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選介

《叛教者》——讓人“路轉粉”(亞薩)2016.10.27

我準備抽身離開時,突然看到前面峰迴路轉,河水急流而下,陡然間墜入了萬丈深淵!就在作者話鋒一轉之間,仿佛電影裡突然變了背景音樂一般,社會變革如颶風襲來,人物矛盾突然爆發,人際關係中所有溫情的面紗被猛然撕破,以往隱藏在黑暗裡的醜陋一下子大白於天下!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當抽象遇見具體 ── 一個窮“80後”的買房經歷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說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現為:替別人禱告時很有確信,禱告神國大事時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體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著“即或不然”(註)的態度,事先就給天父預備個台階下了。           妻子的禱告就很具體,比如公交車快點來,吃麻辣燙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為然:你的禱告太俗、太靈恩派!我的禱告才是符合聖經的!          當然,我也沒這麼說出口,因為我覺得,要以基督的心為心嘛,妻子這樣禱告是屬靈生命弱小,作為家庭屬靈的頭,我要慢慢引導她,我不能因為這些非原則性的問題,發動“聖戰”,和她爭吵、絆倒她。 做夢的權利還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決定申請“經濟適用房”(政府出資,提供給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編註)。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這 一方面是因為我家太窮,上大學都是貸款,到了2008年結婚後剛剛還清。另一方面,妻子從結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沒怎麼工作,結婚後,也才斷斷續續工作了幾 個月。            我心想,以我們這點可憐的收入,想在北京買房子(即使是經濟適用房),怎麼可能?不由得心裡愁煩、悲嘆:女人什麼時候才能“屬靈”一點,脫離對物質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沒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們基督徒就要與這個時代的百姓同受苦難啊!            轉眼間,時間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禱告會上,有一句詩歌“小小的夢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賴天父的力量”很感動我。我不知覺流下淚來,思緒飄得老遠。不知為什麼,腦海中總是不著邊際地想著一句話:“這個社會剝奪了窮人的一切,但他們做夢的權利還是有的吧?” 看房、選房紀略           申請經濟適用房的手續非常複雜,許多“先烈”都因為等待的時間超過兩、三年而飽受折磨。更有許多人,對著繁瑣的手續望而卻步。所以我辦手續其實就是給妻子看的:你看,我該辦的事情都辦了。申請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來的事情,紀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將所有申請手續和證件備齊。我們原想申請經濟適用房,但由於我們前12個月的收入,超過規定額度300多元,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後,我們決定不撒 謊,改為申請“限價房”(即:限價格、限面積的商品房,主要解決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難,价格高于經濟适用房。編註)。感謝主讓我們誠實。後來才知道,比 我們早一年申請經濟適用房的同事,至今還在等待呢。            2009年4月,發現妻子懷孕了。但按規定,只要孩子沒生出來,居住人口仍然算為兩人,只能申請一居室。住房保障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得知我們的情況,勸說我們放棄這批,明年重新申請,可以申請兩居。但我們實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沒有放棄。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選房。這讓我的同事們大吃一驚。從此,在我們單位掀起了一股申請限價房的風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來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開始辦理申請手續,但直到年底也沒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現場看房。我們當時可供選擇的有兩個小區,一個是A房產公司開發的,交通比較便利,也是我們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個檔次的房子,總共只 […]

No Picture
事奉篇

90後,需要關注的一代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一、前言           在2009年大陸春節晚會的小品《不差錢》裡,“丫蛋”表決心,要超過當文化站長的父親:“洪湖水浪打浪,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把我爹拍在沙灘上。”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用這句笑話來形容時代的變遷,還真有點恰當。曾幾何時,社會上還在熱烈討論“80後”的問題,但如今80後就要被一群新 生的力量,“拍在沙灘上”了。這群新生力量,就是“90後”。據網友歸納,90後的特點之一,就是:“對80後不屑”。           對此,我這個80後由衷地慶幸——我認識了神,因而瞭解自己在永恆中的價值,不會被這樣的“不屑”打擊,反而可以用一種平和的心態,來面對身邊的90後,觀察他們的特點,瞭解他們的需要,為他們鮮明的時代特質,而向神感恩。同時也為他們心靈的缺乏和乾渴,而深深擔憂。            儘管關心,但我瞭解90後的途徑非常有限:日常工作生活中,我接觸到的90後不多;目前研究中國90後的學術論文,好像也不多。所幸這個群體,網上生活活 躍,網絡就成了我瞭解他們的主要平台。以下就是我的一些感受(雖然這樣研究得來的結論,從學術的嚴謹性來說,可能有些欠缺,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藉此呼籲一 下:這個群體至今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這種狀態若還不改變,無論對於家庭、學校、社會還是教會,都將帶來很嚴重的後果)。 一、90後的群體特徵            在閱讀了相當數量的資料後,我把網上關於90後的信息,歸納如下: (一)強調自我,集體觀念弱           普遍來講,90後比前輩更加強調自我和個性。這與他們獨生子女的成長背景,有一定的關係。在這點上,他們與父輩(70後及更早),是有較大區別的。          在父輩的觀念中,集體是凌駕在個人之上的,不冒尖、不拖大家後腿,是每個人謹守的原則。90後卻沒有這樣的概念。          90後也並不是沒有集體觀念,否則,也不會有“玉米群”(超級女聲李宇春的歌迷群體)之類的組織。但90後的概念中,個人是大於集體的,當兩者有衝突的時刻,首先放棄的是集體而不是個人。          應該指出,這種價值意識,在80後的一代中,已經初露端倪,但尚未形成“突破”。但到了90後這一代,似乎完成了這種價值觀轉型。          正是為了強調自我的個性,他們有人喜歡用“火星文”(即俗稱的“腦殘體”)。這種文字,圈外人是看不懂的。他們很多人喜愛表現自己的“非主流”,即在穿衣打扮上和行為方式上,追求另類、非大眾化,比如穿奇裝異服,留古怪的髮型等。           在口頭禪上,他們也常用“我只做我自己,並不為誰而改變”、“我不是人民幣,做不到讓每個人都喜歡我”等話語,來表明自己的立場。當然,等到他們真正步入社會後,心態和行為會有所調整。但與前輩相比,他們必然會在許多方面,表現出不一樣的“生態”,這又是後話了。 (二)自信爆棚,酷感十足            總體而言,90後比前輩們自信得多,甚至有時候覺得自己“無所不能”。這是由於多種因素共同造成的:他們成長於中國歷史上少有的一個時期,沒有太大的政治的動蕩和經濟波動,生活水平從溫飽走向小康,甚至富足。           從更廣的層面上講,他們成長於“經濟全球一體化”、“信息高速公路”如火如荼的時代,商品、文化、資訊交流爆炸性增長,多元文化盛行,中國人傳統的價值觀進一步瓦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