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原諒,就一切“浮雲消散”

白新盛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原諒”就表示 “忘記”,或“沒事”了?        常聽牧師說:“你要原諒那些加害你的人,像耶穌赦免釘死祂的人。”“上帝免了你的債,所以你也要免了別人的債。”“不原諒別人,就是不原諒自己——加害你的人,已經忘了、死了。你還在懷恨、埋怨、傷痛,豈不就在傷害自己嗎?”         這些話,言之有理。筆者想,只要是基督徒,都從心裡願意寬恕人。然而,最大的困難是,做不到! 甚至,“教別人容易。行諸於己,卻難如登山”!        有的事,容易原諒別人,譬如:同學偷了你一枝鉛筆;罵你是“豬頭”。然而,如果再進一步,有人搶了你的情人,或奪了你的功勞、佔了你的位子(職位)……要原諒,就不容易了。不過,隨時日變化,物換星移,逐漸淡忘,並且原諒了那些人,也是可能的。         筆者在大學中教“刑事司法”。各種刑事案例,已經不是一支鉛筆、一個情人、一個位子或一筆功勞的問題。各種各類刻骨銘心的傷害,例如:被生父或繼父不斷地威 脅、強暴;被對方刻意長期羞辱、打壓;目睹親人被殺或槍擊至終身殘疾;甚至,被誣陷入獄,囚禁終生……如果要受害人去“原諒”、“立刻原諒”、“終身原 諒”加害者,那真是:講的人容易,聽的人難!         什麼叫原諒? 什麼叫饒恕?原諒、饒恕,意味著“完全忘記”、“完全釋放”、“完全沒事”、“不再想起”嗎?或“想起來,也沒感覺”?意味著過去一切有如“浮雲消散”?是嗎? 創傷帶來痛苦記憶,是很自然的         筆者來自一個父母離散的破裂的家庭。         一個家庭缺乏背景,甚至窮苦潦倒的孩子,勢利的人自然會來欺負你。尤其對方知道你是個基督徒時。我一生走來,可以說是“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無論身體還是心靈上,均留下不可磨滅的疤痕。         多年以後,蒙主憐憫,好像一隻在大洋中飄泊、歷經風吹雨打的小船,終於第一次靠港。在身心平靜了好幾年之後,才有勇氣回憶。有如再次踏上那隻小船。每當看到或摸到船上的傷痕,就讓感恩的眼淚沖刷傷痛的心靈。         筆者真是訝異:復原,竟然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絕非幾篇講道或一堂勸勉,就可以解決的。這也讓筆者想到,傷害人是多麼的容易:一個動作,一句話,就可以像炸彈瞬間炸毀一幢建築般,瞬間毀掉、殘害一個心靈。但重建的過程,卻如此漫長!         一個人的記憶力是與生俱來的。我們能記得書本上的話,自然也能記得傷害過我們的話。我們記得身邊發生過的事,自然也記得,甚至無法抹去留在我們身上的傷痕。         一個心理正常的人,不可能,也不應該有“選擇性的遺忘”。尤其歷經身心重大傷殘的受害人,過去的經歷,會不期然地浮上心頭。還會因人因事,無可避免地回到當 初的場景,因而感到哀傷、悲痛、憤怒與不平。這種所謂的“創傷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在心理學上極為“正常”,並且不可避免。         […]

No Picture
透視篇

人際關係:華人文化與聖經教導

許宏度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華人的文化,有時候和聖經的教導是一致的,有時候是分歧的。比方說,華人很喜歡講“福氣”或“福分”,而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就幾次提到上帝“賜福”給大地 (1﹕11)、安息日(2﹕3),和人類(1﹕28,5﹕2,9﹕1,12﹕2-3,17﹕16)。《詩篇》第一篇,講的也是 “有福”的人是誰。可見,華人文化和聖經,都非常看重“福氣”或“福分”。        然而,在人際關係上,華人文化和聖經教導,卻是有明顯分歧的。華人文化認為,最重要的人際關係是父母與兒女之間的家庭關係,正所謂“百善孝為先”,而聖經則認為,最重要的是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 一、婚姻關係至為重要         在聖經裡,關於婚姻的重要記載中(參《創》 1﹕27,2﹕18-25,《太》19﹕3-12,《可》 10﹕1-12,《林前》 7﹕1-40,和《弗》 5﹕22-33)(註1),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馬太福音》 19﹕3-12。法利賽人來試探耶穌,問祂“休妻”的問題。其實,這在法利賽人中,本來就有爭議──煞買學派(the school of Shammai)認為,只有在妻子犯姦淫時,丈夫才可以“休妻”。而希列學派(the school of Hillel)則認為,丈夫在很多情況下(包括妻子飯燒焦了,或丈夫另有新歡),都可以“休妻”!(註2)      我們要留意,法利賽人是引用《申命記》24﹕1-4,談“休妻的必要條件”(參《太》19﹕7);耶穌則是引用的《創世記》 1﹕27 和 2﹕24,其出發點是“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參《太》 19﹕4-5)。         換句話說,法利賽人接受摩西律法中“休妻”條例的合法性,他們只是要耶穌說明,妻子做了什麼“不合理的事”,丈夫便可以合法的休妻(參《申》 24﹕1)。耶穌卻回到上帝創造人的心意,申明上帝最初設立“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時的旨意。         從耶穌引用的《創世記 》2﹕24:“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我們能明顯地看見聖經與華人文化的分歧。聖經的意思很清楚,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比父母與兒女的親子關係,更加優先(註3)。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三明治家庭:何去何從?

