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互聯網

中國移動互聯網大趨勢(禾永)2017.08.08

 

禾永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8.08

 

一、中國大趨勢

 

自1978年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以來,中國經濟的快速成長有目共睹。雖然中國目前還面臨許多困難和挑戰,但實現大國崛起的“中國夢”指日可待。現在很少人懷疑中國的GDP會超過美國,大家所關注的是何時可以超過美國?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林毅夫估計是2025年,一般保守的估計是2030年,高盛投資銀行的估計是10年後,即2027年。

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家Dr. Martin Jacques認為,中國成為世界最大GDP的國家,將是一個劃時代的轉折點,它代表了西方發達國家獨霸世界經濟時代的結束;一個尚在發展中、非西方民主體制的國家將取而代之,首次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

他認為中國民族的特色是使中國崛起的主要原因,包括歷代以漢族為主、以實用主義文化為主導的統治系統(如彈性的一國兩制,是西方政治系統所不容許的);以及人民對政權的信託(西方民主社會對政府基本上是不信任的,限制其權力),使中國政府可以有效率地集中力量和資源來成就大事(如三峽水庫、高鐵、基礎建設和現在推動的一帶一路)。

至於中國何時才能成為一個世界公認的發達國家,並且成為全面性的政治、軍事、經濟、科技、文化的超級大國(Superpower),大家仍有疑慮。中國首先需要突破許多發展的困境,如老齡化加速、人口紅利減少、陷入“中等收入的陷阱”、GDP增速放緩等等,無論如何,中國前面仍然還有一段長的路要走。

成為超級大國的條件不僅是經濟層面的:例如經濟成功轉型、貧富差距縮小和人均GDP翻倍(韓國是發達國家,但不是超級大國),更重要的是中國的體制必須改革,生態環境必須重建、道德和文化必須提升、世界責任必須更多承擔等等;我們期待中國在2050年(建國100年)能夠實現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的預測。

我們深信在末世,中國的崛起絕對不是偶然的,掌管歷史的主必定在永恆的計劃中,對中國賦予重大的、時代性的使命。從福音發展的歷史觀點來看,任何時代崛起的大國都是那個時代的福音和宣教大國:譬如歷史上的羅馬帝國、西班牙、大英帝國、美國。上帝使用崛起的大國作為載體,承當世界上最重要的責任——成為傳福音大使命的主力。

本文將嘗試從中國互聯網科技的發展,來探討中國成為福音和宣教大國的可能契機。

 

二、中國移動互聯網科技的發展

 

毋庸置疑,美國是互聯網革命的起源地,也是架構互聯網上科技及應用創新的領導者。自從2007年蘋果發佈第一代智慧手機以來,過去10年移動互聯網科技的顛覆性發展,打破了以往的生活時空的邊界(如社交、消費、金融、商業、資訊搜尋和內容發佈等),也逐步整合了在線(online)和離線(offline)的服務和交易。

互聯網的發展,使得點狀的,空間分離的人、物、場景,在任何的時刻,可以即時成為一個網狀的、相互聯繫的結構,使“最短距離/最優路徑”的選擇成為可能,人類的生活方式經歷了本質的改變。

在日益增加的7.2億智慧手機用戶和日均上網4小時的強大基礎上,中國移動互聯網科技產業成長十分快速,從模仿、迎合本國需要的改進、到突破、創新,今天中國互聯網在許多方面的發展,已成為世界的領先者之一,甚至有些地方已經超越了美國。

以下列舉的是4個比較明顯的例子:

 

1.第五代無線通訊(5G

5G國際標準預計將在2018-2019年制定完成,中國的華為和中興是標準規格的主要提供者之一。美國和中國都計劃在2020-2021年推出5G手機和網絡。用戶端無線通訊的速度將從1到10 Gbps(比4G的100 Mbps快了至少10倍);點到點的往返時延只有1毫秒,且具有99.999%的使用可靠性。為超高清視頻和VR等移動寬帶業務、物聯網、無人駕駛、工業4.0自動化等,提供高速、大流量、多連接、低時延、高可靠性的服務。

