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信主

父親曾在外徘徊多年(歡然)2017.06.14

歡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6.14

2015年7月8日,在信仰門外徘徊了半個多世紀的老父親終於信主了!

當我們一家6口人第一次圍坐桌前讀《詩篇》,一起分享、禱告時,我覺得像做夢一般不真實。

陰影,不只在肺部

2週前,發燒好幾天的爸爸去醫院做CT,醫生發現他的左肺下部有一個可疑的陰影,醫生估計這陰影不是好東西。爸爸猜這陰影可能是炎症,因為幾年前他腮腺發炎,也曾被誤診為腫瘤,開刀一看卻是炎症。

爸爸雖這樣猜測,但看得出,他心裡有壓力,他私下將他的情況告訴了家裡每個人,大家都勸他,信耶穌吧!媽媽還專門找出一篇針對癌症病人保健的講道給他聽,可是聽了沒多一會兒,他就走開了。他對媽媽說,等掛完鹽水,他再決定是否要信主。

 

“根正苗紅”

爸爸的剛硬我們早已領教過。退休前我們勸他信主,他說等退休;退休後又說等70歲;70歲後,他又說等80歲;今年他都74歲了,還是不信。

爸爸生於基督徒家庭,奶奶是第三代信徒。爸爸說,他初中時天天早上起來讀聖經,後來因為接受了學校的無神論教育,離開了上帝。

爸爸雖未信主,家庭的影響卻一直在,他對基督信仰存有好感,做事為人也常遵循聖經原則。大學畢業那年,趕上文革,他們這一屆清華大學畢業生的分配推遲了一年,作為分配小組的學生代表,爸爸本可以為自己安排一個好去處,但他卻把唯一一個離家最近的名額讓給了一位同學,自己去了一間正在籌備的位於山溝裡的三線工廠。

然而,因為在大學入了党,爸爸幾乎十多年沒有提過上帝的名。文革結束,直到我讀初中,爸爸才在同事、朋友面前開始提到上帝的名了。那一段時間,爺爺在溫州鄉下“出名”了。

這緣于文革時,爺爺服侍了一個因受迫害發瘋的人(爺爺將他接到家裡,照顧他,給他傳福音),此人後來居然痊癒了,並且信主了。此外,爺爺還主動上門照顧村裡長期患病、被家人厭棄的病人,這些事在家鄉被傳為美談,福音也因此傳開了。

爸爸以之為驕傲,於是在朋友圈裡述說這些事。從爺爺的事蹟中,他看到其中有神蹟,但他卻礙于自己廠長的身份,也因著心中的許多疑惑,始終沒有信主。在家中,他從不在孩子的面前談信仰話題。

 

獨獨對你沒興趣

後來,因身體緣故,爸爸從廠長的職位上退了下來。之後,因新廠長的逼迫,他輾轉調回老家浙江。那時我正上大三,前途未卜。我們家面臨信仰的選擇。

我母親娘家信佛,雖然父親這邊的親戚已經給我們傳了福音,但她卻傾向娘家的信仰。而我對儒釋道都有興趣,獨獨對基督教誤解最深。那時,我特別希望有高人給我算算命,指點前程。

我姑父、姑媽雖是黨員,但那時他們都信耶穌了,一來我家就給我們傳福音,但我爸媽總採取回避的態度。有一次,姑父給他們放了講道錄音,他們沒聽幾分鐘,就不約而同地走到另一個房間去了,留下姑父一人聽錄音。

 

終於不再失眠

不久,我遭遇許多變故。先是身體不好,後又遭遇失戀,再後來又是失眠,成績極差,大學差點肄業。總算勉強畢了業,但有一段時間,我失眠到精神幾乎崩潰,工作單位把我退回學校,重新分配,我入院休養。

此時,爸爸想到了耶穌,他勸我和媽媽信耶穌。媽媽那時壓力也很大,經常失眠。有一天晚上,媽媽跪著禱告,一會就睡著了,從此失眠不治而愈,她開始篤信耶穌。我也跟著母親信了主。後來,我不僅能正常地工作生活,還拿了一個英語專業大專文憑,這樣,我擁有了歷史本科和英語大專兩個文憑。在工作中,我也獲得過國家級以及市級的獎勵。

