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座談會:“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乃潔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編者按:本刊針對《不想再做基督徒了》一文(見上期,第14頁) 所反映的現象,邀請北美兩個教會,就本刊所提出的問題,舉行教會內部的座談會。上期已刊出費城中華基督教會大學城分堂的討論。本期繼續刊出北加州庫比蒂諾 的基督徒會堂(CCIC Cupertino)的討論紀實。 參與座談人員: 林長老:1978年受洗,是CCIC Cupertino教會全職長老。 李長老:1988年受洗,現為教會帶職長老。 楊弟兄:1985年受洗,在教會的服事包括:團契專題、宣道、青少年及成人主日學教導、財務。 林弟兄:2004年慕道,2005年受洗,在教會擔任團契小組長。 徐弟兄:2004年慕道,2005年受洗,在教會參與影音事奉、兒童事工及成人主日學行政工作。 一、貴教會是如何帶領慕道友,從接觸基督教信仰,到接受主,進而受洗的?貴教會如何設計受洗班的課程?教會對受洗者應該考核嗎?           林長老:慕道友進入教會後,通常先參加週五的福音班,及週日的基要真理班。教會還為慕道友提供為期二期、共六個月的福音課程。課程內容包括:聖經,神,人,罪,基督,聖靈。           六個月後,若慕道友決志信主,他需參加三堂受洗預備班,每堂一個半小時。通過學習受洗預備班的課程,慕道友可以明白救恩;知道信耶穌是人得救的唯一道路;認識自己的罪;瞭解受洗的意義;願意在眾人面前作見証;受洗以後當如何過基督徒的生活。           受洗預備班結束,長老會和慕道友進行個別談話,確定他重生得救、有正確的信仰觀念後,才為他施洗。           這樣做的優點是:受洗者對信仰很清楚。           不過,即使經過如此嚴謹的教導步驟,仍有人並未把受洗當作在主面前一生的承諾,以為受洗等於畢業了,在受洗後反而不常來教會。           李長老:教會基要真理和受洗班一系列的課程,是幫助慕道友預備好受洗。但這些課程本身,並不能讓人得救。我們必須根據聖經的教導,幫助慕道友真正相信主耶穌死裡復活、願意接受主耶穌做個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            我們也要求慕道友將見証寫下來。一方面鼓勵他們作得救見証,另一方面也確認信仰使他們生命產生了改變。但參加受洗班本身,並不是得救、受洗必要的條件。           慕道友進入教會後,不止一個團契、小組會前來關懷他。因此教會可經由不同的管道,瞭解慕道友的信仰狀況。他若真的接受了主、生命有了改變,大家自然會看見。           受洗一般需經過一系列的課程,但也有例外的時候。譬如有人因故(要回國等)不能參加全部課程,但希望受洗,教會就會根據他的心志、他生命是否有改變,和他是否清楚信仰的內容,按著聖靈的帶領,決定是否給他施洗。 二、分享你從慕道友到接受主、進而受洗的過程。你覺得教會課程是否能幫助你更清楚地認識信仰?還有什麼是可以加強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合諧的雙重奏(乃潔)

