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五餅二魚

深山初探(艾魚)2017.09.21

 

艾魚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21

 

艱難生活 

11月下旬,我們一起去了四川一少數民族居住的深山,去探訪那裡的弟兄姐妹。

因為當地的弟兄姐妹都住在山頂上或半山腰上,而汽車只能開到一些平坦的村莊,如果要到更山裡面的村子,山路最多只能允許2個輪子的摩托車上去。所以從縣城出發,乘4小時的大巴車程後,還要2小時的摩托車車程,才能到弟兄姐妹家裡。山路崎嶇,有些地方寬度不到0.5米,一不小心摩托車就可能滑下山去。

這條摩托土路是3年前香港一機構出錢,由當地十幾個教會聯合組織,每次差遣60多人,連續奮戰26天,用鋤頭鐵鏟一步步開闢出來的。未開闢這條路之前,人們只能步行上下山。搬運重物則需借助馬或騾子來馱,或者用他們特有的方式——人將重物背上山。

除了路途遙遠難行,當地還有一個現實問題:這裡比較乾旱,山上嚴重缺水,有些水源是苦水,人不能飲用。這個難題也是幾年前香港的機構出錢幫忙解決的:從山下用管道把水抽上去,引到每家每戶。

但即使這樣,水仍舊非常珍貴——因為水除了供給人之外,還需要供給家畜。尤其是枯水季節,人們必須非常節省。所以,當地人不像城裡人那樣,每天勤洗手,每次洗臉洗腳,他們只用很少的水,有時乾脆就不洗。

在當地,幾乎每家都飼養好多種家禽家畜,有狗、貓、雞、豬、牛、羊等。牲畜們除了看家護院,做運輸工具之外,也是維持人們生活的來源之一。此外,逢年過節或來了弟兄姐妹,人們就會宰殺雞或豬來招待客人。而平時,人們過得很節儉。他們不像城裡人一日三餐。為了節省,他們一天只吃兩頓飯,即上午10點多早餐,下午4點後晚餐。

 

 

福音進山村

方圓幾十裡的連綿高山內,零散分佈著大約有十幾個小村子,人數少的有20多人,人數多的有100多人。絕大部分的年青人和中年人,要麼在外面上學,要麼在大城市打工,村裡留下來的基本只是50歲以上的和他們的孫輩。

問及弟兄姐妹最早是誰給他們傳的福音時,他們告訴我們,最初是距離他們僅一江之隔的雲南來的傳道人所傳的福音。傳道人每月來一次,翻山越嶺,從這山走到那山,常常步行幾個小時。

後來信主的人越來越多,幾乎70%多的村子都信耶穌了。最復興的時候是02-08年,那時幾乎每個村都有一個小聚會點。但08年四川地震之後,受到東方閃電的影響,很多人被擄了去,教會從此一蹶不振。弟兄姐妹中,有許多人已經是第三代基督徒了。所以經常可以看到,年邁的奶奶帶著孫子或孫女去教會。

如今,每個村裡留下來的中年人,大都成為了教會的主要負責人。甚至個別聚會點,20歲左右的年輕人,就已經成為核心同工,因為教會沒有其他更合適的人了。有些同工農閒時也要出去打工,否則很難維持家庭的正常支出。

此外,由於同工們的文化程度較低,很多人只是小學畢業,所以每天讀經,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大挑戰。

像中國許多鄉村的弟兄姐妹一樣,這山裡的弟兄姐妹都很樸實。他們對客人非常熱情,都拿出家裡上好的東西來招待客人。他們話語不多,而且,有些人的普通話說的不好,只能進行些簡單地溝通。

但弟兄姐妹們都愛聽課,聽道。只要有外請的老師來,他們就走幾小時的山路來聽。敬拜時,他們都很投入,拍手擊鼓來唱歌;聽講道時,他們很認真,只是很少回應提問。主日時,也沒有固定安排好的程序,只是臨時推一個人上去帶著唱歌,然後就開始證道,之後共誦主禱文結束。

據說,以前有傳道人在證道時,從不提前預備,說預備是出自人的東西,他講道時是要靠聖靈的感動隨性而講。後來教會人數大大減少,教會總結的經驗教訓是:因為禱告不夠。於是弟兄姐妹用更長時間來禱告,可是教會還是沒有復興的跡象。

 

 

感恩與憂慮

此次我們探訪時,一件很可喜的事情是,一位縣裡的全職傳道人受上帝的呼召,把這些村子的聚會點都聯合起來,成立了聯合會,他也正在籌建一個同工基金。他計畫每月組織這些村的主要核心同工,開始有計劃地學習良友聖經學院的課程。此次我們正好遇上,他從縣裡拿來刻錄好的一箱子DVD和複印的教材,發給願意學習的肢體。

可是,他們也面臨一些客觀的困難——比如由於經濟條件不允許,一半的人都沒有DVD播放機,所以沒有辦法學習這些免費資源。另外,同工們絕大部分家裡都沒有電腦,更談不上會用電腦。他們也沒有智能手機。手機對他們來說,只是接打電話而已,所以他們也不可能用電腦或手機聽講道。

主觀上也有困難。同工們缺乏主動的自我學習能力。縣裡的傳道人說,之前也曾給他們發過光碟學習,但除了個別有人偶爾聽聽之外,大部分人都沒有學,這也讓他很無奈。

讓我們還很擔憂的是,許多傳道人的孩子,去一、二線城市打工,因為找不到合適的教會,沒有教會團契生活,在屬靈上成為了孤兒。同時,這些孩子因為學歷和各方面條件的限制,很難融入城市生活,只好處在城市邊緣;而封閉的深山老家也不能給他們工作機會,所以他們也不願意回到老家農村。

如此,這些村子的教會就面臨一個問題:他們的下一代在哪裡?信仰如何傳承?還在村子裡的孫輩們,長大後早晚也要離開村子去大城市。那麼,這些教會同工老了之後,教會要交給誰?教會要如何走出去,把福音傳給未得之民,去影響周圍不信耶穌的人?

上帝沒有忘記祂的子民

經過10個小時在崇山峻嶺中顛簸,我們終於回到了所熟悉的城市。這一天在深山裡的生活,恍如隔世一般。我們同工為深山裡的弟兄姐妹感恩:他們雖然生活在極遠的深山,但奇妙的上帝,還是藉著祂的僕人把福音傳給了他們。

上帝也通過不同的途徑,比如通過遙遠的香港教會,良友學院等不斷祝福他們,告訴他們,上帝沒有忘記祂的子民。

回來後,我們也在思考,作為網路培訓機構,我們可以如何利用現有的資源,去幫助他們這群生活在社會最末端最邊緣的人群?我們正在尋求上帝進一步的帶領。

但願上帝使用我們手中的五餅二魚,來祝福他們。也籍著服事他們,使我們的眼光得以看到更廣闊的上帝的國度。

 

作者現居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