方鎮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在錯綜複雜的人倫關係中,每一個人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些人像是“三明治”:對上要照顧父母,對下要教養兒女,中間還要維繫夫妻關係。如此,要如何同時完成這些責任呢? 親密關係         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是其他人倫關係不能相比的。聖經形容這親密的關係為“二人成為一體”(《創》2﹕24),是由兩個“我”變成一個“我們”。亞當形容他 與妻子夏娃的親密關係,為“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創》2﹕23),可見夫妻是密不可分、親不能隔的。這種親密關係,不僅是身體上的,也是心靈上的。         要達至這親密關係,雙方要花時間、努力、設法、互相開放、彼此聆聽、彼此幫助,還要認識自己的的思想、感覺或經驗,瞭解彼此信念和期望的異同,以及可以為對方做什麼。 親密的關係,是在上帝話語的基礎上建造的,而且不能單靠一方,需要雙方配搭。使徒保羅教導人怎樣建造和維繫這親密的關係時,說:“丈夫當用合宜之分待妻子, 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妻子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林前》7﹕3-4)         顯然,夫妻之間,是擁有大致相等的權柄的。心理學家認為,唯擁有相等的權柄時,雙方才能放膽分享個人的感受和看法,並尊重對方的看法和興趣。這樣,雙方才能有效地在愛中建立親密的關係,也在愛中互相轉化。         有些人懼怕與配偶建立親密的關係,認為這會使自己處在受傷害的危險中:“如果讓配偶知道自己(包括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他或她可能藉此反對我”。同時也不願意分享權柄,“家中的事,誰應該做最後的決定?在婚姻中,哪一個角色是首要的?”         有人認為,任何時候,都必須以丈夫的意見為優先,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弗》5﹕23)。這樣的理解,似乎有點不妥。聖經一方面說:“丈夫是妻子的 頭”,因此“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 (《弗》5﹕22,24)。另一方面,聖經形容妻子是丈夫的身體,因此“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丈夫也當照樣愛妻 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 (《弗》5﹕25,28)。         以上經文告訴我們,夫妻之間應是“妻子順服丈夫,丈夫愛妻子”。這裡所說的“順服”,並非貶低妻子的身分,也不是軍隊中“外在性的順服”。外在性的順服可能是不自願的,是破壞人自由的,甚至以權力去強迫人順服。但是,聖經在婚姻生活中所指的順服,是出於內在的。         保羅在談妻子順服丈夫之前,先提“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弗》5﹕21)由此可知,妻子對丈夫的順服,是出於內心對基督的敬畏,而不是外在的 強迫。 “丈夫愛妻子”,也不是“規管或治理”的意思,是丈夫要以基督“犧牲的愛”去愛妻子──基督因著愛,甘願成為教會的僕人。丈夫也要因著愛,甘願像僕人般服 事妻子。這就是愛,這愛與順服是互通的。這愛與順服是達至夫妻親密關係的必要途徑。         這觀念,在離婚率極高的21世紀,值得人慎重思考。 可以離婚嗎?        由於人的軟弱,夫妻關係未必親密。即使基督徒的婚姻也不例外。夫妻若不能“二人成為一體”,再加上生活中的種種衝突,即使人相信他們的婚姻,是上帝在永恆中所“匹配”的,就好像夏娃是為亞當所預備的,婚姻仍難免破裂。面對這情況,基督徒可以離婚嗎?聖經容許人離婚嗎?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果我和你媽同時落水

