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傳福音

在加州DMV(車輛事務局)前大聲讀聖經的基督徒勝訴(漁夫)2017.03.2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24

 

2011年,一位在美國加州DMV(車輛事務局)門前,大聲宣讀聖經的基督徒,被在場的警察拘捕。經過近6年的纏訟,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庭終於做出最後判決,確認這位基督徒勝訴。

2017年1月11日,第九巡迴庭推翻地方法庭的判決。原判決認定,因馬可∙麥坎(Mark MacKey)大聲宣讀聖經而將其逮捕的警察,沒有執法過當。麥坎在被捕後提出民事訴訟,控告警察非法逮捕他。這個民事訴訟要在刑事部分結束後才能進行審理。

麥坎的辯護律師柯奇思在聆聽宣判後說:“非常高興看到我們的司法制度仍能正常執行。我們所提供的視頻,明顯的與警察所宣稱的情況有相當的差異。我們一直上訴到第九巡迴法庭才得到正義伸張。這位警察以及DMV,必須面對他們忽視憲法保障自由的後果。”

2011年2月,麥坎與他的牧師科羅納多(Brett Coronado)還有一位朋友弗洛雷茲(Edward Florez),一大早來到加州一個小鎮何梅特(Hemet)的DMV,向在排隊等開門的人們傳福音。他們在離大門約40英尺的停車場,麥坎開始大聲地讀聖經。

不久,DMV的警衛就來到他面前,要求他離開。他們三個人表示,他們所做的是受美國憲法言論自由權的保障。麥坎就繼續大聲讀聖經。

約10分鐘後,加州公路警察梅耶爾(Darrin Meyer)來到現場。他搶走麥坎的聖經,將他扣上手銬。他告訴這三個人不得向“被迫聆聽的群眾”傳福音。

雙手被反扣的麥坎開始呼叫:“這就是今天的美國。”

梅耶爾說:“你可以在自己的地方講道。”

科羅納多與弗洛雷茲問警察:“他犯了哪條法律?”

梅耶爾回答說:“你們也在傳福音嗎?你們再不離開,也要一起被捕。”

當這兩位繼續向另外一位警察詢問,為什麼麥坎的行為被視為非法時,這位警察就以妨礙公務的罪名將他們兩也上了手銬。

當他們交保獲釋後,就與基督徒法律輔助機構“信仰與自由中保” (Advocates for Faith and Freedom)聯絡。然後向聯邦法庭,對梅耶爾及加州公路巡警局提出控訴。

但是,河邊郡檢察官澤樂巴赫(Paul Zellerbach)卻對麥坎及科羅納多起訴,指稱兩人沒有申請准證就在政府建築外“集會示威”。

檢方必須在法庭證明兩人“示威或集會” 並吸引群眾參與。由於檢察官無法證明在DMV前排隊的人群,與他們所做的行為有關,所以麥坎等人被判無罪。

麥坎在刑事案被判無罪後,要求對他所提的民事案恢復審理。2015年,地方法院法官朱茉莉(Molly Gee)判決梅耶爾勝訴,因為他當時有足夠理由逮捕麥坎,因此可以得到執行公務的豁免權。

麥坎不服判決,上訴聯邦巡迴法庭。1月11日,第九巡迴法庭推翻地方法官朱茉莉的判決,認定梅耶爾在逮捕麥坎的事上執法過當。判決也指出梅耶爾的陳述,與視頻所顯示的情況不合。

判決書指出:“當梅耶爾到達時,麥坎在一土堆上大聲讀聖經,他並沒有阻擋,也沒有威脅在排隊的人群。梅耶爾宣稱當時麥坎‘對著排隊的人大聲喊叫,並且隊中的人與他發生口角。口角十分激烈,甚至有可能發生毆打。’”

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所陳述的情景與視頻所顯示的狀況完全不同。視頻中沒有任何的對抗,反而只見到麥坎在與排隊的人有相當距離的地方讀聖經。”

巡迴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根本沒有質問麥坎是否有准證。因此,指稱因為他沒有准證而逮捕他的說法,完全沒有法律根據。

巡迴法庭的法官們將本案其餘部份發回更審。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回鄉撒種記(邱玲)2016.11.24

pic-1-by-kakisky

 

邱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1.24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詩》126:5)

 

主耶穌愛撒種。祂將人心比作田地,雖然並非每一片都是好土,但祂廣播福音的種子。祂講上帝的道,或比喻,或啟發,或憐憫,或醫治。藉著言傳身教,改良心靈土壤,以上帝的恩典使人悔改,叫福音的種子生根發芽。

身為基督徒,領受耶穌傳福音的大使命,我一直想,怎樣才能把福音的種子撒在故鄉的土地上呢?

這次我們全家回國,只有短短15天時間,要跑4個地方,又帶著2個年幼的孩子,不免旅途勞累。累歸累,一路上卻應驗了一個姐妹的臨行祝福:“因認識我們的上帝和主耶穌,恩惠和平安多多增加。”

回國的時間有限,我的能力也有限,所以我學習像耶穌一樣殷勤撒種!只問耕耘,求上帝收穫,因為使福音種子生長的是上帝。

回到美國後,我回想了“回鄉撒種”的幾點“訣竅”,與兄弟姐妹分享:

 

一、字決:求上帝預備人心、賜下機會

 

出發前,我覺得,我作為家裡唯一的基督徒,不免“勢單力薄”。於是,我寫下詳細的代禱事項,準備見什麼人,求上帝成就何事(因為回國集體聚餐多,單獨談話時間少,我向上帝大膽地求5次單獨傳福音的機會)。

我用電子郵件把代禱事項寄給弟兄姐妹,請求代禱支援。

回國的15天裡,我每天清晨讀經,不敢間斷,就像士兵隨時拿武器防身。上帝的話常常提醒我:老脾氣不要隨便發作!弟兄姐妹的代禱也穿越太平洋,使我們全家一路平安。更有上帝在前面的路上,預備了人心,安排了傳福音的機會,而且遠遠超過我所求的5次,讓我看到上帝的作為實在是奇妙。

pic2-pexels-tuscany-grape-field-nature-51947

 

二、字訣:孝敬父母公婆,相信上帝必看顧

 

回國第一站,是先生的老家——公公、婆婆所在的山西古城。抵達的那一夜,窗外一輪明月在空,古城的亭臺樓閣近在咫尺,讓人不禁覺得穿越了時空,回到“秦時明月漢時關”。

我們回國最重要的原因,是為了多陪陪長輩,特別是年近80歲、日漸消瘦的公公。

清晨,全家3代人,一起到老城鍛練。那裡可真熱鬧,舞劍、跳舞、踢毽子、打羽毛球,樣樣齊全。在美國出生的兩個孩子,很少見到如此熱鬧場面。他們像小鳥一樣,在鋪著石板的老街道上你追我趕。

更讓他們驚喜的是,奶奶翻出壓箱底的“老古董”——一副木頭羽毛球拍子,給他們玩。他們玩得高興,奶奶也樂著跟著撿球,爺爺更笑開了花。

相處只有6天,上帝所賜的機會真不少——我和婆婆逛街,聊表孝心;和弟妹在肯德基聊天,一邊喝香甜可口的熱豆漿,一邊分享我的信主經歷,一直聊到天黑。

可是,我一直沒有機會單獨和沉默寡言的公公聊一聊。我聽說,公公是牧師的兒子,從小在教會長大。不過,後來讀醫學院,又經歷文革,家裡連一本聖經也沒有了。我在行李箱子還藏了一本大字聖經,不知公公有沒有興趣讀?