三番五次失信

爸爸雖勸我們信主,但他自己就是不信,那時,他們五兄妹中,就剩他一個還沒信主。

2000年,爸爸患了腮腺炎,起初被懷疑是腫瘤,入院治療。兩個姑姑從老家趕到城裡,給他傳福音,他表示願意接受。然而,後來手術發現是炎症,爸爸又不提信仰的事了。

2003年2月,我弟弟工作的工地腳手架垮塌,壓死了十幾個農民工,公司搞陰謀假造材料,把責任全推到施工員的弟弟頭上。爸爸承諾,如果這件事上帝幫助我們,他就信耶穌。

不久,我們找了律師,四處採集證據,最終洗清了弟弟的冤屈。然而,等這一風險過去,爸爸又失信于上帝,仍不肯信耶穌。

爸爸三番五次失信,讓我對神蹟的作用產生了懷疑,神蹟真的有效嗎?為什麼爸爸經歷了這麼多神蹟,卻還不信?

之後,我與媽媽、弟弟一家都想方設法勸爸爸信耶穌。有一年,我們教會發起一個活動:給家裡未信主的家人寫封信。我和媽媽都給爸爸寫了,但他還是沒動靜,不僅如此,他因為過去對聖經有一些知識,還能和我媽媽針鋒相對,而我媽媽又不能像未信主時那樣,隨著性子與他對抗,所以受了不少氣。

教會長老過年請爸爸去吃年夜飯,爸爸怕被勸,又拒絕了;爸爸的老同學給他送的名牧講道光碟,也被他丟在一邊;教會老弟兄上門,爸爸也只是敷衍一下……

 

冰,開始瓦解

去年耶誕節,弟弟所在教會有晚會,邀請慕道朋友參加,爸爸也拒絕。侄兒來邀爺爺,爸爸卻開出個條件:你期末必須考全優!後來侄兒真的考了全優。爸爸才去參加了晚會。

這一次,爸爸說掛完水再決定是否要信耶穌時,我知道他的潛臺詞是:如果不是炎症,是癌症我就信。他這樣的心態,使我非常為難:我該如何禱告呢?作為女兒,我既不希望他得癌症,又希望他信耶穌,我只好在上帝面前迫切為他禱告,教會也為爸爸禱告,有一個老阿姨甚至大清早去腫瘤醫院幫忙掛號。爸爸的兄弟姐妹都打電話催促他信主。

後來做CT,結果顯示陰影小了一點,但醫生仍不能確定病情,建議爸爸做穿刺。那天晚上,當我再次跪在上帝面前,不知如何開口為爸爸禱告時,聖靈感動我非常順暢地禱告了大約十幾分鐘,禱告的語詞,滿含對爸爸的深情和對上帝的篤信不疑,這些都是我平時不可能說出來的話。禱告完,我愣在那裡好幾分鐘,心想,我怎麼會禱告得這麼好?

 

多年的石頭挪去

第二天,媽媽打電話給我,說爸爸信主了。他上門去拜訪教會長老陳叔叔。在陳叔叔面前,爸爸說出自己心中的兩個疑惑:一是,為什麼很好的基督徒,會因為做好事被車撞傷至半癱(此人是我家一個親戚)?二是,在耶穌的門徒中為什麼會出現猶大?陳叔叔對其進行了答復。爸爸多年的疑惑終於放下了。

之後是做穿刺手術,爸爸本有些懼怕,但在手術前,他禱告,心裡的懼怕都消失了。

穿刺結果是炎症!但醫生說,沒有穿刺到的地方不能保證沒問題,他囑咐爸爸以後去定期檢查。

在醫院病房裡,爸爸給一病友傳福音,那個病友決志了。爸爸一信主,就結了個果子,真感謝主!

不久前,爸爸告訴我們,他第一次去教會聚會那天,一上公車,他的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好像浪子終於回了家,他知道那是聖靈的感動。

是的,爸爸這個浪子,主等了他多年,終於回家了!

 

作者現居中國杭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等你,漫漫10年(何百合)2016.12.09

pic1-dsc_1177-r25

 

何百合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2.09

 

2016年5月20日,我去民政局領證結婚。

我的婚姻,是禱告、等候了10年得來的。每次看到主賜我這麼好的丈夫,我都覺得,當初的忍耐和等候是多麼值得!

