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46期

       互聯網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形態,也對教會傳道事工帶來衝擊。如何看待互聯網,使它成為傳福 音的利器而不是阻力,是當代教會必須面對的挑戰。本期有5篇文章討論這個議題(13-27頁)。我們採訪了在網絡事工上很有經驗的黎廣傳牧師與他的同工; 本社的網路同工蔡子欽為我們分析了網絡的本質,以及如何利用最新的網路社群工具;另一位作者則分享了她在網絡宣教的經驗等等。希望這些文章能給有心從事網 絡事工的教會或個人,一些參考         中華文化可以基督化嗎?還是用“建設中華基督教文化”來取代更好呢?范學德傳道的文章(10-12頁)幫助我們思考這個問題。也歡迎您針對此議題提出看法,與讀者分享。         宣教士的事蹟總是激勵我們。本期介紹在台灣服事多年的高仁愛醫師(藍大弼醫師的夫人)的愛心故事(31-33頁),讓我們看到基督的愛如何在他們服事的土地上開花結果。         對於解經的不同看法,陳濟民牧師與一位弟兄的對談(34-38頁),使我們深深體會到這是一個不容易的功課。願聖靈繼續引導教會整體,更認識神的啟示。         由呂沛淵牧師執筆的“教會史話”專欄已經累積了40篇文章,連載前後超過8年,本期即將告一個段落。我們感謝呂牧師忠心的服事,期待他暫時休息之後,可以繼續服事讀者。         星余傳道的《哈該書》釋經講章,是本系列倒數第二篇。若有精彩的講章,歡迎您投稿或推薦,幫助眾教會和讀者一同得到餵養。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得不作的回應

王一樂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基督來了,神的國透過基督的掌權臨到這個世界;基督透過教會奪回人心,並在這個世界掌權。基督教會的發展史從來就是一部在與世界互動過程中的歷史,教會必須在神設定的世界歷史處境當中回應時代,傳揚福音。        社會與經濟的發展,會對教會產生相當直接的影響,並可能促成重大事件。例如16世紀的工業化、城市化與印刷技術,即是當時宗教改革的背景與土壤。印刷術一方 面極大降低了教育成本,另一方面又促成了原典(包括聖經)的普及與信息的傳播。如果沒有當時急劇的社會變遷與相應的科技發展,宗教改革可能不會發生。        如今,以互聯網為主體的信息科技,正在快速重塑我們的生活形態、對財富進行再次分配,並改變社會結構。對此加以關注,是教會必須做的。 從信息網到個人網        1993年問世的 Mosaic 網絡瀏覽器,引發了網絡信息科技的飛速發展。全球化的信息網絡,極大程度地縮短了人的通訊距離,結果之一就是,大量歐美的工作外包到亞洲。歐美2000年到2003年的經濟衰退,就是網絡科技與相應經濟快速膨脹的結果。        與網絡科技相關的新興教會事工,也相繼誕生。傳統事工亦紛紛通過網絡科技,提升事工效率或拓展事工範圍。在這一時期(即上世紀90年代末與本世紀初),教會界的網絡事工,多是指通過網站提供靜態信息,或是在論壇與博客上進行文字事工。        隨著網絡科技的普及,網絡應用開始呈現細節化與多樣性。例如,近幾年相當火爆的社交網(如美國的 Facebook),已經不同於以往以信息交流為主要目的的網站,更著重於臨在感、同在感的體驗。而以twitter為代表的微博,為情感與個性表達,提供了更多方便。        網絡應用正不斷朝著多樣化與個性化的方向轉進,形成了權威網站、公認博客群、社交網、微博等適用於不同需要的譜系。便利的手機上網,更催化了“網絡生活化,生活網絡化”。        正因為如此,“網絡事工”的內容越來越難定義。網絡技術與網絡空間,令教會事工面對巨大的契機與極大的挑戰性。        教會是一張由神的子民組成的人際網,社交網的成功,對教會的組織與牧養應該有很大的啟發。教會可否利用社交網與微博技術,促進與提高(當然不是取代)分區團 契和教會成員間的互動?在牧師的家庭探訪與個別輔導的同時,可否利用網絡技術,加構一層教牧關懷機制?已經有英國聖公會的牧者,開始進行這方面的嘗試了。         我們的閱讀習慣,也在改變。手機已經可以讓人隨時隨地上網閱讀各種版本、甚至希臘與希伯來原文的聖經,並且同時提供詞典與註釋功能。5年之後,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帶紙版的聖經進入教堂?也不知會有多少人,在牧師講道的同時,會查閱不同的注釋書?         我們常講“文以載道”,以為媒體只不過是傳遞“道”的工具,其實,媒體能從很大程度上影響我們對信息的理解。比如,保羅寫書信的時候,預計受眾會用閱讀的方 式,領受書信的結構與道的內容;而福音書,則是對口傳史的編輯與整理。因此,聲情並茂的語音聖經,可能幫助人理解福音書,另一方面卻可能不利於信徒對保羅 思想的把握。還有,電子聖經無需通過翻閱查找經文,而是搜索即可,這是否會破壞聖經的整體感?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網絡空間創造出一個虛擬世界。隨著網絡科技的發展,這個虛擬世界變得更加真實,也更加虛幻。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超越網路文明

