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封三 以利亞·何烈山

  張子翊 從哪叼來餅和肉?基立溪旁的烏鴉 是因你“懇切禱告”,或你說的“不禱告” 過了些日子,溪水就乾了;然則   罈內的麵不減少 瓶裏的油不短缺 身無氣息的孩子復活,啊撒勒法的寡婦家   迦密山上眾民驚呼:“耶和華是神!” 基順河邊手刃450巴力先知; 迦密山頂 七次屈身在地,臉伏兩膝之中,果然   有一小片雲從海上來 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 束上腰,你奔在套車的亞哈前頭,直到   耶斯列的城門。三年零六個月乾旱解除了 如何?耶和華的靈曾降在身上又如何? 只因耶洗別撂下狠話,你就起來    逃命別是巴曠野,羅騰樹下求死 卻是向耶和華;如約拿在蓖麻樹下 如摩西不願見自己苦情   但你睡著了,直到天使拍醒 見頭旁有一瓶水,和炭火燒的餅 吃了喝了睡了,又被拍醒又吃了喝了    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40晝夜 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   “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什麽?”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以利亞·何烈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張子翊   從哪叼來餅和肉?基立溪旁的烏鴉 是因你“懇切禱告”,或你說的“不禱告” 過了些日子,溪水就乾了;然則   罈內的麵不減少 瓶裏的油不短缺 身無氣息的孩子復活,啊撒勒法的寡婦家   迦密山上眾民驚呼:“耶和華是神!” 基順河邊手刃450巴力先知; 迦密山頂 七次屈身在地,臉伏兩膝之中,果然   有一小片雲從海上來 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 束上腰,你奔在套車的亞哈前頭,直到   耶斯列的城門。三年零六個月乾旱解除了 如何?耶和華的靈曾降在身上又如何? 只因耶洗別撂下狠話,你就起來   逃命別是巴曠野,羅騰樹下求死 卻是向耶和華;如約拿在蓖麻樹下 如摩西不願見自己苦情   但你睡著了,直到天使拍醒 見頭旁有一瓶水,和炭火燒的餅 吃了喝了睡了,又被拍醒又吃了喝了   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40晝夜 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