這10年來,我忍受了父母、兄長、親戚、朋友,甚至教會一些弟兄姐妹的懷疑和誤解,還受到鄙視和嘲笑。然而正如上帝應許的:“等候耶和華的必不致羞愧。”(參《賽》49:23)

 

 

2004年,我上大一,英語專業。聖誕節前,從一位中文老師那裡,得到第一本聖經。老師沒有跟我講福音,只是告訴我,每天看幾頁,就會有神蹟發生。

當時我經常作惡夢,心情非常憂鬱,還想過自殺。在那樣絕望的境地中,很希望看到神蹟。於是拿到聖經的第一個晚上,我就開始看。當天晚上真的睡得很安詳,沒有再做噩夢,像是有天使保護。

我開始去教堂,尋求認識這位上帝,週日還參與主日學服事。

2006年,我順利找到一份工作,很合乎我的專業。

2012年,我知道上帝要我從事另一份工作服事祂。這是花了兩年時間禱告,確認的。我把從事了6年的工作辭掉了。我相信,只要是上帝的心意,一切都是好的。

只是,我心理上並沒有準備好面對之後的種種挑戰,比如,每月不再像以前有固定收入——這對我的信心,是很大的考驗。因為我從小就豐衣足食,一畢業又很順利地找到輕鬆又穩定的工作,在金錢上從未缺乏過。

其實,這段時間我也沒有缺乏,只是我心中為明天憂慮。半年後,上帝更在財務上給我開了出路,讓我每個月都有了像當地傳道人一樣的工資收入,直到現在還沒間斷過。

 

pic2-dsc_0375-r25

我的新工作,是為香港一個福音機構,翻譯和信仰有關的英文資料。大部分時間,我都在家裡的電腦上工作。

父母安排我和大哥住同一套房子。大哥不相信我的工作是在家翻譯。一下班看到我在電腦前面,他就黑著臉。並且,他跟家人、親戚、朋友說,我終日無所事事,在家玩電腦。

父母以為我沒工作,終日擔心我。後來我才知道是我哥在他們面前說我沒工作。我跟他們解釋,他們才半信半疑地接受了。

二哥在大哥的影響下,也認為我貪圖安逸。不過,因為我每個月都給父母一點生活費,他們對我的工作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對我的婚姻表現得極度焦慮。

記得讀大學時,家人擔心影響學業,不允許我談戀愛。然而從我一畢業開始,他們又為我結婚、找對象而奔波勞碌。

我不滿足於世俗人的婚姻,認為上帝預備的才是最好的。我擇偶標準的第一個條件,就是對方必須信耶穌,非基督徒免談。

那時候年少氣盛,凡是沒信主的家人、朋友介紹的,我一概拒絕。我的推理是:介紹人都不是基督徒,當事人又怎麼可能是基督徒?為了減少以後分手的麻煩,我連約會都拒絕了,只希望自己保持清潔的心等候上帝。

隨著年齡快奔三(接近30歲,編註),家人催得緊了。全家總是為此事不歡而散。

我們生活在一個小鎮上,傳統的思想根深蒂固。這麼大的女孩還沒嫁,自然成為大家的話題。我的父母,自然也在外面受了不少氣。

我的家人常數落我:“老姑婆”、“剩下來嫁不出去”、“以你現在的年齡,要求不要那麼高啦,找個老實的就算了”……每一句,都針對女性的年齡。

我的二嫂和二姑,也特別為我的婚事“操心”,一個給我介紹裝修工,另一個給我介紹桑拿行業的。當我拒絕去相親時,二嫂惱羞成怒,對我爸說:“她為啥不去看一下?還嫌棄人家呀?以她這個年齡,能嫁出去就不錯啦!還想挑個公務員呀?”

我爸不敢哼聲,臉色變得陰沉難看。以前他是最疼愛我的,後來在我面前都不說話了。大概是因為女兒沒嫁出去,感覺丟臉了吧?

 

pic3-dsc_0705-r25

家人這樣對我,教會呢?同樣有不少的聲音。

教會中的大多數人,其實跟我不大熟,只是平常看到我在教會裡做義工。對於我服事主,有些人猜想,我大概是因為找不到工作,閒著沒事幹,才在教會服事。

有個姐妹對另一個姐妹說:“你認識人多,給她介紹一個男朋友吧。”對方回應:“她沒有正式工作,人家男孩子不會看上她的。”

那時我才發現,辭職為主做工,還會帶來如此多的恥辱!我連排隊相親的資格都沒有了!