臨別前一天,我們又去早鍛練。我特意和公公走在一起,問他小時候的事。

他興致勃勃地回憶往事。原來他從小在教會學校唸書,也參加過青年團契。我記起兩年前回國,他還不願承認信耶穌,就忍不住問一句:“爸,那您現在怎麼不信(耶穌)呢?”他的回答出乎意料:“我沒有說不信哪!”

我高興得有點語無倫次:“是嗎?那太好了!”就這樣,我把大字聖經送給了公公。當我給他的時候,他一翻書卷目錄,立刻興奮地說:“這和我小時候讀的一樣。”我聽了,放下心頭的一塊大石頭。

回美一個月後,我們照例週末打可視電話問候公婆。聊過日常生活之後,我猶豫地問:“爸,那本聖經……”我很擔心,聖經會不會被束之高閣?不料公公笑了,仿佛說起一個老朋友:“喔,那本聖經哪!我一有空就讀!”那敢情好!

這也讓我不禁聯想到,兒童主日學和青少年團契裡的聖經教導是多麼重要啊!幼年時,上帝的話所播下的種子,到老也仍有生命力。這不,將近80歲的公公,在無神論的中國過了大半輩子,再度被上帝活潑常存的道吸引了。

不過,別高興得太早。過了幾個月再問,發現公公因為沒有參加教會,讀經難以為繼。看來,我不能忘了後續禱告,求上帝保守他失而復得的信心,為他預備合適的教會。

pic-3-aaron-burden

 

三、字訣:遵耶穌的安排、聽人間的世態

 

回國第2站,是我的老家武漢。我們在武漢只待3天,時間緊、應酬多,父母、親友久別重逢,聚會一個接一個。

當我提出,想去看望退休在家的中學王老師時,不僅媽媽反對,我也嘀咕:能抽出時間嗎?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回武漢的第一天,爸爸就在路上巧遇了王老師,將我回來的消息告訴了他。我一聽,知道上帝已經在前面開路了。我還猶豫什麼?

這時,媽媽也轉變心意,為我準備了水果當禮物。我還帶上了美國的福音刊物《生命季刊》,藉口上面有我的文章,是送給語文老師最好的禮物。

老師還是那麼健談,關心國事、家事、天下事。一見面,他就告訴我,2年前我送給他的《海外校園》出版的《遊子吟》,他看完了,承認“中國要有宗教信仰”。我很感動,因為王老師患有青光眼,一隻眼睛幾乎瞎了,另一隻眼睛只有0.1的視力,能看完小字版的《遊子吟》,真不容易。看來上帝早已開始心靈鬆土的工作了。

年紀大的人都愛回憶往事。話匣子打開,總是從小時候說起。王老師回憶起,他小時候經歷3年自然災害,學校裡人人挨餓。然而他卻不敢說,因為有位同學說了實話,隨即被遣送回家務農。他因而從小發育不良。

他的語氣又悲傷又氣憤,讓我想起那時餓死的上千萬無辜中國人。

老師從過去又談到現在,社會腐敗,不公平現象到處都有。我跟他說,其實在美國也有歧視。但是宇宙間有一位公義的上帝,祂真正掌管一切。若是我們向這位公義的真神禱告,祂一定聆聽,而且有能力拯救我們。

我一提起禱告,老師就神秘地透露,他曾和一位要好的老同學,一起溜進附近神學院的禱告會,在那裡旁聽。

看到老師對宗教信仰如此有興趣,我不禁膽子大起來,開始講述約瑟的故事——約瑟一生遭遇坎坷,飽受不公平待遇。他晚年快死的時候,仿佛遊子遠遠看見更美的家鄉,就歡喜迎接。信上帝的人面臨死亡,真是“視死如歸”。而耶穌基督,是我們永遠的盼望。我們平常人也可以因為信祂,不再懼怕死亡。

我的老師,以前在講臺上教我們讀書、做人,現在竟然虛心、認真地聽過去的學生“講道”。最後,他還說,從我這裡學到不少。

pic-4-yuese

 

老師的表揚,讓我臉紅了。坦白說,我才讀完聖經人物傳《約瑟》一書,現買現賣。只因為聖經的豐富和上帝的恩典奇妙,我才大膽地將心裡所想的,和老師分享。

師生一席談,2個多鐘頭,才依依不捨地告別。臨走前,王老師表示,願意上我推薦的福音網站看一看。

王老師一生經歷了人情冷暖,看透了世態炎涼,在這個不公平的世界裡看不到希望,我盼望他能在上帝那裡看到。

 

四、字訣:實話實說、育兒的辛苦和得力的秘訣

 

我們和父母一起去爬黃山。隨後,又到北京爬長城。陪同爬長城的是我表哥。當他看到我的2個孩子精力旺盛,而我在後面當跟班、東奔西跑時,同情地問我:“你平時帶2個孩子,很辛苦吧?”

我本來準備打哈哈,“哪裡,哪裡”客氣一番。突然,一個念頭閃過腦海:為什麼不說實話呢?我就坦白地說:“是呀,我上班回來,還要照顧他們。有時累得躺在沙發上,都起不來了。”他當然知道帶孩子的辛苦,會心地笑了。

我緊接著說:“不過,我常常向上帝禱告,禱告以後就又有勁了。”“靠禱告增加力量”,這對於在北京白手起家、自己奮鬥開公司的表哥來說,實聞所未聞,但他真心為我高興。

晚飯時,表嫂早早趕到飯店,點了一桌的好菜。可惜美國出生的2個孩子不領情,只想吃煎餃。

等到餃子上了桌,玩一天累了的兒子就開始鬧覺,在飯桌上坐也坐不住,睡也睡不好。我只好放棄在飯桌上傳福音的打算,提前回酒店。

孩子哭鬧實在掃興,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好像我“教子無方”。表哥、表嫂卻誇我真有耐心。這讓我詫異——在上帝的手裡,壞事也能變成好見證!

回酒店安頓好孩子上床睡覺後,我特意送表哥、表嫂出門,和他們在酒店大堂裡聊起來。他們希望兒子以後能出國深造,問我學什麼專業好……聊到最後,我說我出國15年,最大的收穫是接受了耶穌基督。

表哥、表嫂從來沒有聽過福音,我於是講了耶穌如何改變我的生命。我不願誇張,只求真實,讓他們看到上帝對我這個海外遊子的帶領和祝福。

這一聊,一直聊到深夜。臨走前,我將準備好的福音小冊子,和福音雜誌《中信》送給他們,鼓勵他們為即將離家讀書的孩子禱告。

回到旅館房間,我精疲力盡,而且喉嚨疼痛(頭一天吃飯時,不小心咽下了一根魚刺),越來越明顯了。臨睡前,我忍著痛,為表哥、表嫂和侄兒禱告,也坦白對上帝說:主啊,我該說的已經說了,以後就交給你了。

pic-5-by-cel-lisboa

 

五、字訣:耐心等候、你的手比魔術師更神奇

 

第2天早晨,我的喉嚨越發痛了。那天,約好和“海歸”的老同學見面。見面寒暄後,老同學立刻開車帶我去附近的醫院。路上我們聊起來,無拘無束,輕鬆自在。往日留學同窗的情誼,重現心中。

我有刺在喉,不便多說,就聽她講述在北京的海歸生活。她工作穩定、生活優裕,在外國大公司當專案經理,獨當一面。先生也自創公司多年,事業有成。女兒乖巧可愛,是她生活的重心和個人博客(blog)不變的話題。

進了醫院,醫生找半天,才看到一根小刺,在喉嚨深處,不好拔,需要先做檢查,再用特殊儀器清除。得,我們倆下午又得去醫院一趟。

午飯過後,我們二進醫院。我們乾脆安步當車,牽著手走到醫院,又走回家。這真是難得的機會!以前的老同學,都已結婚生子,卻可以如此重聚,這難道不是上帝的美意嗎?