劉愛儉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前年回中國,發現在我們縣城的西北角,修了一個大湖,成了美麗的風景區。許多婚紗照公司,都帶新郎、新娘去那裡拍照。        有一天,一位新娘在取景時後退,一下子掉進湖裡。緊急關頭,她的弟弟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救她。當弟弟把姐姐推上岸之後,弟弟卻上不來了,剛剛被救的姐姐又一次跳入了水中……最終,弟弟被救,可是身披婚紗的姐姐卻失去了生命。         這是一個手足情深的動人故事。可是,在這整個過程中,新郎呢?他也許有過救新娘的衝動,但在自己的生命面臨危險時,卻始終沒有下去。於是人們都說,關鍵時刻,還是血濃於水。 媽只有一個,妻子可以再娶?         聽說:中國妻子常問丈夫的一個問題是: “如果我和你媽同時落水,你會先救誰?”對很多男人來說,答案很明顯:在都不會游泳的情況下,媽是首先捨命要救的!         再把問題反過來,問:如果男人落水了,誰會捨命救他呢?是媽,還是妻子?媽會捨命!妻子呢?難說!        有句老話:,“媽只有一個,妻子可以再娶。”        還有一句名言: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這觀念是根深蒂固的。中國傳統比較重視孝道,對那種“娶了媳婦忘了娘”的行徑,是深惡痛絕的!         在傳統的中國婚禮中,結婚當天,婆婆家大擺宴席,娘家父母卻躲在家中哭——女兒將要從家中的小公主、掌上明珠,變成受氣的小媳婦,怎不令父母傷心落淚!        所以,傳統的中國婦女就將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只等著“媳婦熬成婆”的一天! 中國特色的“三明治”         1949年新中國建立後,婦女與男子接受同樣的教育,做同樣的工作,拿同樣的工資。 “婦女能頂半邊天”,使中國人的家庭關係,面臨新的衝突、新的挑戰!        婆婆抱著老式思想,好不容易等到了媳婦熬成婆的這一天,卻發現,現在的媳婦與自己當年不一樣了。現在是婆婆怕媳婦了。婆婆只好傷心、落淚!         媳婦呢?享受著新社會的男女平等,揚眉吐氣。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一邊馴服丈夫。誰知,婆婆看不慣媳婦指使兒子,更難忍受自己幾乎成了保姆:於是,媳婦給婆婆一個臉色,婆婆給兒子一把眼淚,平時順服的丈夫要給妻子一個巴掌了: “你欺負我可以,欺負我媽,不行﹗”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此就過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馬志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目前華人教會中常見一些課程,雖說是與人際關係及個人成長有關,但內容卻是以夫妻之間的關係為軸心,認為人際關係中以夫妻之關係最難處理,若能駕馭,就能增進人際關係及個人的成長。但筆者由神學研讀,進 入宣教的思考,很自然發出兩個問題:一是這類課程是否有足夠的聖經基礎?二是在培訓之後,是否就是如童話故事的結局:“他們就永遠快樂地生活在一起”?輔 導課程若缺乏釋經基礎,就容易偏重心理學的僅僅關心“今世”,而缺乏了信徒對今世使命的回應,就是宣教。        而家庭輔導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於今世中完成上帝的心意(宣教),但其基礎仍是上帝的說話(釋經)。因此,“二人成為一體”(參《創》2:24–25),僅僅是談“和諧、美滿的婚姻及家庭”嗎?有沒有宣教方面的意義?難道上帝的心意只是“和諧美滿”的“今世”婚姻及家庭? 原意是什麼、重點在哪裡?        “二人成為一體”,出自《創世記》1:24–25,是該卷書作者講述了整個創造事件後,給予的結語。《創世記》中的創造,以人的創造為高潮,而人的創造又以造男造女為高峰(參《創》1:26–31,2:18–24)。        