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轻松做传道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景净 如果让一个传道人形容自己的生活,多半是“忙”和“累”。传道人除了负责主日讲道、带领查经、祷告会、探访关怀等教牧性的事工外,还要参与教会的管理、决策,以及外面的各种会议、研讨。还要受邀出席婚宴、葬礼、乔迁之喜等等。会友如果遭遇突发事故,传道人更要力争第一时间赶到,表达慰问、关怀…… 笔者2007年从神学院毕业后,一直深感传道人生活的忙碌。不过,忙碌的传道人,一定就是好传道人吗?笔者总结6年来的服事经验,发现:不一定!其实,忙而不累,轻松做传道,才合上帝的心意。 等同劳苦愁烦? 主耶稣呼吁:“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 传道人常常用这经文,提醒被生活所迫、面临诸多考验的男男女女。我们却忽略了,这段经文同样适用于传道人自己。如果传道人本身就是劳苦担重担的人,怎么能带领他人在主里得安息呢? 主耶稣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30)。但对照大部分传道人的生活,却会惊讶地发现:我们负的轭不容易,我们挑的担子并不轻省!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出在,太多的传道人负著自己的轭、挑着自己的担子,都不是主给的。 使徒保罗在亚基帕王面前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26:19)大马士革路上的光,照亮了保罗的人生。他的一生,都在为此奔走。“先在大马士革,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上帝,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徒》26:20) 跟今天的传道人相比,使徒保罗的处境,更加艰险;他的事工,更加繁重。然而,保罗没有在忙乱的状态下疲于应付。他对腓立比教会说:“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腓》4:1)他也对帖撒罗尼迦教会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喜乐。”(《帖后》2:20) 走十字架的路,并不意味着要劳苦愁烦;在十架路上,同样可以唱着喜乐的赞歌。“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罗》10:15) 在愁苦中挣扎的传道人,要反省:你有天上来的异象吗?服事的工场是上帝托付给你的吗?你手中的事工是上帝的呼召吗? 如果你有明确的异象呼召,就要像保罗一样靠主加力量,以喜乐的心服事;如果你没有明确的异象,只有人意私欲,建议你停下脚步,认真在主面前寻求祂的心意。相信主耶稣的应许:“寻找,就寻见。”(《太》7:7)更要相信:祂的轭是容易的,祂的担子是轻省的。 主人?还是仆人? 中国文化崇尚“舍家爱国”,即心里没有自己,只有社稷和黎民。最好像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很多传道人也怀有这样的心志,悲壮地牺牲自己的家庭,顾不上妻儿老小的私事,而是把会众的需要挂在心上,一心扑在教会的事工上。甚至忙到吃、住在教堂。 我们向这些传道人致敬!同时,也要看清隐藏的危机!以教会为家的传道人不是家长,而是仆人! 全身心投入教会事奉的传道人,会遇到一个很大的试探——误以为自己是教会的主人,是CEO(首席执行长)。好像没有自己,教会就不能存活了。有的传道人偶尔家中有事,或是患病不能参与教会服事,就急得满头大汗,仿佛天要塌下来。 其实传道人只是上帝所选召的仆人。“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上帝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上帝。”(《林前》3:5-7) 教会真正的主人是基督。上帝“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使祂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1:22)。基督是教会真正的CEO。祂保守、引导著教会。主耶稣说:“你们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路》17:10) 为教会过度忧心的传道人,要反省:你的忧虑有必要吗?要提醒自己:基督才是教会的君王。要将荣耀归给祂,在这位君王的率领下轻松服事。 个人英雄主义 俗话说:“一个中国人是龙,三个中国人是虫。”我们欣赏异军突起的伟大人物,却忽略团队配搭的巨大能量。《三国演义》中,刘、关、张是很好的组合,但对他们并肩战斗的描述却很少。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关羽只身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事蹟,以及张飞长阪坡当阳桥头一声吼、吓退曹操83万大军的壮举。   传道人很容易落入个人英雄主义的试探。有的传道人因此包揽教会的所有事工,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不愿意放手让弟兄姊妹做事。这样很难从会众中发掘具有恩赐的人才,无法调动会众的积极性,慢慢形成一个僵化、呆板的“顺命”群体。 圣经早已启示同工配搭的重要性:“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传》4:12) “你去打仗,要凭智谋;谋士众多,人便得胜。”(《箴》24:6) 圣灵没有把所有的恩赐放在一个人身上,而是“随己意分给各人”(《林前》12:11)。传道人要谦卑承认自己在恩赐、职事、功用上,都是有限的,要善于发现会众的恩赐。教会需要属灵的“伯乐”,去发掘上帝家里的“千里马”。 独揽一切的传道人,意识到了自己的有限吗?我是否发现哪些同工能弥补自己的缺欠呢? 同工配搭服事,定能让我们脱离捆锁,走出愁苦,力上加力,轻松传道:“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 作者在河北传道。

