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因信稱義與華人文化(陳濟民)2017.07.24

當我們面對全球化的挑戰和走向超文化宣教的時候,我們需要的,也正是因信稱義的真理,因為保羅當時面對的挑戰,正是如何在一個大羅馬帝國下,向猶太人和外邦人傳揚神國的福音,使他們都在耶穌基督救贖的愛中共同成長,榮耀真神和主耶穌基督。 […]

No Picture
成長篇

初期教會的建立(下)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續上期)        緊接蘭塞在安提阿工作的是密契爾 (Stephen Mitchell)的工作隊。到了1984年,安提阿古城的輪廓漸漸顯露出來。城牆厚達18呎,全屬凱撒提庇留及革老丟時代的建築。這個城市充滿了偶像及 “君王敬拜”的特色。廟堂及富貴人家的門楣欄板上,雕滿了象徵吉利的牛頭及莨苕花環,對久居安提阿的猶太人不無影響。保羅要將他的一神信仰帶入這個多神敬 拜的城市談何容易,無怪乎他要向他們從猶太人祖先寄居在埃及地為奴開始,直說到耶穌基督是唯一的救贖。無奈寡不敵眾,至終還是被趕出城外。氣忿的保羅“對 著眾人跺下腳上的塵土,就往以哥念去了。”(13:50-51)。        保羅和西拉的第二次佈道,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 但那不信的猶太人心裡嫉妒,把他們拉到地方官那裡,控告他們是那“攪亂天下的”(《徒》17:1-6)。其中所提到的“地方官”這個字,是從希臘原文 Politarchas翻譯過來的。怪的是在整本《使徒行傳》中,路加只有在這裡用了這個字來代表“地方官”,既非希臘人慣用的Strateegoi(長 官)也非Exousiais(掌政者)。        路加是否私自發明了一個頭銜?自由派學者為了支持路加用辭不夠精準的論調,甚至聲稱在整個希臘文學中,從古至今就從來沒有用過這個字來代表地方官。        這也是事實,在古今希臘文獻中真的找不到,直到考古家疏勒(Carl Schuler)於1960年在馬其頓省不同城市中,將一塊塊破碎的石碑挖掘出來,帖撒羅尼迦就是其中一個城市。石碑中有32塊上面皆以 Politarchas這個字來代表“地方官”,其中19塊來自帖撒羅尼迦,而至少三塊的時間可上追到第一世紀。        圖五所示碑銘則取自瓦爾達爾門(Vardar Gate),當年由西邊進入帖撒羅尼迦羅馬大道(Via Egnatia)的一座羅馬式拱門。公元1867年拱門改建,在拆下來一塊砸破的碑銘上,赫然出現Politarchas這個字。石碑上第一行就這麼寫 著:“在地方官……的時候”(In the time of Politarchas)。        我們相信當年路加和保羅,將福音經過羅馬大道向西邊傳進帖撒羅尼迦時,經過了這個拱門,也看見了石碑上的稱號。這塊碑銘目前存在大英博物館,証據鑿鑿,無容置疑。         保羅離開帖撒羅尼迦,在雅典等候西拉和提摩太時,“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裡著急。”並且在城市觀光,看他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徒》17:16;17:23),感到簡直不可思議。         […]

No Picture
成長篇

快樂的蒲公英

李伏陽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一       來美國之前,我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到後海划船,去爬香山。那些快樂的日子,我的一雙兒女,羊羊和羔羔,記得非常清楚,至今仍是跳著腳、揮著手,向我描述。        北京,這座承載著深厚文化的古城,是我的故鄉。        外婆家的四合院,坐落在現在北京的南城,在那裡我度過了美好、快樂的童年。         我忘不了院子裡的那棵棗樹,屋檐下的那個喜鵲窩。          我忘不了北屋後面那三棵花椒樹,還有一條輕輕流淌的小河。忘不了挺拔在河邊的楊樹和柳樹。夏天,油綠油綠的楊樹葉子上面,一顆顆小水珠閃爍著晶瑩。          我忘不了那滿眼麥田的翠綠,忘不了雨後的彩虹,和夜間的蛙聲。忘不了藍天上一簇簇白雲,和傍晚在天上燃燒得像火一樣的晚霞。          每到“五一”、“十一”,父母就帶我們去北海、頤和園、中山公園玩。公園裡有上百年的紅牆綠瓦,上千年的參天古樹。北京就像一位大家閨秀,即使在貧窮的年代,也散發著優雅與大氣。         我一直以生在北京、長在北京,而感到有一種優越感。但這20年來,北京的變化太大了。許多人覺得北京變得現代了、時尚了,但在我的心裡,她已不是原來的她 了。她失去了昔日的韻味,我失去了許多的靈感,甚至有時都有點麻木。我迷失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迷失在用鋼筋水泥鑄成的森林裡。         我像一顆小小的蒲公英的種子,帶著小小的生命,不知應該飄往何處! 二         帶著這樣的空落,帶著這樣的疑問,同時也帶著一種尋找,我帶著羊羊和羔羔,坐了13個小時的飛機,來到了美國。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審視著這個城市。        這裡的街道基本上沒有什麼人,街面乾淨、整潔。除了機動車道,路面全部被綠綠的草坪覆蓋著,還有黃色的、粉色的、紫紅色的花兒,點綴在其中。        這裡的車沒有北京的多,這裡的空氣很新鮮。在這裡買東西必須上超市,在這裡開車要更有規矩。在這裡每天你都能見到不同膚色的人,這裡是孩子們的最愛——他們每天都像輕盈的小鳥,沒有很重的學習負擔,按著自己的情趣、性格,自由地成長……         然而,這裡也沒有我過往的蹤跡,也沒有我的回憶。 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