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教會裡的“癮”形殺手——淺談如何輔導成癮者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王倩倩 “癮”,就是錯誤的偶像崇拜。當人沉溺於酒、毒品、暴食,或電玩、賭博、色情等,就是將自己獻給偶像,嚴重傷害了生活與靈性。 當今教會、家庭不能輕忽各種癮的治療與預防,因為我們面臨的是一個令人上癮的社會。許多信徒不願意面對“癮”的轄制,以致無法脫離捆綁,甚至走向自我毀滅…… “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1:16)成癮者及家屬應該向“教會"求助,因為只有聖靈以及全備的福音,才能讓人脫離“癮”的捆綁。教會牧者更應該對“成癮輔導”有正確、清楚的認識,讓各種受“癮”轄制的人,及其身陷苦難的家屬,認識主、有盼望。 成癮是一個“過程” 我們首先必須知道,成癮、戒癮,都是一種“習慣的養成”。例如:賭博5年,要戒斷必須也要經過起碼5年的努力。煙、毒、色情網站,也一樣。換言之,如果成癮時間不長,戒斷也比較容易。因此,癮要盡早“被發現”。 然而華人因為“家醜不可外揚”的觀念,通常要等員警找上門等,不可收拾的局面,迫不得已才去面對。牧者也通常在此時才知道。可惜當事人已經成癮多年,戒斷十分困難。 如果有人向牧者承認有“癮”的問題,表示他在向牧者求救。牧師應該以包容的心,陪他度過這段掙扎期。不過,成癮者通常不會求救,絕大多數都是家屬發出訊號。牧者可以從其家屬及其朋友口中,瞭解成癮狀況及嚴重程度,再決定是否請相關單位,如警察局或戒毒中心人員介入。 如果只是初期(成癮1年內,沒有給生活、工作、家庭等造成困擾),牧者要瞭解次數及成癮種類,如:哪一種毒品?每日吸食幾次?電玩遊戲沉溺的時間多長?確認後,再展開對話,不要貿然行動。 成癮是“罪”還是“病”? “癮”,是隱藏的疾病,也是隱藏的罪。《創世記》中,亞當、夏娃違背上帝的旨意,選擇吃下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接著就因為害怕而躲藏,不敢面對上帝。當人不斷地選擇罪,將罪當作偶像崇拜,以致受罪轄制、無法自拔,便成為“病”。積癮成病是無法靠自己醫治的,必須藉助外在的力量,才能戒掉。 成癮與一般疾病的最大不同,就是人生病時會呼求代禱、找醫生,成癮時卻剛好相反,躲藏起來。在美國有一位牧師,在教會裡瀏覽色情網站,被秘書發現。經過再三警告,仍然無效,不得已被迫離職。 這位牧師當然知道看色情網站是罪,更不能在教會看,但為什麼還是忍不住?因為他已經是病人,無法靠自己醫治,必須靠外在的力量干預。可惜華人因為愛面子,很少早期求助、早期治療。就筆者所輔導的家庭,大都是等到孩子販毒,員警上門,父母警覺事態嚴重,才採取干預行動,可惜為時甚晚。 這也是為什麼筆者一向主張“成癮也是病”。不是說,成癮者無罪,而是我們對抗的對象不是成癮者,是他背後的“病毒”。正如同醫生不是要除去病人,而是要除去疾病。 當我們受洗時,施洗的牧師問的第一句話是:“你願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罪人?”成癮者接受幫助,也必須先承認自己有“癮”,並且承認這樣的癮會導致家庭、工作、生活的崩潰。很不幸,通常他們都不會承認(特別是華人家庭)。 如何讓成癮者願意戒掉?