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聖職”、“俗職”與事奉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慶子        退休遷居灣區之前,我們夫婦都在波士頓教書。牧師認為我們和學生、學者比較容易溝通,派我們擔起教會“社青團契”(Young Professionals)的教導與輔導責任。         波士頓人文薈萃,“盛產”名校。為了應付那些優秀的年輕人不時提出的尖銳問題,我們就得常作準備。後來,我們乾脆在神學院選課,忙得不亦樂乎﹗        教會一位長老,多次善意地問我:“你這種‘織帳篷’(帶職事奉)的日子,還要過多久?什麼時候才出來全時間事奉啊?”我心想:我現在不就是“全時間”事奉嗎?        顯然地,很多人認為,職場上週一至週五的工作,與“事奉”無關。心態如此,實際上也如此。大家覺得,只有牧師、神父、傳教士等“神職人員”從事的,是“全時 間聖職”事奉。一般信徒的職業則是“俗職”,每天忙的是“幹活”。只有和教會沾上邊的才是“事奉”﹗ 於是,有了“從俗職出來、進入聖職”的說法。        聖經上是這樣區分的嗎?主是這樣看待我們的工作的嗎? 初期教會的“事奉”         主耶穌對當時的文士、法利賽人等宗教人士,從未予以青睞,反而責備他們違反聖經的教導。耶穌以木匠的兒子的身分出生,而不是以大祭司的身分來到人間。祂所召的門徒,也是漁夫、稅吏等一般市井小民。       《使徒行傳》記載的初期教會,在恩賜上雖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牧師和教師等,但他們和其他信徒互為肢體,在身分上沒有“高”、“低”之分,在事奉上也無“聖”、“俗”之別。        以耶路撒冷教會為例:那時教會一天天增長,產主了飯食分配的困難。原因是,信徒中有說希臘語的,有說希伯來語的。在分配飯食的時候,一些說希臘語的寡婦,被忽略了,得不到足夠的供應,所以起了糾紛。        使徒們蒙召,專心從事祈禱、傳道。因此,愛心關懷及飯食分配,需要更多的同工參與。 在聖靈的引導下,信徒中選出7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又智慧充足的人當執事。這是教會執事制度的開始。        管飯食同工的資格,為何如此嚴格?既要有智慧、好名聲,還要被聖靈充滿,不是有能力管好飯食就行了嗎?這是因為,主看重教會裡每一個人身心的溫飽。主說: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所以管飯食的事奉和祈禱、傳道一樣,在主的眼 中,也要達到“聖職”的要求。 事奉定義的演變         在希伯來文裡,“事奉”二字的意義很豐富,包含工作、敬拜、奉獻、祭祀等合上帝心意的服事。保羅在《使徒行傳》中說, 只要是“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就是事奉。並沒有“聖”,“俗”之分。         當我們教會的長老問我何時“出來”全時間事奉時,雖未明講,但確實影射我“還在世俗裡混”,應當早早“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