我仍然抱著“多聽少說”的原則,聽她講現在的生活、國內的見聞,一直說到今後的打算。

她說,國內做生意,少不了陪客戶應酬,既犧牲家庭時間,又影響身體健康。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國內的教育急功近利,孩子和家長的壓力都大。孩子3歲送英語班,還被老師批評“太晚了”,錯過學外語的黃金時間……

奇怪,我那天出奇地耐心,沒有想辦法把話題引到福音上。仿佛,我在等合適的時間。直到快到家門口,我才有機會問她,是否聽過福音。她說,初到北美,她就住在宣教士的家裡,不過沒有信主。她好奇地反問我:“你怎麼信的呢?”

我一看,快到她家了,只有幾分鐘時間,於是簡潔地說,信主前,作為母親,我對孩子缺乏愛心和耐心。自從認識上帝,領受了上帝的愛,我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愛,才有愛心、有智慧去愛孩子。

她也是母親。我盼望我信主前後的改變,能引起她對福音的興趣。

回來後,我遺憾地告訴先生,刺還是沒有被除掉。我心裡卻沒有遺憾,因為已經為主作了見證。

回美國前的那個晚上,我非常擔心:喉嚨帶魚刺,如何熬過飛機上的 15個小時?就切切禱告,求上帝賜下力量,讓我堅持下來。

第2天清晨起床趕飛機,竟然覺得喉嚨輕鬆,使勁咽也沒有刺扎的感覺。哇!刺竟然無影無蹤,真是“神”了!

我感恩的眼淚湧出來,霎那間明白了,上帝讓我帶刺在喉2天,也賜下2次為主作見證的機會,我真是沒有白白受苦。而且,上帝的手比醫生、魔術師神奇多了!祂也實在仁慈,及時除掉喉刺,不讓我多受一點苦。

 

六、字決:感謝領受上帝的恩典、敬畏接受上帝的時間

 

pic-7-freddy-castro

回想一路的恩典,豈止這一個神蹟!我們全家一路能吃能喝,沒病沒災,享受各地親友的盛情,領略大好河山的壯觀——在勞碌中喜樂,這也是上帝的恩典。最值得感恩的是,上帝鼓勵我這個看重自我形象的人,不再羞於開口傳福音,不在乎親友如何評價我,只以“撒種”為樂。

這一趟,我一共得了6次與親友單獨相處、介紹耶穌的機會,比我所求的5次還多一次。除此之外,還有幾次奇妙機會:

飛機晚點,在等候的時候,我和一個“80後”留學生聊天。他聲稱自己是“迷惘的一代”。當時機場人多,我也不好說什麼。我留給他《屬靈四定律》,又祝他認識耶穌、走出迷惘。他讀了《屬靈四定律》後告訴我,暑期後回美國,他就去教會。

兒子在澳洲留學的許老師,聊天時告訴我,他去過中國的許多寺廟和道觀,都比不上澳洲的教會,讓人心裡平安。

臨別前一晚,許老師想要我留下聯繫方式。真是機不可失。我連夜在福音小冊子上寫下留言給他,禱告他全家在基督裡得到真正的平安,並且引用他熟悉的黃山始信峰上的壁書,述說上帝的救恩:“豈有此理,說也不信;真實奇妙,信後方知!”

第2天,許老師來找我,看到我寫的祝福留言滿滿一頁,驚歎道:“寫這麼多!”真希望有一天,他能體會到上帝的恩典如此奇妙、上帝的平安如此真實,豈是一頁空白就能寫完的!

回想這一路,其實我哪有什麼“撒種”的訣竅!我只是遵行耶穌的話,該求上帝的時候竭力求了,該盡力的時候盡力做了,該聽的時候用心聽了,該說的時候抓緊機會說了,該等的時候耐心等了,該感謝的時候,沒有忘記數算上帝的恩典。

《傳道書》3章11節說:“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上帝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渴望上帝,但何時心靈復蘇、硬土變成好土,我們不知。我們不是上帝,不能參透上帝在人心的工作,只能以敬畏的心,接受上帝為每一個人預定的信主時間。若是人願意聽福音,我們就多講;不願聽,時候未到,也不強求。

回鄉撒種,辛苦一場,我至今也不知結果如何。然而正如《路得記》中路得婆媳的對話——路得說:“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路》 3:5)婆婆回答:“女兒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這事怎樣成就……”(《路》3:18)

是的,我們只管安坐等候,看上帝如何成就。我相信,“好戲”一定還在後頭。只要我們無論走到哪裡,都盡心、盡力地撒種,耐心、安靜地等候,一定會等到最後慶祝豐收的時候!

 

作者現居亞特蘭大,從事精算行業。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Pokémon GO:一位校園宣教士的分享(阿Ben)2016.08.12

文/阿Ben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12

圖1-8419-Pokemon Go

被趕走的宣教士

進入千禧年(2000 AD)的那一天,家家戶戶忙碌著歡慶農曆春節。

突然,門外來了部黑色的大卡車,車上的彩燈點綴了不吉利的黑色——只見,在燈光的照耀下,左側書寫著:“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右側不工整地對仗:“耶穌,就是神,又叫彌賽亞,也叫以馬內利”。中間橫批一句:“離開古龍,投奔耶穌,耶穌愛你”!

穿著深色筆挺西裝的宣教士,手裡拿著大紅色的福音單張。他心裡暗自給自己點個贊,想這紅色的福音單張,必定會讓這些華人驚歎“我懂他們”!

當他興高采烈地按了門鈴,想與那素未謀面的人們,分享耶穌復活得勝死亡的好消息時,沒想到卻引來一大堆謾罵……隔壁的大媽,甚至狠狠地從二樓往下潑了一大桶餿水。他只好趕緊“撤離”現場!

以上,只是一段虛構的故事。但類似橋段,卻似乎重演在Pokémon GO(PG)經過的國家中。

紐約中央公園的熱況

當2016年7月份,Pokémon GO在美國面世的時候,筆者也同步下載了此遊戲,找尋那段曾經陪伴我們這些80/90後成長的回憶。

看著手機,從前那段熟悉的火箭隊開場白:“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還是記憶猶新。不管是翻譯成《寵物小機靈》,還是《神奇寶貝》,這一刻,千禧世代年輕人的心,都緊緊聯繫在一起。

圖2-火箭隊開場白

從微信朋友圈中作秘笈交換和討論,再到走上“街頭”的捕捉,公園中一群致力成為神奇寶貝大師的小夥伴們,盡最大的可能提升自己、打道館(Gym,有文章直譯為“體育館”。編註),只為達成一個目的,穩住屬於彼此的地盤。

不管是團隊或個人,勢必為自己的道館而戰!

漫步在公園中,眼神交流,點頭微笑,當彼此還在猜忌是否是同道中人時,遠處轉來的一句“這裡有比卡丘,趕快來捉!”那一刻,我們懂了!幾百人跟隨著同一個口號,衝到比卡丘出沒的地點,瘋狂捕捉。

真不誇張!這是筆者在紐約中央公園親身見證的一刻。

圖3-central park.R50

基督徒不應該玩PG

但回到家後,我卻在臉書上看到一篇篇文章:《基督徒不應該玩PG因為精靈是撒但的化身》、《創始者發明PG敵對父母》(編註1)……許多支持此觀點的人,不斷地留言,按讚。

我心裡寒了一下,用力阻止原本要回應的雙手,思想著發文章的人,是否真的研究過和了解什麼是Pokémon GO?是否理解玩家們為何而玩?年輕人為何會對Pokémon GO如此地著迷?

當人理直氣壯地批評玩家們的任性與不屬靈時,請問發表者得到了什麼?