不是勸告,而是讓他們真正知道後果是什麼。 需要家屬一起配合 輔導成癮者之前,要先瞭解幾個重要的觀念: 1.通常只有成癮者的家屬才會求助。即使成癮者主動求助,牧師也要透過周圍的人,瞭解其真實狀況。說謊、隱瞞,是成癮者慣有的態度。 2.輔導成癮者,即是輔導病人的“生活供應者”,如:配偶、父母、雇主……牧者沒有法律上的權力和經濟上的供應能力。牧者是“教練”,真正下場作戰的是家屬。 3.通常成癮者必須先脫離“癮”的轄制,才會敞開心接受上帝的道。當人車禍受傷後,必須先送他去醫院止血,而不是帶領他做決志禱告。因此,不要有“上教會就能斷癮”、“帶他禱告就會好”的期待。 4.先用同理心去掉成癮者的羞恥感,讓他願意“自我揭露”,牧者才能展開後續的輔導。因此絕對不要論斷,不要爭論對錯。一旦“論斷”,就斷了後續的輔導機會。 5.輔導戒癮,其實是幫助成癮者產生戒癮的意願,為他提供機會,讓他自己選擇並且承擔後果。 6.成癮者如果是青少年,其腦部發育尚未發展完整,因此要輔導的是家長。 浪子在哪裡醒悟? 聖經故事裡的浪子,是在哪裡醒悟的?答案:豬圈! 成癮者很難在舒適的環境裡決心戒癮,必須藉由外在的力量。這個“外在的力量”,就是成癮所帶來的後果,如:家庭破碎、失去工作、被捕坐牢、損失金錢等。他們必須親身經歷後果,才會有悔改的意願。 不過,這必須家屬同意,讓成癮者承擔這樣的後果;正如亞當、夏娃犯罪時,上帝讓他們承擔結果(參《創》3:16-19),但同時也準備了救恩(參《創》3:15)。這就是幫助戒癮的原則:讓其承擔後果,並且展開拯救行動(不是勸告)。 人生病時要找醫生,人“靈裡生病”時要找教會。教會要學習承擔這樣的責任,學習運用聖靈的大能,與輔導的技巧,幫助在“癮”中掙扎、哭泣的家庭。成癮有多種,治療的方式各不同。成癮者的年齡、家庭狀況,也會影響輔導的方式。 “成癮”是屬靈的捆綁,讓人失去了上帝的形像,失去了真正的自由 。成癮輔導的重要性,如同耶穌所說:“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 (《路》15:4)沉溺者就是那迷失的羊。 作者現任北美華神客座老師、北美晨曦會輔導老師。著有《上癮的真相》。

No Picture
透視篇

中國人的亂神

艾暮思        儒家的聖人孔子是不大相信鬼神的存在,並且告誡人們要“不語怪力亂神。”歷代中國人,都以儒家思想為正統的指導方針。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中國人離孔子的教導相去實在甚遠。不信,只要看一下中國亂神之多就一目了然。        中國人說:七十二行,行行出狀元。我卻要說,七十二行,行行出神。只要你能數得出一個行業,就一定數得出那一行業的神仙,有的神仙還是你無法想像的。        中國人最喜歡發財,因此財神最為普遍。走進中國人的公司,餐廳,你會發現有一位財神爺,兩邊一幅對聯,曰:“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能否發 財,就看主人與財神爺的關係了。民以食為天,灶神,民間俗稱“灶王爺”,上至天子,下至庶民,家家戶戶無不供奉。灶神的神位自然是設在廚房。古書《准南 子》說,“黃帝作灶,死為灶神。”我們中國人都自認是黃帝子孫。中國人善吃,看來具有淵源。灶王爺的職責很重要,那就是要將一家人的善惡在每年臘月24向 玉皇大帝彙報,玉皇大帝以此來決定這家來年的凶吉。