上帝為何要造男造女?其實答案可以在《創世記》1:26–27找到:“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象造男造女。”        按照神學家萊特的分析:“照著我們的形象 ”一語是副詞性的(描述上帝創造我們的方式),而非形容詞性的(把這描述成我們有的一種特質)。成為人,就是成為上帝的形象。這並非外加於我們的,而是界 定我們為人的身分……上帝寄望最後被造的物種(人類)施行治理,管理其他的受造物。因此,為了這明顯的理由,上帝特意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這物種,這是唯一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物種。        故此,“男與女”(人類)、“上帝的形象”、“管理大地”,這3者關係密切。《創世記》1:28用“治理這地” 及“管理萬物”,進一步詮釋人的使命。“治理”可譯作“降服”,而“管理”亦是一個強烈的用宇——古代的君王會在自己的領土範圍內,豎立自己的雕像。這些 巨大的雕像,宣告他們對於這片領土及百姓的統治權。        故此可知,人類(墮落之前)是於受造的範圍內作為上帝的代表,不僅以君王的身份進行管理,亦以自身宣告著全地屬於創造主。       《創世記》第2章似乎重覆創造的記載,但重點有所不同。第1章說及人類(男與女)對萬物的王權管治,第2章出現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觀念。《創世記》2:5中“也 沒有人耕地”,其中的“耕”字,可譯作“服事”。《創世記》2:15中的“修理”,亦是指“服事”。故此人類的第一個使命,就是以僕人的心態,實踐君王 (身份)的管治(使命)。        就是在這樣的經文脈絡中,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2:18)。這裡的重 點,不一定在於“陪伴”,而是這配偶的使命,是“幫助者”。故此上帝造男造女不但要他們彼此建立關係,以反映上帝的形象,也為了他們彼此幫助,落實上帝託 付給人的使命。可惜,這身份、關係、使命,在人類犯罪後,被扭曲、破壞了(參《創》第3章)。         沿此脈絡,經文中就有了這結語,“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4),以及附註式的話語:“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創》2:25)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我拿瑪麗怎麼辦?

劉茗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我的同事瑪麗,是公司資格最老的員工,今年69歲了, 在公司工作了35年,算是勞苦功高。年初老闆找我談話,想把瑪麗調到我的部門。我一聽就暗自叫苦,因為盡人皆知,瑪麗現在是公司的“老大難”,她那個部門 的同事對她的工作有許多抱怨,而且說她的年齡和壞脾氣一起增長,無法與她合作。         老闆希望她主動提出退休,可是瑪麗卻說,她還沒有老到不能做事。根據加國的法律,除非本人願意,公司不能因為年齡的關係而終止雇用某員工。         如今,這個“燙手山芋”終於落在我的手中了。一方面,想到應該服從公司的決定,另外,也是覺得瑪麗挺不容易的,我這個基督徒應該有足夠的愛和寬容來待她。於是,我就欣然同意了。 你幹得真棒!         瑪麗一頭漂亮的銀髮自然地卷成波浪,打理得很有型。白晰的皮膚施了淡淡的脂粉,藍色的眼睛,紅豔的唇色,常常讓我感歎歲月固然無情,但擋不住一顆執著於年輕的心。        瑪麗喜歡講她的過去,回憶30年前的景況。她也是敬虔的基督徒,非常愛上帝,並熱心公益。她說:“我不願意離開社會太早,我還可以繼續工作,繼續有意義的生命,直到該走的時候,才安然地離去……”        可是,漸漸地我發現,瑪麗能夠清楚記得10多年前的小事,卻記不清楚昨天我交待給她的工作。電話她聽得似是而非,郵件她又不及時回。她明顯緩慢的節奏,和我們要求的高效率完全脫節。        