自2012年起,華為一直是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製造商,在移動、固定和光網絡設備的市場領跑全球。2016年,中國首次成為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華為、Oppo 和Vivo國內三大手機廠商銷售總和)最大的國家,超越三星和蘋果。華為公開的目標是在2018年超越蘋果手機的全球市場份額。

 

2.移動電子商務、支付和金融

中國兩大電商阿里和京東目前已躋身世界十大互聯網公司之列,預計2018年,中國電子商務規模將占到全球的一半以上。若以2016年純電子商務的營業額全球排名,中國有四家排在十大電商之列,阿里位居第一,市場銷售額是位居第二的亞馬遜兩倍。

二維碼移動支付、即時的個人“活數據”分析、和移動互聯網金融是中國領先世界的創舉。螞蟻微貸過去5年以“310”的方式(3分鐘申請,1秒到賬,0人工干預)發放了6百萬筆貸款。

3.多媒體即時通訊、社交網絡生活應用平臺

根據2017年6月TechCruunch對全球即時通訊/社交的每月活躍用戶統計,穩居中國首位的微信(890M MAUs)排名在 Facebook(2B),Facebook Messenger (1.2B)和WhatsApp(1.2B)之後,位居全球第四。其實微信更明確的定位應該是一個Super App,除了即時通訊和社交之外,它有強大的移動電子商務、支付、金融、和新聞饋送的功能。

微信公眾號是創新的中國特色,起初目的是提供企業、機構和個人自媒體發佈內容、融資、付費閱讀、打賞等應用,到目前已有2千萬個公眾賬號註冊。2017年1月開放的小程式功能具有取代App的潛力,它將逐漸發展成為電商、線下服務、購物和各種生活應用的平臺。

微信已成為中國移動用戶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超過一半的微信用戶平均,每天使用微信的時間超過90分鐘。今年6月微信對蘋果抽取“打賞”30%手續費,其採取對抗拒絕妥協的態度,寧可在蘋果iOS中取消“打賞”功能,也不讓蘋果從中坐收漁利,充分表現了微信擁有近9億活躍用戶支持的自信。若是微信公眾號將來能融入更多Apps,加上強大的網頁搜索功能,它將是許多人每天所使用的唯一超級App,屆時微信將成為統治中國網民的全方位生活應用平臺。

 

  • 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

人類在2016年總共產生了16.1ZB(161億TB)的大數據,而這個數字大約每兩年就會翻倍。在這些龐大的數據中,隱藏了各種關於消費、健康醫療、多媒體、新聞、氣候、生態環境、以及經濟、社會、人文、政治、科學等等方面的海量資訊。

近幾年來,基於大數據和場景作深度學習的人工智慧演算法,以及自然語言智慧處理(NLP–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的領域有突破性的發展:無人自動駕駛、IBM的Watson Health、谷歌的AlphaGo、智能音箱(Smart Speaker)的亞馬遜Alexa、谷歌Home和Apple HomePod都是成功產品的例子。人工智慧已被公認是互聯網的下一個的技術範式轉移。

智慧語音(語音喚醒和自然語言交互技術)將成為移動用戶去App化和提高用戶體驗的最大動力!智慧音箱的定位是智慧家庭(Smart Home)的控制中樞,提供未來每個家庭每天生活所需的資訊,並且掌握每個家人、每個時刻的生活細節,其潛力不可忽視。

百度是目前中國發展人工智慧的領先者,已發佈的對話式人工智慧操作系統DuerOS包括智慧晶片、硬體模組和軟件開放平臺,為智慧語音設備包括無人自動駕駛和智慧音箱提供了系統集成所需的全套解決方案。

 

三、福音和宣教的契機

 

根據以上的觀察分析,中國互聯網科技的發展可能帶來福音和宣教的契機有哪些?以下是我的一些短淺的想法,拋磚引玉,希望大家提供更多的建議。

 

