程的屬靈的生活,才算真正走天路,實際地跟隨耶穌。因為,有了基督的生命,還必須效法基督的生活,最終才可能活出基督的性情。這就像有了父母的生命,還必須在父母的身邊生活,才最終能活出父母的性情一樣。         有一次,我問弟兄姊妹:什麼是生活?大家一時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屬靈生活有點像這個情形:我們每天都在忙生活,但未必很認真地思考過什麼是我們的生活。        生活,基本就是“過日子”。屬靈的生活,就是過屬靈的日子,就是屬靈意義上的衣、食、住、行。        膾炙人口的《詩篇》23篇,之所以為古今中外的聖徒所喜愛,是因為它簡短的6節經文,對基督徒屬靈的日常生活進行了概括性的總結,既是精意,又是秘訣。 認識真我        有人說,基督徒的生活,就是誰死誰活的問題。例如,保羅發出過著名的驚歎︰“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 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上帝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7:24)這段經文以及《羅馬書》第7章和第8章的闡述,是我們認識真我的金 鑰匙。        保羅所表達的,是每一位屬上帝的人都必定經歷的。用通俗易懂的話解讀,就是我們每個人裡面都有3個“我”:一個是被舊我、老我折磨,常常失敗的“我”;一個是因著聖靈重生,靠著基督得勝的“我”;以及,那夾在兩“我”之間,長期被爭奪、天天爭戰的“我”。 在保羅所說的“我”中,時常有3股力量交織拼搏。一個是屬罪、在肉體裡發動的邪惡勢力,一個是因信主耶穌基督而來的屬天的永生生命力,還有一個就是在聖靈的感動下,人盡自己的本分,憑信心作出選擇,並且努力實踐的自由意志——根據聖經,真我具有這樣的三重性。         今天,基督徒常把我們裡面真實的“我”的光景,和新人該有的屬靈生活,都放在了同一個模糊不清、混雜不分的概念中,處理、教導和操練。這可能是導致許多教會的牧養和建造收效甚微的原因之一。        所謂認識真我,就是要在信仰的追求和實踐中,分辨、識別“我”的真實面貌、何去何從,以及追求成長的途徑。而所謂的屬靈生活,就是“我”的信仰實踐、生命更新,以及在成聖得勝的道上“過日子”,好叫我們裡面的新人剛強起來。         簡言之,一個人對真我的認識,是與這個人在屬靈生活上的追求和操練成正比的。多有追求、操練,則多有自我認識,反之亦然。        不同的階段,對真我的成長與發展,又有不同的認識。《羅馬書》第8章讓我們看見,真我在上帝的旨意中成長的3個境界:經歷萬事互相效力的“我”,凡事定意效法基督的“我”,和被上帝稱義且有份于上帝榮耀的“我”。        可以說,《羅馬書》第8章是一面認識真我的屬靈的鏡子,可以照出我們每個人在上帝面前的真實情況,以及在上帝的旨意中,我們追求、成長的真實旅程。 正常、非常、超常        基督徒的一生,可能會經歷多次正常、非常和超常的屬靈生活交替。正常是指有規律和有果效的,非常是指沒規律和無果效的、或反規律和負果效的,超常是指有特殊的規律和果效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上帝在人間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陳濟民        倘若你對一個從未接觸過基督教的中國人說:“我明天要上教會。”他很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講什 麼。在日常生活中,多數中國人聽過寺廟,但不知道“教會”是什麼。倘若你又對他們說:“我是信耶穌的,每7天就有一天,我們這些信耶穌的人,都會在教會一 起敬拜上帝。”他大概會猜得到:上帝就是基督教的神祇,而“教會”就是信耶穌的人的寺廟。但是,他不會明白,為什麼這些人要這樣做?         在中國人的腦海中,要拜神隨時都可以上寺廟,敬虔的佛教徒也可以每天在家中誦經。集體性拜神的事,最多每年參加一兩次就可以,哪有固定每七天一起拜的?“教會”對傳統的中國人而言,是一個新名詞。每星期固定拜神,也是一個新的宗教現象!         這倒不是說中國人不懂得集體生活,我們向來是以家和家族為中心的。進入20世紀後,我們也強調國家觀念。但是,無論是談到家或國,我們都有一些相當不愉快的經驗。因此,我們討厭吃人的禮教,反對封建專制,也害怕人民公社!         至於教會,讀過西方歷史的人都知道,教會也曾經扮演過欺壓者的角色,我們當然同樣也對她缺乏興趣。        有趣的是,有一次,一位研究人類文化學的中國學人造訪美國一間神學院,在談話中有人問他:“在你看來,基督教對中國現代問題會有什麼獨特的貢獻?”他的回答竟然是:“教會。”         若要明白教會的重要性,我們就需要談以下兩個重要的聖經真理。 一. 聖經中的“家”與“國” 在舊約聖經中“雅各”和“以色列”這兩個名詞,可以指一個人(《創》35:10),也可以是指“雅各/以色列”這個大家族中所有的成員,就是國家中的人民 (參《賽》48:12)。舊約聖經追溯以色列這個國家的淵源,是表明他們這個國家中的人民,本來都是一家人,而上帝施行救贖時,祂不僅是救一個人,也是救 這個人的家族。當上帝呼召摩西帶領色列人出埃及時,祂自稱為“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6),也是以色列人 “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16),祂拯救的對象則是“以色列的兒子”(《出》3:10原文,也就是以色 列的子孫,和合本譯為“以色列人”)。而上帝救這些以色列人的子孫出埃及,目的是要他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參《出》19:6)。整個國家民 族的特徵,就是集體敬拜事奉上帝。所有以色列人都享有這種與生俱來的特權,也必須履行這種特權所帶來的義務。因此,出了埃及以後,他們也就在曠野中組織起 來,成為一群以敬拜神為中心的“會眾”,古代希臘文的70士譯本譯為“教會”(參《申》31:30)。         主耶穌降生以後,祂傳講上帝國的福 音。在這個上帝的國中,國民的身份不再以血緣界定,而是以信耶穌為準則。但是,上帝國度中的人是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為伍(參《太》8:10-12)。 使徒保羅也說信耶穌的人都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參《加》3:29),而使徒彼得則引用《出埃及記》19:6,說他們 “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彼前》2:9,採用的是70士譯本的譯文)         新約時代信耶穌的人,都是亞伯拉罕的家人,是上帝國的公民(參《弗》2:19)。因此,我們在《使徒行傳》看到五旬節聖靈降臨以後有許多人信了耶穌,就說他們生活在一起(參《徒》2:42-47),甚至說初代的信徒們還是上聖殿敬拜神(參《徒》3:1,21:26等)。        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的教會,說他們信了耶穌,就是離棄偶像而服事上帝(參《帖前》1:9)。“服事”,這個動詞在舊約是“敬拜”的用詞。在《羅馬書》,保 羅也使用舊約敬拜的語言,說信耶穌的人要將自己獻給上帝為祭(參《羅》12:1-3)。主耶穌更是指出,雖然新約時代敬拜上帝的人,不再限於猶太人這個民 […]