No Picture
成长篇

归正

本文刊于《举目》64期 景净        我出生在中国北方的农村。儿时的记忆,就是清贫的生活,父母在田里辛勤的劳作,还有传统节日的喜庆,和奶奶祭拜神灵时的虔诚。        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妈妈信耶稣了。家里开始发生变化,过春节的时候,全家不再帮奶奶给神灵准备供品。还有一本新旧约全书,我心血来潮时会翻开读一段。 奶奶得了“精神病”         听妈妈说,她劝奶奶信耶稣,奶奶立刻答应了。爸爸告诉我们, 1949年之后,政治运动一波接一波。农村开展了批斗地主和富农的运动。爸爸的爷爷,在解放前靠几亩薄田自食其力,勉强可以温饱。但他脾气倔强、暴躁,得罪了很多人,所以在政治运动中,很快被“群众”定为“富农”。爸爸说,这明显是陷害。         “富农”的帽子,像一座大山,压在我家每一个成员身上。在外地的爷爷,因此丢了工作,遣送回村里。在正准备高考的伯父,被勒令退学回家。读小学的爸爸,在同学们的讥笑声中,离开了学校。还有两位年幼的姑妈,在繈褓中吃奶的叔叔,一起“扫地出门”,没收所有的家当。        奶奶的性格很内向,又成长在一个比较富裕,知书达理的家庭,而今竟遭遇如此大的打击。将所有的冤屈、苦楚,都默默咽进肚子。        有一回,奶奶因为忙于照顾孩子,去生产队干活的时候迟到了。队长严厉地责备奶奶,给她身上挂上“懒婆”的白布条示众。这样的打击,使得奶奶突然精神错乱了,开始胡言乱语、嬉笑无常。她是一个瘦弱的女人,但发作起来,竟可以在布满红薯藤蔓的田里飞快奔跑,村里几个壮实的小伙子都拦不住。 自称是“孙悟空”        奶奶说,她在开始精神错乱的前一天晚上,正在织布的时候,看到一个白影晃动。全家信主后才知道,原来是魔鬼附在奶奶身上,折磨这个家庭。        因为不是精神病,所以奶奶的病情很特别。她有时很正常,带孩子、做饭、跟人说话,都很好。突然间,她会变得不正常,做好的饭随手倒掉,怀里抱着的孩子也会扔掉。关键是,她会说一些奇怪的话,称自己是“孙悟空”、“药王”(就是村里人平时祭拜的偶像)。        有一次,村里来了一个外地人。别人都不认识,奶奶却喊出他的名字,还说出他是村干部。那个人很吃惊,因为奶奶说的都是对的。        爷爷带奶奶去找当地有名的中医,用针扎穴位的方法治疗。眼看奶奶身上扎满了钢针,她却说:“你们不是扎我,你们在扎强子他娘。”(强子是我叔叔)        村里有好心人告诉爷爷,说奶奶的病也许是“虚病”,需要找巫师、巫婆,驱邪、赶鬼。爷爷病急乱投医,就找了附近一些算命、赶鬼的人。他们都说,奶奶身上的鬼法力很高,无法制服。有一个赶鬼的人竟然告诉爷爷,要想治好奶奶的病,只有找信耶稣的人。 好像戴上手铐        爷爷打听到,附近一个村庄里就有几个老太太信耶稣,爷爷就去请她们来给奶奶赶鬼。村里人听说信耶稣的人要来赶鬼,都赶到我家看热闹。院里挤满了人,房顶上、墙头上,都站着看热闹的人。姑妈说,那几个信耶稣的老太太,裹着小脚,走路颤悠悠的,唱着歌来到我家。奶奶之前就坐立不安,嘴里不住地说著:“这次完了,这次完了,这里待不下去了!”        那几个老太太进到我家的时候,奶奶正在院子里乱喊乱叫。为首的老太太,大声地说了一句:“奉耶稣的名,把魔鬼捆绑起来!”奶奶立刻安静下来,双手自动合在一起,好像被戴上手铐一样。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惊呆了。有几个胆子大的人,悄悄走到奶奶身边,用力掰奶奶的手。可奶奶的双手紧紧合在一起,怎么也掰不开。        […]