1.第五代無線通訊(5G

不受時間地點和流量的限制,大量的多媒體電子聖經版本、解經註釋、神學課程、講道、敬拜、培訓資源可以快速地傳遞及儲存。

VR/AR應用可以加強多媒體K-12和大學的網絡基督教教育,以及信徒的終身學習(老師和學生分散在不同地點;身歷其境的聖經地理、耶穌生平、教會歷史、宣教體驗等)。

2.移動電子商務、支付和金融

提供基督教網絡書店、圖書館、慈善募捐的電子商務。跟隨一帶一路,以個人活數據的信用記錄,使用移動即時貸款獲取資金,以O-to-O電商進入宣教工場(如促進兩地貿易,協助當地產品以電商買到國內)。

 

3.即時通訊、社交生活應用平臺

使用微信和微信公眾號做網絡宣教,每個教會和每位基督徒都是福音的媒體。

 

4.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

如同IBM的Watson深度學習健康和醫療的大數據一樣,我們應該用人工智慧來深度學習聖經、解經、歷史、神學、文化人類學和宣教的大量內容,建立智慧索引。根據福音內容、文化背景和當時場景,對信仰的抉擇作針對性的分析和導引。

另外,我們的信仰絕對不可在智慧家庭缺席,否則必然的趨勢是讓世俗時尚文化來提供全家大小所需的資訊。例如交互對話,我們已經發現市面上某音箱對“如何靜修默想”的回應,居然是播放佛教念經音樂和禪語的解說。如果我們不用諸般的科技智慧把人引到上帝面前,傳揚使人得以自由的真理,其嚴重後果是世界的王將掌管每個家庭所需要的資訊。以下是各種不同群體日常所需求的資訊整理,基督教的媒體應該責無旁貸:

 

用戶群體 需求資訊
基督徒 • 能隨時以最方便的方式在家裡或車裡聽讀聖經、讚美詩、講章或有聲書。

• 需要一個能協助我每天早晨靈修的智慧小助手。

• 需要一個能協助我與家人或小組弟兄姐妹一起敬拜與靈修的智慧助理。

牧者或平信徒領袖 • 方便關懷小組成員、表達自己的代禱與關注。

• 靈修、查經分享。

初信徒或慕道友 • 信仰問答。

• 聖經百科。

• 讚美詩。

基督徒孩子 • 兒童聖經故事。

• 兒童讚美詩。

• 英語教學。

• 信仰問答。

• 聖經百科。

非基督徒 • 情感陪伴。

• 心理疏導。

• 夫妻關係。

• 親子教育。

 

智慧音箱可以成為幫助落實“信仰生活化”的重要工具,我們應該奮起直追,讓合乎聖經世界觀和價值觀的內容走進千家萬戶,隨時被喚醒,並伴隨左右,正如摩西的勉勵:“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申》6:6-9)。

許多中文語言的智慧音箱在2017年開始陸續發佈,我們應該預備好提供福音對話、問題解答、聖經故事、默想啟發、見證故事、初信造就、護教、讀經計劃、詩歌音樂、聖經導讀、講道、解經、教導、靈修材料、婚姻家庭輔導、語言訓練、宣教培訓等資源,期待藉著人工智慧的工具攻破人心堅固的營壘,不僅改變生命,也使信徒的生命更加豐富。

 

 

四、結語

 

我們目前的處境,如同狄更斯所寫小說《雙城記》的開頭:“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蠢的年代;這是信仰的時期,也是疑惑的時期”。何其有幸,我們所處的是移動互聯網和人工智慧“大革命”的時代,也是中國“大崛起”的時代。

基督徒應確認我們實踐大使命的時代責任,抓住上帝在末世給我們的機會(“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約》9:4)。毫無疑問,現代各樣的科技和智慧(包括人工智慧)可以使這時代日益走向最壞、愚蠢和疑惑的時代;也可以讓這時代成為傳福音的最好時代,使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在家、在外和社群)、任何方式(在線和離線)傳揚恩惠和平的福音成為可能。

“主耶穌阿,我願你來!”(《啟》22:20)我們的盼望是再來的主稱我們為“忠心、良善、有見識的管家”(參《太》24:45),因為“他所作的,是盡他所能的。”(《可》14:)阿們!