我才明白聖經說的,“你遭難的日子,不要上弟兄的家去”(《箴》27:10)。原來他們會瞧不起你,覺得你只會給他們帶來麻煩和不光彩……還是聖經看透人性。

我對婚姻的禱告越來越頻繁。有一次,我極度憂傷,問上帝是不是把我忘記了。上帝回應我:“婦人焉能忘記他吃奶的嬰孩,不憐恤他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賽》49:15)

我馬上伏在床上大哭。

我已經想不起這10年裡,為了求婚姻,流了多少眼淚。

有時候,我想起亞伯拉罕100歲才得到上帝應許的兒子。上帝的話語從來沒有一句落空,亞伯拉罕夫妻卻因信心不足,犯下錯誤,生出庶子。我不可同樣犯信心不足的錯誤。

我懇切禱告:“主啊,如果你不給我結婚的對象,那麼別人羞辱我的時候,你也同樣受羞辱的!”當時我甚至還想,如果他們逼我太甚,我就乾脆離家出走了,雖然這是最無可奈何的做法。

看到一些並不很敬虔的年輕信徒都結婚了,我還是到處受氣、不被理解,我不禁懷疑,自己這些年是否都做錯了?

我媽還上門找我,問我是不是想當修女了。我哭笑不得,心中特別難受,覺得走到人生的盡頭了,甚至對上帝產生懷疑。

在這種懷疑下,撒但的魔爪慢慢伸過來了。

 

pic4-img_20160917_193200-r30

有一天,一個認識的弟兄把我拉進他的微信群。不久,我被群裡的一個所謂的弟兄添加為好友。

那人每天發微信給我,不斷告訴我,他的條件多優越。我心中極不願意跟那人談,但後來聽從了一個姐妹的意見,試著去瞭解他。

短短半年裡,我發現他有很多不妥之處。比如,他說他是基督徒,但是從來不禱告,甚至連聖經裡的大衛是誰都不知道。

他跟我說他是海外某公司的董事長,可是連很小的事情都要我幫忙。當我說幫不上時,他就好像沒辦法了一樣。我想,既然他是大公司老闆,理應有很多員工,怎麼會總是找一個我這樣的外行人去做事呢?

一開始,他買很多貴重禮物送給我,挖空心思討好我。他說他是美國公民,離婚很久了,還把他美國的護照和駕照的掃描件發給我看,騙取了我的信任——我以為他是信主的,不會那麼詭詐。後來才知道,他根本不是美國公民。

他說很多甜言蜜語哄我開心,反反覆覆地跟我說他的大生意計劃,說他認識很多領導、專家等,目的卻是要我在這邊找人脈去幫助他。

有一次,還向我借錢。我想,既然他有那麼雄厚的實力,為啥還要找我借錢?我跟他說,結婚之前不想牽涉太多金錢關係,拒絕借給他。

在網上聊了半年,我們只見過兩次面。第二次見面時,他要求跟我發生性關係,我拒絕了。3天后,他像人間蒸發般,所有方式都聯絡不上。

這一連串的事情,讓我感覺到有很多疑點。我懇切求問上帝,如果這段感情不是出於祂的,就求祂直接切斷。

 

pic5-wechat

一個月後再次聯絡,因一件小事,他跟我吵了起來,二話不說把我拉到黑名單。當我再次禱告,尋問上帝是怎麼回事時,上帝藉著奇妙的方式告訴我,我已經處於危險中。

當日,我就從他介紹認識的一個微信好友中,印證了上帝對我說的話——他早有老婆,而且還是那人的姑姑。

原來自己差點“被小三”了!後來更知道,那個拉我進群的“弟兄”,也是專門用美國身份欺騙國內單純的弟兄姐妹。

瞭解事實真相後,我知道真是上帝保守了我。如果不是上帝阻止,後果不堪設想。我向上帝承認了自己無知與小信的罪。

我開始學習鋼琴。一方面可以轉移注意力,不整天活在自憐的狀態裡;另一方面,可以提升自我。

從我一開始碰到鋼琴,聽到那悅耳的樂音,我就深深愛上了它。鋼琴更讓我忘記憂傷、煩惱,心裡充滿喜樂。

pic6-by-qiipqiipfly-piano-1531788_1280

 

自學了一年後,我能把許多讚美詩歌彈奏出來。我每天都彈琴讚美主,心中有無比的快樂,所有的苦惱都消失了。

因琴行老闆的邀請,我開始晚上兼職教鋼琴。有一次,一個學鋼琴孩子的家長好奇地問我:“你有男朋友了嗎?”

