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順服,有幾種?

新約裡明顯有兩種順服:

一種是政治和軍事上的順服,包括對外來權柄的非自願性順服,乃屬於階級體制,並且是單向的。對此,派吉特稱之為“第一種順服”。

另外一種順服,符合新約中hypatasso所含有的意思,“出於謙卑、憐憫或愛,自願順服於另一個人”(註7),那是發自內心的、個人的,不一定是永久的,卻是相互的,這就是“第二種順服”。這是新約中的主要道德教導。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亞伯拉罕‧摩利亞地

張子翊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你清晨起來,劈好捆好 木柴。放在童子以撒身上 讓他背著,且與你同行 (從別是巴到摩利亞地,要有多遠?) 你手裡拿刀, 在渺無人跡的曠野中,殺出 霑著血的重重荊棘路。至於 撒拉,你有否告知要獻以撒為燔祭? 至於火把。你舉的火把照不到 比寒夜更荒涼的,你心中的 恐懼和顫慄。至於 羊羔。你兒子問: 父親哪,燔祭的羊羔在哪裡呢? 你沒說出口的:我兒,你就是。 舉昨夜天上眾星刺痛了的雙目,你遠遠看見 那地方:神所指示的地方。第三日 你們依舊同行,直到 那地方。你築壇。擺好柴。捆綁 以撒。放他在壇的柴上。伸手。拿刀。正要 殺他。說時遲那時快─ 耶和華的使者從天上呼叫你: 不可下手害他;現在我知道 你是敬畏神的了,因為你沒有留下他不給我 你舉目觀看,不料─ 有一隻公羊,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 (12/25/2010 Boston) 後記: 1) 取自《創》22:1-19;另參《羅》4:17-22;《來》11:4 2) 亞伯拉罕獻以撒事件,由來神學家、哲學家、藝術家討論多矣。詩中所提“恐懼和顫慄”( Fear […]

No Picture
成長篇

亞伯拉罕的故事(下)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四、所多瑪城的“存”與“亡”          羅得選擇的滋潤之地,後來竟淪為 “罪惡甚重”的所多瑪、蛾摩拉城。聖經一再以此二城的命運警惕後世(《申命記》29:23;《耶利米書》23:14;《馬太福音》11:23;《啟示錄》 11:8等)。然而這兩座由地平面消失的城市,它們的舊址卻一直是個謎。幾年前一位考古學家在接受公視(PBS)訪問時,竟公然聲稱這兩個城在歷史上從未 存在過,有關它們的記載只不過是“迷思”(myth)罷了!          前章所介紹過的以伯納泥版(Ebla Tablet),記載著亞伯拉罕出生前2300BC時米蘇不達平原上的生活習俗。考古家就在其中一塊泥版上翻譯到一位商人寄給所多瑪城另一位商人的貨物發 票。發票上寫明了貨品的種類及數量。既使在那遠古時代,一個生意人也不會愚蠢到將真實的貨物寄往一個假想的城市吧!更何況要“寫”這麼一張發票,還得煞費 苦心來“刻”呢。          猶太歷史家約瑟夫(Josephus)認為西汀谷(四王與五王戰役地)之又稱為“礦泥坑”(Slime pit)是因它充滿了柏油瀝青。聖經上也有“西汀谷就是鹽海”的記載。這表示鹽海也是瀝青坑(或瀝青湖)。去過死海的觀光客,可以見到附近的礦岩山,鹽層 高達150呎,綿延6哩長。那真是一個湖面奇臭而四周鹽山發亮的地方。阿拉伯人至今仍稱這些鹽山為Jebel – V – Sedum,即所多瑪山;也形容湖面上升的臭氣讓飛過的鳥兒會墜湖而死。這些奇臭的礦泥,就是以色列人賣到全世界的“死海鹽”(Dead Sea Salt),含豐富的礦物質,有養顏美容之效。1996年筆者與一位姊妹在死海“游泳”時,就有一位“死海鹽”的推銷員來兜售:“買一瓶帶回美國吧!保證 讓你們年輕十歲!”我倆面面相視,這麼又黑又臭又粘的東西,我們決定維持實際的年齡!          著名聖經考古學者古魯克(N. Glueck)由出土的陶片等遺物證實在2000BC時,這裡曾是人口稠密的繁榮都市,卻在旦夕之間化為烏有。古生物學家也由相同時期的地層中發現肥沃的 土壤化石。證實了所多瑪的肥沃“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創世記》13:10)          自有考古學,就有對所多瑪城遺址的尋索。半世紀下來,已有多種成形的理論。著名的有“下沉消失論”、“死海東南角論”、“死海西北角論”等。每個理論都是考古學者嘔心瀝血的科學報告,但每個理論多少都與聖經稍有出入。看來這種研究還會繼續下去。           耶和華神並未將所有隱藏的事告訴我們(《申命記》29:29),但在所多瑪遺址的事上卻有許多事是明顯的:例如由以伯納泥版我們確知所多瑪曾經存在;也知道 它和其他四小城(蛾摩拉、押瑪、洗扁、拉沙)同為迦南由迦薩往東的境界(《創世記》10:19);它與蛾摩拉、押瑪、洗扁、瑣珥的王就是“四王戰五王”中 的“五王”;戰敗的所多瑪與蛾摩拉王逃跑時還掉在奇臭無比的“瀝青坑”裡(《創世記》14:10)。有瀝青的地方,就代表它的地底下有石油礦;有礦鹽山就 表示是地底窪,高溫曝晒死水蒸發的副產品。最後,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降下毀滅了所多瑪、蛾摩拉,其實連洗扁、押瑪全都化為灰燼。亞伯拉罕出來觀看時, […]