還記得一開始提到的那位宣教士嗎?他自傲地以為自己搞懂了華人,結果卻換來慘不忍睹的回絕。同樣的,今天許多教會自以為搞懂了年輕人族群,高談闊論地批判年輕人的作風,把所有年輕人喜愛的事都妖魔化,結果成功達到了那位宣教士的效果:不受歡迎!

正如華人在農曆新年歡聚,享受全家團圓時,外人不可就此論斷,華人必定會隨從民俗在拜財神和被“龍”所迷惑。同樣的,當年輕人在玩Pokémon GO的時候,怎麼能就斷定,他們在敬拜精靈?

我們或許該更多思考:為何年輕人會出走或不來教會,甚至對教堂嚴重“過敏”?(編註2)

圖4-8419-紐約中央公園.R50

如果我真的真的真的想關心年輕人

保羅曾寫道:

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林前》9:22-23)

保羅的宣教榜樣值得我們學習——他為福音的緣故,向不同的群體,就作那群體的人。同樣的,我們向年輕人,就作年輕人,這並不表示要傳新的福音(參《林後》11:4)。

不妨捫心自問,我們所處在的教會能吸引或留住年輕人嗎?我們是真的真的真的想關心年輕人嗎?

要進入年輕人內心的世界,唯一的管道是通過耳朵:一切從聆聽開始。聆聽,是我們要“作”年輕人的秘訣。當許多“道理”要脫口而出的時候,請你先忍一忍。請先用愛心來聆聽年輕人所要分享的心裡話,再以愛心給予合乎上帝心意的建議或指責(參《弗》4:15)。

圖5-教會附近.R50

Pokémon GO製造話題

若你在校園或年輕族群中服事,千萬不要錯過以Pokémon GO製造話題的機會。如何做?有幾個秘訣:

  1. 發問:在臉書,微信朋友圈問與Pokémon GO相關的問題。如此,一直潛伏在朋友圈裡的年輕人,將會一一跳出來提供答案。N年沒見的朋友,也會“隆重登場”。
  2. 組團:一起組團去捉神奇寶貝。準備點水和零食,基本上整個遊戲過程不少於1個小時。可以利用在捕捉等待神奇寶貝出現的過程中,關懷年輕人的近況。

抓住這股“全民”瘋狂的時機,進到年輕人族群當中與他們建立關係,學習他們的語言,贏得信任,再傳遞福音。切記“學生帶學生”。

透過此遊戲,筆者有機會認識更多的福音學生。我們一起出玩,彼此再邀請自己的朋友同行,經過互加微信,又擴展了更多未來傳福音的機會。

關係,是中華民族獨有的特徵。正所謂“有關係就沒關係”,所以“以關係為導向”的傳福音方式,一直是筆者採用的福音策略。

最近,一位鮮少聯絡住在紐約法拉盛的朋友,突然跟我聯繫上、不停地分享Pokémon GO心得後,還邀我去他家晚餐,再一起去捉神奇寶貝。在晚餐中,因為一句“我的媽媽也是基督徒”,啟開了信仰探討的話題……

如果不是因為Pokémon GO,這樣的“劇情”,不知還要等多久才會發生。

圖6-13940031_10154511751984658_524710396_o.R50

當小寶貝長大以後

Pokémon GO承載著許多年輕人少年時期的回憶。當你硬從他手中搶走、摔碎佈滿歲月痕跡的遊戲時,就人性而言,他會不得不豎起腰來,捍衛屬於他的青春,不再讓你輕易破壞他的珍藏,也不再歡迎你的到來。

或許身為父母者,還記得你的小寶貝從幼兒園回家時,曾開心地分享學校中的點滴。你放下手邊的工作,坐在一旁安靜地聆聽他說不完的話。你撫摸著他的頭,點頭微笑、偶爾回應,心裡溫暖地想:“我的寶貝長大了!”

但不知從何時,寶貝再也不與你交心,許多秘密也不想讓你知道……你開始嘮叨他的惡習,甚至連同他最要好的朋友也一起批評。同時,困惑著孩子的心為何不願向你敞開。卻不知那少年的內心深處,也在吶喊著:爸媽,為什麼你們都不了解我!

有種犧牲,叫作“陪伴”。請讓年輕人有成長的空間,也允許他們有犯錯的機會。因為我們都是在許多錯誤中,學習改變和成長的。

也請用心了解這時代的年輕人,陪伴他們一起走天國的道路;收起律師的口吻,用耶穌的溫柔和謙卑,來牧養這些上帝擺放在我們身旁的羊,好嗎?

 

編註:

1.關於遊戲是要反基督教的謠傳,可參考《Pokémon Go,適用佈道攻略?》(李天佑)2016.08.02http://behold.oc.org/?p=30660

2.讀者可參考:美國新的“垮掉的一代”?(臨風) 2014.06.01http://behold.oc.org/?p=22702),文內探討為何北美18-29歲的族群,對基督教的印象十分負面,認為基督徒是一批不容納異己,好論斷人的偽善者。同時,有約25%左右的“千禧世代”基督徒認為:“基督徒把一切教堂以外的東西妖魔化。”

 

討論:

1.你認為,那位宣教士為何會被人趕走?

2.老化現象日益嚴重的北美華人教會,為何留不住年輕人?

3.若你要與一位陌生的年輕人交流,請問你會用什麼樣的談話內容拉近彼此的距離?

4.你是否贊成作者提到的,走進年輕人的內心世界是從聆聽開始?為什麼?

5.你認為關懷年輕人不可少的一件事,是什麼?為什麼?

 

作者為基督使者協會新澤西全職校園宣教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透視篇

Pokémon Go,適用佈道攻略?(李天佑)2016.08.02

文/李天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02

圖1-0728pokemon01

Pokémon Go上市,旋即掀起熱潮,拿著手機邊行邊捕捉精靈(Pokémon)的人,到處可見。

這遊戲提供了真實世界的地標,如政府、警局,甚至教會等,甚至大海之中;有些地方列作補給站(PokéStops),讓玩家可拿到精靈球同精靈蛋。也有地標列為訓練館(PokéGyms),助精靈提昇戰鬥力。

這款程式簡稱AR遊戲(Augmented Reality Games)。AR技術可以在螢幕上把虛擬世界套在現實世界並進行互動。Pokémon Go不是首款AR遊戲,其AR技術水平不高,它勝在Pokémon廣為人知。

有人提議,當藉Pokémon Go之熱,趁勢吸引玩家進教會。例如,在美國羅阿諾克(Roanoke),有教會以此遊戲作招徠:“不論是Pokémon或耶穌,在這裡都可以找到”。

教會善用這機遇作事工發展,是否合適?本文作以下的反思。

圖2-Pokémon Go in HK

Pokémon的靈感

Pokémon的靈感源於日本電子遊戲製作人田尻智(Satoshi Tajiri)兒時的收集昆蟲經驗。遊戲角色的命名,似乎是與日本多神宗教有關。例如,鯰魚王(Whiscash),讓人聯想到日本傳說中的鯰(Namazu),其身體搖動時會引起地震。(編註1)

可能如此,早年曾有人批評Pokémon象徵撒但的迷惑,更謠傳田尻智曾於2012年接受美國《時代》(TIME)雜誌的訪問時,承認遊戲是要反基督教的。(編註2)

事實上,最後一次《時代》訪問田氏,是在1999年。在該次訪問中,田氏對於皮卡丘(Pikachu)是否撒但的提問,顯得驚訝且不以為然。(編註3)此謠言流傳不攻自破。

其實,一般市民一直追求的,是全新刺激,而非怪力亂神;亦不在乎起源,只是志在玩樂而已,如狂歡萬聖節(Halloween)。

也有人為Pokémon提出辯解,以《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等,論證我們可將潮流文化轉化為基督信仰所用。

不過,《魔戒》與《納尼亞傳奇》的創作本身,就是要說明福音;反觀Pokémon,不含任何基督信仰的象徵。如何轉化或整合,還望有高人賜教。

而筆者認為,基督信仰與Pokémon是格格不入的。就如德國柏林有教會,號召人們以《星際大戰》(Star Wars)的角色扮演參與崇拜(編註4),確實有點不倫不類。

A person dressed as a character from the movie Star Wars attends a service at the church Zionskirche in Berlin, Germany, December 20, 2015. REUTERS/Hannibal Hanschke

A person dressed as a character from the movie Star Wars attends a service at the church Zionskirche in Berlin, Germany, December 20, 2015. REUTERS/Hannibal Hanschke

玩家進入教會之後

此外,Pokémon不是首款可讓玩家聯群結隊的遊戲,如過去遊戲《魔物獵人》(Monster Hunter,又譯為“怪物猎人”。編註)也能如此,但是否教會都要藉此作招徠?