No Picture
成长篇

模范传道者

傅才英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很多爱主的基督徒,从神领受了救恩后,心中很愿意向人传道,然而心却有疑惑:神呼召我去传道了吗?我既无才能,又无地位,似乎也没有传道的恩赐,实在是太渺小了,根本不配被神使用。况且好像主也没有差遣我,我怎能为主去传道呢? 安提阿的传道人 那么,什么样的人会被神呼召出去传道呢?内地会的创办人戴德生说:“上帝为他的事工,一直在找寻渺小、微不足道的人……于是他找到了我。” 《使徒行传》中,我们看见神找到一群传道人,其中有默默无闻的小卒,有地主,还有罪人中的罪人……但是,他们却有着相同的心志,就是愿意被神使用。因此,圣灵借着他们做奇妙大工,在安提阿,打开了基督福音崭新的一页。 这些传道者留下的美好榜样,真是值得后人学习。那光辉荣耀的历史,使我们看见,神能使用任何爱主并愿奉献自己的人。 从《使徒行传》11章的经文中,我们看到:传道者是勇敢、有信心的个人谈道者。很多人以为,要领人归向神,必得靠大有名气的传道人,影响力才大。名气大,的 确具有号召力,然而神在安提阿使用的第一批人,却是不为人注意的无名之士。因当时教会遭受大逼迫,门徒分散在各处。他们蒙召后,从居比路和古利奈前往安提 阿。虽然他们并不具有使徒的身分,也没有使徒的权柄名望,却在那艰难的时期,付出生命的代价,顺服圣灵的引导,忠实地为主作见証,并勇敢地打破传统,向外 邦人传讲耶稣。 因他们愿意被神使用,主就“与他们同在”。这“同在”的结果是,(1) 有神蹟随着他们,証实了他们所传的道;(2) 打开人的心窍,使人明白神的话。因此,安提阿的外邦人归主的很多。 这勇敢的精神,是使徒时代教会的特点,也是我们今日向人传福音必须具备的。且不论宣教土远赴非洲食人族传道,需勇敢不怕丧命,即使我们在自己的家中向家人传道,也需极“勇敢的信心”。 真爱和关怀 想要将天国福音四处散播,我们需要学习“个人谈道”,如《彼得前书》的教导:“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 畏的心回答各人。”尤其蒙召的传道者,要领人认识主耶稣,自己必须先实实在在的认识他,经历他。有一位神重用的老传道人说:“你要测验自己,能否对人说 出,你信耶稣到底信的是什么?若你不能,对人,你便无帮助;对主耶稣,你便无用处。” 听过一个故事:有一间教会的牧师和长执,发现会友中,有一对律师夫妇常带来很多的慕道友,而且这些慕道友,过不了多久,就愿意信主、受洗了。 于是牧师和长执就登门探访,向律师请教领人归主的方法。律师回答,我哪有什么方法?都是我太太做的啦。我的工作实在繁忙,只能帮移民申请绿卡,帮离婚者争取 最大的权益。等我这部分法律的事务处理完,我太太就开始她的工作,或是带着新移民找房子安顿住处,帮他们的小孩申请学校,提供各种买车、医疗等资讯。她也 安慰那些刚离婚的伤心女人,跟她们做朋友,带她们来教会。于是他们就信主了。 从这例子可看见,领人归主,除了向他们传讲得救的真理,尚要关怀和支持他们,帮助他们走过困境,坚固他们的脚步。真爱能引导他们走向义人的路,而且愈走愈光明。 巴拿巴 巴拿巴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当时耶路撒冷的教会,听见安提阿的外邦人很多信了主,就派遣巴拿巴去安提阿观察。巴拿巴是个肯奉献的人,在《使徒行传》第4章提及,他把田地卖了,把钱放在使徒脚前。 凡乐意事奉神的人,就会甘心奉献他的财物给神。人若在钱财上,舍不得奉献,必然也无法甘心奉献自己。因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金钱。人若贪爱世界,服事自己肉体的私欲,就难以遵行神的旨意,不能全心事奉神。 巴拿巴是个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的好人,认识神并有成熟的属灵洞察力。他到了安提阿,察觉到圣灵的工作,看见那里的人也得到神所赐的救恩就欢喜。巴拿巴也是个灵性美好的传道者,有温柔、忍耐和宽容的爱心,他能肯定别人的价值,也能用使人得益的言语劝慰、勉励众人。 除了劝勉刚归主的信徒立定心志、恒久靠主,巴拿巴还知道,必须给予新信徒真理的教导,用神的话作属灵的食物喂养他们,才能使他们在信仰中扎根,灵命增长,成为一生跟随主的门徒。而这栽培造就门徒,建立教会的事工,不能一人独当,需要肢体互相配搭。 因此他往大数去“找”保罗,原文有“四处寻找”、“苦找”之意,由此可见巴拿巴的服事是竭尽所能、忠心到底。 巴拿巴还是个能屈就自己与人配搭的同工。教会的工作,不能一个人说了就算,不能用独裁者的方式。神在教会的工作,是件多彩多姿的艺术杰作,信徒必须谦卑自己,与他人联合,同心协力,配搭彼此的恩赐,就能共同以神的爱,来建造基督的身体。 保罗 还有一个模范传道者,是保罗。在尚未真认识神的时侯,他靠着自己的热心,到处威吓、逼迫门徒,直到主向他显现,差遣他成为向外邦人传福音的使徒。 去大马色的路上,主在大光中向他说话:“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主耶稣的显现,使他认识到,他所逼迫的对象,就是为世人舍命的救赎主,并领悟到死而复活的基督,与信他的人是合而为一的。逼迫门徒就是逼迫主,爱门徒就是爱主。 保罗将主托付给他福音执事的职分,看作是生命的首要任务。因此他蒙召后,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服事人如同服事主。他充满热情地委身在这事奉上,内心焦急如焚,渴望帮助人们,供应、喂养、坚固他们,为他们奠立根基。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谁的羊?