──“國際互聯網對我們生活的衝擊”座談會記錄(一) 熊璩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國際互聯網(World Wide Web,萬維網)已經大量普及,它是今版的古希臘市中心廣場,是民主、交易、新聞、社交、學習、文化、政治等行為的社會廣場。不但如此,它更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態度、甚至思維方式。         今年四月底,《海外校園》雜誌社在加州的矽谷舉辦了一次小型的座談會。出席的有用萬維網作醫學研究的阮建如醫生,服務軟体界的區謙遜先生,惠普實驗室作電腦 系統研究的張崢博士,和筆者熊璩(惠普實驗室研究員,參與大學合作計劃)。我們一同就網絡對個人生活和信仰的衝擊交換了意見。以下便是該座談會的記錄整理。 一.學習(包括e-學習)方面          熊:據統計,單單美國,今天上網的人口已經超過59%,大約是一億四千萬人左右(註1)。萬維網對個人最大的功用,大約就是幫助吸收新知。萬維網是我們今天學習、找資料不可缺少的工具。         阮: 受萬維網影響最大的業界,都是對資訊的需求較強的。其中前五名是:財經服務界、娛樂界、醫療界、e-學習,和政府部門。單以醫療界來說,今天已經有十萬個 網站。AOL(American on Line)的顧客中,每天就有兩百萬人上網查詢醫學資料。有時病人對新藥的知識可能超過醫生,就是在網上得來的知識。因著萬維網,病人與病人也可以在交談室溝通,增加對疾病的認識。         今天幾乎所有的雜誌都在網上可以讀到,網上可以吸收的知識遠超過我們吸收的能力。我們真正地做到了“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         在進入藥廠工作之前,我曾經在醫學院教過十幾年書。在這e-世代中,我們也要了解“e-學習”,或作“遠程學習”(distance learning)的特色。首先,e-學習重要的不是要怎樣教,而是要怎樣學,這是很重要的範例轉換(paradigm shift),因為是學生處於了主導的地位。不能再採取喂奶的教學方式。學生至終要能夠主動在網上收集、消化資料,獲取知識,成為獨立作業的學習者。          張:從e-學習的角度來看,尤其就兒童的學習環境而言,我感覺它還是有些基本的限制。這不只是知識傳授的問題,還有例如雙向交互溝通的限制,人與人之間交往能力的建立,等等方面。除非真實性和現場性大幅進步,否則“虛擬教室”難以在現在普及。 二.社交、娛樂          區:在萬維網上社交(包括交談室、立時對話和電郵)已經是今天不可缺少的。尤其青少年,他們50-70% 的社交都是在網上。平均一個晚上,每個青少年可以跟七到八個人對話。有次我進到我上大學的兒子的房間,他同時與十八個人對話,開了十八個視窗!         張:利用萬維網社交或娛樂,應當是一種附加,而不是一種替代。無論社交或娛樂都有人與人交往的雙向性和直接接觸性。沒有任何方式的溝通,可以代替雙目對視、個性相激和當面交涉,這都是人類群体生活必須具備的技能。當人們都變成“e-人”時,人類社會的問題就大了!          區:對青少年而言,對他們最有影響力的是音樂。因為網上下載普遍,他們可以接觸到各樣的音樂。網上音樂是MTV的延伸。音樂的拍子、強烈暗示性的詞句,對青少年的行為和心態有幾乎催眠性的影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