 

作者為教會長老,現住波士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編者的話——BH46期

       pic4491互聯網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形態,也對教會傳道事工帶來衝擊。如何看待互聯網,使它成為傳福 音的利器而不是阻力,是當代教會必須面對的挑戰。本期有5篇文章討論這個議題(13-27頁)。我們採訪了在網絡事工上很有經驗的黎廣傳牧師與他的同工; 本社的網路同工蔡子欽為我們分析了網絡的本質,以及如何利用最新的網路社群工具;另一位作者則分享了她在網絡宣教的經驗等等。希望這些文章能給有心從事網 絡事工的教會或個人,一些參考

        中華文化可以基督化嗎?還是用“建設中華基督教文化”來取代更好呢?范學德傳道的文章(10-12頁)幫助我們思考這個問題。也歡迎您針對此議題提出看法,與讀者分享。

        宣教士的事蹟總是激勵我們。本期介紹在台灣服事多年的高仁愛醫師(藍大弼醫師的夫人)的愛心故事(31-33頁),讓我們看到基督的愛如何在他們服事的土地上開花結果。

        對於解經的不同看法,陳濟民牧師與一位弟兄的對談(34-38頁),使我們深深體會到這是一個不容易的功課。願聖靈繼續引導教會整體,更認識神的啟示。

        由呂沛淵牧師執筆的“教會史話”專欄已經累積了40篇文章,連載前後超過8年,本期即將告一個段落。我們感謝呂牧師忠心的服事,期待他暫時休息之後,可以繼續服事讀者。

        星余傳道的《哈該書》釋經講章,是本系列倒數第二篇。若有精彩的講章,歡迎您投稿或推薦,幫助眾教會和讀者一同得到餵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不得不作的回應

王一樂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xiarisc_67b       基督來了,神的國透過基督的掌權臨到這個世界;基督透過教會奪回人心,並在這個世界掌權。基督教會的發展史從來就是一部在與世界互動過程中的歷史,教會必須在神設定的世界歷史處境當中回應時代,傳揚福音。

       社會與經濟的發展,會對教會產生相當直接的影響,並可能促成重大事件。例如16世紀的工業化、城市化與印刷技術,即是當時宗教改革的背景與土壤。印刷術一方 面極大降低了教育成本,另一方面又促成了原典(包括聖經)的普及與信息的傳播。如果沒有當時急劇的社會變遷與相應的科技發展,宗教改革可能不會發生。

       如今,以互聯網為主體的信息科技,正在快速重塑我們的生活形態、對財富進行再次分配,並改變社會結構。對此加以關注,是教會必須做的。

從信息網到個人網

       1993年問世的 Mosaic 網絡瀏覽器,引發了網絡信息科技的飛速發展。全球化的信息網絡,極大程度地縮短了人的通訊距離,結果之一就是,大量歐美的工作外包到亞洲。歐美2000年到2003年的經濟衰退,就是網絡科技與相應經濟快速膨脹的結果。

       與網絡科技相關的新興教會事工,也相繼誕生。傳統事工亦紛紛通過網絡科技,提升事工效率或拓展事工範圍。在這一時期(即上世紀90年代末與本世紀初),教會界的網絡事工,多是指通過網站提供靜態信息,或是在論壇與博客上進行文字事工。

       隨著網絡科技的普及,網絡應用開始呈現細節化與多樣性。例如,近幾年相當火爆的社交網(如美國的 Facebook),已經不同於以往以信息交流為主要目的的網站,更著重於臨在感、同在感的體驗。而以twitter為代表的微博,為情感與個性表達,提供了更多方便。

       網絡應用正不斷朝著多樣化與個性化的方向轉進,形成了權威網站、公認博客群、社交網、微博等適用於不同需要的譜系。便利的手機上網,更催化了“網絡生活化,生活網絡化”。

       正因為如此,“網絡事工”的內容越來越難定義。網絡技術與網絡空間,令教會事工面對巨大的契機與極大的挑戰性。

       教會是一張由神的子民組成的人際網,社交網的成功,對教會的組織與牧養應該有很大的啟發。教會可否利用社交網與微博技術,促進與提高(當然不是取代)分區團 契和教會成員間的互動?在牧師的家庭探訪與個別輔導的同時,可否利用網絡技術,加構一層教牧關懷機制?已經有英國聖公會的牧者,開始進行這方面的嘗試了。

        我們的閱讀習慣,也在改變。手機已經可以讓人隨時隨地上網閱讀各種版本、甚至希臘與希伯來原文的聖經,並且同時提供詞典與註釋功能。5年之後,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帶紙版的聖經進入教堂?也不知會有多少人,在牧師講道的同時,會查閱不同的注釋書?