No Picture
成長篇

安息日今昔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星余        電池和人類的區別何在?答案是:如果你是電池,那你不是工作就是死亡,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你是人,你同樣會工作和死亡,但如果你願意,也可以選擇休息。         很可惜,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情願當電池,也不當人。這些年的熱門詞之一,就是來自日本的“過勞死”——不用住醫院,不用大筆醫療費,也不拖累家人,直接死在工作中。據說在日本這是很受尊敬的。 然而生命就是為了工作和死亡嗎? 當時的意義         當我們打開聖經,就知道,答案是“不”。只要我們回到《創世記》,看到神起初創造的心意,我們就會明白,神創造人類,不是只要人工作,相反的,神要人懂得安息。        早在創世之初,我們就看到第7天安息日的重要。這一天,神不工作——只有這一天,神將它分別為聖。        十誡的第4條,就是講安息日。神命令以色列人將這一天守為聖日,停止一切工作。6天工作、1天休息的秩序從此建立。         今日的基督徒還要不要守安息日呢?這條舊約律法,如今還有什麼意義呢?         這個問題也不容易回答,讓我們先思考安息日對以色列人的意義。從舊約聖經中大量對安息日的教導,可以歸納出4條意義: 創造的提醒         首先,安息日提醒人:神的創造。       《出埃及記》20:11,提到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的原因,“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注1)。        因此,安息日是要人記念並模仿創造的上帝。        創造的高峰並不是人類的受造(雖然很多人這樣以為),而是安息。上帝並不真的需要休息,但上帝在第7日安息,是要給我們榜樣,讓我們知道,生命除了工作,除 了肉體的生存,還有更多的內涵、更大的意義。我們被造,不只是為了工作和生存,更是為了享受上帝的創造,彰顯上帝的榮耀。         另一方面,在安息日,人當敬拜創造的主,更要學習 ,這才是生命的最終目的。        在18世紀末,法國曾經把7天制改為10日制,以為就此可以提高全國的生產力。結果適得其反。疲倦的工人,身體和心理開始出現各種癥狀,人際沖突也急劇增加。最後政府只能承認實驗失敗,恢復7天制。         可見,7天內有1天休息,乃是最科學的作息表。所以,安息日是為了人類的好處而設立。 救贖的提醒 […]