晨小华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有时听到传道人之间说:“你们的羊跑到我们的教会来了。”牧师也会接到多情的会友寄来谢卡,在署名处写“您们的小羊敬上”。这些说法恰当吗?         用“羊”来代表“信徒”,绝对合乎圣经真理。但是“你们的”、“我们的”,这样的“所有格”,就值得讨论了。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十章,很清楚地交待,祂是羊的牧人,祂按著名字叫自己的羊。祂不但有圈内的羊,祂还有圈外的羊;不论是认得祂声音的羊,还是尚未认得祂声音的羊,祂都要将他们归为一,作他们的牧人。         《彼得前书》5:1-2亦明白教导做主工的门徒:“……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也就是说,我们要牧养的,是“神的”群羊,不是自己的。         主耶稣升天前,三次问彼得:“你爱我吗?”又三次对他说:你喂(牧)养我的羊。         为什么喂养主的羊,就是爱主的表现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在爱那不属于我们、却属于主耶稣的东西。         爱那不属于我们的,是不容易的。我们爱那属于我们的,有什么值得夸口?盗匪也懂得爱他自己所生的。         唯独爱那非从我所出、非归我所有的,才是爱的至诚表现。爱到舍己,才是十字架的精神。         可是为什么今天在某些教会之间、传道人之间、神学院同工之间,甚至神学生之间,都会有一种怪异却普遍的现象——竞争?         神的工人彼此竞争,是在争什么呢?章伯斯(Oswald Chambers)在他的《竭诚为主》(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里,语重心长地指出,今天有许多基督工人,不是在敬拜上帝,而是在敬拜他们自己的服事与工作成果。此真知灼见也。         难怪常听说传道人跌倒,难怪常见到信徒被绊倒。撒但怎么会不从中得利呢?耶稣在《马可福音》第三章中说:“若一国自相纷争,那国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纷争,那家就站立不住。”         传道人忠于牧养,是因为他爱耶稣;传道人爱群羊,因为那是耶稣的羊。神的仆人当做“群羊的榜样”,而不是“牧场的主人”。只有交出所有权,我们的工作才有效果;只有交出所有权,我们才能释放出基督的生命。         曾有门徒制服鬼,欢欢喜喜到耶稣的面前去报功,耶稣却回答,不要因鬼服了你们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路》10:20)。事工的效果固然重要,但不要忘了,我们是为何而作。 没有谁是谁的羊,你我都是主的小羊。 作者来自台湾,原任教职,现住加拿大多伦多,从事写作与婚姻辅导。