撇開象徵問題不談,就算遊戲能鼓勵青年人外出互動交流,可惜玩家離不開手機,難與人面對面交談。這樣如何期望他們來到教會,能放下手機,專心聽福音和祈禱?

要吸引青少年,可從信任關係與挑戰性活動入手。看見香港有堂會透過營會合作活動(Team Building)及角色扮演遊戲(Role-Playing Game),使青少年具體地明白何謂“上帝尋回我們的愛”。結果有半數青少年舉手決志信主。

事工發展,當然是各施各法,但要分辨是否屬於非常手段?

 

編註:

1.參NOVEMBER 7, 2012,http://www.p4rgaming.com/pokemon-creator-admits-games-aimed-towards-satanists/,文中引用並未說明是來自《時代》雜誌哪一期或註明原文鏈接,作者真實姓名與背景皆不詳。專門打假的網站snopes.com也證實,這個新聞內容為偽造的。見http://www.snopes.com/pokemon-satanist-anti-christian-inverview/

2.參“If Pokémon Go feels like a religion, that's because it kind of is,”Guardian,12 July 2016,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6/jul/12/pokemon-go-addictive-game-shares-much-with-religious-devotion

3.見“The Ultimate Game Freak,”Time,Nov. 22, 1999,http://content.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2040095,00.html

原文為:

TIME: Well, there's a preacher in the U.S. who says Pikachu is the devil.

Tajiri: I never heard of that! [Laughs] I heard there was a guy who criticized [kid’s book character] Harry Potter because of the magic. But I saw the author, and she seemed really nice. The critic seemed like a grouchy mean guy.

4.柏林錫安長老會在2015年12月,用星際大戰《原力覺醒》電影中的角色扮演,吸引非信徒進入教會,以星際大戰的善惡對決內容,作為福音切入點。當天吸引500人進入教會,並引發許多討論。

相關新聞,見:

“German church hosts galactic service to celebrate Star Wars release”(含視頻),Reuters,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film-starwars-germany-church-idUSKBN0U30LX20151220

“German church celebrates Star Wars with sci-fi Sunday service,”Guardian,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dec/20/german-church-celebrates-star-wars-with-sci-fi-sunday-service

讀者亦可參考黃奕明牧師從神學角度,解讀星際大戰與新紀元之間的關聯,是“利用最尖端的電影科技,灌輸全世界觀眾錯誤的宇宙觀”:《星際大戰》——原力覺醒後的醒覺(黃奕明)2015.12.23.   http://behold.oc.org/?p=28808

 


作者是香港豐盛生命堂青年及青少年區牧、香港建道神學院教牧學博士生。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流行文化

“走遍”及“尋見”——Pokémon Go與天國尋寶(譚永鋒)2016.07.28

文/譚永鋒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7.28

圖1-by Peggy_Marco-italy-1519286_1280

“尋寶”,是許多人從小的夢想,《天方夜譚》、《金銀島》、《湯姆歷險記》等世界名著中的冒險故事,在許多人幼時心中烙下了奇幻經歷的渴望,並成為日後努力、冒險、追求夢想的動力。這是今日Pokémon Go(簡稱PG)盛行全球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6年7月初PG正式發佈後,下載者在頭7日就破了千萬(10 millions。註1)。至7月19日,下載次數已超過3,000萬,成為平均使用時間最長的手機軟件(註2)。

PG的設計特點,對我們有很多的提醒及反思。

圖2-by Horwin-key-1422810_1280

走遍各地

PG的最大特點,就是玩家必須親身走出家門,實際親訪知名地點才能獲寶。

現今因著科技發逹,許多人長時間窩在家中足不出戶,成為“宅男宅女”,教會信徒也多成為“窩”在教堂內的“宅信徒”。此遊戲盛行的原因之一,是鼓勵了許多人出外,增加朋友間實體見面的機會,這是正向健康的影響。

在聖經中,“走遍”至少有二重意義:

1. “走遍是上帝子民近身體驗上帝應許的重要步驟

上帝曾對亞伯蘭說:“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創》13:17)

由於人的視野和感官都是有限的,若亞伯蘭不實際走遍那地,難深入看清上帝所賜之地,有不一樣的體會。

類似情境在《約書亞記》中也有:當約書亞帶以色列人來到耶利哥時,上帝要祭司帶領兵丁先圍繞城行走7日共13圈後(參《書》6),再呼喊城牆塌陷,攻陷耶利哥。

這兩個舊約中的例子,都是藉由“行走”,引領人“實際體驗”到上帝的恩典。

近日一些基督徒朋友發起“走禱”活動,親身環繞行走社區深入禱告;去年,一位朋友更以觀光之名走禱某阿拉伯國家城市,以期對回教國家歸主的代禱能更為懇切。這都是理解“走遍各地”重要性後的應用,值得鼓勵。

圖3-source:Reuters-1469428550_pokemon-go

PG的設計核心目的,是讓玩家走出家門,加增對社區戶外的體驗,和這舊約中,上帝的子民藉親訪去認識上帝所賜之地,不謀而合。

2. 耶穌和使徒藉走遍接觸到原本碰不到的人群

在新約中,“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太》4:23)之後祂更“走遍各城各鄉”(《太》9:35)。

耶穌此舉在當時是很獨特的,不單擴大祂信息的影響區,也讓祂在各地遇到不同的人,如在加利利海�撒網的彼得和安得烈(參《太》4:18)、在船上補網的雅各和約翰(參《太》4:21)、坐在稅關上的馬太(參《太》9:9)、耶利哥桑樹上的撒該(參《路》19:4)、無花果樹底下的拿但業(參《約》1:48)和撒瑪利亞敘加雅各井旁的婦人(參《約》4)。

這些人都不是僅僅待在會堂中講道,就能遇見並深談的,而是必須“走遍各地”才能“偶遇”。

耶穌願意花精神、時間、體力,跨出步伐實際邁入他們的地域,去接觸他們。

之後,門徒們、執事腓利及保羅,也都是“走遍各地”去“宣傳福音”、“治病”、“堅固眾教會”、“勸勉門徒”(參《路》9:6;《徒》8:4015:4120:2)。

圖4-2016年7月27日,在香港天水圍天秀路公園,深夜人群聚集玩 Pokemon Go。(陳永武攝)

這種“走遍各地”的精神,今日在筆者所接觸到的教會中,已鮮有所聞,但在PG的玩家身上卻看到,怎不叫我們汗顏?