No Picture
成長篇

要竭力,所以得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呂鴻基        《羅馬書》完整地論 證了人在恩典中因神的信實、被神稱為義,以及經歷成聖。並清楚教導:救恩是始於呼召,成全於得榮耀(《羅》8章)。有了這些基本認識後,我希望從《希伯來書》來思考與救恩相關的恩典與責任、信心與行為的問題。也就是,固然靠行為稱義是不對的,但高舉因信稱義而懈怠的基督徒,下場將如何? 兩個竭力進入         與“努力”及“懈怠”(《來》6:12,註1)相關,《希伯來書》強調兩個“要竭力進入”的救贖境況:第一,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來》4:11)。第二,應當竭力進入完全(《來》6:1,10:14)。          本書雖較少直接論及因信稱義,但毫無置疑的,作者(註2)既堅持因信稱義,亦嚴厲駁斥“行為無關緊要”的主張。 竭力進入安息         《希伯來書》勸勉我們這些信從福音的人,當竭力進入“安息” (《來》4:6-11)。這安息有別於守安息日的安息(參《創》2::1-3;《來》4:4)或進入迦南應許地的安息(《申》12::9,;《來》4::3,5)。         從“存留”(《來》4:1,9)與“進入”(《來》4:1,3,6,10,11)看出,這個當竭力進入的安息,是神已經應許了的恩賜。信主的人已經嚐到安息的滋味(如同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但尚未得到完全的安息。         聖經中起碼提到三種安息:信耶穌而來的安息(參《太》11::28;羅5::1)、2.因順服主而得的安息(參《太》11::29,30),和今生蒙神保守 的安息(參《腓》4:6-8)。此外,作者又提了別的日子(《來》4:7-9),是因為安息的應許仍然是開放的;我們當在現有的安息中,“竭力進入”將來 才會完全實現的“安息”。        “竭力進入”,是指信徒在信心裡的忠心,盡力。神的道,是持守信心的根據,能辨明真正的安息(參《來》 4::12-13);並察查驗我們持守的是否是“竭力進入”的信心,而不是憑處境或外表行為。進入安息要以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參《來》 4::1-3);因為這個安息的應許是從神的道顯明的。 竭力進入完全        作者以“論到麥基洗德”(《來》5:11),將讀者從“律法是訓蒙的師傅”(《加》3:24),引到神所使用的信心方法,和神所設立的選召方式,並點出停留在幼稚的屬靈規條的困窘。        因此,信徒要走出屬靈的幼稚,熟悉仁義的道理,長大成熟,能分辨是非:“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來》6:1)作者並舉出3組相關的實例(《來》6:1,2):        第一組,是信徒的悔改:懊悔過去追求那些不能使人得救、沒有生命的行為(參《來》9:14),以及沒有實際行動的信心宣言(《來》6:12; 10:38,39; 13:7;參《雅》2:14-20)。        第二組,是外表的禮儀:包含猶太人的各樣潔淨儀式,加上信徒在基督裡所受的水洗禮與靈洗(參《徒》8:14-17;19:3-7),以及按手禮——按手使病人得醫治,或差派祝福的儀式(參《徒》6:6; […]