No Picture
成長篇

亞伯拉罕的故事(上)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舊約聖經中的亞伯拉罕,是位家喻戶曉的人物。世界三大宗教──猶太教、 基督教、回教均尊他為先祖。猶太人更以“我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來鞏固他們與神的關係,進而肯定民族的安全感。一年半前《時代周刊》更以亞伯拉罕 為封面,標題為:“他能帶來三大宗教的合一,而成為世界和平的使者嗎?”這樣一位萬邦矚目,眾望所歸的領袖,究竟是近代聖經評論家口中的神話人物,抑是歷 史上的真人真事?且看考古學家近百年來的新發現。 一、迦勒底的吾珥          亞伯拉罕到底生長在哪個時代?聖經沒有明文記載,但若由歷史可考的所羅門作以色列王的年代(965BC)倒算回去(《列王紀上》6:1),加上各族長存活的年歲(《創世記》 12:4;21:5;25:26;47:9),亞伯拉罕應生于2166BC左右的吾珥城,按考古時序是在青銅時期中期(2300-1500BC)。          由這時期阿卡族及蘇美族泥版記載,“迦勒底的吾珥”在公元前廿世紀已是一個富麗,忙碌又拜多神的都城。吾珥與外界有頻繁商業上的來往,城內有正式的學校教 育。據泥版上的記載,他們學童的數學程度高到已有開平方、立方根及行列式的運算。亞伯拉罕的父親他拉為了家庭企業的擴展,將全家族由吾珥遷到哈蘭。這時新 的貿易路線已經開發。“哈蘭”兩字的意義就是“十字路口”。它是東南伊拉克及西南埃及北上貿易路的交點站。這些現今仍為重要的交通幹道,也就是聖經中所指 的“王道”(《民數記》20:17)。          顯然地,亞伯拉罕並未被環境的多神信仰所污染。當耶和華神對他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本著他對真神的信心,亞伯拉罕毫無猶疑地帶著家人財產,連根拔起地遷往迦南地。 二、迦南人曾入埃及嗎?          和其他游牧商隊一樣,亞伯拉罕的牛羊財產雖多,仍然得“靠天吃飯”。當飢荒來到,迦南地人只得往富庶的埃及鄰國討生活。聖經評論家認為既然埃及的官方史料未 曾有以色列人進出埃及的記錄,因而對聖經的可靠性採取懷疑的態度。我們相信這該是廿世紀以前的想法。百年來考古的新發現,證實在亞伯拉罕時代,埃及和迦南 之間關口開放,民間來往比比皆是。我們在這裡先舉兩個代表性的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埃及人西努希(Sinuhe)入迦南的故事。這個記載在考古資料中一再出現,可說是當代的“暢銷小說”。埃及的學童藉此類故事以了解鄰近的迦南地。就如我們學童藉著“文成公主”和番的故事,了解當時的西藏吐魯番的民情習俗。故事是這樣的:(註1)          大約在青銅時期,有一年輕埃及地方官西努希,因牽涉到某法老的謀殺事件,亡命逃往迦南地。一路上飢寒交迫,歷經艱辛地連闖數關,最後被迦南北山區一位名叫阿 米以希(Ammi – enshi)的族長收留下來。這位族長不僅善待他,還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西努希在迦南地居留下來,生兒育女,放牧牛羊。時而協助岳父抵禦強盜無賴的入 侵,以維護家業的安全。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接到埃及宮中來的特赦信,並邀請他回國。懷著“落葉歸根”的心,惜別妻兒牛羊,隻身回到埃及。由純樸的迦南游牧 生活,回到金壁輝煌的埃及宮殿,受到貴賓式的款待。于是脫下一身沙漠的塵土,沐浴後抹上埃及的香油,換上細麻袍,躺在雕花床上,西努希感慨地說:“我終于 揮別了迦南的塵土生活!”故事結局和我國民間故事“陳世美不認妻”多麼相似!          從西努希的故事我們除了体會當時富強的埃及人對迦南游牧人的看法,也發現西努希所形容的迦南民俗與創世紀所述的族長生活極為應和。例如: […]

No Picture
成長篇

信心與順服

孫德生         有一首眾所熟知的詩歌,勉勵基督徒要“信而順服”。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真正信靠上帝的人,必定是全然順服祂,因為聖經的真義就是順服。亞伯拉罕因着信, 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徒》11:8)。唯有信心使我們順服上帝的呼召,亞伯拉罕既如此確信那召他出來的上帝是真正公義的,他 就毫無疑議地順服到底,踏上了漫長的信心之路。         然後亞伯拉罕面臨到他生命中極大的考驗。經過無數次的試煉,是否他的信心已經成熟,足以承受打擊並且在試煉中得勝?確實不錯,“亞伯拉罕因着信,被試驗的 時候,就把以撒獻上……將自己的獨生的兒子獻上。”(《來》11:17)“耶和華的使者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創》 22:15-18)信心是順服的泉源,順服是信心的的果子,亞伯拉罕證明了:信而順服的心必蒙上帝尊重。         挪亞因着信,就順服上帝的指示,預備了一隻方舟,使他全家得救(《來》11:7)。雖然地面上當時並無任何遽變將至的徵兆,但信心的眼睛使挪亞看見即將來臨的暴風雨。世人依舊吃喝嫁娶,忙碌營生,唯獨挪亞細聽上帝的聲音,信而順服。        在新約聖經里的術語--“信心”和“順服”,其意義經常是相通的,這豈不是意味着很深的含意嗎?願我們信而順服上帝的引導,因為上帝所喜悅的信心,乃是順服的信心。□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