乃潔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華文主幹之下       二十一世紀,隨著華人移民的大量湧入,北美華人事工開始不斷擴展,新的華人教會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兒童及青少年的事工,也成了教會不可忽視的一環。         今日的華人教會大都採用雙語、雙軌制。中文部與英文部,各聘有專職的牧師或傳道人。在這以華文為主幹的教會結構下,英文部事工會遇到怎樣的困難?中、英文部 彼此成員背景、年齡、文化和溝通方式的差異,是否會影響教會的同心和工作的推展?如何幫助中、英文部有良好的互動關係,增進彼此了解?        針對這些問題,筆者走訪了二位年輕的英文部牧師與傳道人,請他們就自己的服事經驗提出看法。        第一位是Peter Wang(王為光),1994年自柏克萊大學畢業。1996年進入中華歸主教會,成為青少年事工主任(Youth Ministry Director)。1998年轉入聖荷西基督徒會堂(Chinese Church in Christ San Jose,CCIC-SJ),任英文部牧師。目前擔任CCIC Cupertino新堂英文部牧師。         另一位是Joey Wang(王均一),1998年自柏克萊大學建築系畢業。大學畢業後在哥敦康維爾神學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進修四年。2003年7月加入中華歸主教會(Chinese For Christ Church,CFC),擔任青少年傳道。 事工成長原因         說到蒙召事奉,二位年輕人都是在大學時,漸漸有感動,畢業後要全職事奉神。二人對第二代華人也有很深的負擔。Peter在CCIC-SJ教會服事六年的時間,青少年聚會的人數從20-40人,增加到160-180人。問到青少年事工增長的原因,Peter列出下列幾點: 1.長老們對青少年事工,能以開闊的心胸去接納和支持,使青少年事工有自由成長的空間。 2.大專生和在職青年的參與同工。藉著他們對青少年的思想與需要的了解,事奉上比較沒有代溝。 3.栽培與造就青少年領袖。讓青少年學習做小組長,負起查經及關懷的責任。青少年因此對小組與教會更有認同感。 […]

No Picture
事奉篇

雙肩擔風雨 --訪華人企業家李學勉談“領導

乃潔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落實和堅韌         李學勉,1977年畢業於台灣大學電机系。1978年來美國,在德克薩斯州拿到碩士學位。1980年5月,來到科技發達的矽谷,在一家著名的半導体公司任職。         1988年,他與兩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赤手空拳,成立了一家半導体公司。(ISSI)數年的掙扎奮鬥後,公司上市。在龍爭虎鬥的半導体市場,拚出一席地位。而後又順利發展至台灣、香港、歐洲各地,在各地均開有分公司。         公司從草創開始,李學勉就同時擔任執行長(CEO)、董事長(chairman)和總裁(president)的職位。直到去年五月才聘請新人,將總裁一職交出,但仍擔任執行長和董事長的重任。集重任於一身,李學勉對“領導”的看法究竟如何?         “領導者絕對要有遠見(vision),能提供整個公司的大方向,還要在公司中取得共識,把理念加以落實,發展出一套實際可行的方法。”李學勉說。         “領導者不是高高在上,一手撐天的獨裁者。他得是個能和屬下合作,能使屬下樂於進言的人。”         “領導者的韌性和耐性也十分重要。即使遇到困難,也絕不輕言放棄。”李學勉繼續說。          也就是這股“不放棄的韌性”,支持著李學勉走過無數次風雨飄搖的困境。         “我是個個性比較急的人,有時候事情還沒想清楚,就遽下決定。有幾次造成公司相當大的損失,公司幾乎因此‘沉船’。可是我沒有就此倒下。我承認錯誤,再次重新站起來,神也在荊棘中,為我開道路。” 阻力或助力?          談到信仰,這位“領導者”的臉上開始泛出一種光芒。我好奇想知道,信仰在這位成功的企業家生命中,究竟扮演怎樣的角色?商場爾虞我詐的環境裡,信仰是股助力還是阻力?         “我必須承認,人都是軟弱的,若沒有神的恩典,沒有一個人能站立得穩。尤其是商場上競爭激烈,很多時候,為了與對手抗衡,為了公司賺錢,很多的誘惑,實在難以抗拒。”李學勉說。         “在公司籌資上市的過程中,我就經歷過一次相當大的誘惑。有一個投資者非常欣賞我們的產品,卻提出一個條件--‘只要你們有一個訂單,我立刻願意投資’。當時 負責市場行銷的副總裁馬上說:‘拿出訂單還不容易?我有許多企業界的朋友,請他們拿出一個訂單很簡單--反正產品運不運出去是另外一回事。即使運出去了, 也可以退回啊!’”          這計劃乍聽起來十分合理,李學勉也就欣然同意。         “誰知,那天回家後,整個人卻是不安,聖靈在心中不斷地責備,這樣的做法,與欺騙有何不同?”          李學勉整夜輾轉難眠。第二天回到公司,否決了原先的作法。手下的人錯愕中,立刻提出另一次詳盡的分析,並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