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被趕出教會後

Z弟兄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2009年,因工作的緣故,我們一家搬到了新的城市,也很快融入了新的華人教會,在學生團契的聚會點服事。兩、三個月後,在團契帶領人的建議下,我開始帶主日學,太太也開始帶聚會點的主日敬拜。        然而8個月之後,我們卻被迫離開了。事態的惡化是如此的迅速,芥蒂是如此之深,開除的理由是如此冠冕堂皇,留下的傷痕是如此的刻骨,教我們領會到了,那“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的萬事,亦包括難過的事。 就這樣被趕出教會        我一直有一個罪,那就是心中犯姦淫,外在表現則為上黃色網站。我原先教會的弟兄和核心同工們,都知道我這個軟弱,因為我一直和他們分享我的掙扎。弟兄們極力 為我禱告。感謝神,賜我有如此愛心和信心的同伴,可以分享成功和失敗,可以彼此勸勉、安慰、代禱,同奔天路……我原本幾乎每週看一次,漸漸減少到幾個月一 次,甚至一年不看。        然而,新教會的領袖,卻利用我的得勝見証——主來,就是要尋找、拯救失喪如我的人——作為她鏟除異己的藉口。她要我和 太太立刻停止在學生團契聚會點的一切服事,完全斷絕與弟兄姊妹的聯繫,甚至要求我們停止參加聚會點的敬拜和團契,亦不允許我們參加母堂的任何團契,只許參 加主日敬拜。        我曾向她承認(在她的詢問下),我在過去的6個月中,看了一次黃色網站。她因此定義,我在6個月中被罪所勝。她要我去看心理醫師,並要求醫師與教會的另一位傳道人保持聯絡,以保真實。即便6個月後我沒有再看任何黃色網站,她亦不保証讓我和太太可以再回到學生聚會點。         當她和那位傳道人信誓旦旦地說,這是神在他們的靈修和禱告中明確的帶領,我們終於無話可說了,心裡知道她一直對我們不滿,利用了我們的信任。         然而時至今日,回首往事,我們有了不同的感受。她已經與我們斷絕了聯繫,但如果可能的話,我會請求她的原諒。因為我們在近8個月的服事中,給她添了許多麻 煩。少不更事而又心比天高的我們,總是拿這裡的學生聚會點,和我們原先的費城教會相比,卻未去瞭解她許多年的撒種和耕耘。        當我們輕率地發 表一篇又一篇的“經驗之談”時,卻未曾顧及這裡不同的情況;當我們自以為是時,怎會想到她的想法也沒有錯?當我們感嘆著把她和費城的傳道人相比時,我們忘 了,我們是最沒有資格的人;我們自恃是“成熟的基督徒”,卻藐視了神在這些人中的工作,輕看了祂的時間和聖靈的引領……        我們罪何以堪?求主赦免我們的罪,也求她原諒我們。 愛德華滋的告別講道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在1750年6月22日,宣講了一篇“最後的講道”(A Farewell Sermon,告別講道,註1)。他服事了近25年的教會,北安普敦聖公會 (Congregational […]