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亞塔那修

亞塔那修列出27卷新約正典書信(賀宗寧)2017.01.06

fallen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1.06

 

在教會歷史中,1月7日似乎很少人注意,但是在公元367年的這一天,卻是個非常特殊的日子。在這天,我們今天所認知的27卷新約書信第一次被一起列出。而列出這27卷書信的人,是當時亞歷山大城的主教亞塔那修(Athanasius,296-373)。

athanasius-quotes-4

基督教的聖經是由不同作者的著作收集而成。這些的著作被稱為“書信”。聖經,又分為舊約(基督誕生前所寫的書)和新約(基督降臨後所寫的書)。教會普遍接受希伯來文聖經的所有書籍為舊約。此外有些書信被稱為偽經,對這些書信是否應接納為聖經的一部份,基督徒之間有不同的看法。但東正教、天主教,新教,都接受新約有27卷書信。

身為亞歷山大城的主教,亞塔那修每年都會寫封“節慶”書信給信徒,好預備他們的心來慶祝復活節。這些書信每年有不同的主題。他一共寫了45封節慶書信,其中有13封的敘利亞文版本目前還完整的保存。

athanasius-heded-to-exile

在這45封書信裡,最具重要性的就是367年1月7日所寫的第39封書信。這封書信有希臘文,敘利亞文及科普特文的譯本,但現存版本都已不完全。從這些殘片中,學者重新修訂出他的原信,裡面包括了舊約與新約的書信名稱。亞塔那修稱這些書信是“正典(canon)”。

他所列出的27卷新約書信,與我們今天所共同承認的新約正典完全一致。因此,教會公認亞塔那修的第39封節慶書信,是第一份權威性的新約正典名單。

他在367年1月7日的節慶書信中寫道:“有鑑於有些人將所謂的偽經書卷,擅自加入聖靈感動的經書之中……我因此認為……需要將正典的書信按序列出。這些書信乃是上帝所傳交給我們的。” 其實各地的主教在之前的一個世紀,已經列出各種不同的書卷,但是都沒有得到廣泛的接納。 

%e6%96%b0%e7%b4%84%e6%ad%a3%e5%85%b8%e5%bd%a2%e6%88%90%e6%99%82%e9%96%93%e8%a1%a8

新約正典形成表 

在那個時候,有些教會將《十二使徒遺訓》(一個有關教會信條與運作的書卷)和《巴拿巴書信》,以及一份革利免的書信,尊為聖經的一部份。亞塔那修將這三卷都排除於聖經之外。他也拒絕了所有的諾斯底派書卷,如《多馬福音》,《彼得福音》,因為這些書卷的內容與彼得,保羅及約翰的教導不合,也與使徒傳遞下來的信經抵觸。

但是,另一方面,有些教會不願意接受的《彼得後書》、《猶大書》以及《啟示錄》,亞塔那修卻將它們保留於新約正典之中,因為他認定這些書卷確實是使徒或他們的同工所寫。亞塔那修宣稱:“唯獨這些(27卷)書信宣講敬虔的教導。沒有人可以在其上增加,也不可從中減除任何內容。”

revelation-papyrus-ca-175-225               

《啟示錄》的一頁(蒲草抄本,公元175年前後

結論 

上帝默示而使聖經的書卷成書。這些上帝所感動默示的書信,在教會中流傳,並且被收集為正典。其間並沒有什麼時間上的耽擱,也沒有什麼正式的確認程序。收信的教會接受作者的先知、使徒(或他們的同工)的資格,也承認這些書信來自上帝。教會領袖帶領信徒逐漸分辨認出哪些書卷是聖經正典,各地教會形成了共識。在聖靈的默示下“認出”正典。

至於後來產生的一些爭論,不論是針對書信的真偽,還是針對作者的身分,這些爭論都不能改變這些書信一開始就被教會接受的事實。其實,這些爭論更顯出教會對正典的慎重。

不論如何,亞塔那修在367年1月7日的節慶書信,最早完整的列出了27卷的新約正典。這是極重大的貢獻。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古今人物, 教會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