        我們常講“文以載道”,以為媒體只不過是傳遞“道”的工具,其實,媒體能從很大程度上影響我們對信息的理解。比如,保羅寫書信的時候,預計受眾會用閱讀的方 式,領受書信的結構與道的內容;而福音書,則是對口傳史的編輯與整理。因此,聲情並茂的語音聖經,可能幫助人理解福音書,另一方面卻可能不利於信徒對保羅 思想的把握。還有,電子聖經無需通過翻閱查找經文,而是搜索即可,這是否會破壞聖經的整體感?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網絡空間創造出一個虛擬世界。隨著網絡科技的發展,這個虛擬世界變得更加真實,也更加虛幻。

       由論壇、博客、社交網編織出的,是真實還是虛擬的世界?在論壇、博客、社交網上進行宣教事工,是否有必要,甚至是必須的?

       如果以文字為載體的論壇、博客、社交網,可以算作真實世界的延伸,那麼使用三維動畫技術,兼具社會與遊戲功能的“虛擬世界”,是否還算真實世界的一部分呢?或者,從多大程度上,可以算是真實的?

       Second Life(再生),是英語世界最大的網絡虛擬社區。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塑造一個形象(Avatar),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動物;可以居住在這個計算機模擬的世界中的某一城市,與另一個Avatar結婚、組成家庭。

       Second Life 有著一套完整的生活與治理規則,城鎮模仿西方的選舉和城邦自治原則。而iPhone等手機,更能使人的“再生”“與“此生”寸步不離。

       Second Life的使用者,在Second life裡交友、“過日子”。更有甚者,因為在Second Life裡遭遇情感挫折,而自殺。

        基督徒可否在這樣一種如真似幻的世界中傳福音?對於那些因為各種原因(回教地區、身體疾病等等)不去教會的人,能否為他們組織週日的網上崇拜?在Second Life 裡,佛廟、清真寺、猶太會堂林立,可不可以有教堂?如果有,如何對待聖禮(洗禮與聖餐)?

        美國灣區的生命教會(Life Church),不僅有一所可見的教堂,在Second Life中也有一間虛擬教堂。英國聖公會的牧者,也在Second Life裡蓋了一間Anglican Cathedral。這是大膽的嘗試。

        網絡科技與應用,不僅在改變著人的社會結構與生活方式,同時也在不斷挑戰我們的事工形態,並探尋我們的信仰底線。無論是贊成還是反對,我們必須做出神學與教牧性的回應。我們不得不回應。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國新澤西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超越網路文明

──“國際互聯網對我們生活的衝擊”座談會記錄(一)

熊璩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u=215732331,179959562&fm=24&gp=0         國際互聯網(World Wide Web,萬維網)已經大量普及,它是今版的古希臘市中心廣場,是民主、交易、新聞、社交、學習、文化、政治等行為的社會廣場。不但如此,它更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態度、甚至思維方式。

        今年四月底,《海外校園》雜誌社在加州的矽谷舉辦了一次小型的座談會。出席的有用萬維網作醫學研究的阮建如醫生,服務軟体界的區謙遜先生,惠普實驗室作電腦 系統研究的張崢博士,和筆者熊璩(惠普實驗室研究員,參與大學合作計劃)。我們一同就網絡對個人生活和信仰的衝擊交換了意見。以下便是該座談會的記錄整理。

一.學習(包括e-學習)方面

         熊:據統計,單單美國,今天上網的人口已經超過59%,大約是一億四千萬人左右(註1)。萬維網對個人最大的功用,大約就是幫助吸收新知。萬維網是我們今天學習、找資料不可缺少的工具。

        阮: 受萬維網影響最大的業界,都是對資訊的需求較強的。其中前五名是:財經服務界、娛樂界、醫療界、e-學習,和政府部門。單以醫療界來說,今天已經有十萬個 網站。AOL(American on Line)的顧客中,每天就有兩百萬人上網查詢醫學資料。有時病人對新藥的知識可能超過醫生,就是在網上得來的知識。因著萬維網,病人與病人也可以在交談室溝通,增加對疾病的認識。