一次,她頗有成就感地跟我說:“我花了整整2個小時完成了這件事!”她的語氣和笑臉,都像個等待嘉獎的孩子。我趕緊說:“你幹得真棒!”她就更加興奮。可是,我知道那件事一般只需要半個小時就可以完成。        我不忍心打擊她,但也知道這對別的同事並不公平。而且,她的精力每況愈下,有時候會弄錯代碼,有時候忘了存檔,軟件的新功能也不會用。她的差錯,開始影響到我們部門報表的準確性。 虧本的買賣        有一次,瑪麗的一筆錯帳,導致我們當月報表效益下降2個百分點。我像個救火隊員,千方百計地設法彌補錯誤。        還有一次,老闆看到她在打盹,就叫我去辦公室問:你是怎麼管理員工的?我一時情急,脫口而出:“都70歲的人了,打盹也是正常的。”老闆非常惱火:“我花錢雇人是來工作的,不是請人來睡覺的。”這下我不但救不了火,而且引火上身。         瑪麗的問題既影響了整體的工作計劃,也令我承擔很大的責任和壓力。尤其是,老闆經常過問她的工作狀態,希望找到足夠的證據,證明她無法勝任工作,提出解雇。        我該如何對老闆陳述瑪麗的狀況?是盡責地誠實,還是善意地說謊?我進退兩難。作為基督徒,我相信上帝要我有良善的心,善待一個像我母親一樣年紀的老人,因為上帝要我們愛人如己,以寬容、忍耐和幫助待人。        我希望我可以給瑪麗理解和支持,我也願意幫她打掩護,確保不被老闆找碴。 我甚至想過,自己可以多花時間,幫她完成工作任務……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公司有制度,有規定,別的員工也要求平等和公平。法律規定不能有年齡歧視, 但年齡也同樣不應該成為“保護傘”。站在公司的角度,雇用瑪麗只能當半個員工用,實在是虧本的買賣…… 一切安排好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禮“上”往來?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菡         今年年初,我和乾媽去美國探親。再兩天就要出發了,還沒有見她往箱子裡放什麼禮物。我提醒她,是否要為親戚朋友列一張禮品單?沒想到,她拿出10張聖經書籤,10個印有中文聖經的冰箱貼,4個塑料竹蜻蜓,2個透明彈力球,還有一小把帶有中國特色的鑰匙扣,笑著說,看,我早就準備好了!          我撓撓頭,覺得這些禮物……太輕了!她看我一臉不解的樣子,說,禮品主要是給孩子準備的。我每年都回國,所以知道孩子需要什麼。         到了美國,我們訪問的每一個家庭,基本上都有好幾個孩子,而乾媽給每個家庭只預備了一、兩個玩具。出乎意料的是,一堆孩子圍著一隻帶熒光的竹蜻蜓玩得不亦樂乎,甚至家長也參與。竹蜻蜓飛上屋頂了,有個10歲的女孩,急得光著腳爬到屋旁的樹上。一隻幾塊錢的竹蜻蜓,讓孩子們如此開心,是我始料不及的。         乾媽又拿出一盒卡片折疊玩具,對孩子們說,這盒玩具給他們玩,不過,等一下要收回。我們和孩子一起動手,折出了各種房屋、建築。 大家趴在地上,研究如何擺放,很愉快地度過了下午的時光。到了結束的時候,所有人幫著將玩具拆開,重新裝入盒中。孩子們的臉上,沒有流露出一絲不滿。         大概是受中國“禮尚往來”的文化熏陶太久,我走哪兒喜歡把禮物揣到哪兒。朋友請吃個飯啊,喝個茶啊,都得盤算回送什麼禮物比較合適。不但如此,在美國的2個月,每回到了商場,我就開始“心事重重”,考慮要帶些什麼禮物回國,還要具體到為哪個人帶什麼東西合適,並應朋友的要求代購。         到了回國的日子,我不得不買了一隻超大的皮箱,裝在美國買的東西。我心裡不斷感慨,中國人到哪兒,都是為別人而活。         這讓我反思:外出旅行本來是件輕鬆的事,什麼時候起演變成了主動或被動式的“代購”之旅?最慘的,是有一次我費盡心力背回了禮物,媽媽很直接地說:“以後出門在外,不要再給大家帶東西了。你小姨說,上次給她的禮物放在家裡太佔地方,都不知道要送給誰。”         中國是“禮儀之邦”,大家當然需要“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可是現今送禮,往往用價格去衡量,背後隱藏著動機。到美國人家做客,可以帶一束鮮花、一道拌好的涼菜,或幾個水果,甚至什麼都不帶。讓人感覺很輕鬆,也很享受朋友相處的時光。