No Picture
成長篇

努力進天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莊祖鯤         在今天海內外的華人教會圈子 中,似乎存在兩種極端的觀點。第一種信徒,有律法主義、靠行為稱義的傾向,強調努力為主作工,以服事多、事奉忙為榮為樂。雖然口裡嚷嚷著累,卻隱隱約約地 有一種成就感與安全感。另外一種信徒,則完全相反,自認為既已得救了,而且救恩是不會失落的,就可以安然無憂地等待被提上天堂。這種人一方面批評前一種人 是律法主義者,另一方面自己卻又怠惰不前,甚至放縱情慾,已被世界所同化而不自知。         許多信徒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搖擺不定,或惶惶然不知所措。究竟我們該努力近進天國,或者可以躺著上天國? 令人困惑的經文         許多人“努力進天國”的想法,是來自於《馬太福音》11:12,在那裡和合本聖經的翻譯是:耶穌說:“從施洗約翰的時候到如今,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 就得著了。”然而,在保羅的書信中,卻很清楚地表明,我們是因信而稱義的,而非行為。既然如此,我們怎麼可能靠努力而進天國呢?          其實問題的癥結,在於《馬太福音》的中文翻譯有些誤導。本段經文的前面那個希臘文動詞biazetai可以是中動語態(即“強力地前進”),或是被動語態(即“受 暴力攻擊”)。而後面的希臘文名詞biastes,則可能是正面的(指“努力的人”),或是負面的(指“暴徒”)。因此,這段經文一共可能有4種排列組 合。若比較中文和合本、新譯本和新漢語譯本3種版本,結果如下:        和合本 努力進入(中動)天國,努力的人(正面)…        新譯本 天國受猛力的攻擊(被動),強暴的人(負面)…        新漢語 天國遭受到暴力侵擾(被動),暴徒(負面)…..        在常見的英文譯本中,新國際版(NIV)與和合本相同,新美國標準版(NASB)則與中文新譯本及新漢語譯本相同。唯有New Living Translation(NLT)版採取“強力進入(中動)+暴徒(負面)”的譯法。總結地來說,依據絕大多數希臘文專家的共識,後一句的名詞應該是指 “暴徒”,而非“努力的人”。但是前句的動詞,則2種可能性難分軒輊。         但按照新約學者卡森(D. A. Carson)的看法,因為耶穌開始傳道,並且醫病、趕鬼,彰顯神的大能,代表著天國開始強有力地進入這原被撒但勢力掌控的世界。但是魔鬼並不善罷甘休, […]

No Picture
成長篇

獻心不是獻金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劉孝勇        “有些人耀武揚威地把奉獻丟在奉獻盤上,彷彿在說:‘瞧,上帝總算覺得舒服了吧!’……  上帝根本不需要你的任何東西,連你的一角錢也不要。你如果這麼做,是損害自己屬靈的福氣。你有權保有一切屬於自己的財物,但是這些財物不僅會腐朽敗壞,也終將毀掉你。” ——陶恕(A. W. Tozer,註1) 幾種奉獻觀         縱覽整本聖經可以發現,聖經談到奉獻時,著重的不是獻上了什麼,而是奉獻者的心。 獻金和獻心,到底有什麼關係?弟兄姊妹應該怎麼看奉獻?         有人以為,奉獻就是把“剩餘的”拿出來——自己先留下生活、教育、繳稅、娛樂的開銷,再把餘額的零頭拿出來奉獻——如果刨除去了所有的開支,還結餘220元,最後奉獻的多半是零頭20元。這種奉獻觀,叫做“剩餘奉獻觀”。         還有人,抱持的是“投資奉獻觀”,以為自己奉獻後,神一定要回報,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還有的人以為──奉獻得愈多,在教會中就愈有權利和影響力。這種觀念,應該可以稱為“權利奉獻觀”。         也有人視奉獻為一種榮譽,所以不少教會把奉獻者的姓名和金額登錄出來,甚至用貼紅紙的方式,介紹奉獻者對教會的貢獻。這是“榮譽奉獻觀”。         還有人持“責任奉獻觀”,認為“教會興亡,匹夫有責”,所有的會友都應該負起責任,讓教會生存下去……         上述的這些奉獻觀,是把神當成只配得剩餘資產的人,或是生意往來的夥伴、權利交換的管道、出名得利的工具……         很難苛責這些人,不是嗎?他們至少比那些沒有奉獻的人做得好。然而,聖經教導我們,神真正在乎的是人,是人的心,而不是人所拿出來的。 重在全心擺上         舊約的獻祭,不是只獻牛羊牲畜而已,而是要獻祭者全心的擺上。燔祭、平安祭、贖愆祭,都要求“無殘疾”的牲畜(參《利》1﹕1-17, 3﹕1-17, 22﹕18-30, 5﹕1-6﹕7)。         這種“完全”的觀念,還表現在要將祭牲全部焚燒(參《利》1﹕9),以及素祭時,以“初熟之物”代表“全部”農作物獻祭(參《利》2﹕14)。         這種“完全”的要求,來自於神,提醒奉獻者全心全人的擺上。難怪神悅納了亞伯的獻祭,卻厭惡該隱的(參《創》4;《來》11﹕4)。這也是為什麼先知彌迦, […]