        今天幾乎所有的雜誌都在網上可以讀到,網上可以吸收的知識遠超過我們吸收的能力。我們真正地做到了“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

        在進入藥廠工作之前,我曾經在醫學院教過十幾年書。在這e-世代中,我們也要了解“e-學習”,或作“遠程學習”(distance learning)的特色。首先,e-學習重要的不是要怎樣教,而是要怎樣學,這是很重要的範例轉換(paradigm shift),因為是學生處於了主導的地位。不能再採取喂奶的教學方式。學生至終要能夠主動在網上收集、消化資料,獲取知識,成為獨立作業的學習者。

         張:從e-學習的角度來看,尤其就兒童的學習環境而言,我感覺它還是有些基本的限制。這不只是知識傳授的問題,還有例如雙向交互溝通的限制,人與人之間交往能力的建立,等等方面。除非真實性和現場性大幅進步,否則“虛擬教室”難以在現在普及。

二.社交、娛樂

         區:在萬維網上社交(包括交談室、立時對話和電郵)已經是今天不可缺少的。尤其青少年,他們50-70% 的社交都是在網上。平均一個晚上,每個青少年可以跟七到八個人對話。有次我進到我上大學的兒子的房間,他同時與十八個人對話,開了十八個視窗!

        張:利用萬維網社交或娛樂,應當是一種附加,而不是一種替代。無論社交或娛樂都有人與人交往的雙向性和直接接觸性。沒有任何方式的溝通,可以代替雙目對視、個性相激和當面交涉,這都是人類群体生活必須具備的技能。當人們都變成“e-人”時,人類社會的問題就大了!

         區:對青少年而言,對他們最有影響力的是音樂。因為網上下載普遍,他們可以接觸到各樣的音樂。網上音樂是MTV的延伸。音樂的拍子、強烈暗示性的詞句,對青少年的行為和心態有幾乎催眠性的影響。

        這也是許多青少年會想到自殺的原因。許多父母完全沒有意識到歌詞內容的可怕。對青少年而言,音樂的影響遠超過網絡色情。這是家長應當有所認識的。對此,家長應該不是管制,而是開導。

        阮:我們知道看電視太多的人,常會身体過重。有沒有人對使用萬維網過多的人做暹研究?

        區:我手邊有一個報告,有網癮的人第一個現象就是,讀報紙和看電視的時間相對減少。有人認為上網太多會影響社交能力,我個人不太同意。我認為電視看多了會有這種狀況,但利用上網社交的人不會。

        我們夫妻因上班時間太長,平日沒有很多整段的時間討論孩子的問題。我們每天多次利用電郵交換意見,商討對策。結婚廿年,我們的孩子從來沒有看到我們爭吵,因為許多嚴重的問題我們已經在電郵上討論過了。所以,我非常鼓勵現代夫妻多用電腦溝通,增加了解,也促進感情。

         張:我同意電腦比電視好,因為可以對話。至於上網過多,會不會有負面的影響,特別是對孩子,我認為目前還沒有數據能作出評斷。我們可能需要觀察幾個世代孩子們的行為習慣,才能得出結論。

        例如,日本東北大學最近的研究認為,過份沉溺於於電腦玩具的孩子,會影響額頁的發展。如果屬實,它會影響記憶、情緒和學習,是非常嚴重的。現代夫妻用網上通話增加溝通,的確是好事。但是如果我們的孩子只知道用網絡溝通,那將是非常奇怪的現象。

        熊:許多在網上交談室中活躍的人,因為可以用假名隱藏真實的身份,所以在現實生活中被壓抑的個性,可以沒有顧忌地表露出來,甚至可以非常大膽、非常有主動性,甚至攻擊性。無論是健康的或是不健康的,網上溝通能夠顯現出人性中的另一面(dual personality)。