這樣的送禮,可以不超出自己的預算,不必相互琢磨禮品的價格,只看重心意和使用價值,這樣雙方都不會累。         在中國,這樣可就不行了。回國的飛機上,我和一個在政府機關工作的人聊天,她說從美國買了幾十個品牌包送家人、領導和同事。她還說,和她一起來美國的同事,每人都買了10個以上的品牌包。送禮的理由很簡單,某個品牌包在中國賣得貴,在美國買卻便宜得多,同時可做到禮尚往來和禮“上”往來。         我身邊也有幾個“送禮專家”,平時隔三差五地給領導“上供”新鮮的海鮮、水果、蔬菜。領導或領導家人生病時,攜帶各種補品前去慰問。逢年過節,更是拱手將各種品牌的奢侈品,甚至古董等收藏品送上。         據說,現今的領導及夫人,都學會了用網絡來查詢商品的價格,私下查驗禮“上”往來的誠意。這其實是一種變相的受賄,背後是隱藏的權錢交換。作為送禮人,要不斷琢磨送什麼禮合宜、什麼人可能為自己辦理什麼事情、這位領導什麼時候退休,等等,心靈並不寧靜。他們寄生在別人的權力之下,每天往返奔波,光鮮外表下的焦慮和不安,只有自己知道。         我們教會有一個單身姐妹團契。團契中的姐妹,常常帶著自己做的小點心、新鮮的水果,甚至一本好書,坐在一起分享,或讀聖經,或代禱,相互關懷。這種金錢買不到的信任和放鬆,是吸引我的地方。而這種建立在愛裡的“禮尚往來”,是我真心希望多多益善的! 作者出生於甘肅白銀。現住北京。媒體人。 圖片由談妮拍攝。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賄賂”和“禮物”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王菡         什麼是賄賂?在法律中,賄賂是“建立在給予或接受受賄人的直接財產或其他特權基礎上的非法利益”。美國一位牧師說,如果你送給對方的禮物的價格能夠影響對方的決策,就算是賄賂。         不期待回報的愛的付出,則是禮物。         無論賄賂,還是禮物,都不一定是有形的商品,也可以是時間、精力、人脈等無形、無價格之物。本文會著重圍繞商人與商業上的討論。 (一)          萬科地產商人王石在長江商學院講課時,問台下:“萬科從來沒有賄賂過。相信的請舉手﹗”台下眾多企業家,無一人舉手。這說明賄賂現象在中國已是普遍存在,人人習以為常了。          有一個從事商業多年的基督徒,談到商業賄賂:“賄賂在中國商業界隨處可見,它的普遍存在和整個社會大環境密不可分。中國的民營經濟,從古至今都沒有獲得過獨 立的政治地位,必須依附在權力之上。官商交易下的商業賄賂,在中國非常普遍。從商的人大多想尋求快速致富的途徑,而暴利行業往往和政府權力相關。需要行政 審批最多的部分,往往蘊含大量的致富因素,不言自明──為什麼給你這個項目,而不是別人?即使有了信任的關係,還是需要給好處費的。”          也就是說,因為歷史和環境使然,自古以來,“好處費”就是中國經商的一大法寶。          不過,要說賄賂在中國是必須的,筆者並不同意。就我所知,有一些發展很好的基督徒商人,他們認真禱告、踏實做事,在經營中高舉和宣告信仰,生意日益興旺。筆者曾經深入一些城市的工商團契採訪,見到了很多依靠耶和華,得以在艱難中站立的基督徒商人。他們有的企業一度跌落谷底,快要宣告破產,在絕境下,神蹟卻發 生了,比如,沒有進行任何賄賂,政府以前推卻多次的批文卻突然順利過關,或是銷售市場的訂單突然激增,很難賣出的地皮以最合適的價格出售,等等。 (二)         很多外企入駐中國,對於回扣一類的做法很不以為然,後來發現,要本土化,就要走“中國特色”的道路,於是開始順應賄賂之風,變相地進行商業賄賂。         然而有一些基督徒商人,還是持守信仰的原則。幾年前,我採訪了約翰‧貝克特(編註,John Beckett,畢業自麻省理工學院,著有《爱上星期一》),他是美國俄亥俄州伊利里亞鎮貝克特企業的總裁。這個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家用暖氣油爐製造商。        貝克特談到,公司業務發展到中國,選擇在北京郊區建廠。在政府批地的過程中,他拒絕了潛規則──賄賂,導致建廠計劃暫時擱淺。         我問他,這是否算是基督徒要付的代價?他說,基督徒若是堅信自己所信的是真理,就不會被眼前的利益蒙蔽。要有一雙屬靈的眼睛,看重在天的財富。基督徒企業更要有原則,才能發展壯大。         相信上帝就是看重他有一顆敬畏的心,所以格外祝福他,讓他的企業成為行業內的老大。 (三)         我認識一些從商的基督徒,他們希望盡量在不違背聖經的原則下,將業務經營好。我問他們如何處理賄賂問題。有的弟兄採取了折中的方式,自己不主動給予回扣,一 […]