No Picture
事奉篇

奉獻,這事甚難!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丘燕惠         神早已知道“奉獻”對我們是何等的困難,所以祂憐恤我們,允許我們以十一奉獻來試試祂。祂應許打開天上窗戶,傾福於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以此激勵同時也警誡基督徒。祂要求我們作忠心的管家。        檢視我們對神的信心,金錢常是試金石。         如果我們信得過神並且愛神,在奉獻上就會心甘情願,深信神能給我們的,必遠勝金錢帶來的成就、滿足和安全感。正如《希伯來書》13:﹕5所記“你們存心不可貪愛錢財;﹔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若我們明白天上地上一切都屬耶和華,我們會謙卑;若我們明白得貲財的能力是神給的,我們會感恩。         神也使用金錢來煉淨我們的品格、操練我們的生活。人總是把錢花在自己看重的事情上,所以,檢查一個人的支票簿和信用卡賬單,可以窺見他與神的關係、生活的優先次序等。         我事奉主將近30年,遇到許多信徒提出有關奉獻的問題。信徒的問題其實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與對神的信心有關,另一類則與對教會的信任有關。願藉《舉目》與大家分享,歡迎回應、討論。 問題一:十一奉獻是稅前還是稅後的?是扣除貸款、基本生活費之後的嗎?         你真要跟神算得這麼精準嗎?不要忘了,一切都是屬神的,我們只是管家。而且神所賜的,遠超過我們所需要的。         奉獻更是個人的敬拜行為,應該在所有支出之前,先分別出來,預備好獻給神。“十一”是神的命令,也是最起碼的數額 。 問題二:如果我不是領薪資的,是做生意的,要如何奉獻呢?         你可以憑信心奉獻,也可以開個奉獻專戶,或先按時定期奉獻,等結算損益時再補齊。這也算是信心的行為,相信神必按著你信心的大小賞賜你!         有一位從中國來的弟兄,信主不到3年,從事法拍屋生意。他參加了我們的“冠冕聖經觀理財查經小組”,學習到十一奉獻是神的命令,如果沒有遵行,便是奪取神的供物。他心裡非常害怕。         那時恰巧快到報稅的時間,他就連著幾天半夜不睡覺,結算營收,補足一年的十一奉獻。最終他開了一張幾千元的奉獻支票,投入教會奉獻箱,這才得了平安。         奇妙的是,他家並沒有因此缺乏。他們夫妻倆說:“經過這次的大陣痛,我家的十一奉獻,從此是輕省與喜樂的!” 問題三:既然神應許為我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我們,那我們是否可以以小博大,靠十一奉獻來發財?        這樣的心態、奉獻動機,顯然是不討神的喜悅,更非聖經教導。十一奉獻是對神的敬拜,神悅納心靈和誠實的敬拜,所以會敞開天上的窗戶,向我們傾福。         若我們起了“靠十一奉獻發財”之心,那真要去讀讀《提摩太前書》6:﹕10的教導: “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