Pockemon Go如何讓玩家走路

PG的中心構思注重玩家出外“走路”:

1.在各地會出現不同的Pokémon,玩家必需親訪該地才能捕捉,鼓勵玩家走訪各處。

2.PG中的地圖會顯示玩家附近的Pokestop,在其內有各種協助捕足Pokémon的工具可供拿取,而玩家得走到方圓10公尺內才能進入,所以鼓勵玩家走訪不同Pokestop。

3.PG中的地圖也會顯示附近可供對戰其他團隊以訓練Pokémon的體育館,也是要到方圓10公尺內才能進入。

4.玩家有時會在Pokestop得到蛋,這蛋可在孵蛋器中孵育成Pokémon。孵育的條件是要求玩家走2到10公里的路來孵育。

這些設計都是在鼓勵玩家走出戶外,接觸上帝所創造的世界,不再宅在家中遠離人群。因此,PG不但鼓勵人結伴出外散步,也可成為基督徒在社區中和陌生人接觸的切入點。

因著PG,許多人在公園中自然而友善地聚集,對陌生人,只要問他在此捉了什麼“寶物”,就可展開交談,而不顯得突兀。從此來看,PG正是上帝給傳道者走入公園佈道的預備。

 

尋找的,就尋見

PG和其他遊戲一樣,吸引人的原因是“尋找的,就尋見”。

圖5-pokestopchurch

渴望能尋到所追求的,是世人共同的心願。所有的電玩,都是以易得的“虛擬尋見”,來滿足人在現實世界中,“得不著祈求的;尋不見尋找的;敲叩的門不開”的不滿足。

當然,在PG中,玩家所尋獲的仍只是“虛擬寶物”和“虛擬工具”,但耶穌對這種普世渴望“尋見”的心態,不是反對、嘲笑,而是滿足:

“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7:8)

我們所有的祈求、尋找和叩門都會在耶穌中都有答案!

圖6-by lilmedia-key-192202_1280

雖然在PG中,玩家所尋得是“虛擬不真實”的東西,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曾向上帝禱告祈求的前途、學歷、男/女友、名聲、健康、職位、顏面、工作、待遇、財力、房產、車子、孩子、學區……是否在上帝的永恒價值中,也不過是“虛幻一時”的東西?

如此看,恐怕不只PG玩家的捕捉“虛擬寶物”,是在人生浪費精力了!

人有“尋寶”的渴望是十分正常的。“尋寶”這概念,是耶穌幫助人們理解天國道理的管道。(參《太》13:44-48)想必是當時聽眾多能體會尋寶的心境,耶穌才會以此比喻之。

今日的PG盛行,更讓這代世人體會這些天國比喻的意境。PG的盛行,也提供了傳道者向社區中陌生人說明天國道理的切入點。

圖7-twitter-the Uniting Church in Australia, Victoria & Tasmania, Australia

耶穌也走遍各地尋寶

其實耶穌在世上的工作,也可以看作是一個祂“走遍各地尋寶”的過程。和PG不同的,是祂花三年半所尋的寶物,不是虛擬的,也不是屬世的利益,而是祂看為寶貴的“人”。

今日你我在上帝面前經常尋求的是什麼?是“虛擬寶物”嗎?是“生活所需”嗎?還是和耶穌一樣,尋找上帝眼中的至寶——人呢?(參:

圖8-CnNRWmNVMAAePsq-R50

不管你玩不玩PG,這都值得我們再思。

註:

1. https://sensortower.com/blog/Pokémon-go-download-record  

2. https://sensortower.com/blog/Pokémon-go-usage-data

 

作者為電腦專業,在美國加州矽谷先後任職於蘋果、網景(Netscape)等公司,現為谷歌軟件工程師。

 

註:

香港建道神學院神學系助理教授陳韋安(John Chan,德國魯爾波鴻大學神學博士)針對Pokémon Go在香港的火熱現象,於其臉書專業“神學是粉紅色的秋”上,提出了一個完全Pokémon Go 佈道手冊草案(https://www.facebook.com/theologia.autumnitas/photos/a.195247194018055.1073741829.195140547362053/470721216470650/?type=3&theater)。

由於此(非認真的)草案對象是香港,對處境、文化或神學背景不同的讀者而言,在內容上未必全部認可;《舉目》編輯在獲得陳老師之同意後,與上文一併刊登,是作為讀者之“引玉”參考,希望能激發更多有關福音策略的創意,甚至透過新媒體來彼此提醒、建造:

 

【完全Pokémon Go 佈道手冊】(認真的

佈道對象:全香港市民(基本上所有香港市民都在玩吧)
佈道地點:被選上成為“補給站”(PokeStop)的教會會址
佈道方法:Pokémon Go + 佈道會

方法:
1. 先用Pokémon Go 在教會堂址放下吸引精靈的遊戲道具“誘惑”(Lure)。 “誘惑”(Lure) 可以讓教會頓時增加雙倍以上的精靈。如此,教會將吸引大批玩家一窩蜂前往捕獲。
2. 教會樓下可寫指示牌:“此教會開放給所有訓練員,並有福音茶點供應.” 
3. 當教會坐滿之時,佈道會開始(記得每30分鐘繼續放Lure 一次)
4. 為了讓聚會順利流暢,各事奉人員於聚會途中嚴禁玩Pokémon Go 
5. 以下是建議的佈道會主題:
– 口袋裡的耶穌
– What would Jesus Go?
– “如何活捉生命的精靈?”講座
– 生命補給站
– 精靈球 vs 聖靈求
– 寵物小精靈訓練員日營
– 你尋見生命的寶貝嗎?
– 耶穌是你的生命訓練員 etc..

6. 選用詩歌:《活物小精靈》(“耶教能人”改編)https://www.facebook.com/jesusablehk/videos/1078864422187769/

7. 見證:安排一位Pokémon Go Level 100 以上玩家講述得救見證,分享捕獲精靈心得,並在過程中如何依靠神

8. 講道可以考慮以下經文:
–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7:7)
– “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可》1:17)
– “天國好像寶貝藏在地裡,人遇見了就把他藏起來,歡歡喜喜的去變賣一切所有的,買這塊地。”(《太》13:44)

9. 若是教會有幸被選上成為道場,可考慮發展長期事工…
10. 一年後,教會可舉辦“福音戒Pokémon Go” 等跟進工作…

(如閣下教會乃補給站,歡迎提供相關資料,開拓天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流行文化

葛培理對如何向無神論者傳福音的建議(漁夫)2016.07.26

文/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7.26

葛培理 (1)

根據《靈恩新聞》(CharismaNews.com)的報導,在回答一個讀者的投書時,名佈道家葛培理按照聖經的教導,提出如何向無神論的家人或朋友傳福音的建議。

這個問答記載於《堪薩斯市星報》(Kansas City Star)。葛培理經常在這報紙上寫專欄。

這個讀者的問題是:“我讀到一篇報導,說有位無神論的女士,不知怎的,竟然信了耶穌,成為基督徒。但是,我有些無神論的朋友,我無法想像他們中間可能有人會信神,或是成為基督徒。無神論的人有可能成為基督徒嗎?”

