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追記抑鬱歲月(干地)2016.10.14

我的健康急劇地變差,體重下降了10多磅。身體越來越虛弱。冬天裡出門,背著背包,都覺得沉重。有幾次頭重腳輕,差點摔倒在雪地裡。記憶力明顯地下降。出門的時候,總是不記得剛才有沒有鎖門;平時堅持打的羽毛球,也逐漸失去了興趣。實際上,我對任何事情都失去了興趣。我原本興趣愛好很廣泛,各種體育運動,吹拉彈唱,都很喜歡。可是現在,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

No Picture
成長篇

安息日今昔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星余        電池和人類的區別何在?答案是:如果你是電池,那你不是工作就是死亡,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你是人,你同樣會工作和死亡,但如果你願意,也可以選擇休息。         很可惜,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情願當電池,也不當人。這些年的熱門詞之一,就是來自日本的“過勞死”——不用住醫院,不用大筆醫療費,也不拖累家人,直接死在工作中。據說在日本這是很受尊敬的。 然而生命就是為了工作和死亡嗎? 當時的意義         當我們打開聖經,就知道,答案是“不”。只要我們回到《創世記》,看到神起初創造的心意,我們就會明白,神創造人類,不是只要人工作,相反的,神要人懂得安息。        早在創世之初,我們就看到第7天安息日的重要。這一天,神不工作——只有這一天,神將它分別為聖。        十誡的第4條,就是講安息日。神命令以色列人將這一天守為聖日,停止一切工作。6天工作、1天休息的秩序從此建立。         今日的基督徒還要不要守安息日呢?這條舊約律法,如今還有什麼意義呢?         這個問題也不容易回答,讓我們先思考安息日對以色列人的意義。從舊約聖經中大量對安息日的教導,可以歸納出4條意義: 創造的提醒         首先,安息日提醒人:神的創造。       《出埃及記》20:11,提到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的原因,“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注1)。        因此,安息日是要人記念並模仿創造的上帝。        創造的高峰並不是人類的受造(雖然很多人這樣以為),而是安息。上帝並不真的需要休息,但上帝在第7日安息,是要給我們榜樣,讓我們知道,生命除了工作,除 了肉體的生存,還有更多的內涵、更大的意義。我們被造,不只是為了工作和生存,更是為了享受上帝的創造,彰顯上帝的榮耀。         另一方面,在安息日,人當敬拜創造的主,更要學習 ,這才是生命的最終目的。        在18世紀末,法國曾經把7天制改為10日制,以為就此可以提高全國的生產力。結果適得其反。疲倦的工人,身體和心理開始出現各種癥狀,人際沖突也急劇增加。最後政府只能承認實驗失敗,恢復7天制。         可見,7天內有1天休息,乃是最科學的作息表。所以,安息日是為了人類的好處而設立。 救贖的提醒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妙手重撫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近幾年來,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國學人的“信主熱”方興未艾。在世界各地的《海外校園》讀者,常 捎來親友同學信主的喜訊。但同時,我們也看到一些隱憂。例如,在福音聚會中舉手決志者甚眾,但相對的,其流失率也十分驚人:不少人一時的熱情已過,逐漸趨 向冷淡;許多人雖已公開受洗,但其生命、生活並無明顯的改變;不少自認為是基督徒的,對人、對事、對是非善惡的標準,與從前大同小異……這些情況令許多關 心中國學人的同道們痛定思痛之後,不得不反省:我們當如何做,才能領人真正“歸主”而非單單“信主”?         我認為,有三項基要真理,是每一位初信的中國學人(也包括所有人)必須清楚認識的,否則將重蹈上述覆轍: 一、何謂重生得救?        許多“決志”的中國學人之所以舉手甚至受洗,是僅在頭腦中(head)相信神的存在或承認耶穌是人類的救主,但卻未曾打開心門(heart)接受祂為個人的 救主;許多人單從理性上承認人都會“犯錯誤”(“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卻從未在聖靈光照中徹底知罪、認罪;有些人籠統地承認自己有與生俱來的罪性, 卻未具体鑒察自己的罪行和罪念。正如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追隨基督》一書所說:“教會裡面普遍性地宣稱罪的赦免……以為在知識上接受這一套觀念便足夠,不 需要一顆憂傷痛悔的心……(以為)蒙饒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而不需要遵守教會的紀律,領聖餐而不需要認罪,獲赦免而不需要個人的懺悔。”若我們繼續傳講這 種“廉價的恩典”,會使許多人誤以為已完成了入教的手續,穩穩得到進天堂的門票。實際上,他們卻從未真正入門。          我們必須強調,“悔改”就是從罪中一百八十度轉回,它和“認罪”是一体的兩面,是每一個重生得救者不可或缺的經歷。 二、何謂作主門徒?         有些人在海外“入教”,就像一些求神拜佛的人一樣,是為了得好處。這與很多國內家庭教會的基督徒信主時就準備“入獄”,成為強烈的對比。          我們深信,作主門徒,與成為“教徒”截然不同。門徒是甘願撇下一切跟隨主的人;是完全捨己,天天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的人;是渴慕榮耀的天國,為要進入,願意如 基督在“山上寶訓”所說,挖出那叫他跌倒的眼睛的人。若在佈道會呼召或文字宣教時,有意無意用信主的好處利誘人,卻未闡明作主門徒的代價,這是誤人子弟! 三、何謂信靠主?          中國古代的文明起源於多災多難的黃河流域,孕育了中國人自古以來或向命運順從,或想憑藉自強不息的毅力去戰天鬥地。中國學人多年來從艱苦險惡的環境中成長, 也已習慣自我奮鬥,因而在得救、得勝的路上走得特別吃力。他們總想靠自己的努力成聖,因此很難交託、信靠。就像一個坐在車上的人不敢卸下重擔,因為不習慣!         我們認為:信而靠之,仰而望之,交而託之,都是初信的學人特別該有的經歷。它們與聖經中所說的靠聖靈行事、回轉像小孩,是相關的功課。學會了,才能体驗“得安息”的愉悅。         因此,為了幫助本刊初信的讀者~FK6;在真道上進深,在靈命上成長,《海外校園》在兩年前己經構思,決定除了出版佈道性的雙月刊外,更在1997年另增加 兩期進深特刊。本期首先討論的主題是“罪”。我們特以親身見証、來信與對話、心靈獨白、歷史長廊中的信息……等各種角度,特別針對中國學人常提出的困惑, 分享對這項基要課題的体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