        我們常在報章雜誌上看到,從萬維網發展出許多非常美麗的愛情故事。當然,許多婚外情,以及一些畸型關係也是這樣發展出來的。例如一些罪犯、兒童色情勾當,都是利用這種匿名的方式進行的。萬維網是個人自由發揮的極度,它的選擇性幾乎是無限的,遠比電視要更俱吸引力。

         區: 萬維網在社會學上最大的功用,便是疏導誘惑。人許多的內在衝動是反社會性的,所以遭受到了長期的壓抑。但是當它忽然爆發時,所造成的傷害可能非常大。網上的匿名性給人一個安全氣閥(security valve),提供了情緒的宣泄口,也舒解了可能的破壞力。這是對現象的觀察,並不代表我的價值判斷──雖然社會學家可能會說,這是一個必須的邪惡(a necessary evil)。

         張:我完全同意你的論點。但是另一個相對的現象是,這些有破壞衝動的人在網上交換心得,團結力量,增加破壞度。例如恐怖份子可以交換製造炸彈的心得,集体作業。網絡色情與網絡遊戲是網絡工業中最賺錢的兩大商業,它們的影響是相當可觀的。

        熊: 我們應當正視濫用萬維網的問題。當年錄像帶暢銷的第一大因素便是色情。現在網上色情代替了錄像帶。色情網站助長犯罪的滋生。今天許多色情資訊不請自來,常 常用一些看似純潔的“域名”(domain name)來引人上鉤。所以,網上色情的流傳到底是因為色情“工業”的積極推銷呢,還是使用者的無限需求呢?我相信,其中的供需關係不是很簡單的。

        公共圖書館中的公用電腦被用於色情,特別是兒童色情,而且兒童可以看到,就是今天一個很大的問題。美國圖書館協會在保護言論自由的大前提下,堅決反對在電腦 上裝置過濾軟体。要知道,兒童色情在美國是犯法的,公共圖書館裝置過濾軟体也是美國國會通過,克林頓總統簽過字的,竟然還遭到如此大的阻力。

u=1219303466,1258140245&fm=24&gp=0三.一般文化

       張: 民主並不是完美的,資訊的流傳也不一定就是好的。例如,克林頓總統緋聞案,其法庭供詞的大量流傳,其負面效果可能遠大於正面意義。縱然如此,萬維網仍是一 個極為有力的民主化的工具。高壓式的控制與權威在網上無法生存,資訊和知識的流通是擋不住的。它以民主的原則,發出了多元化的聲音。網絡文明也消除了種 族、文化、社會、知識階層和宗教間的藩籬。我認為,這些都是好的。

         阮:萬維網對社會的貢獻,正面絕對大於負面。除了以上所述,我還覺得它把人與人的距離拉近了。譬如,遠方親戚可以藉著網絡隨時交換照片,這是以往無法想像的。

         區:隨著生活腳步的加快、資訊數量的爆炸,人與人之間交往的時間受到了壓縮。網上的溝通帶來了一種新的可能。這種介質的融通性較大,不受時空的限制,並且可以同時傳達給許多人。今天很多人若是沒有了電郵,幾乎無法生活,這是一個新的文化現象。

         熊:萬維網是一個極為有力的“均壓線”(equalizer),在網前人人平等。它是賦權與人(empowerment)的最大工具。輕敲幾下鍵盤,就能遨遊天下、與古今偉人相交接、給山姆叔叔報稅、能查閱群書。

         它也使得我們的生活徹底世俗化,沒有可能離世獨立。萬維網加上無線手機,更是一個強有力的組合。隨時隨在我們都可以獲得資訊、伺機反應。也因為如此,這種隨時隨在,就變成了無時不在、日夜不分,甚至佔有我們生活的全部,真是“春蠶到死絲方盡”了!

         網絡文明可能更加強了人們追求“立即滿足”(instant gratification)的習慣。

         另外,我們也面對所謂“數位鴻溝”(digital divide)的問題,有富者益富、貧者益貧的危險。在社會上,我們不能只講水漲船高的理論,而應當提高低收入家庭的上網能力。更重要的,這個鴻溝不止是 經濟上的,更是文化上的,和下層建築(infrastructure)的鋪設上的。例如,非洲落後地區在網絡文明中將會益形落後。

四.基督信仰和宗教

        阮:今天要靈修,要尋找查經資料,甚至聽講道,網上的資料都非常地豐富。但是,我不知道,萬維網是否可以幫助福音的傳播?