葛培理的回答是:當然可能。在上帝沒有難成的事。

葛培理說:“上帝如果介入,他們當然會改變。這類的事經常發生。比如說,在東歐與前蘇聯就有數不清的人,他們原來是無神論的信徒,現在卻誠心地相信上帝,跟隨基督耶穌。”

葛培理承認,無神論者在他們心中架設了許多承認神的障礙。但是,神的靈要比這些障礙都更堅強。

“上帝為了祂自己創造了我們。所以,當我們將祂排除在生命之外時,我們的心中就會有一個空虛的地方,以致我們的生命沒有意義和盼望。只有上帝才能將這空虛填補起來,讓我們對未來產生希望。這就是那些原來是無神論的人今天所感受到的。”

“為你那些自稱是無神論,而且不願意與上帝有任何關係的朋友禱告” 。葛培理最後的結論是:“切記:上帝可以做我們絕對做不到的事,包括改變人的心思意念。同時,你自己也必須對基督耶穌的信仰有確據。求主幫助你能在朋友面前成為基督的愛與純潔的榜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從阿里之死看文化的變遷(臨風)2016.07.07

文/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7.07

圖1-1320327947

被譽為“最偉大的人物”、3次登上世界重量級拳擊冠軍寶座的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 1942-2016。原名Cassius Marcellus Clay),於今年6月3日去世了,享年74歲(1942-2016)。

他的去世並不意外。早在42歲時,他就被診斷出患有帕金森氏症。長期與病魔抗爭,讓他衰老得很快,很早就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我從小對阿里印象深刻。我不懂職業拳賽,只記得他一直標榜自己是“最偉大的”、“最英俊的”、拳頭最大的。他的大嘴巴和拒絕服兵役,以及不檢點的私生活,讓我這個東方腦袋很難接受。

我一直覺得,他代表了美國人的膚淺、自私和狂妄。

因此,他去世時全世界對他愛戴和哀悼,讓我有點詫異:據說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以及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都無法爭取到在葬禮上致辭的機會。許多名人說,阿里是他們最景仰的英雄。他們不僅景仰阿里的拳王地位,更景仰他的精神。奧巴馬總統也說:“毫無疑義,穆罕默德.阿里是最偉大的。”

這讓我心裡產生了一個問號。

在上個世紀的60-70年代,除了拳擊以外,大多數人似乎都不認為阿里偉大。80年代以後,他拖著病體投入了世界和平的工作。但是,這就讓他變成了“最偉大的人物”嗎?

 

從克萊到阿里

阿里原名小卡修斯.馬塞勒斯.克萊(Cassius Marcellus Clay Jr.),生長於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12歲時,因自行車被偷,他向員警喬.馬丁報案。馬丁鼓勵他跟自己練習拳擊,他同意了。結果他表現優異,在1960年的奧運中嶄露頭角,得到羽量級拳擊的金牌。

圖2-ali 1960 Olympic

之後,他進入了職業拳擊的圈子。因為他總是吹噓自己英俊、速度快、無人能敵,贏得了“路易斯維爾的大嘴巴”(Luisiville Lip,編註)的綽號。

1964年,他挑戰人人敬畏的重量級拳王桑尼.利斯頓(Sonny Liston, 1931-1970)。

克萊在賽前不斷嘲笑利斯頓,激怒他。他還宣稱,要在打敗利斯頓之後,把利斯頓送進動物園……雖然大家都不看好克萊,準備看好戲,然而克萊這位22歲的毛頭小伙,卻讓全美跌破眼鏡,竟然擊敗了利斯頓,坐上了重量級拳王的寶座。

這個消息如一個重磅炸彈,在全世界爆炸開來。

在1965年的衛冕賽中,克萊再度擊倒利斯頓。那幅著名的利斯頓倒地不起的照片,深深地印在了全國人的心中。

圖3-1162677-ali_liston

在20年的職業拳擊生涯中,他前後3次登上世界重量级拳王的寶座,受到全世界的矚目:他特有的拳風,他輕巧的身段(像蝴蝶般飄搖,像蜜蜂般蟄刺);他的自大、傲慢,都令人刮目相看。

今天美國很多職業運動員喜歡說“垃圾話”(trash talk),阿里可說是始作俑者。

在第一次擊敗利斯頓後不久,克萊宣佈加入“伊斯蘭國度”組織(Nation of Islam)——儘管這個“黑色穆斯林”組織並不被伊斯蘭的主流教派接受。

他宣佈拋棄“奴隸”的名字——克萊(土塊),改名為默罕默德.阿里,象徵自己新獲的身份。他成為該組織的領袖以利亞.穆罕默德以及馬爾科姆.X的忠實夥伴。

在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高漲的時代,“黑色穆斯林”與馬丁.路德.金牧師所推動的民權運動正好南轅北轍,代表兩個截然不同的理念。一個受到基督教信仰的感召,推動和平抗爭和種族融合,一個從黑人種族優越主義出發,在伊斯蘭的外衣下高舉黑色權利,反對種族融合。

 

反戰與反種族融合

1964年越戰升級。阿里起初沒有通過陸軍的智力測驗(他高中時學業荒廢),得以免役。後來因為國家需要兵員,標準降低,他合格了。

可是,阿里對越戰非常反感,拒絕服兵役(當時是徵兵制)。為此,他受到了社會普遍的鄙視。當記者逼問他為什麼反戰,他著名的回答是:“我跟越共沒有任何恩怨!”他把自己稱為“出於良心的反對者”。

以他在拳擊界的名望,他就是當兵,也極有可能不用上前線作戰,而是擔當慰勞戰士的工作。但他認為,慰勞戰士比上戰場更惡劣。

他傲然地說:“美國,你能給我什麼?你要我放棄我的宗教,同白人一樣,去與我所不認識的人征戰,只是為另一批我所不知道的人爭取自由——那個我的黑種同胞都得不到的自由?”

1967年4月28日,阿里正式拒絕服役。如所預料的,他為這個決定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美國拳擊委員會撤銷了他的冠軍頭銜,並且禁止他參加任何比賽。

10天后他被逮捕。經過法院審判,他被陪審團認定有罪。法官判他最高的5年刑期,並處罰款。在上訴期間,他過著自我放逐的生活,與拳擊賽絕緣。

可是因為戰事不利,美國民心開始轉向,反對越戰的呼聲逐漸加強。阿里也逐漸被不願當兵的年輕人視為堅守原則的英雄。

1971年,美國最高法院終於全體通過,推翻了判決。他恢復了職業拳擊手的身份,但是已經損失了最佳體能的數年。

當年,他是個爭議性很高的人物,褒和貶幾乎到了兩個極端。他的私生活也充滿了矛盾。

阿里生長於重視家庭生活的基督教家庭,他本人也經常強調家庭的重要性。不過,他的性放縱卻是出了名的,而且相當公開。他對拳擊對手無情的挪揄,也讓人感覺他缺乏風度。大家不禁好奇:這些行為,如何與他的伊斯蘭信仰相調和?

 

退休與和平大使

1981年底,阿里宣佈從職業拳界退休。

42歲那年,他被正式診斷患有帕金森氏病。這個中樞神經系統退化性失調的慢性疾病,損害了他的行動和語言能力,極有可能這是他腦袋長期遭受重擊的結果。

一位靠大嘴巴威嚇對手的人,到頭來變成一個無法言語的人,相當的諷刺。

幸好,阿里40餘歲時娶了小他15歲朗尼(Yolanda “Lonnie” Williams。她於1986年與阿里結婚。編註)。朗尼是他的第四任妻子。

朗尼與阿里老早相識,她在5歲時就開始暗戀阿里。婚後她放棄自己的事業,30年如一日,悉心照料阿里的身體和事業,使得阿里的生活逐漸走上常軌,能夠不顧病痛,從事和平大使的工作。

根據阿里与女兒漢娜(Hana Yasmeen Ali。1976年為阿里的第三任太太Veronica Porché Ali所生。編註)合寫的自傳,阿里在1975年脫離黑色穆斯林,改宗遜尼宗伊斯蘭教,並成為蘇菲派信徒。在他的心目中,伊斯蘭是宣導和平的宗教。他的疾病,也逐漸使他變得柔和。

圖4-41-nE5iYYiL._SX328_BO1,204,203,200_

2011年父親節,漢娜撰文,引用阿里的話說:

“我一直希望不僅做一個拳擊手,不僅是三度重量級拳擊冠軍。我願意用我的名聲,我這張世界知名的臉,去激發世人。我犯過錯誤,但如今,如果我能讓任何一個人活得更好,那我就沒有白活。”

圖5-hana_Ali_muhammad_ali_images

發病後的阿里,希望替那些沒有聲音的人說話。在很大程度上,他做到了。他多次收集食物和藥品,救助世界上的貧窮地區。

1985年,阿里到黎巴嫩,設法營救4位人質。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前,他去伊拉克勸說薩達姆,釋放14位美國人質。2011年,在他疾病的晚期,他還去伊朗與宗教領袖交涉,營救兩位美國人。

卡特總統稱讚他為“世界友誼先生”。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威廉.羅登,在2013年這樣寫:

“阿里的行動,改變了我心目中‘運動員如何才算得上偉大’的標準。單在體育上表現突出還不夠,關鍵在於你為群體爭取自由做過什麼貢獻?你為不辜負建國原則做過哪些事?”