換作別人這樣問,我要麼生氣,要麼為了面子說“有了”。然而上帝奇妙地感動了我,我竟然很老實地跟她說“沒有”。她說給我介紹個帥哥。過了幾天,就有一個男孩子加我微信。

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是公務員,在國家保密基地上班。我非常驚訝。如果早知道他是個公務員,也許我不會想跟他認識。因為經歷了許多人的貶低後,我失去了自信,覺得像他們所說的,只要能找一個老實人就行了。

早有人嘲笑過我,說我沒有像樣的工作,又沒有明星般的美貌,怎麼可能配得上公務員!沒想到,上帝真預備了一個這樣的人給我,大概是讓他們看到我幸福,就蒙羞退後吧!

 

 

我跟這個男孩子聊了兩個月,一直像普通朋友一樣。

聖誕節前一週,我們約定了在教堂見面。之前我告訴過他,我是個基督徒。他說他也願意相信耶穌。

他那麼容易接受了耶穌,我真的難以置信。我在微信裡面,教他作認罪悔改的禱告,他說他馬上就按照我教的禱告。我還發給他福音電影《上帝之子》。他至少看了兩遍。

後來他告訴我,初中時他已看過《聖經故事》,也去過一兩次教會。福音的種子,早已撒在他心中了。

2015年12月20日,我們第一次見面。溫暖、燦爛的陽光,似乎是上帝特別安排的,讓我在這寒冷的冬季看到希望。

我和他走在公園裡,陽光穿越叢林,斑駁的影子射到地面。他說他很喜歡自然,喜歡綠色植物。那不是跟我一樣嗎?

我們的話題越來越廣。

pic7-2016-02-28-01-29-16-r25

走到公園中央時,他看到一棵擺成愛心形狀的樹,衝口而出:“是一顆愛心!”這彷彿是上帝給我們愛的記號,預示著我們愛情的開始。

他要給我拍照。我開心地答應了。我坐在石頭上,他拍下了,還說我長得美,我以為只是客套話。

一路上,他沒敢拉我的手,卻很有紳士風度,用他的手臂為我擋住陽光。走上馬路時,他繞過我,走到靠近車輛駕駛的一側。我覺得這個男生真細心,讓人很有安全感!

我們到餐廳吃午飯,下午看電影,傍晚去江邊看雲霞日落,晚上到河堤散步,看燈飾,開心得竟然連晚飯都不吃了。不知道他那天晚上是否餓得半夜爬起來,我只知道甜蜜的感覺像是夢境一般。

2016年元旦,他邀請我去參觀他工作的地方。

午飯後,帶我去附近的農場。回來時,摘了玫瑰花送給我,甜蜜而溫馨!他依然沒有勇氣向我表白,只是趁我不注意時,碰一下我的手,說我很冷,然後把我的手緊緊握在他的手心裡。

在交流中我知道了,他在2014年8月通過了全國公務員考試,到我們當地的政府部門上班。當時剛好是我人生最掙扎的時候,也是最容易做出錯誤選擇的時候。感謝主,祂關閉了一扇扇錯誤的門,直到我們相遇。

 

pic8-dsc_0504-r25

幾個月後,到了互見家長的時候。因受上帝的感動,也為了我,他反抗整個家庭的傳統,不去拜偶像,卻來信耶穌。

他幾乎把整個家族都得罪了。然而上帝把智慧放在他心裡,因此他能分辨善惡,也能堅持真理。

當日,他的父母知道我是基督徒後,追著要我改變宗教信仰。他一直都站在我這邊,維護我。甚至後來我要提前回家,他也陪著我,並且和我約定了結婚登記的日子。

過了半年,我們進入婚姻,一切都那麼順利而美好。感謝慈愛的天父,過去一切的憂愁、傷心都不足一提了。婚後,他對我情深一如往昔。他總是溫柔微笑,他的舉止總是如紳士般文雅。

在我每月身體不適的那幾天,他特別照顧我,給我泡蜂蜜水喝。怕我著涼了,他還會握緊我的手。每次吃完飯,他都不用我洗碗,而是主動地把滿桌的碗收去洗。

有一次他太困倦了,一下子睡著了。睡醒後,他還記著洗碗。我說我洗吧,他說:“不用,讓我來洗。”洗完後,他還唱歌!看到他如此心甘情願的樣子,我也開心。為他而忍耐、等候10年,真的非常值得!

結婚後,我和先生每週去教堂。他也支持我在主內的翻譯工作。誰看到我們在一起,都覺得我們很般配。

很多人羡慕上帝賜給我的婚姻。我父母對這位女婿,更是喜歡得不得了,說我的命好。可是我知道,這完全是因為我有一位充滿慈愛、憐憫又信實的上帝!

 

作者在讀大學期間信主。畢業後曾從事英語教學。現專職翻譯。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