No Picture
成长篇

开颜

叶卫平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期        再见老传道人,阔别十五载,老人容光依旧。       老人也认出了我。她笑盈盈的,竭力要从记忆中,从她关怀过数不清的年轻人中记起我是谁。瞧着老人笑咪咪的脸,我注意到,连她的笑,也和十数年前一般平安慈祥……         还是十五年前那个难忘的四月,电话响起,一个陌生但亲切的声音。         应邀前往,门启处,一张慈祥又平安的笑脸。         她娓娓而谈,苦口婆心。我一脸的骄横,一身的乖戾,一连串疑问,一招招饰掩。是时少不更事,却又自以为江湖高手。与老传道人数招下来,不得不在私底下自叹弗如。所以臣服,并非因唇剑舌锋,而是老人那自始至终的微笑,足教诸般江湖绿林的手段自惭形秽。         伏熊虎者,以鞭以刑,以酷以饥。伏灵魂者,竟然仅以微笑若此,虽年事高,轻描淡写,便足以所向披靡。高手风范若此,生平未见,伏之。         得老人引荐,自那个礼拜开始,每周六傍晚,总是和一群年轻人一道,挥去凡尘,信步生命的清泉流水边。掬而饮之,清冽甘纯,人世间,绝无可奉。笑盈盈的老人,每周六晚也总会笑盈盈地出现在年轻人之间,笑盈盈地和年轻人一道喜乐。         开始了生命新的旅途,未曾走过的。在这以前,奋斗寒星二十年,仍是迷雾重重,不见天日。而今日生命的改变,来自对周遭那重生生命风采之景慕。透过这些闪烁的生命,我看见了天上的荣光。         一天,驾车停在红绿灯前。白日当午,行人络绎,却发现行人当中,老人笑咪咪地正往前走。看着老人微驼的背影,不禁肃然起敬。此行何去?不晓得。但从老人手中的伞,和老人用以盛放圣经的帆布手袋看来,老传道人此行,必是将属天微笑和关怀带到更多的人心中。         不久后便告别那地、那人们。十五年风尘云月,偶然静下来时,总不禁想起那笑意盎然的脸面。         曾笑语女士们不须费时去整容。润滑油,去皱霜等,亦徒费金银。与神同行是青春常驻的上佳秘方。今日重逢,眼见笑盈盈的老人,容光焕发,此论不谬焉。         看见老人挖尽心思要记起我的名字,忍不住提醒她。         都乐了,老人本来就笑盈盈的脸,此刻更是笑靥如花。谈起往日事,老人口中,一连串的名字,如数家珍,脑海之中,一张张的笑脸,历历在目。         促膝而谈,说不尽的数算,说不尽的恩典。         可惜时辰如飞般逝去,委实是良宵苦短。端的也是,十五年来的云光火柱,两语三言,又岂可以说个清楚明白?         星河漫天,老人送至大门。瞧着老传道人满足的笑脸,我想,在付出了无私的关怀以后,有什么比得上看见新生命成长起来的满足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