2005年,小布希總統給阿里頒發“總統自由勳章”(the 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編註),肯定他對人類社會和平的貢獻。

圖6-Ali and bush

對阿里的蓋棺論定

6月初,記者羅伯特.里普賽特(Robert Lipsyte, 1938-),為《紐約時報》和《時代雜誌》寫了兩篇長文,紀念阿里的一生。

里普賽特是現今最瞭解阿里的媒體人。自從1964年他代表《紐約時報》採訪阿里與利斯頓的世紀之戰開始,他前後關注阿里52年。阿里也對他信任有加。

他的這幾篇文章,是我讀過的所有紀念文中最翔實、也最公正的,可以說是對阿里的蓋棺論定。

圖7-Robert+Lipsyte+Winter+TCA+Tour+Day+13+UHv_iKJSCYbl-1938

里普賽特認為,阿里一直是個有爭議性的人物,他既不是聖人,也不是泰迪熊。他描述阿里,有“靈活的頭腦,熱情樂觀的個性,傲慢的自信,以及不斷演進的一套信念。這些組合培養出一個充滿磁性(非常有吸引力。編註)的人物,不能單單被拳擊場所定義。”

在無意中,阿里介入了美國三大議題:種族、戰爭、宗教。他成為了穆斯林,而那時,絕大部分美國人還不知道伊斯蘭為何物。他成為主流文化中的異類——自戀、狂傲、勇敢的異類!

現今許多人推崇阿里為民權鬥士,里普賽特認為,這並不符合事實。

阿里當初主張黑色種族優越主義,而不是平等的民權。他嘲笑其他黑人拳擊手的做法,更是和他的信念不一致。例如,黑人拳王喬.弗雷澤(Joe Frazier, 1944-2011),在阿里落魄時救濟過他。阿里卻多次侮辱弗雷澤,稱其為猩猩。對此,弗雷澤終身耿耿於懷。

圖8-640x392_33015_175754

里普賽特認為,阿里最珍貴的遺產是他的奮鬥精神:就是“我不必成為你所期望的我,我可以自由地作我自己”的那種獨立精神。阿里在強權下不低頭、鍥而不捨、勇於承受打擊的性格,激發了人們的內在的勇敢。

他在發病後,勉力從事和平工作,使這一點更顯得突出。

1996年,在亞特蘭大舉行的奧運上,他排除萬難,用顫抖的手點燃奧運火炬,讓許多人激動不已。可以說,他的形象從此改變了。

圖9-ali olympic 1996

阿里的葬禮,是他自己事先安排的。那是個多宗教的儀式,各大宗教都參與了。他不再是異類。他成為了主流,成為眾人歌頌的英雄。

 

文化的轉移與人性的不變

2012年《時代雜誌》(編註),把阿里列入美國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20人,與華盛頓、傑佛遜等人並列。《時代》稱他是“開拓者,有遠見的人,和文化大使。他定義了一個國家。”

圖10-Ali at Time Cover

他那個穆斯林的背景,早年不檢點的生活,自戀式的狂言,都不再成為定義他人生的標記。人們感念的,是他面對強權的勇敢,他講真話的性格,他不顧身體的殘障、積極關心人類福祉的心境。他成為美國文化的表徵,成為人們共同景仰的人物。

這固然是是阿里有所改變,但更是人們的觀念改變了。阿里的英雄形象,與謙卑、謹守、潔身自愛等等傳統價值十分不符。然而今天的美國社會,傳統價值縱使仍然受到尊重,但已是次要的考量。這是半個多世紀以來文化侵漸的結果。

不過,這並不表示,現在的人沒有是非觀念、不重視道德價值,或是“道德價值崩潰”——這是過分簡單的判斷。若真如此,這個世界就不再有神聖的價值了。

從對阿里形象的改變,我們看出,公平、正義、自由、人權,而非謙卑、謹守、自潔,在現今的美國社會更受重視。

在這個文化框架下,人們不畏權勢,敢於表達自己,具超黨派(宗派)思維,勇於追求夢想。這就是現今之人,特別是千禧世代,所重視的是非觀和價值觀。

然而,有一點千古不變,那就是人性。

人性雖然有光明的一面,卻也永遠是殘缺的。沒有人可以達到自己心目中的道德高原。人性中的殘缺,不論如何隱瞞或修飾,總是以各種臉譜出現。因此,人人都需要福音的拯救,才能脫離自我的牢籠。

 

在多元社會中的福音傳遞

不過,向不同的是非觀和道德觀的人傳遞福音信息,與在同質社會中傳遞福音,大大不同。最忌諱的就是不尋求瞭解對方,只用“我”的是非觀去評斷他人。這會造成對方在理性上、感性上和直覺上都難以接受福音。

這不是對方是否“心硬”的問題,而是觀念上的鴻溝。人不可能接受與自己道德觀和是非觀相抵觸的信仰。

例如,最近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發生了恐襲事件。一個“獨狼”穆斯林殺手,進入同性戀夜總會開槍,造成美國歷史上死傷最多的槍擊案。

事發後,有基督徒撰文,呼籲為死難者的家屬禱告。不過作者也特別聲明,不同意死難者的生活方式和道德價值。

圖11-orlando-night-club-shooting-church

如果受難的是股票投機團體,或是煙草公司員工,我想沒有人會在關心之餘,特別重申:我們不同意其價值或產品。為什麼對同性戀就有這樣的聲明?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我認為,這是文化上的差距造成的。

故此,這些基督徒付出的關懷,雖然是誠懇的,卻很可能有人不接受、不理解,因關懷者沒有認識到道德與是非觀的差距。

當年保羅在雅典,如果他不瞭解羅馬的文化價值,只從希伯來人的角度看問題、與人對話,我想亞略巴古的那批聽眾也可能會反感。

今天有些人只看重幾個與“性”有關的文化價值和道德問題,而忽略了與公平、正義和社會福祉有關的道德價值。因此,世人可能視這些基督徒為“沒有道德”的人,當然也就無法接受他們所傳的福音。

反之,如果基督徒瞭解並尊重他人所看重的道德價值,並且以行動來表明基督徒的愛心,他人才有可能瞭解和尊重基督徒所持的信仰的內涵,和基督徒所看重的道德價值。

今天,持有不同價值觀的各方,都做出過許多義正詞嚴的批評。然而這不過是浪費口水,因為都是擦肩而過——沒有對話,沒有交集,蓋因兩造生活在截然不同的語境和文化價值之中。

這就是阿里之死給我帶來的聯想。

(除了文中所註資料,本文亦廣泛參考了報章雜誌和網上媒體。)

編註:2016年6月20日出版的《時代》雜誌,在此以標題“最偉大的人物”(The Greatest / MUHAMMAD ALI / 1942-2016)與阿里年輕的照片為封面。這是阿里第5次登上《時代》的封面。前4次分別是1963年3月22日,1971年3月8日,1978年2月27日與2002年1月28日。

作者為本刊特約編輯。原任職科技行業,現專職寫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古今人物, 成長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