為了吉利,人們便儘力收買灶王爺。逢臘月24,便舉家對灶神虔誠祭祀。神像兩旁貼上“上天言好事,下界 降吉祥”。祭品不外乎是酒肉、蜜糖之類。吃人嘴軟,灶王爺當然是只好在玉皇大帝面前去替主家美言美言了。中國官僚下基層考察,一般都會受到殷勤招待。報 載,中國去年集體購物消耗是幾千個億。看來賄賂性請客也是大有淵源。          中國人處事歷來心細。因此不僅要祭祀灶神,還要祭廁神,一個管進,一個管出,非常周到。廁神名叫“坑三娘娘”,又名國姑、茅姑。以前及現在的農村稱廁所為 茅坑,其典出於此。城市人多不再用“茅坑”一詞,視為不雅。其實是城市人淺薄而不自知也。顯然在中國人面前並不是神神平等。這從人們對灶神與廁神的態度可 看出來。拜灶神時,舉家送迎,隆重非凡,拜廁神就只是正月間由家裡的婦女去拜一拜,男人們一般不大拜廁神的。這一點就是在世俗的生活中也很有體現。中國餐 廳做出的飯菜一定是美味可口,但中國餐廳的洗手間一般都很難恭維。我在中國餐廳吃飯的經驗是:最好不要飯前去洗手間,免得倒了你的胃口。         發了財,酒醉飯飽後,下一步就要求長壽了。因此壽神也是大為受歡迎的一位。壽神又名壽星,指位於船底座的南極老人星。古代政府正式下令建“壽星壇,直祭老 人星”(《通典禮四》)。許多華人家庭仍高高懸掛“壽星圖”或“百壽圖”即出於此。中國人對壽神分得較細,男人有男人的壽神,女人則有女人的壽神。“壽星 圖”中的壽神是一白髮老人,腦門又高又大,滿臉堆笑。《西遊記》中戲稱此壽神為“肉頭老兒”。女性壽神名叫麻姑,傳說中相信,她“見東海三為桑田”。大海 變桑田,不知要費多少萬年,而麻姑竟三歷此境,可見她的壽長。江西產一種酒,就叫“麻姑酒”,廣告詞說,多喝此酒可長壽,早喝早長壽。         說到壽神,不能不提一下呂洞賓。如果你去湖南名勝岳陽樓旅遊,就會聽到許多關於呂洞賓的故事。記得1976年我高中畢業時與一同學同游岳陽樓,就見有石 碑,刻着有關呂洞賓的故事,印象十分深刻。呂洞賓為唐朝間人物(公元798年生),飽讀四書五經,善詩文,《全唐詩》錄其詩達200餘首。青年時,他也想 走“學而優則仕”的道路。無奈,他考場不順,屢考屢敗,名落孫山。他感到絕望,於是皈依道教,走上求仙之路。他當時吟詩一訣,首二句是:“摔碎葫蘆搗碎 琴,飄然拂袖出儒門。”有人說道場是為儒門失意人而設的,看來有一定道理。呂洞賓入道教後,轉攻煉丹術,終成仙人,成為道教中“八仙”之一。自唐以後,每 個朝代都有他生活的記錄。據《呂祖志》記載,呂洞賓曾與南宋官吏王倫下棋,果如此,呂洞賓當有500多歲了。清朝筆記小說里也談到他在社會上的善功。這與 他出生的時差長達一千餘年。因此呂洞賓是名符其實的壽神。現在全國各地仍有成萬的呂祖廟呂祖殿呂祖祠,供人朝拜。呂洞賓的長壽術,據他自己說是口服以鉛汞 為原料燒煉而成的丹藥。他寫有《外丹百字吟》曰:“鉛汞鼎中居,煉成無價珠”。不過我們現代人怕是不敢去食鉛汞了吧!汞是劇毒,自不必多說。鉛的危害性, 人們認識也越來越多。         亂神的起源大致有兩種情形,一種是純粹源於傳說,經附會演變而成。一種是歷史上確有其人,以後慢慢進化成神。現以兩位武神為例,加以闡述。一是石敢當,二是關公。         先說石敢當。在人類進入銅器時代前,許多的工具、武器和原材料都是石頭,或源於石頭。因此古人對石頭有一種特別敬畏的心理。《淮南子》中“女媧鍊石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