No Picture
事奉篇

饒恕──基督徒新生命的見證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樓健      彼得來到主耶穌面前,問了一個基督徒生活中普遍存在的問題:“主啊,我的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太》18:21)不可否認,這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般人能寬容和忍耐的程度。在當時的猶太人社區,按照習俗,饒恕別人不超過3次;中國人同樣認為事不過三,即我們可以原諒一個人做錯事或得罪人,但絕不允許他接二連三地重覆同樣的錯 誤,並認為過多的寬容是縱容。但主耶穌的回答讓我們很驚訝,祂把這個問題引向一個更深的層面,把我們是否願意饒恕別人,跟上帝已經饒恕了我們連在一起討論。 每個人都像刺蝟           人類是群居動物,個體的能力極其有限,只有跟同類共同生活、互相幫助、彼此保護才有生存的機會。同時,每個人都希望在這個群體中,占據一個有利的地位,以獲取更大的好處,這使人們在面對自然界的嚴峻挑戰時,還要承受彼此競爭的壓力。          有不少基督徒,平時在社會上的行事為人和世人一樣,也喜歡帶著假面具,與他人保持一定距離。如果有誰公開表達自己內心世界的秘密,那麼他必然會成為世人的笑柄。          但教會的生活與世俗社會的生活並不相同。當我們這些蒙恩、得到屬靈新生命的罪人進入教會後,本應與弟兄姐妹之間,彼此敞開心門、互相接納的。但實際情況卻 是,教會生活的甜蜜,很快就被信徒彼此之間的傷害所取代,因為我們每個人進入教會時,都把自己天然的本性、後天學到的陋習帶了進來。           進入教會後,我們會發現,每個人都像刺蝟一樣,彼此間的距離越近,受到傷害的可能性就越大,受傷時的感覺也更痛。          此外,基督徒在平時的交往中,都會有意地避免談論教會中的問題,在新加入教會的基督徒面前尤其如此。大家會只談正面資訊,好像只有這樣才是正確的、屬靈的。結果,這在客觀上,使那些新信徒對教會生活的期望過高,而忘記每個人都來自這個罪惡的世界。 依靠自己的頭腦          雖然上帝因著主耶穌基督的緣故,看我們為聖潔,但事實上,我們並不是真正的潔淨。我們內心世界裡的罪性和社會惡習,並沒有得到完全的根除。我們喜歡評論他人 的長相、穿著、愛好、家庭條件以及過去的錯誤等,他人的隱私向來是我們喜歡議論的話題。但我們又清楚地知道,他人與我都是教會的肢體,很多事情不應講,可 又管不住自己,於是,就會以“愛心”的名義私下傳播各類資訊。          我們喜歡依靠自己的頭腦,按照自己的習慣、標準看待他人。尤其是一些知識層次較高、社會經驗豐富、管理能力較強的信徒,更容易對教會的各項事工品頭論足。          我們也喜歡互相攀比,當然,在教會不能像在社會上那樣,彼此比名利拼地位,但大家會非常“屬靈”地比誰更愛主,比誰服事主、服事弟兄姐妹更有能力,比每年做 了多少事工、領多少人歸主,比誰對上帝的話語、聖經知識的瞭解更深、更多等等。這些或明或暗的比較,極易造成弟兄姐妹之間的誤解和傷害。           不可否認,在這些攀比的後面,是屬靈的戰爭。撒但的工作,就是要破壞教會的合一與團結,它最有效的攻擊手段,就是在眾人之間製造各樣紛爭,使教會忙於應付內 部各種問題與矛盾。撒但不難在教會肢體之間,使用這些伎倆,因為在當今的教會裡,有太多生命仍未被改變、依然以自我為中心的信徒。 無處可訴的傷害          教會肢體之間一旦產生分歧,甚至造成彼此傷害,對個人及教會的損害都是極大的。         個人初受傷害時,會認為在教會裡可以彼此信任、互相幫助,所以願意敞開內心;沒想到,舊的傷痛未過去,卻在教會中被自己信任的人再次傷害,這樣一來,受傷者在教會中會變得更加封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