        區: 網絡文明有一個特色,權威的建立將比以前遠為困難。傳道人所講的,聽者不會再無條件地全盤接受,他們會馬上到網上去查資料、驗證。特別是年輕人,他們還會 到新聞討論組和交談室去交換資訊。所以,今天教會應當多使用萬維網。特別是青少年的牧師(youth pastor),大可以利用交談室與人分享福音。網上的對話廣場、社區、基督徒交談室等等,都是我們應當積極使用的工具。

        熊:因為對話(dialogue)不可能是武斷的,不可能是單向的,所以它對基督徒的素質和學識,也是很大的挑戰。我們必須赤裸裸地面對自己,到底我們信的是什麼?為什麼信?

        它對我們護教學的知識也是一個挑戰。在這個繁忙的環境裡,有各種管道要爭取人們的注意力,我們的信息必須有力、切實、簡練.我們的態度必須客觀、開放、誠懇。

         這也是一個網上信仰(cyber faith)流行的時候。據統計(註2),在美國,每天有兩百萬人上網查詢宗教資訊。在2000年10月到12月間,一共有兩千萬人在網上尋找靈性的資 料。并且,有20% 的網絡使用者,從網上獲得了宗教與靈性的資料,比使用“線上銀行”的(18%)還多。

五.結語

        區: 我們現在居住的“矽”谷就是“沙”谷,這讓我想起沙土與磐石的對比。網絡文明反照了我們自己,網絡的普及所帶來的挑戰和機會,我們絕對不能忽視。它將顯明 我們的工程是建造在沙土上,還是在磐石上。我們應當塑造超越網絡文明的人格,建立健全的價值觀,讓網絡文明能夠為人所用,而不是人被網絡文明所控制。

        阮:網絡文明是徹底散漫(everything goes)的文化環境,良莠不齊,所以品質管制非常的重要。網絡的誤用,色情網站的猖獗,是一股泛濫的洪流,我們必須面對,在家庭和教會中公開討論,商量對策。

        張: 微軟的比爾·蓋茲在1999年曾說,未來五年的資訊量,將比過去五十年的總和還多。社會變化的速度是在加快中。當科技進步迅速的時候,人類外部環境與人類 內部調適產生脫節現象。人類能否控制科技,取得內外協調?能否將這些資訊消化,成為有用的知識,做快速而正確的決定?這些都還值得懷疑。這或許就是本世紀 初最大的研究課題。

         熊:為了吸引大眾對基督教信仰的興趣,為了引發群眾對靈性的追求,為了與誠心尋道的人對話,我們可做、該做的還是太多。今天最受歡迎的宗教網站還只能排到熱門榜的第1565名(註3)!和許多沒有宗教色彩的網站相比,基督教對萬維網的使用,根本還在起步階段。

         最近,“今日基督教”網站大事翻新,積極討論時事,評點世俗音樂、文化、体育等等。台灣校園團契的網站,也建立了與大眾對話的管道,對社會現實提出反應。在 美國,網絡基督使團也做了許多努力,這都是很好的嘗試,使得基督徒知識分子(intellectuals),可以跳出“專知菁英” (intelligentsia)的象牙塔,負起我們的文化使命(我們期望這塊園地能夠受到更多的灌溉)。

        並且,網站不等於網上雜誌。除了單向對話的形式外,還得有雙向對話的廣場。要利用多媒体,資訊要快,要常更新內容,要舉辦活動配合,要與世俗文化接線,要有留住網客的牽引力。這是一種嶄新的傳播方式,更是一個嶄新社區的培養,需要大量資源的投入與經營,我們有這個決心嗎?

註:
1.Source: Ipsos-Reid., 2000. 59% US Population Has Internet Access for Both 1999 and 2000.
2."The PEW Internet and American Life Project," Sponsored by PEW Center for Research, Feb. 27, 2001.
3."Weblog: Christians Use the Internet, Too? I Thought It Was Only for the Enlightened." Christianity Online, Dec. 18, 200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